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六章 三大心猿,完美骄阳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治根本不在乎小相柳,他晓得九头蛇很不错,但这等‘偷袭’……等到中土毁灭了,他能飞过三分之一的距离么?

    中土,群仙坠落凡尘,身体尚未着地便看到黑色的灭世神雷从天倾泻,追打而来!若能有几个呼吸工夫的缓冲,容大家回一口气、做一次调息,或许还能挡下这片雷霆,可有哪里几个呼吸工夫啊。↑頂點小說,

    一场巨力轰撞过后,人人元基受创元息涣散元气混乱,这个时候去奢求‘几息’,与凡人奢望永生怕也没什么区别……忽然,大哭声震天响亮,甚至都盖过了灭世神雷,就在‘死了本尊’似的哭声中,一个、两个、三个……三团大火疾飞而起,影响神雷。

    墨雷击中第一团火,火焰爆碎去,一个瘦骨嶙峋但浑身长满长毛、猴子样的怪东西被打落地面;雷不停,第二团火光不停,再一撞,火焰碎,一个双目赤红脑袋很大同样也身上长满长毛的怪家伙向下摔去。

    接连两撞,‘怪家伙’都没死,但墨色神雷的威力也不曾削弱丝毫,继续向下轰来,劈中第三团火,同样火团散碎,同样的一身长毛家伙,不过这次是个胖墩墩的‘猴子’。再就是胖猴子没摔下去,墨色雷霆也没被削弱……雷仍在,但已被胖猴子托在了手中。

    一掌以擎天,千重墨色雷霆驯服。

    短短粗粗的小胳膊一翻、手腕一转,墨色神雷掉转方向,向着天外打去!

    三猿接力,第一猿抹去墨雷中的法术印记,第二猿于雷霆中添入本脉气意,第三猿稳稳收服雷霆再掉转矛头。以彼之雷还施彼身,这是何等精彩的法术……还有何等撕心裂肺的哭号。

    “命没啦。”

    “本尊没啦。”

    “东天剑尊没啦。”

    哇哇哭哇哇喊的三头怪猴子,再飞冲天,一个接一个地杀出天外去……

    当苏景修持入其极,便是三尸脱胎换骨、回归本相时。

    ‘入其极’是一个很缥缈的说法,因为仙家的寿命无限。宇宙的奥秘无限,所以修行是没有尽头的。修行没有尽头,修持自然也不存极限之说。

    由此,‘入其极’只是个模糊的意思,这三个字大概的意思是‘苏景你就使劲修行吧,修行到了三尸自能化作真正拿人,不过什么时候算修行到了我也不晓得’。

    诸法归一,归于剑,未能‘入其极’。

    吞噬破烂囊所有力量。直接跃入巅顶境界,未能‘入其极’。

    炼就杀千刀,神鸦诡后再封神鸦杀,堪与前辈阳崩巴比肩,未能‘入其极’。

    直到今日,金轮灭尽后的第十日第十时,催长神火真髓、熔炼完美骄阳,苏景终于‘入其极’。三尸大突破大脱变!不过他们三个是怪拿,苏景还是凡人时候就化形转生。是以一切都错乱了、颠倒了,今时化形也没有意马只有‘心猿’,三尸变作了三头心猿。

    三尸变三猿,简直是天大好事,得古神圣体,力量爆然增长。一身怪力转作神力法力,心神灵犀可与‘天’交感,再不受本尊羁绊……如果从‘探索’的角度来看,这此脱胎换骨无异璞玉变宝玺,三尸真正独立不算什么。但他们有资格去追寻宇宙的秘密,去追寻天道的来源,去追寻……追寻个萝卜,三尸气死了,难过死了,伤心死了。

    追什么追,宇宙与我何干,命没了啊!本为不灭之身,苏景不死他们就不用死,那根本是‘我死活我说了不算,全靠苏景了,锵锵你加油’,三尸都不用牵挂生死,一切都让苏景发愁去,多好。

    如今返璞归真,三尸变心猿,与苏景的那重生死牵挂也随之消散,苏景死掉他们没事,但同时他们也没了反复重生的不死之身,一死……就真死了。

    三尸才不去想‘以后生死由我自己掌握’,他们只心疼不死之身没了啊,没了啊!

    性命牵挂不再,不死之身没了,‘本尊’这个说法也不存在了,大家和苏景从亲生的朋友变成了结拜的朋友,舍不得啊,舍不得啊!

    三猿哭得跟本尊死了没什么区别;三猿气的非得暴打下治真尊不可!

    墨雷倒转,急轰下治真尊。

    十成修为的一击,莫名倒转回来,下治大吃一惊,赶忙催法化解,倒不至于受伤,可是手忙脚乱是免不了的。

    待他化解雷霆反噬后,三猿已经杀到眼前!

