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花好月圆时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乾定门城楼上,陪伴武帝的依然是雍容华贵的懿贵妃,皇后娘娘再一次的缺席,让许多有心人暗自看在眼里。

    最让人紧张的赐御酒开始了,人潮开始汹涌起来,浪潮一样向城墙边推过去,所有的护卫心都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盯着人群,生怕再像去年一样,再飞出个什么刺客来。林敏之一身银色的铠甲,手握在剑柄上,全身绷得紧紧的,像一根时刻准备着离弦的箭,贴身护卫在陛下身后。

    曦之心里不由得暗赞一声,自家大哥就是英俊潇洒,气度不凡,想到这里,忍不住偷偷看了含章郡主一眼,现她竟然也神情紧张地盯着敏之,不由心里偷笑,平时自己偶尔提起大哥,含章都淡淡的,搞得曦之还以为她不关心大哥呢,看来关键时刻,她还是很紧张的。

    御酒眼看着就分完了,陛下端杯与万民同饮,接下来就是扔金杯了,这是元宵灯会最的节目,也是去年出问题的环节。那只小小的金杯,此时聚焦了千万眼神,也令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人潮汹涌澎湃,如果真的混有几个心怀不轨的歹徒,的确也很难防范,那只金杯在无数人的手中争来抢去,也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短短的一株香工夫,竟然似乎有一万年那么长,等得人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终于金杯不知道落入了哪个幸运儿的手中,人群中失去了金杯的踪影,便也失去了争夺的目标,开始一团团地散开了,等到乾定门前的百姓终于散得差不多了,护卫们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陛下与民同乐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只要安全地退回皇宫,才算是尘埃落定。

    目送着皇上的御驾前呼后拥地远去,曦之也算是放心了,她倒不是怕自己又遇着去年那样的事,再怎么倒霉,那也不可能连续两年碰上这样的事情。她是替父亲和哥哥悬着一颗心呢,一旦出事,他们一个当其冲以身犯险,另一个则难辞其咎。

    元宵节传统的游园猜灯谜开始了,去年因为陛下遇刺,这个百姓们最喜欢的活动被迫取消了,今年虽然不及往年场面宏大,但在京城中心的几条街道上,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曦之本来也打算和含章郡主她们一起去逛逛,谁知钱心兰说什么也不准,还道出门之前林老夫人再三地嘱咐过,一定不能让你出任何的差池,否则连我也不用回去了。

    听了这话,曦之可怜兮兮地看着含章郡主道:“你瞧,祖母都下了死命令了,我是不敢违抗的,姐姐你替我多猜几个灯谜吧,等明儿再说给我听,好不好?”

    “好了好了,别说得这么可怜见的,老夫人也是被吓怕了,你就体谅一下吧。”含章郡主安慰道。

    眼巴巴地看着她们远去,曦之只有收拾起失望的心情,乖乖听话地跟着大娘回家了。

    终于平平安安地过完了这个年,林家上上下下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就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林老相爷,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今日早早地就回来,与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

    “今日皇上跟我提起了敏之,赞他武艺出众心思缜密,为人又忠诚正直,颇有祖上英国公之遗风。呵呵~”老相爷笑得花白的胡子颤颤的,十分开心。

    “真的,哎哟,咱家敏儿可真是出息了,这普天之下,能得陛下亲口夸赞的,有几人呐~呵呵……”林老夫人一听,也是喜出望外。

    一家子都是欣喜不已,武帝陛下能亲口对林相说这个话,亦是表明了要提拔重用敏之的意思,看来他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啊。

    敏之自己也很意外,曦之笑嘻嘻地恭喜大哥,倒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脸皮都红了,看得大家哈哈大笑,钱心兰对敏之的感情一向比别个深厚,除了女儿卿之,她最关心的人便是敏之了。

    此时看着敏之,越看越喜欢,转头对着林老夫人笑道:“咱家的孩子这么出色,又得皇上的重用,最近有好几家的夫人,都在向我委婉地打听他的亲事了。”

    “要说敏之这孩子,今年也已经二十二了,别家的孩子早就成亲了,可他却生生地被耽误了。”这件事情也是林老夫人的心病,一直搁在心里头不舒服。

    “嗯,如今也是时候替他操持亲事了,平安地过了这个年,现在的局势也算是稳定了,你们就好好地为他谋划一下。”林老相爷也满脸轻松地点头笑道。

    “太好了,那我这几天就请人去顺王府提亲。”钱心兰大喜过望,乐滋滋地笑道。

    “嗯,含章那丫头确实不错,何况上次也给他们家通过气了,让人家丫头耽误了那么久,也该给别人一个交代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吧。”林老夫人感慨万分。

