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养在深闺人初识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年的七月初一,是曦之和远之十五岁的生日,不过按照大夏朝的规矩,女孩子家十五岁乃是及笄之年,标志着从此以后便成年了,因此一般都会举行及笄礼,即使是普通百姓家里也会倾其所有,举行得很隆重,何况是林家呢。

    林老夫人对此事十分重视,早早地就吩咐钱心兰准备,鉴于她的母亲禹冰缳因为执行秘密任务,至今杳无消息,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赶回来,所以事先便拟订由大娘钱心兰来主持。

    至于正宾的人选,却着实让林老夫人费了一番脑筋,亲朋好友中所有年高德重的,都筛选了一遍,既要地位高贵又要福寿双全,还要品性高洁众所称颂。毕竟曦之将来是要进宫当太子妃的,所以这个笄礼的正宾,自然不能马虎,否则便失了身份。

    林云海也很重视此事,特地抛下繁重的朝政,抽时间与老妻商量,两人最后决定邀请顺王府的老王妃来,做为曦之加笄的正宾。老王妃一生平顺,儿女个个都齐整,而且品性端正素来受人尊敬,论地位嘛,更是贵不可严,顺王虽然与陛下不是同母所生,但当年却一直坚决地站在同一个阵营,颇受重用,在各位亲王妃中,她可算是真正的第一人了,再加上她与林太后的关系,此人选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赞者人选,当然是林卿之了,她是曦之唯一的姐姐,含章郡主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老早就放话了,说是一定让她做有司。

    观礼嘉宾没有请太多,除了黄清遥梅沁雪这两个闺中密友,其余的都是些德高望重的长辈。可越是临近生日,曦之心里却越是惆怅,她并不在乎自己的笄礼有多么盛大隆重,只希望母亲和奶娘能赶回来,亲自参加自己的成年礼。

    可惜日子一天一天近了,眼看着明天就是七月初一了,禹冰缳依然毫无消息,曦之不由得有点委屈,娘亲不能赶回来,这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也并不埋怨她。到如今,却连一行字都没有,更别说是礼物了。

    不过,想起去年生日的时候,陶嬷嬷千里奔波,为自己送来了珍贵的昆仑暖玉。今年是自己的及笄之年,没道理母亲反而不理会了,也许是明天才会派人送来吧,给自己一个惊喜也说不定。万一没有送来,则更说明母亲处境堪忧了。

    自从芙殇离开了林府,曦之再也没有了江湖上的半点消息,每每想起,虽然担心不已,但却又无从猜测,只能暗暗叹气而已。

    七月初一,一大早曦之照样先去给祖母请安,林老夫人笑逐颜开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儿,如今也终于长大成人了,出落的花朵一样,婷婷玉立容光照人,真是越看越爱。

    正礼的时间定在了午时,因此曦之并不忙,简单地用过些早点,便回房沐浴去了。今日的沐浴可不比平时,这也是笄礼的一部分,春痕等几个大丫头亲自伺候,仔细地准备好了香汤,就连水都是特意从西山运过来的。

    平日里曦之沐浴从来不许婢女在一旁伺候,可今日到底不同,太过隆重,有许多礼仪要注意,因此尽管有些不习惯,却仍然任她们围在身边。

    沐浴持续了约半个时辰,总算是结束了,春痕奉上早就精心准备好的采衣采履,曦之看了一下,却是淄色的纯色绫短褂,裹着朱红色的锦边,倒也鲜艳可爱,下面是同色的撒口长裤,俨然是儿时装束。

    莹月与碧枝两个仔细地给她将头绞干,将一头乌黑细软的长披散在背后,只用一条朱红色的锦带松松地系了一下。

    笄礼仪式在林氏家庙举行,按惯例在东边早就搭好了更衣房,曦之便在那里等候。卿之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今日是妹妹的大日子,所以她也是盛装打扮,唯恐失了面子。

    巳时二刻,观礼的嘉宾6续到来,作为主人的林青玄与大嫂钱心兰,双双站在台阶上,亲自迎接客人,到了巳时末,正宾顺老王妃在媳妇顺王妃的陪伴下,准时到来,林青玄急忙迎上前去搀扶,嘴里笑道:“今日小女及笄,能劳动您老人家大驾,真是我林家的光荣。”

    “呵呵~曦儿这孩子,很讨人喜欢呢,我看她就跟自己的亲孙女儿一样,她及笄,你们就是不请我,老婆子我也会自个儿跑过来的。”老顺王妃一向说话风趣,惹得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

