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赌局

作者:鸿蒙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泽涛他们的到来,这对于那些有族人参与截杀的种族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打脸的行为,最让大家脸上无光的还是他们的族人竟然成了对方的奴仆。

    “华夏族参赛选手池儒音、简季隐、赵茹媚、费榜学、叶泽涛按时到达!”

    池儒音的声音清脆动听,久久回荡于这片星空。

    这池儒音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她的声音传出之后,再看到她站在飞船上那飘仙似的身姿,许多人暗中感叹不已,难怪那么多的人想把她变成女奴,这女孩子真的很动人。

    华夏族的女人让人心动啊!

    不过,现在对于大家来说真的不是想这些的事情,大家都有着许多的怀疑,这些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本来炼器术和炼金术的发展之下,设置一些监控的设施并不困难,但是,这种截杀的行为完全就是拉仇恨的行为,为了不至于引起更大的问题,一直都是严令禁止监控,这样一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个迷了。

    “其他的人呢?”桑巴族的一个度劫期的执事向着叶泽涛他们看了一阵,突然皱眉问了起来。

    对于把去截杀的人变成奴仆的事情他们并没有什么想法,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规则,不外就是多花些灵石赎回来而已,只是他们发现这次派出去的人太多,怎么就这几个人呢?

    他这样一问时,有着同样情况的一些种族也询问了起来。

    池儒音就感到一楞。说个实话。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这几个奴仆都还是叶泽涛送给他们的。

    “没看到!”

    虽然有着疑惑,池儒音还是认真说道。

    没看见?

    这下子大家的心中就充满了太多的不解了。

    向着池儒音看去,大家甚至都在猜想,这次是否那华夏的大能者亲自出动了。

    如果他亲自出动了的话,把那么多的人杀了也是可能的,可是,他敢离开那地点?

    这事绝对不可能出现!

    各族的大能者暗中都监视着的,如果他敢于离开。那规则就保护不了他,必须的结局就是被各族的大能者围攻而死的下场。

    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啊!

    场面一下子就有些冷了下来。

    侯臣柱这时也恢复了过来,心中大喜,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反正这次是华夏人活着到来,这完全就是一个争光的行为,哈哈大笑着,侯臣柱道:“很好,很好,你们能够按时到达。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先休息一下去吧。”

    “慢!”

    一个摇光族的度劫期高手把手一指池儒音等人道:“凭他们能够奴役得了那么多的人。我不信,肯定有内情!”

    有了他这话,各族的人一下子就闹了起来。

    这事真的太怪了,怪得让大家都不停的在猜测,这五个华夏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根本就没多高的修为,他们凭什么能够控制得了合体期的高手。

    听到大家的叫嚷,侯臣柱的脸色上就不好看了,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们想违背规则?联盟的规则很明白,并不会去管他们是怎么样做出来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证据,我们的人要休息了!”

    好不容易才挣回了一次面子,侯臣柱说话时底气也很足。

    听到联盟的规则时,大家那叫嚷的情况就好了一些。

    一个潮阳族的度劫期高手心中一动,就大声道:“联盟的规则我们不敢违背,但是,对他们的能力我们存在着极度的怀疑!要不,我建议我们来一个赌局,大家看看怎么样?”

    “你说。”摇光族的人就赞同起来。

    “既然大家怀疑,华夏人又认为他们是拥有这样的手段的,我们为何不用灵脉来开一个赌局呢?”

    用灵脉开赌局?

    各种族的人们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想法,现在华夏的灵脉越来越少,如果一下子输了,搞不好华夏就将成为无灵脉之地,反而是大家,各种族就算是出几条灵脉,对大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这是要趁这机会再剥夺几条华夏的灵脉啊!

    明白了情况之后,桑巴族的度劫期高手就哈哈大笑着看向侯臣柱道:“老侯,怎么样,敢不敢开这赌局,如果不敢的话,就请把人送回给各族吧!”

    侯臣柱这时脸色已是大变。

    不要说侯臣柱的脸色变了,池儒音他们也有些担心起来。

    叶泽涛却是并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样的规则,就问道:“怎么回事?”

