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九章 相逢何似旧相知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沐浴罢,看着天色还早,曦之便让人将软榻搬到窗前,懒懒地斜倚在上面,让丫头们给她绞头。

    莹月兴奋地抱过来一个大妆盒,将今儿收到的礼物,翻捡给曦之看,还不时地出声声惊叹。曦之心中烦闷,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些,只觉得满眼金呀玉的,明晃晃的十分碍眼。

    便烦躁地一挥手道:“我懒得理这些,你先拿到一边清点罢,今儿累了,只想清净清净。”

    莹月一见她面色不对,连忙乖巧地将妆盒放回去,陪着笑脸小心地问道:“我也知道小姐今儿累了,只是有件事儿必须得说。”

    曦之知道莹月素日里是个最知道察颜观色的,自己这时候明摆着心情不好,不是要紧的事情她不会现在说,于是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是这样,姑小姐中午时遣人送来了贺礼,因为当时正在举行笄礼,所以就没有告诉你。”莹月亦明白念静在曦之心中的地位,这件事情如果今日不说,过后肯定是会受到责怪的。

    听了这话,曦之一直紧绷的小脸终于绽放出笑容,姑姑是出家之人,肯定不会来参加自己的笄礼,但她的礼物也是肯定会送到的,这本来就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今日情绪大起大落,便将此事给忽略了。

    莹月适时地递过来一个小小的檀香木盒,曦之微微一惊,伸手接过来。这个盒子她认识,小时候偶尔会见到姑姑对着它呆,甚至是落泪。曦之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对姑姑来说,一定是意义重大。没想到,今天姑姑会将它送给了自己。

    挥挥手,曦之让丫头们都出去了,独自抚摸着小小的檀香盒。这盒子虽然是用很名贵的小叶紫檀做的,但雕工却并不精致,非常的简单,手法也不纯熟,倒像是个学徒所做。盒盖上却端端正正地雕了个芊字,而且显然雕得十分用心,一笔一划都足以见其用心。

    曦之反复把玩,心中暗暗揣度,这恐怕是当年静王爷送给姑姑的礼物吧,所以姑姑才会如此珍视,打开来,里面是一支碧玉凤尾钗,看着却是大家之作,凤尾生动飘逸,就连丝丝羽毛都刻画得栩栩如生。

    姑姑闺名换作芊羽,大约静王爷见这只钗暗合了一个羽字,所以才动了心思要送给姑姑,然后又费心自己雕了个盒子,刻上芊字,这样便将姑姑的名字镶在其中了。由此也可看出,当年静王爷对姑姑用情之深,难怪姑姑亦会如此伤情了。

    曦之小心地将檀木盒收好,这样礼物实在太过珍贵,虽然姑姑舍得送出去,但自己却要好好地替她保管着,也许,这是静王爷留给姑姑最后的念想了。

    看着窗外一点点褪尽的霞光,曦之的心也在一点点沉落,姑祖母和祖父今儿终于挑明了,准备送自己入宫的事实。而且她也已经猜到,他们应该是达成了协议,让自己嫁给太子穆璃为正妃,否则太后不会动这个心思。

    一个林太后,便成就了林家的再度辉煌,如果再来一个林皇后,那么林家将如日中天权倾天下了。想起穆璃,其实曦之倒并不反感他,数次见面,他都对自己很好,不过严皇后那里恐怕就不好说了。

    而且宫中想爬上太子妃之位的,恐怕也不在少数吧。想起上次自己在宫中的遭遇,曦之心里便一阵厌烦,如果让她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她肯定不干。可若是为了自保或者获得更大的利益,去经营算计勾心斗角,甚至是主动加害别人,那样的日子,光是想一想都让人感到绝望。

    不过今日懿贵妃和晋王爷的搅和,应该是在太后和祖父意料之外的。以前自己对这位毒舌的王爷一点好感也没有,可通过上次宫中的事情,也对他大为改观。但今日他突然亲自来观礼,又是意欲何为呢?

    联想起近日坊间传说陛下对他的宠爱,和一些人对东宫之位不稳的猜测,莫非此人真有此志?若果然如此,那么林家绝对是一个实力强健的盟友,他晋王想来拉拢一番,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这样一来,不是又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穆璃与穆璋,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毫无区别,一个是虎口另一个便是狼窝,左右都挣不脱受人摆布的命运。可是明知道这一切,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不可能跳出去,也不可能撇下林家不管的。

