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惆怅此情难寄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垢见是一群衣着华贵的男施主,中间的一位更是容貌绝伦,气度雍容,而且如此还由知客管事慧定师太亲自领着,便知道对方身份肯定不凡,不敢再看,赶忙低头退到一边。

    曦之不过愣了片刻,便醒悟过来,微不可查地略一点头,就随无垢退到了一旁,穆烨亦对她轻轻一笑,两人虽然并没有说话,但这一眼便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一切的担忧与喜悦,都在这一眼之中了。

    从后殿出来,曦之再也没有去别处游赏,今日能遇见穆烨,于她便已经足够,并没有奢求更多了。见她回来,钱心兰才停止了与慧因师太的禅理讨论,笑道:“怎样?今日没白来吧,这寺里的风景不比别处差吧?”

    “嗯,确实不错,尤其是后殿里头的壁画,简直就是精美绝伦,叫人叹为观止了。”曦之点头赞道。

    慧因师太忙在一边吩咐送一桌上等的素斋来,很快就有几个小尼姑提了食盒过来,每上一道菜,慧因师太便为曦之介绍一番。

    西山道观里也一样有素食,但念静比较注重清淡养生,看重食材的新鲜与养生作用,所以西山道观最有名的便是药膳。但白衣观显然不同,很看重菜肴的色香味,每道菜色都精致可口,一看都是费尽心思了。想来是因为白衣观地处京城之中,经常接待一些达官贵人所致的吧。

    吃过午饭,两人只略坐了一会儿,喝了碗寺里特有的佛香茶,这才不急不忙地离开,此时寺中依然是人声鼎沸,许多普通的民间妇女,都成群结队地来烧香拜佛。曦之注意看了看,现基本上都是些小媳妇,并没有什么闺阁女子。

    因此便好奇地问道:“大娘,怎么那些来烧香的,都是些出了阁的,难道出了嫁便会信佛么?”

    钱心兰听了,忍不住笑起来,但却只是用手绢掩嘴,笑而不语,弄得曦之也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旁边钱心兰的大丫头钏儿见曦之有些尴尬,便在那里笑着解释道:“四小姐不知道,因为今儿是观音娘娘的诞辰,民间有传言说,这天来求子最是灵验了,所以她们都是来祈求娘娘送子的。”

    曦之听了这才明白原委,难怪大娘要笑话她了,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便笑笑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来时曦之是心思重重的,但回去之时,却满心欢喜。尽管只是看了穆烨一眼,但见他虽然明显消瘦了些,脸上气色却不错,而且隐隐有喜气,看来辰妃娘娘确实已经完全康复了。曦之也便彻底放心了,只要她的烨哥哥没事,她的心里便能如往日一般平静淡然。

    春来春去,转眼又是春花凋零梅子金黄的暮春时节,这天傍晚,曦之如往常一样,躲在园中某个隐秘的角落练习暗器,跟随芙殇学习功夫也有一年多了,虽然还谈不上有多么精通,但至少如今已无需她在一旁随时指导。

    但见曦之翩若惊鸿地旋身抛出一把银针,身姿秀雅绝伦,就仿佛在翩翩起舞一般,但出手却是精准,对面一株紫薇树的叶子上,瞬间扎满了纤细的绣花针。

    曦之走过去看了看,摇摇头,唉~准头虽说是有了,但力道却不够,连树叶都只没有穿透,如果是扎在人身上,恐怕起不到什么效果。但绣花针实在轻飘,使不上劲,何况曦之练习内功才一年多,这个问题暂时根本没办法解决。

    最近一段时间,眼看着时局比以前稳定了许多,芙殇也就不怎么安心待在林府了,经常跑出去,这几天干脆连人影都不见了,曦之一个人躲着练功,总有点提不上劲来。

    “怎么啦?不好好练功,在这里什么呆呀?”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曦之心中一喜,转身笑颜如花地看着来人道:“芙殇姐姐,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芙殇,但见她一身短打装扮,看起来英姿飒爽,瞥了一眼紫薇树笑道:“不错嘛,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如此准头,真是难得了。”

    “可是~就我这力道,到时候要是真的遇见坏人,只怕连人家的衣服都扎不过吧。”曦之听了,不但不高兴,反而有些沮丧。

    芙殇微微一笑,拍拍她的肩膀道:“千万别丧气,其实你的进展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但你不能学外功,而内功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一朝一夕之间,也不可能就练出什么成绩来,得慢慢来。”

    “其实我也明白这个道理,练功一定得循序渐进日积月累的,才能见效。”曦之听了,微微叹息一声道:“只是有时候难免有点心烦意乱,所以就忍不住牢骚而已,过后就好了,芙殇姐姐你就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嗯,我也知道你的性子,所以对你一直都很放心。要说心法和技巧,其实你都学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就靠你已经慢慢领悟和练习了。”芙殇点点头,语气平静地说道。

