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前路漫漫且徐行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一打眼,曦之便瞬间明白了,这件礼物到底是谁送来的。但她却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不动声色地将莹月给打出去了。

    待到春痕回来,曦之稍微喝了两口,便推说累了,想早点歇息。这一天也确实够曦之折腾的了,因此春痕也不疑有它,便伺候着她睡下了。

    但曦之却睡不着,今儿生了太多的事情,开心、震惊、失望、再到平静……此时她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心里却有一种从里面透出来的冰凉,虽然是夏日,仍然让她的心慢慢地变成冰冷。

    以前,她总是觉得,林家与其他的世家大族不一样,这个家里有关怀,有温暖,没有利用和尔虞我诈,到现在,她虽然默默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却挡不住对这个家的失望。

    悄悄起身,翻出刚才莹月拿来的盒子,轻轻地打开来,里面是一块淡紫色的玉佩,即使在漆黑的夜里,也散出淡淡的光晕。

    触手是微微的暖意,显然这块紫玉佩亦是暖玉雕琢而成。让曦之的心里也终于泛起了一丝温暖。

    不用看,她也能清晰地知道,这块紫玉佩的样子。那是一块豹纹玉佩,形象简单却十分生动大气,头尾相连团成圆形,张嘴向天似乎正在咆哮。

    这块紫玉佩是穆烨的贴身之物,小时候常常看见他戴在身上,但却一直藏在衣服里面,并不轻易示人,曦之开始也是偶然现的,因为这玉佩的样子非常特别,所以大感好奇。

    后来穆烨告诉她,这是西域羌族王族成员的象征,历代相传,是她母亲交给他的,并且再三的叮嘱,不能让外人知道了。穆烨对这块紫玉佩很珍惜,所以曦之对它的印象也就很深刻。

    可是没想到,自己十五岁及笄时,他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当礼物,这叫曦之心里如何不感动。虽然他不能亲自来观礼祝贺,但这份情义却是其他人都难以比拟的。

    想必他此时此刻,亦在那里为自己默默祝福吧。隔着重重城阙,一个城东一个城南,但曦之却觉得,他们的心在这一刻,是相连的。再远的距离,也阻挡不了心灵的思念。

    “烨哥哥,谢谢你了。”曦之含着眼泪,在心里轻轻地说道,仿佛看见穆烨正对她绽开一抹绝美的笑容,抚着她的黑柔声回答:“傻丫头,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谢谢呢。”

    那一晚,曦之是握着这块紫玉佩睡着的,然后朦胧之中,回到了西山,那时候他们还都是稚龄少年,到处都回荡着快乐的笑声。醒来,不觉泪盈于睫,这样无拘无束的快乐时光,从此一去不返了,从今往后,她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那条路,将与这一切越来越远……

    早上例行请安时,大娘钱心兰只匆匆点了个卯,便忙着去安排了家事了。昨儿个这一场华丽的及笄礼,虽然是圆满结束了,但作为当家主母,她却仍然有许多后续的事情要完成。

    吃过饭,林老夫人便微笑着对曦之道:“这两天的功课暂时停停,祖母有些事情,要跟你合计合计。”

    曦之便明白,肯定是跟入宫的事情有关。从前一直瞒着她,许多事都是遮遮掩掩的,如今把话挑明了,自然做法也就不一样了。

    果然,林老夫人也不拐弯抹角,上来便明言:“昨儿你祖父把该说的都说了,今儿祖母也就不再多言。你是个好孩子,我们也都明白你的委屈,但生在林家,许多事情自然也都以家族为重,你还小,将来自会理解的。”

    曦之没做声,只乖巧地点头应允,她明白这不过是个开场白,正题还在后头呢。而且,通过这件事情,她也清楚了,祖父祖母不是不疼爱她,但跟家族利益比较起来,其他的都成了附庸。

    “原先学的那些诗词歌舞什么的,还是继续学着,针线什么的,就不用再学了,稍微会一点儿也就罢了。以后这些自然有底下的人帮你做。”

    林老夫人细细地说道:“以后要重点学些御下之道,这个可能光是跟师傅学,只是些纸上谈兵,所以我想着,过两天起,每日跟你大娘学一个时辰的当家理事。虽说宫里头的人事要复杂许多,但大概还是错不了的,先积攒些经验,以后我自会安排人协助你。”

