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五章 誓死不退,璀璨神光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骄阳尽灭到此刻,已经八天过去。【頂【点【小【说,

    苏景的目光被心猿意马挡住了,但灵觉即为身目,看着满地的血他自己都觉得冷……是有点冷,但苏景不必担心自己的生死,他现在只关心时间。

    已经很快了、飞快了,但苏景还嫌慢,他不知道中土的情形如何了,他需得快些快些再快些!祭炼神火供养神火,只差最后一变!

    他曾仔细研究过完美骄阳的法术,来到金乌陵园后他又全神相探此间神火的气意,这才传讯神君定下九天之约。如今九者仅于其一,只剩最后一天了。

    深提息、敛心念,动咒封绝五听,全神全力投入神火炼化中去。

    ‘九天’是苏景自己说的,当然不会是随口胡言,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真正存在成功可能的。神火疯长神火饱满,就只差最后一变,而此变已在‘悬丝’中,只要、只要、只要再向前踏出一小步,便是邪魔肃清、平安喜乐!

    体肤继续碎裂,鲜血汹涌溢出,但苏景是沉静甚至沉寂的,坐身墓园中一动不动,像极了一尊血菩萨……第九天过,第十天起。

    “第十天了。”中土世界,道尊轻轻开口。

    身边阎罗神君应道:“十二个时辰没过完,都算第十天。”

    两位巅顶神魔随口说着些本来很重要,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很在意的话,他们的声音都很平静。但是世界四周一点也不平静,杀漏天幕的破裂声如神雷响亮,这轰动雷鸣已经从最初的偶尔三两声变成此刻的绵绵不绝,再非一声声,而是一片片!

    天外,下治真尊抿着嘴唇。他的感觉很不好。

    前线伤亡惨重,为了迎接永恒降临,无数同族在用自己的性命去填那些该死的佛唤出的那道该死的漏!这让下治真尊心疼非常,但不好的感觉,不全因同族陨难而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莫名其妙。

    就是莫名其妙了。下治真尊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等糟糕的感觉,这是天人感应,是无缘预感,似是有什么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但他不知‘可怕的事’究竟是什么。

    与阎罗、道尊等人一样,下治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大族的墨色联阵、倒扣之海去和灰色漏争胜。什么都做不了,这就让他更烦躁了!

    第十天,申时末酉时至。

    从子时算起。酉时已是第十个时辰。酉时又名‘日沉时’、‘傍晚时’,正是人世间夕阳沉落黑夜降临的时刻。

    第十日、第十时,便是此刻,金乌陵园中端坐的苏景突然身体一震,体肤上细碎无数的伤口再不见一滴鲜血流淌,换而金光暴涨!

    不再流血,苏景流光异彩!

    伤口仍在……血变成了光,自伤口涌出的、璀璨之光!神火变、法元变!得苏景全力促长。神火终告脱变,流转体内的神火自无质之焰化作无形之光。璀璨到无以复加、即便苏景也不曾见过灿烂。

    体内祥光绽放,体肤伤口无数,自也有神芒暴散!

    当金乌陵园中苏景光芒万丈时,中土上一直裂啊裂的三尸突然燃烧开来!

    三尺不足的小小矮人,身上暴燃起的大火却是万丈烈焰、直冲苍穹!三团熊熊大火中传出三尸撕心裂肺的大哭。

    不听的眼泪直接就喷涌出来,她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从未见过三尸会自燃冲天火,她只知道三尸与苏景本命相连,三尸出事意味着一件她宁死不愿面对可怕事实……苏景,他可是她这世上唯一的、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宁可掀翻宇宙,也决不能再失去的亲人。

    也在三尸之火冲起一刻。天外的雷鸣巨响突然化作一声沉沉叹息,自冥冥而来,有着无限慈悲与无限唏嘘的叹息:支持了快十天的杀漏天幕终于榨干了最后的力量,再也支持不住,就此散碎去。

    一道天漏,摧毁了两成墨色大军……

    天幕已破,只剩铺天盖地的黑!无边大阵无边巨力也是无边腌臜,挟疯狂之势向着中土世界狠狠扑来!

    巨灵大军勾连做一个整体,这是墨色的一道阵法,既然是阵无论如何大小无论高明还是浅薄,就总也脱不开一个规律:阵力有穷尽时。

    相斗近十天,墨巨灵终于攻破杀漏天幕,但他们的大阵也到了强弩之末。

    阵力将穷尽,这不是阵中尚余的八成墨巨灵无力再斗,而是他们的‘勾连成一’的阵法行将散碎。这阵是靠着半成墨巨灵‘燃命束元’才结成的,打到现在,将无数个体维系做一个整体的‘勾连之力’就快耗尽了……

    将耗尽,但尚未尽,虽也摇摇欲坠堪堪崩碎,但此刻墨巨灵仍是一个整体,最后的大阵威力正疯狂绽放,正澎湃无边地向着中土砸来!

