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87章 9不败神话的崩塌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精元果,是谈未然压箱底的个人珍藏。

    这次他毫不犹豫就拿出来用了,可见杀心之坚定。

    木大尊一击正轰得李扶风和风吹雪重伤不起,浑然没提防到金身崩溃的谈未然还敢再次近身,堪称“自投罗网”。

    噗噗两声轻轻。打中木大尊的九阶内甲,骤然光芒暗淡。最后一击绽放的青莲花瓣,甚至在内甲上刮出令人牙酸的金属异声。

    谈未然露出笑脸,内甲破了!

    内甲几乎被破,木大尊真真切切感受到致命危险,一丝心慌一丝恐惧,与愤怒混合,仿佛将他成为一个爆发的火山。

    “小畜生!”

    一声怒骂,木大尊又惊又怒。尽管仓促回击,仍然是堪称石破天惊的一拳,竟隐隐将空间都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破碎口出来。

    饶是谈未然退得极快,仍被一击打个正中,凝练出最强的三成日蚀精魄,努力吞噬消弭这一击之威。结果,还是被暴怒一击轰得金身霞光崩溃大半,五脏六腑隐隐震颤,要不是谈未然练就八阶金身,这一击就能将他内脏崩碎。

    “渡厄强者真的太可怕了!”谈未然内心惊叹。

    “不败神话”也许有一些是吹捧出来的,但更多是实力,是用了几万年积累出来的盖世威名。

    众所周知,境界愈高,越境界的难度就愈大。

    神照境几乎不可能是渡厄境的对手,实在境界差距太大了。

    倘若李扶风等人都达到了神照境极限,杀木大尊未必多难。可当下除了宋墨与烈西风,李扶风等四人统统是神照中期,修为技艺,都还远远不曾达到他们在神照境的巅峰。

    所以说。裴东来真他大爷的太了不起了!

    到底是裴东来太强大,还是他杀掉的那个渡厄强者太弱?这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了。

    风吹雪二人伤而不死!邱烈急忙将两人救走。

    “等等!”面无血色的风吹雪喊了一句,凝聚心神,刹那竟有一缕神魂波动,施出某种神通术。冥冥中似有一丝丝奇异的玄奥气息凝出,灌注在丝丝剑魄之中。然后呕血挥剑。

    冰雪夜归,八成剑魄。

    所覆盖的空间都变成了冰天雪地,风云席卷,昏天暗地。最可怕的是,强而有力的暴风雪疯狂肆虐,悉数指向木大尊!

    “土鸡瓦狗尔!”木大尊轻蔑不已,他承认,这一大帮青年修士的确个个十分出色,倘若平心而论。比他年轻时还要杰出不少。但归根结底,境界差距太大,根本不能构成真正威胁。

    真正唯一能威胁到他的,只有谈未然。

    当他怀着轻蔑的心情分别将宋墨与烈西风击退,同时对上风吹雪的剑魄,瞬间就察觉不对。剑魄仍是八成,可其中多了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不好!这是……法则!”

    八成精魄很强大,然则神照境打出的。就有少许威胁而并不致命。可如果这剑魄之中,还糅入了某种法则之力。那就绝对称得上可怕,绝对有威胁!

    一转眼,一层薄薄的冰霜覆盖木大尊之身,仿佛触碰到什么,于骤然间碰撞出一层无形护身光罩,冰雪剑魄将之冻结崩碎。

    木大尊惊出一身冷汗。这是一枚九阶防御玉佩,是上次与谈未然一战后,他找接口向留夏强行索取的物资之一。嘴上说是备战谈未然,其实多少有点勒索的意思,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一招建功。风吹雪这才带着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安心退出战斗。

    没人察觉,李扶风同时若有所思,看着战斗陷入沉默。

    木大尊震掉渗入身体的冰雪之力,环顾一眼不能说他被吓到,但他内心实在不想再大喇喇陷入这个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又逼退了陆星云与燕独舞,毫不犹豫踏足腾空。

    留夏皇帝,镜湖宗宗主等联盟一方无数人这一刻脸色煞白,这是逃了?