    如此反复地思来想去,越想便越是愁肠百结,前路茫茫,竟然看不到一点儿希望,处处都是不见底的深渊。正自感到无比绝望之时,忽听得耳边传来一阵清越的竹笛之声。

    起初哀婉缠绵,如泣如诉,恰如曦之此刻的心情,很快便曲调一遍,越来越慷慨激昂,仿佛一只困在笼中的鸟儿,誓要将这一切都打碎,渐渐挣脱樊笼,冲上云霄。

    曲调再次一转,变得轻松欢快,曦之仿佛看到那只小鸟在云间自由自在的翱翔,无拘无束而又逍遥自在。渐渐地,笛声变得平静起来,似乎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终于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当笛声停歇,曦之才恍然惊醒,这分明就是芙殇的大师兄,那个云隐山庄的寒离所奏。这个人,与自己数次相见,却没有说过一句话。但通过他的笛声,曦之却觉得,自己与他仿佛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取出一支玉箫,放在唇边轻轻地吹了起来,这是一曲调舒缓的箫曲。带着微微的疲倦,和淡淡的忧伤,却又并不是那么的明显。有些对命运的无奈,亦有着些许的不甘。

    笛声再次响起,却是清正平和,又透着对命运的坚定信念。曦之受到了感染,不知不觉地跟随着他的曲调,落寞的心儿也渐渐变得充实起来,仿佛觉得前路虽漫漫,却有些无数的变数,只要不放弃自己,终有一天,会走出阴霾,再见一片蓝天。

    曲终,笛声消散在夏夜的星空中,曦之却手捻玉箫意犹未尽,望着满天繁星出神。

    “林姑娘,在下受禹师叔之托,特地为你送来及笄之礼。”平和的声音在房中响起,好似突然凭空出现一般。但曦之却一点儿也不感到突兀。

    望着眼前一身青衣面容平淡的男子,曦之微微一笑:“有劳寒离了,以后唤我的名字林曦之便可以了。”

    寒离淡淡地点点头,就好像两人是就别重逢的故友,没有不点儿生疏和隔阂,随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这盒子四四方方的,什么花纹也没有,晶莹剔透的淡青色有些微微的透明,入手却是一片冰寒。曦之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是什么材质做的,倒有些冰块的感觉。

    “这是用天山千年寒冰所制,即使是盛夏也不会融化。”寒离似乎明白她的好奇,淡然为她解释道。

    轻轻打开来,曦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朵花蕊金黄的洁白花朵,静静地躺在冰盒中。那花有碗口大,花瓣洁白无瑕,似乎是冰雕玉琢的一般,却又散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闻之令人神清气爽。

    起初曦之还以为这朵花是雕出来的,直感叹是谁家手笔如此鬼斧神工,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柔滑的质感分明就是一朵真花,不由得惊奇万分。

    “这是天山雪莲中的极品莲王,据说百年难出一朵,不但是花中极品,也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灵药,传闻此花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只要不离开这个冰盒,它就永远不会枯萎。”寒离适时地为她解说。

    “这么神奇?”曦之大为感叹:“那它岂不是可以起死回生了?”

    脸上一直古井无波的寒离,也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那只不过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而已,雪莲王并没有那么神奇。但它在治疗外伤当面,的确有着独到之处。而且常常嗅闻能提神醒脑。对于身体衰弱甚至濒临死亡之人,可以延续几天生命。”

    曦之听了叹道:“这就够神奇的了,世间也不可能真有起死回生的仙药。”

    随即又对寒离笑道:“请你转告我娘亲,就说我很喜欢。还有……”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曦之还是接着说道:“告诉她,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那不是她的错,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曦儿最爱的娘亲,也是世间最好的娘亲,永远都让她的女儿感到骄傲。”

    寒离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肯定地点点头,随后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盒,乌沉沉的很有些份量:“这是毒仙前辈让我交给你的。”

    曦之微微一愣,转瞬就明白了,这肯定是陶嬷嬷送给自己的,看来她在江湖上的名号叫做毒仙了。打开小木盒,里面是一枚不起眼的黑色果子,散着一种奇怪的浓郁香味。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仙老前辈说让你自己去找答案。”这回寒离没能为她解释。

    估计这东西在《毒经》上有记载,曦之知道此时不宜细究,先收藏起来,等闲时再慢慢寻找答案吧。

    看曦之仍然眼巴巴地望着他,寒离一愣,随即抱歉地说道:“因为来得仓促,我忘了给你带礼物了。”

    曦之听罢不由得失笑,这位看起来沉稳大气的云隐山庄大师兄,原来也有着可爱的一面啊。怕他误会,忙低声问道:“刚才那笛声便是最好的礼物了,何须再要其他的。我只是想问问你,我娘她现在情况如何?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说。”

    寒离一滞,看来自己还是不自觉地将她当做小姑娘看了,瞧了她一眼答道:“本来禹师叔是不让我说的,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为好。不过我只能告诉你,无论什么事情,都难不倒禹师叔,何况还有云龙老前辈和我师傅,他们这些老前辈护着她。”

    本書于看書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