    早有准备了,或者说早都在等待了……就是现在了。

    当墨色遮天,咆哮而来时,道尊拔剑长啸身化仙雨,一纵飞天迎敌去!

    虽千万人吾往矣。

    道尊非独往,在他身边,与他同行的还有阎罗神君,有瓶儿婆婆,有离山叶非有中土三圣有大小魔君,簇拥在他们身边的还有诸尊冥王,还有十万山三赤尻,有离山大群弟子有乌龟州凶狠妖孽有瓶子天八方仙魔……吾往矣,千万人往矣,所有人往矣。

    所有人,当然也少不了那个小小妖女。

    阎罗、道尊等人都没想到不听也会来,见三尸燃烧,小妖女明显已经崩溃了……只是接触少所以神君等人都还不了解她吧,若苏景还在,夫唱妇随不听会为他守护中土,若苏景注定出事再回不来……还有不听啊。

    他愿意用性命去守护故乡世界,不听誓死不退!

    骄阳沉灭,墨色来袭,仙天世界一片黑暗,唯独此刻唯独中土,漾起浓浓神光比着千百枚太阳加在一起犹有过之,那是万千仙魔戮力同心迎击强敌时绽放的明亮法芒,既是护世也是耀世的璀璨神光!

    源自中土的光明,来自远古的黑暗;千年吞吐日月精华炼成的盈盈明珠,万里铺展浊浪汹涌的浩瀚汪洋;一片由萤火虫凑起的可爱光芒,一盏倾塌沉落的无尽夜空。

    今时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迎向无边的黑暗。

    就在群仙冲出天外,堪堪迎上黑暗巨潮时,在他们身后:突然一声嘹亮的长啸、一蓬灿灿金红的光!

    赤色血藤疯长、正冲锋的不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识得身后传来的啸声,哪怕自己老了聋了死了也绝不会听错的,他回来了!

    分不清是无边狂喜还是无限委屈的哭声里,不听的身边多出了一个人:红头发红体肤红袍子红靴子的红人,弄了自己满身血肯定来不及洗澡的苏景……也是在这声大哭中,苏景与所有人一起,驱转全副修为释放所有神力,迎击墨色。

    神君身畔突然人影晃晃,头上顶着块白毛巾的家伙呲牙咧嘴,周身还冒着热气显然是直接从热泉里跳出来的!和拔舌王同样周身蒸腾热气的少年双目紧闭……开目!

    瞑目王,不瞑目。

    开目一刻即为舍身一刻,开目一刻即为舍身一刻,以半残之躯,开我护世之眸!

    贲烈巨响,星天摇撼。半数仙魔瞬瞬飞灰,余者尽数鲜血狂喷,身入残鸢向后摔飞翻滚、坠回中土去,阎罗、苏景、不听等巅顶神魔也不例外,每个人都于此一击中拼出了全部力量,每个人都受到极强反挫刹那重伤……漆黑夜空中,一尊尊周身燃火的仙魔坠入凡间,身后留下璀璨的弧,这是中土世界经历过的最灿烂的流星雨。

    而那道本已势末、再遭强力反挫的墨色大阵也就此崩塌,轰轰烈烈散碎去!

    大阵告破,反噬并不严重,但阵中巨灵在片刻间气血翻腾、身体麻木难提修为总是免不了的。大阵碎裂墨巨灵崩散四周,黑压压地铺满天空,一时间皆难动弹……除了一个人,下治真尊。

    他未入阵,始终在旁观也始终在等待,这样的冲撞不可预料,但是这个出手的机会他绝不会放火!

    元法流转,反掌即为神雷道道,劈斩中土!

    无论如何,都先摧毁这座阵星再说。若无高手防范,毁灭一座世界对下治来说连举手之劳都不算。

    是举手之劳,但也是全力出手,下治十成满力尽入墨色雷霆中,必毁阵星!

    下治发难时,荒凉但阴毒气势自其立身处东南方遥远处陡然暴散开来,小相柳飞扑如电,急冲向下治真尊!

    小相柳早就来了,差不多跟金铃天、小花容等人同时,不过大家的方向不一样,打架的方法更不一样,小相柳才不会莽莽撞撞地去送死,他一直伺伏在侧隐匿身形,有机会就靠近一点点,有机会就靠近一点点。

    这一仗前前后后打了快一个月,小相柳一共也没能靠近多少,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战场中始终凶杀滚滚,直到墨巨灵‘结做汪洋大阵’之前始终对四周保持着高度警惕。待到骄阳尽灭,墨巨灵又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黑疙瘩’,小相柳就更没可能穿插其中了。

    直到刚刚大阵崩碎,墨巨灵暂时都不能动弹了,小相柳才能急速前行,可他相距下治还是太远了,远到小相柳的法术根本都够不到敌人,只能以分光化影的身法急速前冲……(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