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十章 风云初起试交锋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曦之感激地朝他笑笑,轻声道:“谢谢你了。”

    寒离不置可否地牵了牵嘴角,正在此时,门外想起了春痕的声音:“小姐,老夫人请你现在过去一趟。”

    “好的,我知道了。”曦之扭头答应了一声,再回头时,却现眼前已经杳人迹,心里顿时一沉,呆了片刻之后,又忍不住摇头失笑。

    寒离是江湖侠客,本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这也是他为人洒脱而不拘小节,自己又何必伤怀介意呢。

    因是晚上了,曦之只简单地挽了个髻子,穿了件素色的家常服,想了想还是让莹月寻了支淡青色的玉钗插上,几人这才过去荣煕堂。

    到了才现,一家子除了她都已经到了,等她给祖父母请过安,敏之便微笑着站起来恭贺她,这些日子大哥因为要在龙禁卫执勤,所以很少回家。看来今天也是特地赶回来,为妹子送上祝福的。

    “这是我在南疆的时候得到的一个金钏,算不上名贵,不过有些异域风情罢了,你留着顽吧。”敏之递过来一个木盒,色彩斑斓艳丽,一看就与中原的风格迥异。

    打开来,果然是一支金钏,上面镂刻着繁复的神密花纹,曦之便他嫣然一笑道:“谢谢大哥,曦儿很喜欢呢。”

    “那你看看我这个喜不喜欢?”远之听了忙在一旁献宝似的,递过来一个式样精美的玉盒,得意地笑道:“这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淘来的,保证全京城独一无二。”

    曦之打开来一看,竟然是一块蝶形玉佩,乳白的玉质中,蕴含着无数橙红色的斑斓纹理,犹如火焰一般十分的生动艳丽,果然是罕见。

    “谢谢二哥,确实是很稀罕,很漂亮呢。”曦之亦柔声答谢,朝他甜甜一笑。

    平日里妹子对他不是冷嘲热讽,就是爱理不理的,难得今日如此乖巧可爱,远之顿时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乐得眉开眼笑的。

    “二哥,今日也是你的生日,这是送给你的。”接着曦之从春痕手里拿过一个小玉盒子,递给远之。

    远之听了笑逐颜开,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却现竟然也是一枚玉佩,只不过这一块是翠绿色的如意纹,细看之下,那玉佩中似乎有浅绿色的水波在流动一般,却又浑然天成。

    钱心兰在一旁笑道:“到底是双生的兄妹俩,心意相通,就连送礼都是约好了一般,送的一对儿呢。”

    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一时室内气氛无比温馨。一家子坐在一起,又闲闲地聊了一会家常,林老夫人便推说身体疲倦,让大家都各自散了。

    曦之亦问了安准备退下了,林相却朝她点点头道:“曦儿先留下吧,祖父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是。”曦之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咯噔”一下子,看来祖父终于要将话挑明了。不过,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也不在乎他们是否说明了。

    “今日是你及笄的大日子,从此之后,便已成人,不再是个小姑娘了。”林相正色看着她,显然不打算再隐瞒什么,而是与她开诚布公地谈谈。

    “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的贺礼,你也都看到了,这其中所代表的意思,你这么聪明,想必立时就明白了吧?”

    曦之不语,只点点头,静等着祖父的下文。

    “这件事情其实早在一年多以前,便已经订下来了,只是当时你还小,所以一直没有对你明言。”林相老谋深算,知道这个聪慧过人的孙女儿,早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慨,索性和盘托出,不管她现在是否心甘情愿,他相信日后曦之会想通的。

    曦之默然良久,问道:“孙女儿知道此事是姑祖母所愿,也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说服皇后娘娘的,但我想知道,太子爷是什么态度?”

    既然已经无可改变,不管愿不愿意,曦之都没有其他路可走了,而被动地任人摆布,不是她林曦之的性格。所以她想了解得更多一些,以决定接下来的思路。

    林相没想到曦之不但没有闹情绪,还主动开始介入,不由得暗暗赞叹,看来姐姐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孙女儿确实有大将之风范,提出的问题也是一针见血,直指事情的关键。

    “此事你姑祖母是在征求过太子意见之后,才决定的。如果他不愿意,很难说服严皇后。”

    “哦?”曦之微有些惊诧,原以为穆璃跟自己一样,是被动接受的,想不到他竟然是自愿娶自己为正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个好现象,起码自己嫁过去,不是面对一屋子的敌人。

    沉吟片刻,曦之才接着问道:“那么对于今日晋王母子的行为,祖父怎么看?”