    曦之冰雪聪明,而且与她朝夕相处一年多,熟悉她的性格,从她的话里敏锐地扑捉到了不对劲,疑惑地扬眉看着她,这才想起自从芙殇进府之后,一直都没有做过江湖打扮,今天却破例了。

    “芙殇姐姐,你……是要离开我家了,是吗?”很快,曦之就猜到了。

    “是的,今天我来,就是专门和你道别的,不管如何,你我相处了这么久,你一直真心真意地拿我当姐姐待,所以我也不能不告而别。”芙殇表情略微暗淡了一瞬,但很快就潇洒地一甩头,眼神坦荡地看着曦之说道。

    曦之心中有些伤感,但却仍然努力地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脸:“从你进我家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这深宅大院的,委屈姐姐了,你迟早是要离开的。”

    “曦儿妹妹,你别这么说,说心里话吧,当初禹师叔让我来的时候,我确实有些不愿意,不过自从见了你,我就改变了主意,能和你做姐妹,我心里高兴着呢。”芙殇说着拉起她的手,真诚地说道。

    “我知道。”曦之点头,亦回握住芙殇的手,黑白分明的大眼看定她:“我出身在世家大族,但心里却一直羡慕着,像你这样子的人,逍遥自在快意恩仇。”

    “我也明白这只能是个梦而已,就连我母亲现在也是身不由己,何况是我呢。”曦之脸上涌起淡淡的惆怅,旋即又笑笑说道:“可是自从你来了之后,虽然我还是不能像你们这样,但至少也让我触摸到了那个世界,知道那个世界也不是像我相像的那么简单。”

    芙殇叹口气,看着她道:“曦儿妹妹,其实现在的江湖已经变了,变得连我都不再认识,我大师兄这些天专门回了京城一趟,不过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听说云隐山庄现在的情势不太好,我不放心,打算回去看看。”

    说到这里,抬头看着她欲言又止,曦之明白她的心思,遂笑道:“芙殇姐姐既然想家了,那就回去吧,我这里不用担心的,出门时让我爹多派几个人跟着就是了,何况而今京城里也比从前安稳多了。”

    芙殇知道这是曦之安慰自己,怕她心里不安,再说她本来就是个洒脱的性子,不拘小节惯了的,于是点头道:“嗯,我不在你身边贴身保护了,你记得出入都自己小心点儿,如今禹师叔正是关键时候,弄不好会有人不明所以,迁怒于你们兄妹也说不定,你也记得提醒一下两位公子,让他们这段时间也小心一点吧。”

    曦之听了心下一紧,她已经太久没有母亲的消息,虽然陶嬷嬷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给她捎信过来,但奶娘总是报喜不报忧,主要都是问她的情况,根本就不说她和母亲的事情。

    现在听芙殇的话风,母亲的处境好像不太好,想到芙殇性格直率,又与自己姐妹相称,向来都是无话不谈的,所以便试探着问道:“芙殇姐姐,我母亲她……现在情况不好吗?”

    “也不能说是不好吧,禹师叔神机妙算,一直隐在暗处操纵,面上虽然是听从那个什么皇帝的命令,但实际上却是想借机重整江湖。”如今禹冰缳的事情,曦之也早就多多少少猜到了,所以芙殇也就不打算隐瞒她。

    “这一年多以来,江湖上已经乱成了一团糟,而今禹师叔联合了一些门派掌门,以及一些有名望的前辈高人,在天山召开江湖大会,彻底解决这些争端。”芙殇眉头一皱,叹息道:“可这样一来,禹师叔便从幕后走到了人前,一些人便传言说,这一切都是她弄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帮朝廷灭了江湖,所以我有些担心有人会针对你们~”

    曦之一听,急得脱口问道:“那我娘会不会有危险啊?”

    “你放心,这个肯定是不会的,禹师叔身边现在有好几位隐世高人跟着,还有我们云隐山庄保护,不可能有危险的。”芙殇赶紧解释,生怕她又白担心。

    曦之点点头,向芙殇释然一笑,心里却依然有些隐隐的担忧,只是不好再接着追问了,毕竟有些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然后芙殇给她指点了一些武功上的小纰漏,两人又略微闲聊了会儿,看看天色已晚,芙殇这才笑道:“我要走了,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将来若是有机会,你可以到云隐山庄去找我。不过~恐怕是不会有那样的时候了吧。”

    芙殇说着自嘲的一笑,不等曦之回答,便运起轻功,身如惊鸿一般,轻轻一点便消逝在树丛中。曦之静静地一个人伫立风中,听着沙沙的树叶摩擦声,一股惆怅涌上心头,也许这一生她们都再也没有相见之期了……

    本書于看書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