    “只是这个媒人可不能随便,要与双方都有些交情,又要够面子。”林老相爷皱眉沉思道。

    林青玄在一旁笑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让卿之的婆婆去说不就是了。”

    “对啊,安宁郡王妃能说会道,与我们是亲家,与顺王府也是世交,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钱心兰豁然开朗,眼前一亮笑道:“好,这事儿就交给媳妇来操办吧,保证办得漂漂亮亮的。”

    “嗯,就这么说定了,呵呵……”了啦这个心病,林老夫人心情也爽朗了不少。

    这种事情,曦之一个没出阁的女子自然不好表意见,可她却伸长了耳朵听着,现在听见大哥和玥姐姐的婚事终于有了眉目,心里也是美滋滋的。自己最好的闺蜜能成为大嫂,她自然是拍着巴掌欢迎。

    钱心兰对此事十分热衷,没几天便把事情给办妥了,这样的好事情安宁郡王妃自然不会往外推,何况两家早就已经说好了,她不过在这里走走过场,摆明了落个好人做。

    两家的孩子年龄都已经不小了,再加上半年多以前就通过气,所以很快就讲定了,之后的问名纳吉也都是顺利无比,不过两家的身份不凡,大定自然不能马虎行事,所以便定在了一个月之后。

    含章郡主因为两家在议亲,所以要避嫌,这些日子也不能到林府来玩了,曦之也给叮嘱最近不要与含章见面,免得有违俗例。这下可苦了曦之了,除了偶尔去安宁郡王府看看大姐姐,便几乎没有什么去处了。

    偏偏最近芙殇也不知道忙些什么,老是不见人影,弄得曦之郁闷不已。这日上课回来,正闲在房里看书解闷,却见竹青端着茶杯进来,背着春痕对她使了个眼色。

    曦之知道她定然是有话对自己说,于是转头对春痕笑道:“春痕姐姐,我忽然想起来,大娘一早上对我说,有些新的布料到了,让我去拿,这一忙就给忘记了,你去帮我问问吧。”

    春痕也不疑有他,笑着答应一声便出去了,这里竹青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向曦之报告道:“小姐,今日明月酒坊派人来送东西了,丽娅姑姑说,辰妃娘娘已经没事儿了,秦王爷这两天可高兴了,准备后天到城南的白衣观烧香还愿呢。”

    曦之心里一动,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秦王爷住在城东,怎么不去那边的寺庙,反而到城南的白衣观来还愿呢?”

    “说起这个,婢子开始也有些奇怪呢。”竹青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甜笑道:“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辰妃娘娘特别信奉白衣大士,可京城内外供奉观音娘娘最有名,就只有这个白衣观了,秦王爷侍母至孝,何况这次又是为了母亲病愈祈福,自然要到那里了。”

    “原来是这样啊~”曦之恍然大悟,想想大部分的女人都是信奉观音娘娘,自然也就不再觉得有什么,既然已经知道了辰妃娘娘身体安康,那么穆烨当然也就不再烦心了,她也就放心了。

    心里顿时轻松起来,又随意地问了几句丽娅姑姑的情况,让竹青下次帮她带句话,因为自己能去城东的机会比较少,不能常常去看望她,若是她不介意的话,有时间就来林府坐坐,两人叙叙旧,聊聊天。

    竹青连连点头应允,又道:“丽娅姑姑还说了,过些天她家乡又有人送葡萄酒来,到时候她让我给您送几桶来尝尝呢。”

    想起那个玫瑰红葡萄酒的美妙滋味,曦之微微一笑道:“丽娅姑姑就是客气,那么珍贵难得的葡萄酒,她能给我送过来,已经是看了天大的面子呢,你跟她说说,让她来的时候,一定要在府里玩玩,吃顿饭再走,否则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两人又扯了会儿闲话,春痕便回来了,进门便对曦之笑道:“小姐是不是记错了,大奶奶说确实有批新料子要送过来,不过不是今天,而是几天之后。”

    曦之不好意思地笑道:“哎呀~可能真是我听岔了话,对不起啊春痕姐姐,害你白跑一趟。”

    “这有什么,就当出去散散步了,小姐又不是故意的,跟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春痕不在意地摆摆手,她向来老实不爱计较,一直严守本分,尽管曦之待她如姐妹,但她却谨守着尊卑上下,从不仗着受曦之信任便有所骄衿轻慢。不过,这也正是曦之愈加器重她的原因所在吧。

    本書源自看書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