    这时大家都已收回了飞船,并排就站在那里。

    那费榜学就在叶泽涛的身旁小声道:“规则中有一个内容,就是如果受到控制方因为怀疑对方的实力,提出针对对方实力的赌局,而对方不敢应赌的话,抓到的奴仆就必须解除控制送回。”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还有这样的规定之后,叶泽涛就明白了,对方这些人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华夏人解除对那些合体期高手的控制。

    华夏现在是没有几条灵脉了,对方也就是看中了这情况,所以就逼迫起了华夏人。

    向着侯臣柱看去时,叶泽涛就看出来了,侯臣柱对于这事很有压力,不敢轻易答话。

    “不知这赌局怎么开?”

    侯臣柱严肃道。

    看到侯臣柱的这样子,各族的人更加确定这次一定是有华夏族的高手帮助,赌局的事情就更要进行了。

    “进入乱空之域只有度劫期以下的人才能够进入,既然你们认为他们有这能力,那好。我们就以乱空之域来开这赌局好了。你们的人每死一人。你们输一条灵脉,同样,我们的人每输一人,我们死人的那族就拿出一条灵脉给你们,敢不敢赌?”

    这个赌注看似也公平,各族最多就是拿出五条灵脉而已。

    但是,五条灵脉对于华夏族来说就是一个要老命的事情了,再失去五条灵脉的话。华夏族那地域就更加失去了生机了。

    怎么办?

    侯臣柱的头上就有些冒汗,这决定如果放在华夏族兴旺的时候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是,现在对于华夏来说就是一个生死存亡的时候。

    看到侯臣柱这样子,叶泽涛心中就明白了,这侯臣柱并不敢拿这事来赌。

    想了一下,为侯臣柱分担一下压力好了。

    想到这里,就大声问道:“这赌局我们应了!”

    听到一个金丹期的人说这话,各族的人就放声大笑了起来。

    其中一人笑道:“你能作主?”

    问这话时,就看向了侯臣柱。

    侯臣柱这时也是皱眉。心想这人怎么能够不知轻重呢?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侯臣柱还没说话时,叶泽涛大声道:“大长老在临行前授权我可以主持这事。我有权决定!”

    说着,叶泽涛已是祭出了一道那大长老专门给他的手令。

    侯臣柱接过去之后,认真看了一下,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还是认真道:“遵大长老令!”

    既然是大长老有了这样的手令,那就让这个叫叶泽涛的人来承担责任好了!

    这下子,各方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叶泽涛的身上。

    难道说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的根源就在这华夏人的身上?

    大家也第一次重视起了叶泽涛,都想看看这叶泽涛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可是,大家无论怎么样看也看不出叶泽涛的修为情况,只是知道他就一个金丹期的修为。

    难道说是那华夏的大能者封印了他的攻击力制成了法宝给了这几个人?

    越想就越是感觉肯定是这样的情况。

    既然对方能够封印杀招,大家也有大能者啊,只要把这法定给了自己人就完全是立于了不败之地了。

    想到这里,大家反而松了一口气。

    潮阳族的度劫期高手哈哈一笑道:“行,那就把这赌局确认一下吧,参加赌局的种族每一个种族五条灵脉投入,不过,只有两方的比赛,华夏是一方,其他的种族是一方,各方之间杀了人不算。”

    很明显,这赌局就是要各方来围杀华夏人了。

    叶泽涛当然不会让这样便宜的事情发生,摇头道:“这样不公平,如果是这样,这赌局无效!”

    那潮阳族的人心想反正这次华夏族的五个人是必杀的,就看向其他的一些种族执事道:“行,为了公平,只要你们华夏族的人活着出来一个,五条灵脉就不必交出,算平局!”

    这样一修改就显得有了一点公平性了,但是,大家都明白,在那么多种族的围杀中,华夏人又怎么可能有人活着出来,这同样也是一个看似公平的杀局。

    侯臣柱想说点什么时,又感觉到说什么都不好说了。

    “这赌局我们接下了,不知有几个种族参加?”

    哈哈一笑,摇光族的那度劫期高手道:“各位,华夏族同意了赌局,大家都参加一下吧!”

    “我族参加!”

    “算我族一个!”

    “很好,我族也参加!”

    ……

    有了这样的夺取灵脉的机会,大家就纷纷表示会参加。

    看到这情况,侯臣柱叹了一口气,心想输人不输阵,一时也是豪气大发,大声道:“定契约吧!”

    说话间,只见那星空中一张巨大的契约已是出现,凡是参加的人都祭出了种族的大印。

    只见一枚枚的大印在星空飞动,那契约已是浮在了那星空中散发着光芒。未完待续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