    下一息,众人就知不是了。

    木大尊一拳轰向天空,也不知一抹取出什么,往身上内甲一拍,竟顷刻之间又恢复不少光泽。他哈哈长声大笑:“小畜生们,敢不敢来与我一战!”

    谈未然化为一道惊虹飞空:“别让他去天外真空!那里不利于我等!”

    陆星云等人经此提醒,立刻意识到,天外真空没有灵气。以他们的七八成精魄在真空环境没有天地灵气响应增幅威能,与渡厄境的七八成精魄之威能对比,绝对是天壤之别。

    可就算看透了,又哪里追得上。

    剑魄!拳魄!刀魄!接二连三地横空出世,斩向空中的木大尊,可拦截效果不大。

    不同于越一两个境界的交手,这次与木大尊的境界差距太大了,大到连燕独舞飙出生平最极速,也连灰尘都吃不到。

    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木大尊轰出一个空间裂缝,遁入天外真空。

    谈未然几人刚一苦笑,就统统目瞪口呆地亲眼见到,刚裂空离去的木大尊带着无比的惊慌,被一只巨大的气势登峰造极的“大手”硬生生连续两巴掌拍中:“滚回去!”

    像拍苍蝇一般,把木大尊从天外真空打回大千世界。从风云滚滚的空中漩涡里,还隐隐可见孔天策的身影。

    谈未然几人惊喜交集,还等什么,上!

    陆星云眼里精芒一闪,看了谈未然一眼,身上秘术和神魂气息同时飘散一丝。鬼魅般一动便在虚空之中几次跳跃,诡异无比地一剑刺中木大尊后心!

    唯一让所有人目睹的,便是这妖异无比的一剑,刺入恢复了防御的九阶内甲,就犹如刺入豆腐一般轻松自如。

    如此妖异一剑,看得不知多少人心里发毛。

    可惜,渡厄强者的强大,果真不是寻常人所能想象。这一剑刺入一寸,就被木大尊的肌肉给生生逼住。再也刺不进去。

    几乎同时,惊怒交集的木大尊语气又尖又厉:“你找死!”一掌拳魄拍得陆星云防御光罩崩溃,当场呕血,如流星般重重坠落大地。

    眼看他追着欲置陆星云于死地,燕独舞飘散一丝神魂,激发神通术融入拳魄之中。顷刻之间。丝丝奇异气息扩散,木大尊眼前仿佛一花,犹如来到另一个空寂世界,陆星云和其他人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真实?虚幻?

    木大尊足足迟疑了一两息才反应过来,:“该死的幻境,给我破!你也给我死来!”

    暴怒一招打破燕独舞的七成镜花手幻境,木大尊毫不犹豫用出另一门不算强,却足够快的刀魄。左手一刀扫出星辰般的光带,六成刀魄在燕独舞躲掉之前。便将她劈得呕血,倒飞二十里。

    就在几息之前,重伤的李扶风咬咬牙,跺足轰然激射向不远的战斗。其实他也会神通术,那是底牌,没想过今日此战用出来。

    但没人知道,原来风吹雪也会神通术,可风吹雪毫不犹豫就用了。陆星云也会。也用了,还有燕独舞……

    此时此刻。再保留这张底牌,就是侮辱自己!李扶风对自己说着,传音给谈未然:“送我近他之身!”

    “好!”谈未然看也不看,问也不问,抓住李扶风,一个翻腾双双出现在木大尊身后。

    李扶风凝神静气。施出自己领悟的神通术,十分冒险的一击打中木大尊。

    几乎同时,被暴躁的木大尊反手一击轰来,谈未然担心李扶风未必撑得住,挺身而出。瞬间。剩余不多的金身摧枯拉朽崩溃,“赤霄内甲”浮现顶住这一击,险些被打出裂痕。

    饶是如此,谈未然还是狂喷一口鲜血,肋骨都断了两三根,和李扶风双双坠落大地,轰隆在大地上犁出两道痕迹。

    “我已封住他的精气,大家有最多不到五息……”李扶风重伤,骨头断了不下十多根,呕出大口大口鲜血,强撑着喊出最后一句便不省人事。

    五息!谈未然凝神静气,缓缓吞吐一口气,展现出气吞山河般的气势,心意一动:“小奴,助我!”