    “这个无妨,我觉得反而是好事,以如今我林家的威势,他晋王自然也想拉拢。咱们也不用急着推出去,借此机会抬高你的身价,让他严家看清楚,我们也不是只有他这一条出路的。”林相冷笑一声,在他这种老狐狸眼中,什么情况都能拿来借势。

    既然没有退路了,虽然讨厌这些虚伪的权谋之术,但却也不得不接受,在这条路上,什么都有可能生。

    “晋王一向与我家交好,如今陛下对他恩宠非常,反而是太子屡次三番遭到训斥,坊间多有传说,陛下有意废除太子。为何祖父和姑祖母没有考虑过他呢?”曦之有些不解地问道,毕竟严家和林家多年积怨,不会这么容易接受她,这条路风险重重。

    林相正色看了她一眼,看来,以后不能只是简单地将她当做一枚棋子,这个孙女如果好好栽培一番,前途无量啊。

    “其实最开始我们就是考虑的晋王,但毕竟太子才是正统,严家现在虽然处于低谷,但其在朝中的势力,仍然不可撼动。要想罢黜他另立储君,谈何容易啊。”

    “而且我们没想到,太子听说要与我家联姻,竟然十分积极,看得出来,他对你很有好感。这次说服严皇后,便是他亲自出马的,并没有费我们一点口舌。”

    曦之点点头,明白了。也就是说,他们早就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拿她来经营林家的前程,即使太子不愿意娶她,他们也会想办法再立一位新储君。所以,她再怎么样也逃脱不了这条既定的命运了。

    “那么,祖父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进宫呢?”这才是曦之最想知道的。

    “不急,你才刚刚及笄,起码要等到年底,这件事情才会公开,现在不过是造些声势而已。”林相“呵呵”一笑。

    太子娶正妃是大事,从下定到大婚,至少要整整一年,也就是说,她还有一年半的自由。

    “自古朝堂多变幻,祖父就不担心夜长梦多,中间有变吗?”曦之微微嘲讽地问道,不过她也同样好奇,祖父凭什么认为,这件事情不会有变故了。难道就凭太子的承诺?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林相高深莫测地一笑:“这个我却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你姑祖母已经取得了陛下的某种承诺,所以,这一次无论事情怎么变化,我们林家都不会吃亏。”

    陛下的承诺?曦之一惊,难道姑祖母和陛下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换言之,也就是陛下支持林严两家联手啦?这可不像圣上一贯的作风啊~这其间是否有什么猫腻呢?

    话已至此,已无需再说下去了,聪明人之间,有许多事情,点到即止,又何必把话说尽呢。

    只是陛下到底答应过他们什么呢?按理说,他不可能直接承诺什么,但看祖父的态度,又不可能什么也没答应。带着这个疑问,曦之回到了初曦院。

    因心中有事,便不想早睡,叫莹月过来给她散了头,依然坐在窗前看书,可莹月老是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晃得她头晕,只得放下书卷,看着她问道:“莹月,你有什么事情么?”

    莹月一惊,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做针线活的春痕,嘴里呐呐地说道:“没……没事儿……”

    瞧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曦之便知道她定然是有事,但又不想让春痕知道,便回头对春痕笑道:“春痕姐姐,你去帮我端一碗燕窝汤来。”

    春痕虽然老实,但却素来细心,自然也

    早就瞧出来了,她们之间有话要背着自己说,便识趣地应了一声出去了。

    莹月一直等到她走远了,这才神神秘秘地掏出一个盒子,这盒子里木质的,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一点特殊的地方也没有。压低声音说道:“小姐,这是丽娅姑姑今日送过来的贺礼。”

    曦之接过来,一边打开一边问道:“丽娅姑姑怎么没有进来坐坐呢,前几次不是都会呆一会儿的吗?”

    “嗨~今日不是小姐的笄礼吗,知道你肯定没空,何况来了那么多的贵宾,她怎么好意思进来。”莹月讪讪地笑道,一抬头却现曦之根本就没有听,只是呆呆看着打开的盒子。

    “你怎么啦?小姐。”莹月好奇地问道,伸长了脖子想看看盒子里到底有什么。

    谁知道曦之却“啪”地一声,便将盒子给合上了,对着莹月淡淡地说道:“今儿你不用再伺候了,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莹月虽然心里好奇得要死,但这两年小姐跟她比以前疏远多了,所以她也不敢太放肆,只得答应着讪讪地出去了。

    本书源自看书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