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7章 细思极恐(春节快乐)

作者:黯然销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祝各位书友春节快乐,老黯在这儿给大家拜年了。▲∴頂▲∴点▲∴小▲∴说,

    *****

    恐惧!

    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极度恐惧,仿佛渗入到灵魂之中!

    之前的一步一阶,是引爆了内心不为人知的“不自信”与“自我怀疑”,这很可怕,几乎摧毁谈未然的心理,把他一度逼上绝境。谈未然以为最可怕的过去了,当他走上这一阶,就立刻知道,他错了。

    “前世是谁杀了我!”

    “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到底是什么力量令我死而复生,甚至逆转时空,让我于重活今生?”

    早在谈未然重回今生的那一刻,这三个疑问就放在内心最深处,深深埋起来。而现在苏醒了,引爆了!

    像是一个藏得最深的疮疤,平时从不去触碰,也从不尝试主动揭开,当它不存在,觉得放着久了就可以忘了。但其实谈未然从始至终都十分清楚知道,他绝对不可能忘记。

    不提不碰,是不敢细想,不愿怀疑一切,不表示他完全没有想过。

    三个问题,细思极恐!

    自己经历的前世与今生,究竟哪一个是真实,哪一个是虚幻?

    如果前世是虚幻?怎么解释甘青棣裴东来夜春秋,怎么解释他对青莲洞天的开启时间等事的了解!

    若说今生虚幻?师父,大师姐,三师兄,四师兄,还有燕独舞他们不可能统统是虚假的,谈未然第一个不相信。也绝对不这么认为。

    倘若两世果真有一个虚幻,是不存在的,那他现在处于什么状态,真的死了吗,昏迷中,还是在漫长而真实的幻境之中。

    是哪一位。可以大能到构造出如此庞大,而真实的“幻境”。

    是谁给了他现在这些“记忆”!

    这想一想,就让谈未然毛骨悚然,感到极度恐惧!

    如此想下去,那就是彻头彻尾在否定自我,否定真实啊。

    倘若上述都不是,那就更恐怖!

    究竟多么强大的人,才拥有逆转时空的大能本事!

    倘若前世今生是真实的,那么。逆转的就是无数个域界,无数个修士的时空。

    谁可以做到?

    如此大能辛辛苦苦逆转时空,又是为了什么?

    他谈未然,难道真是某位大能的棋子?

    现在是不是有一双眼睛,正在某个地方盯着他。或者这双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是为了黄泉战争?

    还是大能在布局上天界的道门斗争?

    哪怕对三个疑问稍微一想,都可以让人感到惊悚万分。

    细思极恐!

    许多细微末节的东西不经意进入一个人心底,悄然留痕积累。等到察觉,面对的时候。就已来不及了。

    虚空观我台最神奇在于,能诱导出内心的无数个自己,无数个过去,是哪怕无数上天界修士都愿付出所有来亲自走一遭,只是终究可遇不可求的超级宝物。

    但要说面对本我,照出自我。又谈何容易。

    谈未然内心三大问题一出,最可怕的就是彻头彻尾的否定自我,否定真实,连所有的人与事都否定了。

    连自身的存在,都可能是虚幻的。那还有什么本我,照什么自我!

    有三大疑问在,谁敢说这个世界,这个域界是真实的?

    也许自己仅仅是某位道尊大能挥挥手施展的幻境中的一只蝼蚁呢?

    也许自己其实已经死了……

    谈未然立于接近最高的阶梯上,气息开始渐渐减弱。

    衰减幅度不大,足足一个多时辰,细心的蕊儿才发现,迟疑道:“师叔的气息好像……好像正在衰弱?”

    谈未然人于半真实半虚无中,气息不太清晰。周大鹏几人用心感知,互相交换目光,印证自己的感知:“老幺气息确实在衰减!”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是正常的衰减。

    但三大问题被虚空观我台诱出,犹如火山喷发,根本不可阻挡地侵蚀谈未然身心。走观我台时遇上“否定自身”与“否定真实”这种事,换了谁来,都是进去就再也出不来的死路。

    谈未然对此毫无抵抗,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完全找不到理由来解释三大疑问,哪怕一个看起来稍微合理一丁点的都没有。

    好在三大疑问带来的,还有别的可能,才留下一线生机。

    不然的话,一个人要是连自身的存在都否定了,又哪里还活得下去。

    谈未然气息持续衰减几个时辰下来,不但气息,连精神到身体,都从磅礴饱满衰减到孱弱不堪,乃至渐变得奄奄一息。面无一丝血色,眼神中的生机一点点消散,给人以一种正在迅速枯萎死去的强烈感觉。

    众人终于慌神了,知道谈未然情况不妙,纷纷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将他弄下来。只是虚空观我台乃上天界都可遇不可求的超级宝物,又岂是他们破坏得了的。

    大家惊吓得面无血色,惊慌失措,蕊儿语气哽咽:“师叔他如此出色,如此强大,怎么会……如此!”