    小奴自有一股磅礴而纯粹的先天灵力涌来,与谈未然丹田奔腾而出的真气合二为一,虽是小奴的力量,可极是契合,如臂使指,目光锁定盯着木大尊。

    一时间,在谈未然的心神之中,世上所有的人都消失了,所有的声音都忘了。

    只剩下他,剩下木大尊。

    连两人之间的距离,都清清楚楚。

    他和木大尊之间,仅有一剑的余地,势必是最强一剑。

    奇妙的是,这一刹那,谈未然想到的不是九劫雷音,而是霸世剑!

    木大尊遁入天外真空失败,又被一票青年修士围攻,令他敏锐嗅到危险逼近,渐渐心浮气躁起来,这时被接二连三突袭,更是被点燃的炸*药包,轰的一下理智和情绪都快炸锅了,甚至怒火攻心到有点语无伦次:“混蛋,小畜生,我杀,我杀了你们,哈哈哈!”

    说时迟那时快,面对一个暴怒抓狂的渡厄强者,绝对是个灾难。宋墨与烈西风两人被轰中的当时就昏死了过去,半空中爆出大团血色雾气,骨折肉绽,飞出三十余里。

    联盟一方的人欣喜若狂来杀两人,哪料邱烈蓄势待发,赶来击退,及时将重伤昏迷的两人给救回去。

    形势急转直下,七大顶尖神照强者,竟有五人重伤,另外的谈未然伤势不重,可也不轻。

    此时此刻,唯一安然无恙的是燕独舞。

    还能站起来继续战斗的,竟也只余下谈未然和燕独舞两人。

    连续大破青年修士,木大尊怒火稍缓,心情大好,狂笑不已:“哈哈哈,渡厄境的强大,又岂是你们这些小辈所能明白的,哈哈。”

    “你们不过是一群狂妄自大的小辈,今日,我便取了你们的性命,让你们知晓,渡厄境不是你们所能挑战……”

    一道光骤闪。

    方圆数百里的光明像是被一种神奇力量所汲取掉,骤变得黑暗,这种黑暗不到十分之一息,只让人有一种眼前一黑的感觉。甚至于令人觉得,那其实是幻觉,而不是真的发生了。

    可很多修士都知道,整个世界都黑暗了那么一刹那。

    让这一霎黑暗降临的,是谈未然挥洒而出的一剑。

    这一道剑光,比以前更明亮,比以前更锋锐,比以前更快!

    它是八成霸世剑魄!

    木大尊看见了,也反应过来了,但依然躲闪不掉,这威能更上一层楼的恐怖无双剑法。

    倘若把时间放慢,可以清晰发现,木大尊的内甲是如何崩溃,被一道光明劈得炸裂,摧枯拉朽地劈开防御。

    木大尊的胸膛上出现一道不深也绝对不欠的伤痕,嗤嗤地喷射着鲜血。

    疼痛撕裂心口,撕裂着木大尊的感官,他有点茫然地摸摸一尺有余的伤口,满手鲜血,还有淡淡的腥臭。这提醒他,他受伤了,而且不轻。

    重伤躺着的陆星云这时候忽然动了,用秘术融入剑法,使出神通术。

    一瞬间几次跳跃,几次闪烁,带着妖异气息,鬼魅般出现,平凡的不含一丝烟火气息的一剑悄无声息地没入木大尊后脑勺!没入极深!

    痛楚加大了十倍刺激着木大尊的感觉,他的眼神之中,映射出深深的费解,还有一丝迷惘。

    他堂堂一个渡厄强者,为什么会败,为什么会死在一群青年修士手下?他想不通,完全想不通。

    木大尊陨落!

    这是几万年来,第一位死于神照修士之手的渡厄强者!(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