    三尸的怪力随化猿变作了法力,不过,一来三尸刚脱开上一形,以前靠着蛮力打惯了还不太习惯用法术;二来用法术哪如拳头捣肉来得过瘾;反观下治这边,敌人能够反转法术,他也不敢再贸然动法,墨色双目中恨意闪烁,下治暴喝一声,也直接以蛮力相迎。

    拈花冲在最前,化猿也是小矮子,拳头和七八岁的小孩子差不多大小;下治则是体脉纯正的墨巨灵,拳头巨若大丘。

    大小绝不相称的两只拳头交击与半空,巨力崩散气浪腾腾,拈花哇呀怪叫着向后摔去,下治真尊的情形不比拈花强半分,巨大身体翻滚摔飞,目中的恨意尽数化作痛苦颜色,跟着痛苦又变成了绝大恐惧,非但不敢再迎敌,反而趁着摔飞之势急急逃窜……

    所有墨巨灵,莫非狂信徒,死亡是他们的荣耀所在,唯独这头下治真尊,全无尊严也不见他的信仰荣光何在,对过一拳发现自己与一头心猿势均力敌,绝难斗得过三猿联手,他纵法便逃。

    逃不过!

    赤目紧随拈花身后,是车轮也是接力,第二拳奇快跟上。

    下治真尊无奈,转身再拼一拳,和上一拳全无两样的情形,赤目翻着跟头向后飞,下治真尊个子大,跟头翻得惊天动地。向后飞,继续逃……逃过了,接连两拳,无异接连两次‘助推’,前一次时赤目还能赶得上,这一次。三猿最后的雷动是无论如何追不上了。

    下治飞得奇快,雷动赶不上他、至少暂时赶不上。

    但、仍是逃不过!

    下治是顺着向后摔飞的方向逃的,向后摔飞的方向则是三尸攻来的拳头方向决定的,墨巨灵只求顺其自然,可接踵变化激烈,让他忽略了另一个尊凶魔:小相柳。

    下治逃走的方向,正正迎上九头蛇!

    之前激斗只在电光火石,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人在分光化影中的小相柳都来不及在施法,眼看墨巨灵向着自己飞来。本能扬手一拳迎上!

    拳不落空,中。

    脸。

    若公平斗战,小相柳不是下治真尊的对手。可下治真尊先被自己的雷霆反噬闹了个手忙脚乱,再拼劲全力与拈花、赤目两心猿交换猛击,从皮骨血肉到五内经络尽受猛烈震荡,勉强再纵法飞逃,到他迎上小相柳时,一时间再提不起多余力量。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枚小小的拳头打到自己脸上。

    小相柳清清楚楚地看到下治真尊眼中的惊惶和恐惧,隐隐约约听见下治口中发出的半声‘不’……对九头蛇这种凶兽来说。在猎杀时见到猎物的恐惧表情,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但享受同时小相柳也挺纳闷的:他不是第一天和墨巨灵打交道,以前斩杀墨巨灵时,他见过不甘、见过愤怒、还见过好多笑容,唯独没见过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墨巨灵的大军是……一个特别怕死的。领着一群特别不怕死的?

    嘭一声,巨大的头颅崩碎去,山岳般黑色尸身摔落星天深处,下治真尊被小相柳一拳轰灭!

    下治丧灭,敌酋伏诛!

    一拳头打完。打死,小相柳自己还有些恍惚,这就……千万人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了?

    三尸是一边哭一边来打的,看到小相柳直接敲碎了下治真尊的脑袋,三个人又情不自禁的欢呼一声。一边哭,一边欢呼,三尸有这个本事。可他们三人的欢呼声未落,另一声满满快乐由衷喜悦的欢呼又从西北天深处传来,很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之前蒙天旗舰爆碎的位置,下治真尊死而重生再度显现。

    小相柳低头,见下治的尸身还在转着圈子往宇宙深处垂落,抬头再看远处下治真尊活蹦乱跳,正因重活喜极而泣。

    浪浪仙子讶然:“他也有不死之身?”

    三只心猿脸都青了,正因为丢了‘不死之身’沮丧时,看见别人‘卖弄’不死之身,尤其还是个仇敌,简直气得肚子都疼,雷动大声咆哮:“黑贼,明明能够死而复活,挨打时还吓得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你、你、你卖骚么?!”

    下治真尊真开心啊,欢喜得眼泪长流,纵声大笑:“我不知我能复活几次,不敢死,不敢死!”

    这是实情,下治第一次死而复生是在缠江井大战,金乌挟骄阳冲击墨色大阵,下治列位阵前当场被碎尸万段,但他又重新活回大族群中,他知道自己能够死而复活,但他自己也不晓得这种‘重生’能有几次。

    大笑滚滚,下治声音不停:“我的确怕死,我不能死!我之真意,岂是你等能够明白的!”

