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零九章 他的信仰,我的永生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三更)

    “我一直都在沉睡中,心神封闭无思无慧,可我须发成目体肤如耳,墨巨灵的打算、外间发生的一切我都是知晓的,过耳过目不过心罢了,但不过心仍就是会有些本能反应的……不是我故意为之,只因我厌恶这些邪念,所以找个机会‘逃’了。本能使然,非我本心。”赤霓的笑容很浅。

    逃了,但没逃掉,墨巨灵不晓得赤霓具体附身于哪位同族,不过能笃定他仍在大族中,那就无所谓了,反正赤霓还在沉睡,睡在哪里都无妨,待到时机成熟、条件圆满时候他照样会醒来……和永生!

    墨巨灵的计划按部就班的推进着。

    尽灭骄阳和屠灭世界都是改造宇宙的必须步骤,前者无需多说,后者也道理简单,所有生灵都是顺应天地而生,而每一只生灵本身,也-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是现在宇宙的一个‘支撑’,想要改天,非得杀尽今时所有生灵不可。

    其实灭骄阳也好,杀光生灵也罢,都还只是准备功夫,前面这些‘琐事’完成了,才真正进入篡改宇宙、变天的步骤……

    事情已经很明白了。

    蛰伏、研究、进化,积攒力量;

    进军仙天,沉灭骄阳杀尽生灵;

    修改天地,赤霓的病无可医治,就让天来适应他;

    最后……应上赤霓沉睡前法令神谕,所有古仙邪念自毁去。换回他们所崇拜的、他们由衷热爱的赤霓重返世界、永生不灭!

    墨巨灵死绝是赤霓苏醒的前提,不过在赤霓苏醒前,墨巨灵还要保证他能永生……这是个怎样荒唐的计划。这是个怎样疯狂的执念,这又是何等的热爱和对这份热爱的忠诚呢。

    赤霓恨他们,他们知道;赤霓把他们封印宝镜中,他们清楚;赤霓立下神谕天法,你们死绝了我才会醒来……但他们爱赤霓。

    即便今日仙天中,以疯狂卓绝而立道的天魔,相比墨巨灵也不见得更疯了。

    墨巨灵进军仙天。折戟沉沙。他们的计划才真正进入到实施阶段就败了。一败涂地,再无挽回余地。

    十年磨一剑。剑才出鞘壮士便阵亡沙场,英雄苍凉莫过于此吧。

    “我就附身在他身上。”赤霓转目望向下治真尊:“他被抽离邪念时,只是个小娃娃。”

    缠江井大战时下治真尊死而复生,如此异象立刻引来墨色重视。仔细讨论过后得出结论:赤霓就俯身于下治。

    下治不死是因赤霓相附,得神力庇护。

    而随后大战中,下治面临生死大难时表现出的由衷恐惧也和他自己无关,他怕敌人的轰杀会惊扰、会伤害赤霓;墨色覆灭时的悲伤、大哭同样与他们自己无关,只因为他们热爱的赤霓再无法永生了。

    墨巨灵最喜欢说的两个字就是‘永恒’,他们口中、心中永恒,就是挚爱之人的永生,赤霓的永生!