    巳时末,众位嘉宾与正宾皆已按序就坐,林青玄微微一笑起身走到正中,团团一揖,郑重道:“感谢各位今日莅临林府,参加小女的笄礼,林某感激不尽。”

    开场既过,便代表着仪式正式开始了,卿之作为赞者先走出来,以盥洗手,于西阶就位;接着曦之才款款走出来,至场地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然后面向西跪坐在笄者席上。卿之持一把象牙云纹梳为其梳头。

    第一次,曦之挽起了长,卿之双手灵巧地为她梳了个简单大方的黛螺髻,露出了她颀长秀美的雪白颈项,卿之为她稍稍整理了一下,然后将梳子放到席子南边。

    接着正宾顺王府老王妃起身洗手,钱心兰急忙随后起身相陪。正宾于东阶下盥洗手,拭干。相互揖让后主宾与主人才各自归位就坐。

    曦之转向东正坐,有司含章郡主上前来奉上罗帕和笄,老王妃脸色郑重,颤巍巍走到曦之面前,高声吟颂祝辞道:“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然后跪坐下为曦之象征性地梳了下头,取过盘中的缠枝蔷薇金笄,正准备为曦之戴上,忽听得外面礼赞高声唱道:“皇后娘娘贺林四小姐及笄,赐牡丹纹金簪一支。”

    一时满座皆惊,近年来,能得皇后娘娘赐福的笄礼,唯有她的嫡妹严霜凌,而今日曦之及笄,她却遣人表示祝贺,这其中代表的含义,联想到最近严皇后放话要为太子选妃,实在是不言而喻了。

    正在此时,礼赞再次高声唱道:“懿贵妃娘娘贺林四小姐及笄,赐孔雀开屏点翠金钗一支。”

    这下子,众宾客的艳羡转为惊疑,纷纷交换着眼神,但都搞不清状况,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懿贵妃娘娘也送来了贺礼,而且一个是牡丹纹,另一个是孔雀纹,这两种饰纹可都不是能随便戴的啊?

    随着礼赞的喊声落下,凤宁宫大总管罗公公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他的亲自出马,也证实了众人先前的猜测。林青玄急忙起身相迎,二人才寒暄了两句,便见一人蟒袍金带,含笑而入,居然是晋王爷本人。

    “今日小王不请自来,参加令媛的笄礼,林大人万毋见怪哦~”穆璋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曦之悄悄瞥了一眼,却见他并无一丝平日的慵懒轻佻。

    晋王亲临观礼,这可是令林家上下措手不及,林青玄心里虽然有些惴惴不安,面上却丝毫不露,忙笑道:“晋王能亲自前来观礼,是小女的荣耀,怎么会见怪呢。”

    一时将两人都安排进了贵宾席,仪式这才接着进行,本来皇后娘娘有赏赐,曦之初加之时便应该换成这支牡丹纹金簪,但由于懿贵妃的意外赏赐,林青玄便临时决定,还是用原先那只金笄了。

    老顺王妃接到授意,点点头,接着为曦之插上了金笄,然后起身,回到原位,卿之为妹妹曦之象征性地正了正笄,初加便正式完成了。曦之优雅地起身,众宾客纷纷向她表示祝贺。

    这不过是笄礼中的必须过程,都是些套话,曦之一一表示了感谢,这才随卿之回到东房,去房内更换与头上装束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这套素色绫襦裙形似中衣,衣缘也没有文饰,腰带也是用同色的绫带。虽然毫无修饰,穿上去却更显得纯真素雅,衬得她肌肤越的雪白娇嫩,恍如月中仙子般不染凡尘。

    含章与卿之皆在一旁打趣道:“不好了,曦儿今天这般美丽,把我们两个都比到泥里面去了。”

    说得曦之小脸生霞,娇羞不已,一转身甩袖出去了,二人知道她不好意思了,连忙整了整妆容,跟了出去。曦之向来宾略略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服饰,然后面向父亲和大娘钱心兰,行正规的拜礼。这是笄礼中的第一拜,表示感念父母的养育之恩。

    接着曦之面向东正坐,正宾老王妃再次洗手,再复位;含章郡主奉上一支精致的梅花钗,老王妃接过来,走到曦之面前;高声吟颂祝辞道:“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卿之为曦之去掉之前插上的蔷薇缠枝笄。老王妃为她簪上钗,然后起身复位,卿之再次帮她象征性地正了正钗。依然是来宾向曦之表示祝贺之意。然后几人回到东房,去房内更换与头上钗相配套的曲裾深衣,这笄礼之中的二加便算是正式完成了。

    本書源自看書罔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