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二章 身化炉鼎,命气冲关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苏景人在收尸匠骄阳。~頂點小說,

    收尸匠有两枚骄阳,一为墓园门户,高悬于星天的灿灿金轮,如今已受墨巨灵法术所制,熊熊火光熄灭了,变作一颗黑暗寒冷的星;另一,收尸匠世代接力、尽心培育的完美骄阳……未见火光,但昂昂火意已萌发、正迅速茁壮!

    收尸匠,为所有金乌与陨落骄阳收尸,于神鸦大族中他们象征着死亡。培养完美骄阳的阵基,来自外域极西空空宇宙,大真西灵石的一部分。

    时至今日,苏景早已明白了收尸匠炼化完美骄阳的本义所在:日出于东方而落于西方,收尸匠世世代代都代表着死亡……日出西方,死中新生、完美新生!

    以金轮沉落的西方为新生开始的方向,以收尸匠的死亡之手养炼出的璀璨神阳:完美骄阳的法术本根所在。物极必反,返璞归真。

    不是死后重生,不是涅槃进化,而是在死亡中开拓出全新的灿烂生机。

    所以不安州上炼化圆满的神火髓,在飞入万千骄阳后就再没了动静,反倒是遁入金乌陵园、陨落残阳中的那些神火髓,一直在稳稳生长着、壮大着。

    前辈收尸匠早都算好了一切,培养完美骄阳的第一阵在‘大真西灵石’碎片所化的不安州上,第二阵则在金乌陵园。

    不久前,小金童自毁于西天,尚有一丝残魂存留,但他大真西灵石而来的金身彻底毁灭,由此‘一石无双灵’的克制破去,苏景牵挂在金乌陵园的灵犀能明白感觉到,此间神火气意开始疯长!

    再后来,邪魔催重法一举沉灭宇宙间所有骄阳,但陵园内、熔炼于陨落残阳的神火非但不受丝毫影响。反而长得更快了:

    内中道理并不难解,整座星天所有骄阳都熄灭了火焰,虽还悬挂在天,但实际上它们已经陨落了、已经死了。

    完美骄阳求的是‘死中生、上上生’,神火本就是要在死中开新生,是以墨巨灵的杀阳之法杀不掉它。反倒是其他所有骄阳尽数陨落,给它提供了一个历代收尸匠做梦都没想到过的大有利的生长环境。

    其实有关完美骄阳的炼化,当年收尸匠老祖先金不黑已经做好了一切,后辈弟子无需刻意施展什么法术,只要把宝贝埋去不安州阵眼,然后等着就好了。

    可现在苏景哪里等得起!

    所幸今日苏景已经攀临绝顶,修为浑厚比起前任杀将阳吞枣犹有过之,而炼化完美骄阳最困难之处在于最初的不安州布阵、神火髓培育,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以己身修为行法去催长骄阳,在法术行转上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不困难,但很危险。

    苏景先于陵园内行布一座九官举火之阵,布阵时阳三郎跳出来帮忙,同时问他:“想好了?”

    苏景点点头:“我有冥王法持在身,可游走阴阳两岸,可以试一试。”

    “几成胜算?”阳三郎再问。

    “你说我师兄究竟开得是什么道啊……好奇得我!”苏景一点也不讲究,硬生生地岔开了话题。

    布阵过后苏景坐身阵眼、行转阵力同时将己身元息接驳于园内众多陨落残阳……

    气意接驳。行法一瞬,苏景只觉浓浓死意袭来。催元催身更催神!

