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七章 圣洁白光,镜中邪念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一更)

    第十天、第十时,完美骄阳冲腾于西方极远天,千万熄灭骄阳重燃火光!

    重新燃亮的又何止金轮,还有十三颗星!

    中土世界,九龙世界等十三枚依灵元大脉而设法的灵秀天星,再度震铄法芒,润润、洁净、明浩!

    所有金轮都重新燃烧,一切恢复十天前的模样,灵元大脉所受影响不再,十三星大阵法力继续行转开来!

    大阵在中断快十天后继续行转开来,可是墨巨灵又再到哪里去重新发动一次杀灭骄阳的法术?!

    下治真尊的神情扭曲了,嘶嗥传令:“杀!”

    其实又哪用他再传令,墨巨灵皆知大难临头,发疯般将法术轰向中土世界;守护中土的今时仙魔伤亡过半、余者除了三尸和相柳等寥寥几人外尽数重伤……但伤了怕什么,没死就不怕,死了就更无需再怕,这已是最后的战斗、最后的拼杀。

    凝聚残力、拖着重伤之身再拼一场吧,反正心中正激昂、鲜血正沸腾,打得正好!

    并没让群仙等候太久,五息过后,因行阵而起的元灵剧颤平息下来,又是一息寂静后,突然星天中白色光芒绽放!阵劫发动!

    光因阵法而来,但并不是从十三阵星中射出的,千千万万道光,就那么直接从虚空中激射而出,光即为杀,这宇宙间有多少头墨巨灵。边有多少道白色光华自虚空中射出,一道光稳稳罩住一头墨巨灵!

    道尊布置的阵法不是那种一扫一大片的轰爆之术……又一栈大夜叉无数年头都在钻研墨巨灵这种怪物,所有研究心得、成果都分享于东天道。道尊再将墨巨灵的‘元息、气意’镌入阵内。

    阵法力量借住的只是元灵大脉中的一截,但阵杀范围,只要在元灵大脉控制疆域内,每一头墨巨灵都会遇到一道杀灭白光,这是阵法劫,但阵法借天脉而成,由此阵劫也是天劫。墨巨灵没得躲没得挡也挨不住!

    一墨一光杀,听上去很‘一对一’。一点也不乱,可实际上大阵发动时,中土外的星天中乱成了一片,那是多少头墨巨灵。又是多少道圣洁杀灭之光!

    千万光华闪烁,无数巨灵挣扎躲避。

    神威倾泻,墨色的灭顶之灾已再无可更改,而一向悍不畏死的墨巨灵也完全变了个样子,徒劳地逃着,胡乱地抵挡着,还有……他们在哭,恐惧于目、泪水长流,悲恸万分地大哭着。

    下治真尊也在哭。他比所有人哭得都更难过也更伤心,他已经领受了自己的杀灭白光,但死后即得重生。他活过来、白光再杀,他被杀死,再活过来,如此往复不休,以前他不晓得自己的重生‘次数’,此时看来他不死之身的极限还遥远得很。

    大阵动杀之处。下治真尊恐惧逃遁,当他发现自己不那么容易死。而所有同族都已被大阵杀劫牢牢锁住后,这头巨大的怪物居然崩溃了,好像个疯子似的,任由杀灭之光打在自己身上,可是只要他没死,他就在同族之间乱冲,用自己的身体去掩护其他巨灵,拼劲全力想把已被杀劫罩住的同族拉出来,一次又一次,痛哭再痛哭、徒劳再徒劳!

    阵之劫,天之劫,下治谁也救不了,他自己也在不停地死去,但是他疯癫了啊,口中的声音凄厉、分不清是哀号还是怒吼,他拼命去救人,却再如何拼命也救不回一个人!

    想要救人的又何止下治一个,其他墨巨灵在发现自己已经必死无疑的时候,几乎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去掩护同伴,想要把身边人推出白光,或者拼却焚身之痛再去多抵挡一道白光,当一群恶狼陷入死亡境地,它们再顾不上去为恶时候,又开始拼尽一切力量去救护同族……无边无际,视线之中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只能用铺天盖地来形容,自也有一番震撼了。

    苏景站在中土与仙天边缘处,冷眼看着墨巨灵的覆灭……很奇怪的感觉,不知是不是神目辨真的缘故,他觉得下治的恐惧并非因为他个人的生死,大群墨巨灵的仓皇与悲伤也和他们本身无关。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突然,苍凉且嘶哑的歌声响起了,来自一头无名巨灵,他已被白光笼罩三息,即将毁灭了,他的眼泪滴滴坠落,他的歌声戛然而止。

    一道歌声,万万哭声,万万痛哭中、哽咽着、嘶哑着唱响的歌声,来自每一头墨巨灵,响起于崩溃、混乱的炼狱中:“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

    他们的歌声满满虔诚也满满悲伤,无尽歉意与无尽遗憾。

    ……

    半柱香的光景,骚乱平息了,压在中土世界四周的漆黑墨色散去了。不止这一座战场,散落在宇宙各处的小股墨巨灵兵马,也都遭阵法袭杀,这一族彻底完了。

    杀戮停止了,墨色损丧殆尽!

