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0章 独占鳌头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黯筹备新书,大家敬请期待吧!

    *****

    如果说东极三大渡厄击杀和击败联盟三大渡厄,是东极战争的最大拐点,令得世人认为必灭的东极上演了一出十分精彩,极其轰动的逆转大戏。∮頂∮点∮小∮说,

    那么,留夏承认战败,割地赔款,则是另一个重要节点。

    是水到渠成,可谁都不能否认,东极这才算真正赢下战争,才可以将停留在纸面上的好处拿到手。

    毕竟,战争一天没结束,就一天还有变数。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说不定玉虚宗要插手呢,万一厚泽宗要跳出来呢。也许某些势力说服留夏等势力与东极死磕,试图将东极长期拖入战争泥潭呢。

    留夏承认战败,极大消除了变数,令战争进入属于东极的轨道。

    留夏皇帝站出来为挑起战争而公开道歉,并退位。

    留夏皇帝年龄不太大,曾经雄心勃勃,一心想率领留夏重振声威。有雄心,有才干,可惜就是让他施展的空间小了点,又挑错了对手。最终,只徒留一身落寞。

    继留夏之后,镜湖宗承认战败。

    签订条款,赔款赔物是不用说。未来某一段时间内,镜湖宗在不少与世俗有一定交界的势力范围,譬如收徒、矿产等领域接受东极的制约与监督,还必须服从于东极的征召。

    镜湖宗是这一带最大宗派,之所以被说服加入“反东极联盟”,并不是一时糊涂脑残,而是因天行宗的崛起。傻子都看得出,天行宗在东极领土上拥有宗派的最高优先权利,别的宗派是争不过的。只能沦落到去争老二。

    可镜湖宗怎也料不到,怎么看都不会输,都必胜的局面,最后竟落得惨败收场,连老本都差点输掉。

    不过,于镜湖宗未必是坏事。按东极展现的实力与未来。早融入总胜过迟融入,迟融入总好过被碾压成渣,扫进历史垃圾堆。

    丽水宗连张诺然都一并栽了跟斗,以至元气大伤,从地区一霸一跤摔得地位不保。

    也许有别的原因,也许没有。玉京宗表示,希望天行宗念在“团结一心,抗击九幽”的大局,放丽水宗一马。总之。赔款就行。

    对此,谈未然爽利同意了。

    给大荒多留一份元气,是应该的。

    此次东极战争中,唯二没法以承认战败收场的,便只有两家,一是暮血,一是明心宗。

    经此一战,谈追清清楚楚。这一带各个势力再没有心气和狠劲跟东极斗下去。唯有暮血跟东极在石田荒界纠缠大干了几十年,一股执拗劲可见一斑。所以,留夏可以活,镜湖宗可以降,丽水宗哭放,唯独暮血得亡!

    暮血一死,这一带就再也没有哪家势力有心气跟东极大战三百回合。顽抗到底了。

    留夏镜湖宗等战败势力,不约而同出卖暮血,背后捅了刀子。

    联盟瓦解,被盟友出卖,还有东极的骤然强大。这一切令得暮血连那股“老子就是不过了,也要你不好受”的狠劲都正在丧失。

    存亡之际,曾经心气高,有凝聚力的暮血内部都出现了分歧,乃至有些人(势力)不愿与暮血陪葬,暗中蠢蠢欲动,潜流涌动。

    进攻一个这样处于内忧外患,随时火山喷发的暮血,于东极而言,是有史以来打得最轻松的一场战争。

    须知,为减少自身损失,消耗潜在敌人(主要是前者),东极可是要求战败的联盟派出一批修士和战兵,参与对暮血之战,自己投入不大,伤亡更少。

    这次战争名为“东极战争下半场”,实质上是“暮血灭国之战”。

    谈追和谈未然都得感谢“反东极联盟”的开战,这成了东极最好的扩张理由,成为堵住外界和“六大”的嘴的完美借口!