    说是合计,曦之只有点头的份,这些事恐怕也由不得她的意思。

    “以后也不能跟以前一样,整天呆在家里了,还是得多出去应酬,跟京城的贵女们多结交一些,不但要学会和她们打交道,还要刻意地结识一些以后用得着的人。往后一言一行也都要处处小心,此事一经传出,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话呢。”

    林老夫人虽然笑得慈祥,但眼神却透着凌厉,她知道曦之从小便不爱那些酸文假醋的应酬,但一国之母这条路上,这些以后全都要摈弃,所以她才格外地提出来,这是告诫,也是警告。

    曦之自然也明白,从认命的那一刻起,她也早就料到这些了,所以心中暗叹一声,嘴里却恭顺地答道:“是,孙女儿一定遵从祖母的教诲。”

    满意地点点头,林老夫人又放缓了语气,柔声道:“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事儿要一步步来,祖父和太后会尽量为你争取多一些的时间,也会为你扫清一切障碍的。”

    又拉着曦之的手道:“现在外面不太平,有多少人在打你的主意呢。先前你母亲为你找的那个丫头走了吧?”

    “嗯,芙殇姐姐回家了。”曦之点头应道。

    “其实她走了也好,毕竟是个江湖人,礼数难免不周,举止粗鲁了些。只是你以后出门便有些不方便了,你祖父担心你,替你安排了两个丫头,功夫一点不比那个差,这样出门也就安全多了。”

    说着对大丫头晴云使了个眼色,晴云会意,转身离开了一会儿,领进两个模样一样俏丽,大约十岁的丫头来。

    “这是碧纹和碧络,她们两个是双生姐妹,从小就进府了,十分可靠,有她们贴身保护你,我也就放心多了。”

    两人立马恭敬地对曦之行礼,果然是长得一模一样,都是小小巧巧的瓜子脸儿,大大的眼睛,细长的眉毛,只是肌肤微微有些黑,从外表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有芙殇的英气勃勃,看不出会武功的样子。

    “你而今的身份与往日不同了,身边才四个大丫头太少了点儿。加上这两个也才六个,我估摸着暂时至少要八个才行,不过这事儿也不急,等祖母替你留心慢慢地挑两个好的。就是现在的这些个,也要重新好好调教一番才行,若不是看到她们都是从小儿跟着你的,忠诚可靠,我还懒得费这个力气呢。”

    曦之听着心里突然一动,若是身边有太多祖母的人,以后办起事来,就更不方便了,不如趁这个机会,自己再安插一个,于是便笑道:“祖母既然提起这事儿了,我倒是想起来,有个二等的小丫头竹青,用着倒还顺手,原先想着大丫头的份额已经满了,还替她惋惜呢。”

    “既如此,你就先把她提拔起来吧。剩下的那个我来安排就好了。”本来这两天就担心曦之心里别扭,一直怕她闹情绪来着,这等小事情,林老夫人自然不会驳了她的面子,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两人又拉拉杂杂扯了一会儿,林老夫人也怕将曦之逼得太紧,万一她有了抵触情绪,反而不好了,便想安抚安抚她的情绪,笑道:“这些事情只是先商量着,也不急在一时,你这几天也累了,就歇歇吧,要不去西山看看你姑姑也行。她素来最疼你了,这回你及笄,她又不能来,你就去陪陪她吧。”

    说起这个女儿,林老夫人也有些伤怀,曦之想想也行,这两天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时之间根本消化不了。心里累得很,不若去姑姑那里呆几天,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地呆着就好。

    这次出门与往日不同,不管她愿不愿意,排场倒是比以前大多了。碧纹碧络是肯定要跟着的,春痕也一直不离身的。竹青刚升了大丫头,又是在西山长大的,所以也要带着。莹月仗着资格老,曦之一向又比较纵容,自然也会跟着去。

    所以还是留下绿枝和揉蓝看着初曦院,反正二人也都习惯了。不过她两人虽然不大跟着出门,毕竟也都是从小跟着她的。曦之又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了她们。

    这两年落了屋,曦之冷眼看去,绿枝年纪虽然不大,但性格倒是和春痕有些相似,做事比较细心,人也比较稳重,但却不似春痕老实内向,要活跃得多,倒是个可造之材。

    揉蓝是个天真烂漫的,心里不装事儿,但好在有一双巧手,因此曦之的一些贴身衣物,都是她亲手做的。

    本书源自看书網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