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八章 善也爱他,恶也爱他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二更)

    赤霓并不仇恨其他生灵,他只是不服天。争于天其实和争于同族并不冲突,当年第一批怀有争斗心毁灭心的古仙飞升时,赤霓也曾热血激昂地投入到与同类的厮杀中,但那只是偶尔为之,并非他的执念所在,这其间的区别,大概就是在石头上磨磨刀,不过刀子不是用来砍石头而是用来杀人的。

    当初赤霓将自己也割裂开来、将争斗心封印宝镜内,本就和打杀无关,他是为了感同身受、以求找出化解古仙们发疯的办法……

    至少,苏景以神目辨真,看不出面前赤霓在说谎。

    苏景几乎能笃定,即便这个‘争斗心赤霓’,他的本性也是友善温和的,如他自己所说,他的争斗目标仅只是‘天’,他不会针对别族生灵。

    苏景注目赤霓时,赤霓也在望着苏景:“说说镜中仙念……墨巨灵吧,你们把他们叫做墨巨灵对吧。”

    赤霓的声音很轻,听在耳中的感觉,很有些清晨醒来、不想起床再赖一会,这时窗外穿来的鸟儿叫声。当然,赤霓的声音不像鸟叫,只是他说话时给人感觉很相似。

    就这么轻轻柔柔的,赤霓继续到:“墨巨灵就是争斗心、毁灭心,他们仇视别族也仇视同族,争于身边一切也憎恶他们自己,但你们不觉奇怪么。他们喜欢争杀和毁灭不假,可是宇宙何等浩瀚啊。我在时、仙朝鼎盛时尚不能完全探索宇宙,这个地方实在太大了,就算他们喜欢争杀。打一打身边生灵也就是了,为何要直接扔出‘毁灭宇宙中一切生灵’这么大的题目。”

    “再就是……我为何要抽离古族的争斗心入镜中?因为他们最喜自相残杀。但镜中仙重入世界后,为何彼此间再无争杀?以本性而论,就算墨巨灵再怎么强大,也都不用你们来动手,他们自己就会先厮杀起来了。”

    接连两问,无需众人去思考。赤霓自己就给出了答案:“因为他们有了统一的信仰,他们信奉永恒:他们心中的永恒。指的就是……”赤霓指向了自己的鼻子:“我。我的永生。”

    稍停顿,赤霓的目光一黯,又伸手向无数墨巨灵尸身沉落的宇宙深处方向:“他们啊,都爱我。”

    太上古时。太上古族,赤霓是唯一的神。

    即便后来有了大群古仙飞升,得到了强大力量,在古族心中赤霓仍是唯一真神。

    墨巨灵的来源很明白,它们是被赤霓从古仙身内抽离出来、封入宝镜中的邪念。可即便这些‘念头’是邪恶的、是残忍的,它们依旧是古仙、古族的一部分,它们也和所有古族一样崇拜赤霓、热爱赤霓。

    善也爱他,恶也爱他,所有人都爱他。他是太古时唯一真神。

    拿人寻仇、两族决战,古族彻底丧灭,赤霓用来镇压墨巨灵的宝镜也告碎裂。邪念化作墨色邪魔逃出桎梏,遁入宇宙中。开始的时候它们也自相残杀彼此吞噬,但很快它们就发现,自己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赤霓也在镜中、随同墨色一起进入浩瀚宇宙,但赤霓并没化形、复活。

    想办法让赤霓复活,相比于自相残杀。毫无疑问要更重要得多。

    ……

    大家都在镜中的时候,‘邪念’们就发现‘争斗心赤霓’的情形很糟糕。

    医术再如何高明的大夫。对自己开刀用药的时候,下手也不会像对待其他病人那样精准、从容。就是这样的道理了,其他所有邪念都被赤霓完整抽离,唯独他自己的争斗心,在剥除时出了岔子。

    ‘争斗心赤霓’被封入宝镜之初就已伤了根本,宝镜尚未破碎前八百年,‘争斗心赤霓’陷入了昏睡中,他已病入膏肓,永无休止的沉睡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如果醒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死去。

    说起曾经的遭遇,赤霓无喜无怒,他的语气始终都是恬静的、安然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赤霓暂时岔开了话题,问苏景:“他们爱我是不会错的,但你可知,我对他们是怎样的感觉?”