    半年后,拼死顽抗的暮血终于丢了一个世界。

    仅仅再过四个月,又被东极攻下一个世界。

    这时,玉虚宗派人造访天行宗。

    玉虚宗派人来不奇怪。因为十个月前,留夏战败时,明空就带着明心宗俘虏和首级前往玉虚宗,说是请玉虚宗主持公道,实际就是要玉虚宗给出解释。

    奇怪的是,玉虚宗派来的是牧人邪。

    同时带来的还有满满一个寂空界石的首级,至少数百颗血淋淋的脑袋。

    牧人邪说得云淡风轻:“我玉虚宗的承诺是有效的,明心宗做错事,就必然受到相应惩戒。所以,请谈宗主放心,今后世上再没有明心宗了,我亲自铲平了明心宗,倘若不是为此,我本可以再早几个月到来。”

    “我玉虚宗曾担保,明心宗与天行宗二百年内互不侵犯,谁违背,谁死。这,便是我玉虚宗的信誉!”

    明心宗完了!

    谈未然对着堆积成山的首级失神,他曾对曹金鹏说的显然成真了。明心宗的使命结束,对玉虚宗的用处也没了。这支苍天道的手,不趁这个有理有据的时候斩断,更待何时。

    曾经的明心宗对天行宗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庞然大物,只可仰望,根本无从抗衡。而此时此刻,明心宗数百上千个门人的脑袋,全陈列于眼前。

    从谈未然到唐昕云,再到许道宁傅冲陈文德等人,没有一个不心情复杂,但也爽极了,痛快极了。

    昔日的灭门之仇一朝了断,怎么能不大快人心。

    连着几天,天行宗所有人全都含着不自觉的快意笑容,痛快得走路都自动带风。

    高兴之余,谈未然暗生戒备:“不过,玉虚宗真的很可怕啊。”

    “按这次的事来看,玉虚宗显然早有蓄谋,可以说做事举重若轻,大气磅礴,又慷慨大方,还……还有信誉。”谈未然连续列了几条。自己都苦笑摇摇头:“这样的势力魅力十足,要不是迫不得已,真不愿走到其对立面!”

    聂悲最近一年来在中土和不留海一带时隐时现,弄得玉虚宗应对黄泉道之余暗暗紧张,不敢随意派人外出,牵制了玉虚宗。按说。是腾不出牧人邪这种渡厄力量到来的。

    除非,牧人邪还肩负着某些使命或目的。

    想到这,谈未然思绪起伏,忽然一缕念头涌出,冷不丁一激灵:“黄泉武域!玉虚宗开始怀疑我了?”

    “当年狩猎之中,牧人邪就有过一次试探。现在又来,这说明……”谈未然抚额凝重:“说明玉虚宗可能已查过别人,排除别人,将我视之为嫌疑最大的几人之一?!”

    怀疑归怀疑。只要天行宗不是蠢到拿出黄泉武域,或公然用出九幽天烙印强烈的技艺(其实随着战争,九幽天功法技艺难免流出扩散,用得出九幽天技艺的人也开始出现,并持续增多),玉虚宗就一定拿不出证据。

    可是,关系永恒武域,哪里需要什么证据。

    倘若确认了。玉虚宗不见得在乎天行宗背后是不是有玉京宗。

    这种事,只要造成了既定事实。以玉虚宗的地位和实力,谁会出头?谁敢?

    谈未然沉思几天,将其中许多关窍考虑通透,抿嘴暗忖:“等玉虚宗一一排查下来,最终一定会把最大嫌疑锁定在我身上。到时候,玉虚宗一定想方设法把矛头对准我。倘若到时候我还不具备渡厄力量,就真真连宗门都没法出去了。”

    “我还有多少时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谈未然也不知。

    但他清楚,自己必须在最短时间里变得更强。十分强。

    以前认为,玉虚宗可能会是敌人。现在好了,不用多想,已经可以判断,玉虚宗绝对是敌人!