    十三星大阵自元灵大脉中借来的力量也只能维持半柱香,至此阵行圆满、法符飞灰,一切都结束了……但歌声仍在。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下治真尊还活着,他被阵法杀灭了十三次,靠着不死之身竟然撑到了阵法结束时,可是他全没寻仇动手的意思,跌坐在半空里看着沉沉浮浮地无数同族的尸体,木木然地唱着这首歌。

    苏景和神君、道尊等人对望一眼,说真的,今日仙魔从没人真正去揣摩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它本身就没什么含义啊,平平淡淡地全无激昂之意,就是一句无味的口号罢了。

    在苏景等人听来全无味道,但对墨巨灵而言,其中应该藏纳深意,死时唱的歌总会有些特殊意义的。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永恒何所在,真色罪孽僧。”原来这首歌还有后两句,以前从未听墨巨灵唱到过,直到现在下治把它唱了出来,而唱出这首完整调子后,下治停止了歌声,再次放声大哭!

    伤心、失神,甚至根本不去看苏景等人一眼。

    雷动小声对苏景说:“我们上了啊。”

    还剩一个下治,身俱巅顶修为且还有不死之身,当然不能放他逃了。三头心猿实力圆满,苏景等人虽伤得不轻但也还能勉强打几下……对付不死之身的办法就是生擒了他、制住了他,凭着中土这边的力量全无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叹息传来……来自下治真尊的身内,但绝非下治的声音,他还在痛哭着。

    随叹息,人影一闪,一个人自下治身内走了出来。

    毫无征兆,突然响起的叹息和突然冒出来的人,苏景吓了一跳,仔细望去……再吓一跳,脱口道:“你没死?”

    周身赤芒包裹、长满长长羽毛的怪物。苏景见过他。

    那年漏中,镜内战场,拿人与古仙巨战前降临战场的古仙首领,赤霓!

    古仙首领,这宇宙中第一尊仙、魔、佛、神、圣……叫什么都好,他都是第一、他是赤霓!

    突然出现了一个早就该死的人,曾与拿人血海深仇,与墨族和古仙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太古神魔。苏景等人刚刚松弛了的神经陡然绷紧。

    赤霓没理会苏景等人,而是伸手拍了拍下治真尊,他的声音轻轻柔柔:“没事,莫难过了,我早就不再是永恒,我本来就不是永恒……我也不想再做什么永恒,不要再哭了。”

    有那么一下子,下治真尊的哭声猛地响亮起来,但很快又敛住了,拼命的压着自己的哭声,就想一个犯了大错、得到父亲原谅却又深深自责的孩子。

    压得住哭声却收不住眼泪,泪水长流。

    对着下治笑了笑,赤霓转头望向了今时群仙,很快他就找到了刚才惊呼脱口的苏景,赤霓饶有兴趣的样子:“你识得我?”

    苏景点点头:“古仙首领,死在与拿人的巨战中……”

    今日仙魔尽暗中蓄势,赤霓却很放松,接着苏景的话说了下去:“我是战死了,但……就算没死绝吧。你可知镜中封印的不止普通古族的争斗、毁灭之心,还有我的?”

    待苏景一点头,赤霓继续道:“我的争斗、毁灭之心,何尝不是我呢?我把我自己割裂开来,一个赤霓封印宝镜中,另一个赤霓统御群仙,我将自己一分为二,两个我都是我。外面打仗的那个我死了,镜中封印的这个我还在。”

    苏景身内元息流转,看上去平平静静,但随时可做暴起一击:“所以……你是镜中的邪念赤霓。”

    这次赤霓想了想,并不回答,而是沉了脸色,很认真地反问苏景:“争于天,斗于规则,算是邪念么?”

    这次苏景摇了摇头。争于天算什么邪念呢,修行之辈哪个不是在和天去争斗。修行之道要顺天行事,但修行本身就是逆天而行、与天相争。

    面前赤霓就是镜中赤霓,但与他提拔的那些仙族不同的,他的争斗之心、毁灭之念不是争杀同类、对抗强者,他想要征服的只有:天。从出生时就是这个样子了。”(未完待续)65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