    下治多次死而复生,他还活着。但他的活全因赤霓神力庇护,于赤霓沉睡前定下的言法神谕而言,下治第一次死。这头墨巨灵就已经‘不存在’。

    下治‘不存在’,其他所有墨巨灵死绝,赤霓就会苏醒,而天地尚未改造,他醒来不多久就会死,再没人能够帮助他、再没人能够完成‘永恒’。

    正神墨中生。行驰宇宙间,永恒何所在。真色罪孽僧。

    墨巨灵曾被赤霓封入镜中,他们是赤霓口中的邪念,他们自领‘罪孽’二字。他们也和古族、古仙一样崇拜、信奉赤霓,他们有信仰,所以他们也是僧侣。

    一心一意想要摧毁宇宙、改变仙天再以自己的死亡去迎接永恒的罪孽僧。

    赤霓望向下治,所有人都望向下治,不知什么时候下治已经不再流泪,他垂首肃立在星空,头颅低垂却再没一点动静……生机断灭,悄无声息。

    下治死了。

    灵物最怕伤心,心伤入极便会心枯、灵枯、生机枯萎而死。

    离山巅中的灵魅儿是灵物,翱翔星天内的金乌是灵物,行驰宇宙间的墨巨灵也是灵物。杀灭无数生灵、几乎摧毁了大半宇宙的邪魔首领伤心而亡。

    因为永恒破灭。

    “我还能活三百年。”赤霓又次笑了,他的目光有些涣散,分不清他在望着谁:“清清醒醒、明明白白地活三百年。”

    话说完,他的翎羽中飞出了九根金色长翎。

    那一瞬间,苏景等人尽数心头一紧……这一仗打到现在,真的很烦了;得知最后的真相,真的很唏嘘了,没人还想再打下去,尤其赤霓不是恶人、也不是敌人。

    幸好,赤霓施法但并非发难,十根翎羽飘飘,其中一根没入下治真尊的尸体中,另外八根则飞去墨巨灵尸身坠落的方向……下治身体微微一震,双目重新张开,先是迷茫、继而清晰,可随即又变得沉痛起来。

    几乎同个时候,另外八尊已经死在十三星阵中的墨巨灵飞纵上来,他们又转活过来,都和下治一样的神情,深刻悲伤。

    “别别别,”赤霓对着下治和另外八尊墨巨灵笑了,真的是很轻松、很舒服的笑容:“我刚把你们弄回来,可别再伤心而死,那可太坑人了。”

    稍加停顿,赤霓的笑容愈发轻松了:“我们还能活三年,你们几个陪着我走走看看吧,嘿,好好的天地被你们打得一片狼藉,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好景色留下来。”

    以自己的寿数去分担墨巨灵的性命,但这种分担不是加减法、不是两个盘子见互相挪豆子,法术本身就会伤命的。

    能够自己再活三百年的赤霓。最终选择了与他最厌恶的九道‘邪念’再一起活三年。且复活后的墨巨灵与折命后的赤霓,都变得虚弱异常,如今他们都只是最最普通的仙魔。

    并且会一天一天地继续虚弱下去。直到三年后……

    三年后,他们都将烟消云散。

    “永恒破灭,信仰也就没了,你们肯定得变回老样子,不过你们行行好,就当给我帮帮忙啊,这三年里可别互相厮打。可别啊。”没再看苏景等人一眼,赤霓带着九尊墨巨灵远去。一边飞着一边嘱咐,语气特别诚恳……

    但就在赤霓与九头墨巨灵即将飞出苏景视线的时候,赤霓又站住了脚步,遥遥望向苏景:“老朋友。一起走走吧。”

    赤霓望着苏景,但他不是对苏景说话。

    “困得很,想睡觉。”

    “厚……哈……欠。”

    心猿意马毛发苍白,睡眼惺忪,但还是飞了出来,过往一切已成云烟,永远封存漏中。

    赤霓、大拿都是老家伙了,他们是……一个早已结束的时代。

    意马扛着心猿飞去了赤霓身边。意马有翅膀,游走星天的时候靠飞的。但不知是不是马儿的自尊心作祟,即便意马飞向天空足不沾地,于他前进时仍有哒哒的马蹄声相伴。

    啼声哒哒。赤霓、大拿、几头墨巨灵走远了,消失不见。

    苏景等人回到中土的时候,正是黎明时份。

    ……

    中土黎明时,九龙破晓。两个世界的时辰一模一样的。

    铜川城南,沟里村,瘦仙姑家门内外。密密麻麻无数善男信女叩首祷念。

    前阵子太阳沉落了,这事实在太可怕了……九龙地的百姓可不晓得他们有多幸运。此界有甲添坐镇,就算没有太阳,甲添也能施法保证此界温暖,保证生灵不受骄阳熄灭之害。

    可天上的太阳不见了,这些日子一直黑漆漆的,就算温暖不变普通百姓也会惊恐非常,沟里村附近十里八乡谁不知瘦仙姑法力通天,纷纷汇聚而来,求请仙姑大发慈悲,帮帮忙赶紧把太阳请回来。