    只在短短一天中,苏景就‘苍白’了。

    苍白的并非颜色,他的头发眉毛依旧是黑的,他的剑袍依旧是青色的,颜色未改,但光泽沉黯。体肤、双目、唇齿、发梢,身体上因生命而起的盈盈光润尽数消失,甚至在行法的第十个时辰开始,他的灵犀、思慧、呼吸、心跳也尽数消失。

    与死无异,命火尽灭。

    唯一一点点能够维持他生机的命根仅在封存于冥王法袍深处的一道命气。

    十个时辰之后。一道道神火自陨落残阳中流转而出,依照法术的灵犀牵引,缓缓游入苏景身内。再过两个时辰,待全部神火都游入苏景身内,镇守法袍的十七尊恶罗汉行法,将袍中封镇的一缕命气度回苏景身内……

    苏景是自己寻‘死’。

    身入寂灭,以己身体魄为引,接引神火入脉;再重燃生机,以己身阳火为基迅速催长神火。说穿了,苏景把自己当做炉鼎。

    法术不高深,道理很简单,但还是那三个字:很危险。

    想要将自己化作完美骄阳的炉鼎,就得进入‘命火尽灭、与死无异’的境地,即便金乌大族复生、前辈神鸦重生,阳破、阳吞枣、阳崩巴、金不黑等前辈都齐聚金乌陵园,也无一人能够做到,命火灭了人就死了,但命火不灭,完美神火不会入身。

    唯独苏景,有冥王法持在身,早已认主且随他齐修共长多年、最后有完成诸法归一的王袍能为他封住一道命气,保留了重燃命火的希望。

    仅仅是保留了重燃命火的希望,即便阎罗神君也不敢保证:命气归体后,他的生机能够顺利重燃。

    燃、则成功可期;未能重燃,苏景死得妥妥的,那便万事皆休!

    没有必胜把握,更没有必胜的办法,苏景想要死而复生就是特别单纯的:拼运气。

    如果不是战事紧急,吓死苏锵锵也不敢动用这么危险的法术。即便战事紧急,如果苏景没有从头到尾的入战、全程经历了这个壮烈、惨烈的过程,他仍会行衍此法,但少不得一番咬牙切齿、攥拳跺脚……这可是拿小命去拼。

    可是见过了恶战,见过了那么多牺牲,冒险似乎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许多牺牲于战局其实并不存实际意义,比如金童把自损于西天,比如施萧晓直接冲入敌阵自爆。还有叶非的棒喝,他得善报成功立道其实很大部分的运气成分,而实际上他舍生去棒喝任夺,很有可能得不到任何反应的。如果任夺没能恢复那一线清醒、又或者任夺不愿挥剑自裁转眼又变回墨色大尊,叶非岂不是白死了?

    白死了,没意义。可以说,许多人在决定舍弃性命的时候,看得根本就是不是这场大战如何,大家看得只是‘我自己’吧。

    无关大义。但大家都选选择了自己应该做、并心甘情愿去做的事情,便是如此,便如此刻,苏景成功送死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如果他死了,真是轻如鸿毛,一丁点的意义都不存。只是看了看自己想了想局面又再审视过眼前要做的事情:应该做,那就做吧。

    这种情绪并不是正面的,没那么凛凛冽冽。但也绝非负面,过往的经历与心中最最珍视的东西,是面临选择是的绝对因素。

    既然如此,咬牙切齿攥拳跺脚就免了吧!

    结果苏景倒霉了……本命生气自鬼袍返回身内,苏景的命火并未重燃。

    这世上所有的假死都是在命火仍在的前提下发生的,因为命火灭则命门闭,那就是真正死掉了,此刻苏景在用自己的命气去冲击命门。本就不一定冲得开。

    命门玄虚,可看为一道‘关’。

    苏景神志全无。但他的本命生气是有灵性的,一入体内即冲向灵台,就于祖窍内遭遇‘命关’,一冲之下命关岿然不动,本命生气却因猛烈撞击虚弱许多。

    命气转转,再冲关。第二撞!