    他们都不明白,谈未然恐惧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能眼睁睁看着谈未然渐渐眼神涣散,生机消散,皮肤失去光泽,给人以冰凉且灰败之感,来到濒临死亡的状态。倘若不是还有一息尚存,说他死了都有人信。

    就在谈未然生命状态进入一息尚存的一刹那,他心神之中猛然一震,紧接着仿佛出现了一场无声的爆炸,将心神之中看不见的许多东西炸出来。

    一块残破的记忆碎片被捕捉,是前世自己被杀掉的场景。

    还有凶手离去的身影……

    “怎么我记不得这一幕了。”谈未然忽然呆滞,像疯了一样将一块块记忆碎片统统找出来。

    将记忆碎片拼凑起来,形成一幅幅场景。有的记得,也有少许完全没印象的……

    这一刹那。谈未然在自己的记忆中,把前世自己临死前的所有镜像,“看”得清清楚楚。几乎同时,也仿佛有一种力量,令得他突破了记忆中的某种约束,让他顷刻间回忆得明明白白:

    前世。谈未然正在某个秘密巢穴之中修炼。

    四师兄死了,找他翻旧账的,还有四师兄的仇家,都统统一夜之间冒出来。而他知道,能重新修炼来之不易,他一直很小心,很珍重自己的生命,于是,有多个巢穴。这是其中一个,也是最隐秘的一个。

    连续几个巢穴被人挖到,再追杀,他来到这个最秘密的巢穴中躲了几年,几乎不露面。果然,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他还打算着挨个杀回去,当然。去之前最好再一次尝试冲刺神照境。

    但是,意外发生了。

    某天。一个蒙面修士悄然出现。

    最秘密的老窝,也被仇人找到了?他惊呆了,但他身经百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要出手。

    蒙面修士的气息很奇特,像是对他了如指掌。完全没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一击杀了他。

    谈未然之前完全没有记忆的,是接下来的一部分:

    当时承受一击的他,没有立刻咽气。

    他看见蒙面人摘下面巾,露出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孔。仿佛是照着他的脸复制出来的。只不过对方显得沧桑一些,年长一些。

    直觉告诉他,对方就是自己!

    这种感觉极度奇异,根本没法描述,总之就在看见对方的一刹那,他就知道了,也毫无缘由的知道!

    这个杀了他的自己十分平静,对咽气的他用了一招神通术,说了一句话:

    “我等你。”

    谈未然内心天崩地裂,惊涛骇浪:“前世杀死我的,是另一个我?!”

    “怎么可能!!!”

    “另一个我是哪里冒出来的???”

    这也太神奇,太离奇,太荒诞了!

    他震惊到完全不能自已!

    如果说,前世死时,并不理智,也没时间思考和感受,可能判断错误。

    现在谈未然回忆,就感受得清清楚楚。不仅仅直觉告诉他,也是一种极度奇异感觉告诉他,还有他对每个细节的观察都可以确认,对方就是自己。

    对方进入巢穴,用的是云篆穿空术!

    杀他,用的是青莲吐息术!

    凶手的个人气息与自己一模一样!

    精气与自己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神魂与自己毫无区别!

    只有最后对他用的那门神通术,倒是不曾见过。

    他以前从没留意到这些细节,奇怪的完全意识不到,就像被人给蒙蔽,遮掩住了。但现在,找回了曾经的记忆片段,一下子就注意到细节。

    有关那句话和那张脸的记忆,像是被一种力量给封住。直到此时此刻才终于解封,找回那一部分关键记忆!

    “另一个我是哪里来的?”

    “我为什么杀我自己?”

    “我杀死我自己后说的‘我等你’,究竟有什么涵义?”

    “还有,是不是另一个我用那这一记我不认得的神通术,把我自己送回今生?”

    记忆一朝解封,立即产生无数新的疑问与猜测。

    之前“否定真实”,“否定自身存在”,几乎把谈未然活活困死的三大疑问,在“另一个自己杀死前世的自己”这个惊人无比的发现面前,不攻自破。

    “不管是谁,是什么力量,让我回到今生。至少可以断言,一切都绝对不是虚幻。”

    “我思考,我存在;我就是我,今生就是今生;我对修炼的努力,我对武道的追求;这一切绝不用虚幻来表述,也决计不是谁能抹杀;否认的!”

    一旦找到“否定自身存在”的破绽,谈未然内心如钢似铁,就再不留破绽。

    于是,周大鹏等人惊喜注意到,他的生机与生命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貌,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地大步登上新的台阶。

    众人大放松,蕊儿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终于过了这关,太险了!

    剩下不到十个台阶,再没有一阶难得住谈未然,轻轻松松登上最高。

    环目四顾,无数个“我”映射在虚空之中,真真数也数不过来。

    谁是自我?

    谈未然咧嘴信心饱满,我就在这里,再一眼望去,无数个“我”在虚空里组成一个“我”。他若有所思的一笑,念头从未这般通达过舒爽过,转过身子一跃,飘然回到真实。

    便觉心中微妙一动,一种奇异感觉泛漾上心头,立刻明白:“我要突破了!”

    “啊!”刚簇拥过来的周大鹏蕊儿等人全呆愣住,紧接着反应过来,像炮仗一样全炸了。

    “这也太快了!”

    “是呀,是呀,虽说师叔你来这个冬天前就达到神照巅峰了,可这还是太突然了。”

    “师兄,我记得你上次进入后期,才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呢。”

    “快吗?”谈未然摇头:“加上小秘境时间,我修炼七十多年了。”

    说着,看燕独舞一眼。如说大家是被惊到,燕独舞就是吃惊又不太意外,流露强烈的斗志与不服输精神!放眼天下,至今还敢与他竞争的肯定还是有的。但要说,在屡败屡战的情况下,还有勇气和自信继续竞争的,也唯有燕独舞!

    虚空观我台还在,这大概是青莲洞天的某种奖励。据谈未然了解,进入虚空观我台的人数肯定十分有限,不过,以甘青棣夜春秋等人的实力,想必还是可以登上的。

    这批人未来进入破虚境,渡厄境都如此之快,仿佛没多少瓶颈,恐怕也有进入虚空观我台,照出自我,心境大增的原因。

    来这一遭,心灵上的两大隐患被解除,这次青莲洞天之行实在来得太对,太走运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