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6章 两大心魔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啊啊,春节快到了!!

    ****

    谈未然浅浅一笑,一步走上虚空观我台,眼前景物骤变!

    “谈未然去滚蛋,没爹没娘没人管……噢呜呜呜!”

    “谈未然小王八蛋,又哭又笑又捣蛋……哦呜呜呜!”

    六七八个大小孩子对着一个幼小而粉嫩的谈未然大声嘲笑,说着说着,就渐渐唱起来。⊙頂點小說,幼小的谈未然又气又恼,张开双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乱打乱挠,抡出一通王八拳。

    “哎呀,还敢打人……”这一帮大小孩子正觉得无聊呢,哪里客气,一拥而上互相厮打起来。

    在圈子外边,还有个一个年龄相仿的粉嫩小丫头,焦急的想要冲过来帮少爷,可总被人给拦着。

    最后打得鼻青脸肿,幼小的谈未然也不知从哪里顺手拿来一块石头,咣一下砸在最讨厌的人头上,鲜血咕噜咕噜的冒,当场就把小屁孩们吓尿大喊:“打死人了……”

    被一石头抡破脑袋的是谈家嫡系子弟,负责管事是女主,把幼小的谈未然训斥得跟狗似的,没爹没娘什么的都被拿出来说,刻薄刁钻,像刀剑一样刺得小谈未然当时的内心充满怨恨……

    似有一种神秘力量,让谈未然感同身受,感到那股怨恨:“孩童时的小事,现在看来,反添多了几分怀念……”

    抬腿登上又一个台阶,眼前再变。

    这是出现在行天宗,年龄十来岁的谈未然被其他同门欺凌,没奈何,见性峰一脉人少,就是好欺负。

    “行天宗都没了。”谈未然一笑而过。抬步再上。

    这次出现的是一片密林,谈未然大概十四五岁,还有几名年龄相似的同门,深夜点燃篝火……

    谈未然笑不出了,面容微微抽搐,沉默下来。这一幕他太熟了。熟到曾经无数午夜梦回,都梦到过那个噩梦般的夜晚,直到他的丹田恢复,这才成为过去式。

    前世的那一夜,他的丹田被人打破。

    谈未然又重历了那一夜,那一幕,还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痛!

    悲痛,难受,愤怒在心中翻腾。谈未然喃喃自语:“观我台这是要挑开我人生中的每一个疮疤呀!”

    说着,便已再登上一个又一个台阶。

    这次出现的前世许道宁失踪,谈未然可以感受到当时的惊慌失措,还有彷徨无助。

    还有前世行天宗覆灭,唐昕云柳乘风战死的“昨日重现”,绝望和恐惧在那一刻真正一度击倒了谈未然。

    有被周大鹏带着逃亡的自暴自弃,没希望没未来,犹如行尸走肉的重现……

    有为了锻炼自己。一步步丈量一个大千世界的经历。那是一个绝对的壮举,但那也是彻头彻尾的痛苦之旅。痛苦到刻骨铭心。

    还有今生与郁朱颜在其家乡河边时,那忽如其来的怦然心动……

    有前世与古大侠,管若夏一道去刺杀诸侯,希望救人时的悲壮。

    有前世自觉渐渐配不上冷葵,也难以走在一块后,暗暗克制情感的煎熬。以及割裂灵魂般的痛苦。

    许许多多在谈未然前世今生的两次人生当中,都是不可磨灭的片段。有着最强烈,最饱满的情绪,开心与痛苦,幸福与悲伤。希望与绝望,宽容与怨恨……这些足以挑动人的神经,挑动情绪,让愤怒,让难受,让绝望全都重新激烈出现。

    如果意志不够坚强,总有某个属于你自己的情绪挑动你,让你被痛苦折磨,被绝望击垮,被自大欺骗,被骄傲蒙蔽!

    只要一种,一次,就会迷失,就可以击溃你。

    顾小茶就是遇上了她完全过不去的某个“自己”,某段经历!

    谈未然两辈子的经历与情绪,有过最谷底的痛苦与绝望,也有杀渡厄劫三生道的巅峰得意与光芒万丈。有人经得住痛苦,却承载不了成功,有人成功而不盲目,却受不了痛苦,这些足以击倒世间九成九的人们。

    可谈未然恰恰就属于九成九以外的那一部分。

    这些“昨日重现”会令他情绪汹涌激烈,但却难以真正驱策他,蒙蔽他,欺骗他。

    燕独舞几人已看呆了:“……好快!”

    蕊儿留意一下时间,吃惊不已:“这都快到顶了,师叔用了还不到两个时辰呀。”

    这时候,谈未然带着一缕笑意,混着愤怒迈上一阶,眼前骤变。

    这次出现的他联手杀渡厄后,他“七连杀”后,他杀酆横天后,他狩猎竞赛后,他誉满天下后。每次来到一个巅峰,夜深人静独处时候,他都清清楚楚一件事……

    “咦,师叔不动了,你们看他表情……”蕊儿吃惊,她还以为师叔是铁打的人呢,可现在偏偏在师叔脸上出现了绝不该,也不可能出现的情感。

    恐惧!