    命关全无松动之意,命气再度虚弱。

    接下来连串冲击,此乃人命天命之争,完全发生在玄虚间的较量,阳三郎、恶罗汉、小金乌元神等人根本都看不到争斗所在。再如何着急也帮不上半点忙。

    接连八次撞击之后,命关依旧稳稳闭锁,而苏景最后的保命真气几乎消耗殆尽,只剩下极极细微的一缕……就在这个时候,苏景的锦绣囊忽然蠕动起来,居然有人说话。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分不清是喃喃自语还是和别人闲聊:“苏景是个愣头青啊。”

    “厚厚。”有笑声回答第一个声音。

    就在敦厚笑声中,一道金光冲出锦绣囊,金光落地顿化神魔本相,小小心猿、小小意马。

    开辟破烂囊、关押别人也关押自己的大拿终于醒来了……本来还醒不了的,但苏景曾破去囊中桎梏,在得破烂囊浩力加身同时,他也‘吞噬’破烂囊这件宝物的一切灵息灵意。

    而最后的心猿意马,是以本命心血去祭炼此囊的,破烂囊是他们的本命宝物,更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由此苏景与大拿前辈多出了一层古怪关系,说苏景是大拿的弟子不妥当,说苏景成了心猿意马的本命法宝更不对头,但灵犀牵挂、命数接驳总是不会错的,所以苏景这边一‘死’,心猿意马立刻惊醒回来。

    如果苏景只是‘死’,大拿还不会跳出来,他们可懒得很。但两个时辰过后、眼看着苏景还活不回来,他们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太上古时,吃喝玩乐遍宇宙、曾经见过赤霓又和赤霓打过仗且最后还幸存下来的心猿意马,他们的本领岂是阳三郎等人能够比拟的,命气冲关的那场‘玄虚之争’大拿看得一清二楚,苏景已到存亡时刻,再不出手这小子狗命难保……大拿出手了……出嘴了。心猿一跃而起,张开双臂迎面抱住了苏景的脑袋,张开嘴巴亮出獠牙,直接一口咬在了苏景的眉心祖窍上。

    獠牙刺穿眉心,鲜血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酸闲口的嘿。”心猿嘴巴占着,吐字模模糊糊。

    “厚?”意马扑腾翅膀也飞跳起来,同样张开嘴巴,那可是满口的大板牙,一点没客气直接咬在了心猿的后心。

    没咬苏景,意马咬的是心猿,两人联手并力。

    “正好后背有点痒痒。”心猿继续口齿不清嘟囔,同时还把后背在心猿的牙齿上蹭了蹭,可他咬住苏景眉心的嘴巴不见丝毫松动。

    旋即肉眼可见,心猿意马那身光鲜毛色寸寸苍白、寸寸暗淡……

    凭着彼此的命数接驳,心猿意马以己身命气去冲击苏景的命关、为苏景的命气开路!

    苏景现在还没真正死掉,所以才有的救;可是苏景自灭命火、只凭一口本命生气吊住性命,而命关闭得如此结实,便说明天看此人已死……对心猿意马来说,相救苏景的法术不算什么,但他们相救苏景的过程是在为他逆天改命,这就是个大麻烦了。

    会有反噬的。

    以大拿的强横本领,反噬不会致命,但也绝不容易消受。

    心猿使劲咬住苏景,口中叹了口气:“唉,拿人图的不就是个子孙绵延嘛。”

    “厚厚厚厚。”意马的笑声模糊、敦厚,且疲惫,像极了风烛残年的老人。

    玩乐的心思不会变,好吃懒做的性情不会变,不过这双心猿意马,本就已经很老了啊。他们早都是老人了。

    很快,心猿意马再无声息。

    苏景闭合双目愣愣坐在原地,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火星将毁,中土正与此星共命;不知佛祖已经还了他西天的那尊佛;不知西天无数仙佛以寂灭换来了一道护世的幕;不知自己命关曾死死关闭现在又重新打开;不知命气归返灵台自己的生机正迅速恢复;不知完美骄阳的神火已经成功相融于炉鼎,正疯狂地成长开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挂着一双早已苍老、刚刚苏醒但又沉沉睡去的心猿意马。

    闭塞耳目,沉寂心神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吧。

    ————————————————

    垮啦垮啦……今天有点垮,就一章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