    是问,却无需回答,赤霓直接给出了答案:“厌恶。镜中腌臜,邪念可憎,我打从心眼里厌恶他们。”

    古仙与墨巨灵,能够看成一个人的善恶两面,但赤霓不再此列,他的争斗之心只对苍天,与其他生灵无关,所以外面的赤霓谈不到善良,被封入宝镜的赤霓也并非邪恶,两个赤霓在行事、认知、思想上几乎不存区别,差别仅仅在于:镜中赤霓的憎恨更加分明,镜外赤霓处世更加淡漠。

    两个赤霓都认为古族之祸源自‘争斗心毁灭心’,自然对其厌恶非常,而镜中赤霓的憎恨更分明,对邪念的厌恶当然也就特别强烈。

    “在镜中时,我将沉睡去,无数邪念将我团团围绕,不停叩拜,我心中厌恶得很,让它们走开,它们不走、继续膜拜,用自己那点微弱念力给我祈福,愿我安康……混账啊,若不是它们存在,我又何苦将自己割裂为二,我又何苦被我封印宝镜中。”

    “我闭目,将入睡,它们又来问我何时会醒,我厌烦到发怒,我太疲惫又没力气对它们大吼大叫,就冷冷说了句:待你们死光了,我自然醒来。这是我的真心话,当时的真心话。”不知不觉里,赤霓的眼睛红了:“我是神,即便被分割两段我还是神,我真心之言即为深妙重法……它们爱我,见我情形糟糕心中惶恐,见我行将入睡问我何时醒来;我憎厌它们,我说:你们死光时,我会醒来。”

    停顿三息,赤霓眼中赤红散去,眸子重新清澈了,但他的声音很慢,几乎一字一顿地说:“我为神祇,言出法随。”

    没有叹息,没有情绪波动,赤霓话归原题,继续说起古仙邪念逃出宝镜后的事情。

    所有邪念都得脱自由,唯独赤霓还在昏睡。

    想要唤醒赤霓,邪念自裁,只要应了赤霓言法,邪念死光了他自然就会醒来;可即便醒来了,以赤霓的虚弱,他也活不了多久。

    这是两个大麻烦。

    邪念热爱赤霓,想要他能复活,但两个大麻烦摆在他们面前。前者还好说,捐命之苦在于自我挣扎,但自裁本身并非难事,做起来很容易;可后者就太困难了,放眼宇宙穷尽时间,没人能够治好赤霓的‘病’。

    但是‘邪念们’到底还是想到了一个可能能够成功的办法……

    人的一切疾病,所有伤患损丧,归根结底都脱不开一个最最根本的道理:不能再适应天地。

    这是个匪夷所思的概念,不过苏景等人皆有非凡心智,这件事以前从未想过,但是在听到对方抛出题目后稍一琢磨便缓缓点头:草木冲鸟,蛇兽灵长,一切生灵都萌发的前提都是顺应环境、适应天地。

    身有伤患身染病恙,身体无法再适应天地,也就没办法再继续生存下去。

    赤霓的病没得治了,谁也没办法让他醒来后再继续适应天地。但、如果换个方向呢,如果不去治赤霓,而是去改造天地改造环境改造宇宙呢?

    既然赤霓无法再适应这座宇宙,那就把这座宇宙改了,改成让宇宙去适应他!

    这是根本没办法用言辞去形容的大胆想法,甚至没办法找出一个例子去比喻,因为所有生灵都在适应天地,宇宙间中发生的一切与智慧生命有关的事情,其根本都是在生灵适应天地。

    这就是‘古仙邪念’的野心了,疯狂都不足以形容。

    那些邪念也的确开始这样做了。

    刚刚离开镜子,他们力量弱小,远不足以改造宇宙,所以他们认真修行,耐心进化;他们的知识严重欠缺,所以他们去掠夺文明,促进进化的同时努力学习着自己能够学习的一切。

    漫长隐忍漫长打磨,墨巨灵族内强者无数、墨巨灵对空间和时间有了非凡的理解、墨巨灵几乎掌握了宇宙间所有智慧族类的优点,但他们之中无人立道,因为他们对宇宙充满敬畏的同时,心底存下的最最根本的念头确是:变天!

    天不许他们立道,他们也不许自己立道,因为一旦立道,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也就变成了天的一部分,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墨巨灵就再不可能‘变天’。

    墨色族中强者众多,但是真正能与阎罗、道尊比肩者几乎不存,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墨巨灵不立道。

    另外,在墨巨灵蛰伏、尽化的过程中,还发生过一件怪事:被他们小心养护在法术中、始终在沉睡的赤霓,忽然有一天不见了。

    刚出事的时候墨巨灵大惊失色,信仰几乎崩塌。

    将他们团结在一起,暂时停止自相残杀的唯一缘由就是复活赤霓、给他永生,这就是墨巨灵的信仰所在。而信仰一旦崩塌他们立刻就会回到‘争斗无尽、自相残杀’的混乱状态中去,不过墨色族中一群大能为者在仔细探查过赤霓沉睡地、周遭守护法术后很快得出了结论:赤霓仍在族中。

    墨巨灵以法术裹住、温养赤霓,这法术是大族内所有墨巨灵联手施展的,包裹着赤霓的那一团黑色软雾有千千万万尊墨巨灵的力量在内,赤霓只是‘沿着’法术灵犀的牵挂,遁入了其中一头墨巨灵的身体中。

    赤霓可能变成了那头墨巨灵的一根头发,一滴血,甚至一片皮肤。被赤霓遁身潜入的墨巨灵自己都没有知觉。(未完待续)65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