    不自信!

    脸庞和眼神,都充满了恐惧与自我怀疑!

    蕊儿喃喃自语:“师叔,他连渡厄强者都杀过,还有什么可怕?”

    有!

    “我作弊了!”

    “如果真正的我,可以参与击杀渡厄吗?”

    “也不能这样说,如果我前世没有身轮残破,也不一定差太多吧?”

    哪怕全大荒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作弊的,可许多事瞒得过别人,却永远瞒不过自己。

    没有多一倍的精血,自己能有现在那么强吗?

    多活了一辈子,多了一世的积累,就算比肩甘青棣等人,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如果没有一世积累,如果没有多一倍精血,自己真有资格比肩甘青棣这些天之骄子吗?

    一个对武道真正有执着有决心的人,内心深处不可能对作弊这种事安之若素!

    这就是不知不觉深植于谈未然内心的一根刺,一只叫“自我怀疑”的心魔!

    当它悄然到来,谈未然瞬间就毫无准备的被击中。

    自我怀疑,可以否定一切,可以让一切坚固的事物变得摇摇欲坠。

    武道成就?它会告诉谈未然,这是开挂得来的。

    东极称霸?它会说,多活一辈子,就算一头猪也可以做得到。

    天行宗崛起?它会说,那是宗长空的威慑力,与你谈未然一文钱的干系都没有。

    当这一类怀疑不知不觉侵入身心和思想,他立刻被逼到绝境。

    他几乎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虚空观我台之外的几人惊讶意识到,谈未然在这个台阶已经停留超过一个时辰,同时,汗如雨下。

    于自我怀疑的绝境之中挣扎良久,勉强憋出一个叫嘴硬的反击。

    谁说我不如甘青棣那些人!

    “自己根骨不如,天赋更不如,人家出身大宗派,有用不玩的资源,有最顶级的功法技艺,还有数不清的强者指点。我,怎么比得过人家,我哪一点比得过人家。”

    谁敢说小门小户和散修就一定不如大宗派弟子!

    宗长空呢!裴东来呢!风吹雪呢!

    “是没人敢这么说,可那是宗长空,那是裴东来,那是风吹雪,我,我只是我,我只是谈未然!哪怕身轮完好的谈未然,也比不了甘青棣那些人。”

    那我怎么把霸世剑与九劫雷音怎么练到九阶的,天机扭曲术与青莲吐息术不是我自己领悟的,难道是甘青棣帮我领悟的?可笑!

    绝地反击渐入佳境,与“自我怀疑”激烈交锋,渐渐掌握主动。

    “就算我领悟天机扭曲术与青莲吐息术,一样不可能是甘青棣夜春秋等人对手,各方面差得太大了。想想我前世最强仅仅灵游境……”

    拿如果来说吗,那么如果我身轮不破,谁可以断言我不如甘青棣甚多,一定笑不到最后?

    “可我前世身轮就是残破了!”

    那我现在就是比肩甘青棣了!

    “这是耍赖,甘青棣这几人灵游是大荒最……”

    我只知,酆横天死于我之手,鬼无常亦然,还有玄黄域界的虚无妄,太玄域界的秦升。另外,还有木大尊,有明心宗的曹金鹏等许许多多的人,都死在我手中。

    如果我怀疑自己一无是处,那酆横天木大尊等许多人岂不是一文不值!

    “总之,我多活一世,多一倍精血,就是作弊,否则我不应感到不安,否则不会有我这个心魔!”

    这时,蕊儿等人看到谈未然微笑,反击凌厉之极!

    我没有耍赖,没有含混过去,也不曾不了了之,而是认认真真把这当成一回事。

    既然我对此无法安之若素,认为自己有作弊的嫌疑,恰恰才证明,我还是我,是对武道执着追求的那个我!

    否定我,即是否定了“你”!

    “不自信”和“自我怀疑”根本在逻辑上就没有存在基础!

    谈未然耳边仿佛响起轰然崩塌,以及凄厉哀嚎,名叫“不自信”与“自我怀疑”的心魔挣扎着烟消云散,最终归于虚无。

    谈未然擦拭一把冷汗,如果不是走这一遭虚空观我台,他真的完全察觉不到,原来自己内心深处还有这种不安,对自己日积月累的怀疑和不自信!

    修为越高,越不自信,越怀疑自己!

    如果不是被虚空观我台诱导出来,而是继续暗中潜伏着积累,只怕当被引爆那一天,就算不废掉,也得遭遇惨烈重挫!想想都心有余悸。

    谈未然平心静气下来,抬步再登一阶,周大鹏几人全如释重负。

    这一步落下,他眼前景物一变,所见所闻令得他的脸色和眼神全变了,充满极度恐惧。

    周大鹏几人只看一眼,就觉毛骨悚然。(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