    这个世界上最清楚玉虚宗未来势力多么一手遮天的是谈未然,最不愿与之为敌的也是谈未然。可他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所走路线,都纷纷一再将他推到往玉虚宗的对立面,都快成死结了,想缓都没得缓。

    果真世事无常。不过,做人做事,岂能尽如人意。

    不就是玉虚宗的敌人吗,又不是当不起,反正老爹老娘一天不放弃争霸,就一天注定要成死敌,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可惜,他和青帝终究不是朋友啊。

    …………

    也许谈未然多疑了。

    牧人邪没有对他试探什么,反而表现出对别人的兴趣,以请教与切磋为名,分别与许存真、邱烈等人交手。

    交手并不激烈,表面牧人邪稍胜一分。许存真私下对众人表示,他肯定不是对手,唯一可能的胜算,是天机扭曲术!

    但牧人邪肯定也会秘术与神通。

    逗留东极期间,牧人邪还来来去去转悠观察人与事。

    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在亲自衡量判断天行宗(东极)的实力和潜力。

    不能不说,东极(天行宗)走到今时今日,也是一股令“六大”必须认真对待的势力了!

    哪怕东极这一波扩张最多拥有二十个世界,然而这一带剩下的三十个世界,压根就是砧板上的肉,只看东极什么想吃,什么下刀子。

    单单从地盘来说,东极已不比海潮李家,妙音谈家少多少。哪怕综合实力还远远不如,东极依然在战后一跃蜕变,成为当之无愧的地区一霸,未来最可能主宰这一地区的势力!

    如此一个正在全速崛起的新兴势力,玉虚宗怎么可能不认真,“六大”怎可能不去正视。

    可以想见,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恐怕要不了多久,“六大”都将陆续派人来,尽可能准确的衡量东极(天行宗)的实力与潜力。

    不管牧人邪来意如何,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多心了,谈未然都干脆在心中把玉虚宗打上“敌人”标签!

    牧人邪走后不久,谈未然也送走了又一批离开的朋友。

    陆星云、姚锦绣、古大侠等人是第一批离开的,于留夏宣布战败,便飘然而去了。陆星云有暗中身份使然,不便与天行宗(东极)深交。

    李扶风、法至阳、任随等大多数人,还有李舟龙、傅永宁等派来请来的人,都于战后半年,见局势稳定了才离去。

    剩下的风吹雪秋小白等少数人,要不是纯交情使然,要不就是决定留在东极了。

    于东极而言,倒是意外收获一批青年修士。

    实话实说,现在的东极不再是曾经籍籍无名,得靠谈未然来卖脸卖名声来吸引人,自身扎扎实实就具备第一流吸引力。

    送走了最后一批朋友,谈未然打算回宗门潜心修炼。

    东极对暮血的进攻不说势如破竹,起码是进展顺利,战况基本在掌握之中。

    暮血曾经的顽强,正在一点一点瓦解。严格说,底层战兵与修士是顽强的,谈追倪周曹珮等人都十分赞许,毕竟暮血几十年前还是一个崛起中的强国,斗志不是一夜之间就会消失的。

    可惜,暮血上层斗志大多消弭,皇族、宗派、世家、地方豪强,军方等等从一开始的分歧,想投降的,想顽抗的,想逃走的,想“引狼入室”的,无数声音搅合得一塌糊涂。再到后来形成激烈的内讧,差点没大规模动武干起来。

    现在的暮血连破虚境都派不出几个(宗派世家有,可不服从调动),唯一有优势的战兵,也成了过去式。

    至此,大局已定,有没有谈未然都不影响战局。

    于是,谈未然终于安心返回天行宗,闭关潜修。

    此时的陆星云、李扶风、风吹雪,分别位列鳌头榜第十一到第十三位。

    谈未然位列鳌头榜榜首,同龄人之中唯一进入前十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