    三尸暴跳如雷,齐齐怒道:“小相柳,打死他!”言罢三尸怒而转身,飞快跑回去中土去了……墨色大阵崩溃,万万巨灵难做斗战,但这只是片刻麻木,此时他们已经理顺元气,四面八方飞腾空中,正迅速聚拢。

    如今三大心猿就只剩一条性命,可不敢再亡命瞎冲,得赶紧回去,别让人家包了饺子。

    小相柳命也不富裕啊,不理三尸吆喝,带上浪浪仙子跑成了一溜烟,归返中土世界。

    都很快:墨巨灵迅速集结,重新整队;刚刚复生的下治真尊接连传令,准备再做攻杀;三只长毛猿一条九头蛇外加一个眼睛上扎着布条的小姑娘光电似的向中土跑……就在三尸等人将要入界时,突然一蓬炽烈光芒自中土世界喷薄而出!

    强光,骄阳,一轮骄阳自中土冉冉升起!

    离山现任掌门双目通红:当年墨巨灵侵袭人间,中土危难时小师叔祖放明月出山为反攻之讯,今日、就在刚刚,他亲眼见到苏景再放骄阳升空,于这片星天危在旦夕时!

    而骄阳在后,仙魔在前……那是怎样的一群家伙啊,曾经高高在上、曾经威严无边,此刻鲜血满衣襟,王冠歪斜衣袍不整,没办法再狼狈,却也说不出的萧杀!苏景,不听、叶非、阎罗、道尊、大小魔君、离山群仙等等,群仙背衬骄阳,更显神圣!

    三尸、相柳在天外与下治拼了一场,短短片刻工夫,重伤群仙也回过一口气来,苏景行法放身内完美骄阳升空,随即群仙飞天。

    乍见骄阳,下治真尊心中一惊,诛灭金轮的法术之后,怎么可能还有骄阳升起。但很快惊讶散去,下治重新镇定下来,一轮骄阳而已。哪怕这只太阳再大再热再璀璨,也无法挽回大局。

    刚镇定,遥遥地、正从中土上飞起来的苏景就对下治说道:“你不懂。”

    完全是见识渊博的长辈在面对无知孩童胡搅蛮缠时的言辞、语气。满满把握满满轻蔑和‘懒得给你讲’的神气。

    下治森然冷笑,可是他的笑纹才浮现唇边,他的目光便告凝固……中土上正冉冉升起的骄阳突兀散去了,就那么一下子消失无形;它消失一瞬即为冲腾一瞬,自中土消失去,自宇宙西极远处重新显现,再、一飞冲天!

    而骄阳冲天时候,浩瀚宇宙、四面八方,每一颗已经被墨巨灵邪法杀灭的骄阳,尽于此刹那绽放出浓浓生机,先是一缕微弱火焰,继而一丝金红光芒,再就是轰轰烈烈地赤焰绽裂、金光暴散,复燃!

    当年,不安州大阵圆满,完美骄阳的神火髓散入宇宙间所有骄阳去,无论已沉落还是正燃烧,每一颗太阳中都藏蕴了一段神火髓。

    墨巨灵的重法让所有金轮熄灭,但金轮内种下的神火髓不受其扰,安稳存在着、等待着。

    ……

    收尸匠是一群怎样情怀的金乌?

    完美骄阳又究竟怎样个完美法?

    历代收尸匠的死亡,几乎都是一样的原因:为同族收尸、为骄阳收尸,太过悲伤久而久之灵物心枯,悲伤而死。神鸦诡、收尸匠是专门来收尸的,可是如果有的选,收尸匠宁可不做这个神鸦诡,受同族冷遇无所谓的,只求同族莫损丧,只求骄阳不陨落!

    收尸匠是大金乌,但也没有逆天之力,任谁也没办法让死去金乌复活,可是死去金乌无法转活,陨灭骄阳却有希望重放光辉,这就是收尸匠老祖金不黑着力炼化完美骄阳的原因了。

    完美骄阳,不是它的火焰多么炽烈,不是她的火意如何纯粹,而是……神火髓气意勾连,当普通金轮死去、再得完美骄阳照耀,那只熄灭金轮中的神火髓会再聚真火、让灭掉的金轮重起光热。

    完美骄阳便是:有它高悬星天,宇宙中再无熄灭骄阳!

    完美骄阳便是:生老病死天注定,收尸匠避不开为同族收尸的命运,但至少,不必再为骄阳的陨落伤心!

    完美骄阳便是:每一枚金轮都曾是一只金乌的得意作品,都是一只金乌的骄傲所在,那就让这份得意、骄傲永远存在宇宙间。金乌会死去,但骄阳永不沉落!

    苏景遥对下治真尊说出的‘你不懂’,就是这完美骄阳的真义所在。

    邪魔懂么?邪魔什么也不懂。

    第十天、第十时,完美骄阳冲腾于西方极远天,千万熄灭骄阳重燃火光!(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