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倾国倾城世无双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宁郡王妃五十大寿,最忙碌的自然是初次担起重任的卿之了。曦之名义上是来帮忙的,其实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她怎么好插手。不过是来陪陪大姐姐而已,另外就是方便她早点准备。

    因婆婆素来酷爱菊花,如今又正当花季,于是此次的寿宴也就顺理成章地以菊花为主题了。除开搜罗了许多名种菊花之外,卿之还别出心裁地用菊花在花园中,组成了各式各样的图案。

    既然是寿宴,当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寿字图案,将整座安宁郡王府打扮得花团锦簇,香气袭人,既充满了喜气,又不失高雅,得到参加宴会的宾客一致好评。

    今儿老天也开眼,天气十分怡人,阳光灿烂金风送爽,卿之脸上挂满了得体的迷人微笑,领着两位小姑子在后院招待各位女客。

    在大夏朝,一般郡王家的嫡女,非经陛下正式册封,是不可以称为郡主的。而安宁郡王家的两位嫡女,却分别封为荣华郡主与长乐郡主,这也证明了安宁郡王深得皇上看重。

    人红自然宾客就多,何况如今他们又与林家联姻,前来巴结讨好的官员便更多了,络绎不绝的宾客倒是忙坏了卿之,宴席还没开始呢,便感觉一张脸儿都已经笑僵了。

    不过她也不敢大意,瞅着这阵子客人稍微少了点,便让两位小姑子趁机稍事休息,自己却仍然坚持一直亲自招呼,无论亲疏远近,都一律笑脸相迎,生怕落得个厚此薄彼的印象。

    看看时辰差不多了,早已打扮停当,躲在后院房中悠闲品茶的曦之,这才不慌不忙地起身。尽管就住在府中,但若是想惊艳全场,达到一举轰动的效果,自然不能出现得太早,而过迟则会被人批为不礼貌,毕竟她也是主宾不是。所以此时出现,恰恰是不早不晚刚刚好。

    随着礼赞刻意响亮的传报,众人的目光也不自觉地都被吸引到门口。只见曦之着一袭银灰色的锦衣,含笑出现。这让许多贵女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厅里仕女如云,赤橙黄绿青蓝紫……几乎所有的颜色都有,争奇斗艳,个个都是费尽心思,想在服饰打扮上压人一头。

    偏偏这个银灰色,却没人敢碰,说白了,这个颜色是最挑人的,皮肤稍稍黑一点,穿上便一脸灰败,看着让人丧气。气质稍稍差那么一丁点儿,或者本身的气质过于低调平淡,便无法穿出风格来,看起来像一潭死水,平白地将人本来的容貌都贬低了三分。

    所以贵女们一般都很少碰这个颜色,即使是用也只是作为配色,例如在白缎面上绣着银灰色的暗纹,或者作为服装的边饰等等。但将它用作衣服的主色,却是所有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但曦之今日却偏偏穿了,而且还穿得出尘绝艳,高贵典雅。

    全套银灰色的锦衣,并没有绣花,布料本身便织就了微有凹凸感的云纹,使得有些趋于平淡的颜色,立马生动了起来。裁剪亦十分简单明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花式,只在腰间系了一块淡青色的云纹玉佩妆点,看起来却别有一份大方雅致。袍子外面再罩了一层透明的银色轻纱,使得整个人看起来都明亮了几分,衬着身后的天空,仿佛会光一般,耀人眼目。

    头上也只梳着一个简单的高髻,戴着一枚纯银的云朵样式的花冠,用几颗白色的珍珠稍稍点缀,便让这份银饰变得高贵起来。

    随着曦之款款走进大厅,沿路响起无数啧啧的赞叹声,当然,也有许多羡慕甚至嫉妒的眼光。曦之将要成为太子妃的传言,早已沸沸扬扬,有许多女子都暗暗不服,憋足了劲意欲与之一较高下。

    但曦之却以一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出场,轻易地将她们的信心摧毁殆尽。令得一些女子心灰意懒,这根本就没有办法争嘛,论身世曦之难有敌手,论才华,人家是公认的京城第一才女,现在唯一可比的容貌气质,也如此完美无缺,还有什么可以可以比较的呢?