    要说瘦仙姑一点法术都不动,那还真是冤枉她了,好歹她也是个修行之人,不过她拜奉的是‘家仙’,是老宅院中一株得造化开气运的葡萄藤,平时里都是这株葡萄小妖帮她算命驱鬼。

    太阳没了,瘦仙姑也怕,急忙忙地开香堂请老仙,想要讯问个究竟,可是这事大得通天了,葡萄大仙都吓疯了,哪还顾得上理会瘦仙姑。

    开香堂得不到大仙回应,瘦仙姑就坚持不辍,香火接连祷念不断,好几天里都只喝一点水、胡乱吃口东西……不久前她被惊驴摔到地上本就受了些内伤,这些天接连操劳,到得黎明前再也坚持不住了,身子晃晃噗一口血喷出来,两眼一翻就此晕倒。

    善男信女大惊失色,但随即……东天破晓、旭日初升!

    苏景以完美骄阳重燃仙天金轮时是‘第十时’,日落时分,凡间不见太阳。是以太阳都回来一整宿了,凡间却还不晓得,直到此刻、直到破晓!

    有人对天叩首,有人手舞足蹈,有人痛哭流涕,还有,那是怎样的一片欢呼沸腾啊!

    狂喜中有人细细回味刚才发生的事情:瘦仙姑一口鲜血,东天破晓骄阳重归……我的老天爷,瘦仙姑法力无边!

    掐人中、灌糖水,大夫向前冲普通人赶紧让开,急急忙忙救护瘦仙姑。

    仙姑就是太累了,本身没什么大碍,很快就醒来,平时在香堂上侍奉的小童儿生怕仙姑糊里糊涂漏了底,急忙大声提醒:“仙姑自损法力行转重术,终于挽回骄阳……”

    瘦仙姑本想给小童儿一巴掌的,但手还没扬起来周围就乱哄哄地一阵欢呼,一阵道谢,又是没完没了的赞扬之声……仙姑大概明白了,面上浮现浅淡笑容,心里正措辞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外面忽然又传来阵阵惊呼,似是又有大古怪的事情发生。

    由小童儿搀扶着,瘦仙姑来到门外望向东方:“啊?”

    此时太阳已经跃出地平线,完完整整的挂在东方天空……太阳回来了,但是有些古怪:旭日明亮却还不算太耀目,由此清晰可辨,圆圆金轮中,竟浮现着一张面孔:

    年轻人,眉清目秀、笑容浅浅,苏景。

    完美骄阳是从苏景身内成形,又再将所有金轮重燃,由此完美骄阳中落下一道印记:苏景容貌。

    当完美骄阳点燃其他金轮时,这道法影也一并显现……

    气意落印、神火映影而已,不值大惊小怪……惊呆了万万凡人。

    何止九龙这一座世界,所有凡间、所有幸存凡人皆于此刻,从自家的太阳上看到了那个笑嘻嘻的家伙!

    少不得,聚集沟里村的善信们又去问瘦仙姑太阳里那人是谁。

    “前一生,我本天上仙宿,今世入凡尘修持。”瘦仙姑眯起眼睛,声音轻妙语气高远:“凡人之身,法力受限,以我之力不足以挽回骄阳,只好打通天地灵犀,请我前世夫君出手相助……他便是我前世夫君了,人在天庭,等我归去。”

    说话时,金轮中的法影渐渐模糊开去,但并不是就此消散,而是轮廓勾勾、眉眼变变,很快又变成了另一张面孔:长发飘飘、妖冶且明浩的美丽女子。

    不听。

    骄阳中人面变化,又惹来惊奇无数,善信七嘴八舌,再来请教瘦仙姑。

    瘦仙姑老起脸皮:“那个便是我的前生模样、仙子本相。”(未完待续)65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