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5章 虚空观我台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家对此表示纳闷:“急什么,就算有什么好东西,也跑不掉嘛。頂點小說,”

    “现在别问,我也不清楚有什么。”谈未然真不清楚。

    前世一直有传言说,青莲洞天里最最宝贵的东西,被甘青棣夜春秋裴东来这帮人给拿到。据说,那东西数量有限,得连续三大关都过,留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拿到那东西。

    是真?是假?

    他不知,既然抢在第一批进来,他愿尽全力试一把,也要求大家都尽全力!

    一行人穿过第三关这个妖兽横行的广袤之地,便觉出一丝丝空间力量覆盖,穿梭来到另一个宛如真空的地方。

    像真空,连大千世界都似乎有无数,还微微发光。但仔细一看,又全都不存在,只有星星点点的光与暗交织,目光所触及,无一不奇异地扭曲得断断续续,连空间与时间似乎都扭曲得支离破碎。

    但是,当你真真凝神感知,用神魂去感应,却又发现一切都不存在。

    于感知之中,唯有眼前一座神秘玄奥的观星台,似乎半真实半虚无的存在。

    “这是……”谈未然凝目一顿,感觉似曾相识。

    挖掘脑子里的记忆,冥思苦想,怎都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即便不识,凭这“观星台”自身的神秘玄奥,也知绝对不是凡俗之物。

    “我来……”谈未然刚一开口,就被周大鹏拦下,打断话头。

    “老幺,这次让我来试。”

    眼前“观星台”太神秘,周大鹏不敢让老幺试,自己试出问题。好过老幺。他的态度十分之坚决,谈未然完全说服不了,只得让四师兄先试。

    周大鹏定了定神,突然抬脚走上半实半虚的阶梯,踩上去竟不觉有问题。

    顾小茶突然惊呼:“你们看四师兄!”

    换了一个角度,清晰可见周大鹏眼中和脸上的沮丧。渐渐从沮丧变成更低落的颓丧,阴暗气息散发出来,阴郁得让人产生自杀的念头。

    “不好!”谈未然紧张起来,莫非是坑人的幻境?急忙攻击“观星台”,想将周大鹏救出来,他一击打上去,竟然全数落空。

    燕独舞、顾小茶、尹蕊儿急忙纷纷攻击,没有一击打中,全穿透过去。连周大鹏都打不到了。像是“观星台”根本不存在,连周大鹏也进入一种虚无状态了!

    这时,浓得化不开的阴郁消散,周大鹏走上一个台阶,却诡异地有一个充满阴郁的“周大鹏”留在原地,上了台阶的周大鹏表情与眼神忽然变成了嫉妒!

    登上又一个台阶,浮现深深的自责……

    嫉妒、自责都阻止不了周大鹏,他坚决地向上。每登上一个台阶就停顿片刻,或长或短。

    大家隐约感到什么。屏住气息静观其变。

    谈未然觉这一幕幕似存于某个描述中,一道灵光骤闪心中,失声道:“观我台!对,就是虚空观我台!”

    燕独舞几人吃惊看过来,谈未然已陷入深层回忆,魏天生笔记里的相关描述与眼前完全一致。都是留下无数个“自己”,冲破无数个“自己”。

    笔记里提到,虚空观我台最玄奥,最神奇之处,就是一个人攀登观我台之路。“可以破除种种本我迷障”。

    最终,“照出自我”!

    谈未然脸色变幻,将所知对几人道来,燕独舞几人眼睛放光。谈未然心中暗忖前世种种:“我就觉得,这帮猛人明明过了修士黄金时期,怎么还是进步飞快。看来,前世甘青棣那帮天之骄子就是来到这里,登上过虚空观我台。”

    不一定是全部,至少是主因之一。

    周大鹏用三个多时辰,一步步登上虚空观我台最高平台,所有迷茫所有杂质都褪去,浮现出坚毅不拔。台阶上屹立着一个个“周大鹏”突然崩碎,烟消云散。

    他似乎恢复清明,于高处环顾一眼,纵身一跃神奇地出现在大家身边。

    他表情奇怪,又带着十分复杂的满足感,对大家说:“我没事,大家都一定要上去试一试。没法描述,太神奇了。”

    顾小茶燕独舞尹蕊儿几人都觉得,周大鹏有点怪……

    要说,也不是怪,是跟平常有点不大一样,好像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

    谈未然知道是什么,周大鹏身上多出来的那种东西,是属于“赤血鲲鹏”的味道!

    谈未然微微一笑,看样子,四师兄找到了他自己。

    接下来燕独舞率先登上。

    嫉妒的“燕独舞”!

    愤怒的“燕独舞”!

    怯懦的“燕独舞”!

    不管是嫉妒,还是颓丧,还是失落,都不长久,很短暂。真正耗了长时间的,是悲伤的,还有绝望的“燕独舞”。

    一看就让人想起苏宜之死,还有燕独舞被抓住那一次……看来对她造成的伤害,真的非常巨大。

    燕独舞走到最高平台,她的眼神之中,面孔之上出现的是,骄傲!

    宛如天鹅的骄傲!

    台阶上无数个“燕独舞”崩碎成虚无,唯独剩下那个永远自信十足,有着公主般骄傲的燕独舞!

    谈未然默问自己,如果当年逼迫她改变性子,她还会有现在的成就吗?

    燕独舞用时五个多时辰。

    她一跃出现,对谈未然说:“你一定要试一试!”

    接下来是尹蕊儿。

    蕊儿登台阶显然吃力多了,每一步都像是深入泥潭,想抬个腿都十分艰难,要僵持一段时间。少数台阶时显得轻松一些,但大多数蕊儿都让人觉得摇摇欲坠,随时要掉出来。

    她最后依然登上最高平台,带着一种温暖,仿佛回到家的温暖感觉。无数个“尹蕊儿”崩碎,她环顾一眼,一跃回来,对谈未然说:

    “师叔,我知道我太一帆风顺了,今后要更多磨练,更多阅历!”

    蕊儿用时一天零五个时辰!

    再接下来,是顾小茶。

    顾小茶坚持登上台阶,在其中一小半台阶的用时都快过蕊儿许多,也轻松不少。就在大家替她高兴的时候,走过大半台阶的她“身体”崩溃,顷刻之间,连同无数个“顾小茶”一起崩毁为虚无。

    她没有走完全程!

    大家吃了一惊,顾小茶平时开朗而快乐,没想到内心竟有一个完全过不去的“自己”。

    顾小茶很难过,觉得错过一段机缘。其实,走完和没走完,是看过了所有名叫“自己”的风景,和只看了大半,区别没那么大。

    能登上虚空观我台,就是一段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要说错过,唐昕云才是错过。

    “师叔,该你了。”

    蕊儿一句话让大家注意力转移过来。

    “是呀,该我了。”谈未然凝住心神,方才一步走上,眼前景象骤变!(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