    对于林老夫人来说,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扫除掉一部分潜在的对手。这样剩下来的就不多了,可以集中精力去对付,不用担心分身乏术了。

    接着曦之拜见过安宁郡王妃,便呈上了自己的礼物,一扇亲自刺绣的案上三面小屏风。在这种场合,闺秀们大多都是送绣品,要想出彩很困难,所以一些心思缜密的贵女们,都会另辟蹊径,送些比较稀少的礼物,以此来博得众人的眼球。

    但曦之却偏偏不惧这些,就要在这绣品上下工夫,屏风一打开,便引来了一片赞叹声。这是一套由萱草,菊花和寿桃三副画面组成的,按照大泼墨的画风绣成,旁边还用极细的黑绒线分别绣着三狂草的绝句。

    众所周知,绣品讲究的是设色鲜艳,针脚细腻,越是栩栩如生就越是高,因此一般都是模仿工笔画的画风,大泼墨用笔过于简约,搬到绣品上很容易显得呆板。而狂草字体更是很难绣出那份气势来,一个弄不好就搞得像几根枯枝似的难看。

    可曦之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切不可能都搬到了自己的绣品里,而效果也出乎意料的和谐,生动流畅,气韵十足,比之纸质的画更多了一份立体感,怎么不叫人啧啧称奇呢。

    一时满厅里都是赞美之声,无不夸赞曦之不但人材出挑,绣工才艺更是无人能及,弄得跟在她后面的仕女都有些尴尬,自己的绣品拿出来又嫌丢人,不拿出来又不能空手拜寿,一时竟进退两难。

    目的达到了,曦之却并没有趁机在厅中久留,稍微盘桓片刻,与几位身份尊贵的长辈打过招呼以后,便借故飘然而去,如此惊鸿一现,反而更加的让人印象深刻,从今日起,想必曦之的名字会让京城的贵圈彻底沸腾了。

    整个寿宴持续了好几个时辰,其间花团锦簇,处处轻歌曼舞,席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显得其乐融融。入夜后更是灯火辉煌,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衣香鬓影灯红酒绿,一派人间热闹景象,可谓是富贵以极了。

    曦之中间换了三次衣服出场,除了第一次正式的锦袍外,第二次却穿着粉玫红的罗衣及曲裾曳地长裙,裙边绣着同色的月季花,挽着一条同色的轻纱,头上的花冠却换成紫金月季花的,看起来艳而不俗,媚而不妖,那一份气质真真是拿捏得刚刚到位。

    两次的穿着风格截然不同,一个庄重高贵,一个艳丽无匹,但在她身上都表现得那么自然,仿佛这便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如此天差地别的两种风格,当然了留给众人的视觉冲击也就格外的强烈,真是想不印象深刻都难啊。

    第三次出场是在晚宴时候,当大多数闺秀们都在忙着补妆,好使自己在灯光下看起来更加的艳丽动人时。曦之却一反常态地洗尽脂粉,淡扫娥眉出来见客。身穿一袭月白色的长裙,上面罩着一层烟雾一般的幽蓝轻纱,在灯光下别有一份朦胧如诗的美。

    头上的高髻也拆了,只梳了个堕马髻,简单地插了一只白玉簪子,耳边垂着两粒浅蓝色的珍珠坠子,越衬得肌肤欺霜赛雪,清纯唯美。仿佛刚从月宫中飘落人间的仙子,不染一丝尘埃。

    一会儿高贵冷艳如女皇,一会儿又烟视媚行颠倒众生,一会儿却又化身为广寒仙子清纯柔婉……直让所有人都看呆了。从前大家都知道林四小姐很美丽,但那时候曦之毕竟年纪幼小,身量五官都没有长开,再加上脸蛋儿带点婴儿肥,稍显稚嫩了些,美则美矣,但却绝称不上倾国倾城之姿。

    如今不过一年多不出现,居然出落得如此水灵,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不肥不瘦,下颌的弧度圆润优美。两只眼角微微上挑的杏眼,清澈无暇又带着一种天然的妩媚风情,顾盼间灵动有神,熠熠生辉,再配上一对儿不浓不淡的远山眉,婉约而又不失精神。

    一张不大不小的菱形嘴儿,嘴角的弧度完美地上扬,不语也似带着三分笑意,含情脉脉惹人怜爱,唇瓣犹如春日清晨最娇嫩的玫瑰花瓣,红得自然而不张扬。一张端正挺翘的小巧琼鼻,更是将整张脸都诠释得无可挑剔。

    乌云一般柔滑飘逸的长,最是让在坐的无数女子嫉妒不已。高挑丰满的身姿,柔软而不失挺拔,再加上堪称完美的优雅举止,即使同样身为女子,也不得不承认,曦之的美已经无可挑剔,浓妆淡抹皆相宜,完美到让人再也无法生出攀比之心,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可比较~

    当然,曦之出色的才情也让她们自行惭愧,这次她不但展示了自己高人一筹的绣技,而且还在宴会上表演了一只萧曲,轻柔婉转的箫声恬淡中透着欢悦,将今日热闹的气氛更是推上了。

    一曲终,人未散,袅袅清音让人流连忘返,当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本書于看書網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