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一零章 忽啊,忽啊(大结局)

作者:豆子惹的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四更,大结局)

    “你啊你,你、你要脸么!”中土世界,三头心猿痛心疾首,又指太阳又指苏景。

    九龙地不知骄阳中法影是谁,中土可是人人识得,前一变佑世真君,又一变笑语仙子!

    前一变是苏景身化炉鼎,留在完美骄阳的法像印记;后一变则是苏景在炼化完美骄阳时,心根深处最最本真的念头,在最后时刻,甚至苏景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他心底想着的是不听。前半生打打杀杀血雨腥风,笑也笑过了哭也哭过了,若得善终善了,就和她并肩下海捉螃蟹,并肩上山数蚂蚁,并肩飞天抓麻雀,并肩……并肩。

    骄阳显真,和当捕快袍上那个斗大的‘好’字是一样的道理。

    显现心地真实想法倒没什么,可那太阳中应出的法影不是苏景出身的离山,不是苏景的大老板阎罗,而是她媳妇,终归……有些不太符合小师叔大仁大义大德大善的形象。

    再怎么抱怨,太阳上的苏景、不听都显映全宇宙了,三尸也不再白费力气地闹,雷动天尊语气沉沉,最后说了句:“千辛万苦才打回来的道貌岸然啊,废啦!”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中土百姓望着骄阳,哪个不是在笑!倒是不久后法影消散,让大家觉得颇遗憾……

    就在法影散去、骄阳彻底归复原样时,戚东来缓缓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个好漂亮的女孩子。

    女孩子身着天魔宗服式,正守在床榻边用温热毛巾为他擦拭额头,见他忽然张开眼睛。女孩子先是一喜、跟着又面色一红,轻轻柔柔地声音:“你醒了?莫乱动,我去请宗主他们过来。”

    “嗯。”戚东来对女孩子笑了笑,他的声音低沉雄浑,他的笑容哪还有丝毫扭捏,一笑之中豪气尽显!

    小天宝心痕愈合,小花容破去憎厌魔修。身为道选金童、第一天魔与第一地魔的传人,戚东来一身憎厌修持也在他昏迷时洗炼做‘无疆无界。无法无天,无业无度,无尘更无不是尘’的妙法真修!

    他是空来山的大师兄戚东来,他更是仙界天魔坛的大师兄!

    很快。门外人影一闪,有人来了,来得却非蚩秀,而是小相柳和浪浪仙子。

    恶战时,天魔宗群魔解血,继而诸座天道强者请天留人,天随人愿,留下了他们,但全都是‘落叶归根’。一群天魔哪来的归回到哪里去,戚东来就坠落在人间,一直昏迷。

    小相柳受苏景所托。暂住空来山守着戚东来,以防他伤势有变。

    见到小相柳,戚东来精神一振:“打完了?打赢了?”

    待小相柳一点头,戚东来哈哈大笑,打完了、打赢了,过程何必再追究。这个结果最好不过!毫无意外的,小相柳面露惊讶。问事干脆、笑容张狂,戚东来一扫‘憎厌’,实在不适应。

    不适应不适应。

    笑过后戚东来再问:“那个小丫头是谁,初见却直映我本心。”

    再不见丝毫扭捏,今时戚东来行事直接了当,他只看了那个小姑娘一眼,但这一眼就觉她的容貌直印本心!

    “天魔宗新收的弟子,叫做‘小西’,”浪浪仙子接口:“我看得出,她对你也有意思……娶不娶?我去张罗!”

    “若她愿意,我娶。”戚东来现在干净利索地有点过分,男女之情须得痛痛快快的,若让他去讨谁的欢心他可做不来,天魔大兄忙得很,还要赶紧去寻找两位师尊,戚东来跳下床,但他马上发现小相柳的样子古里古怪的,皱眉问:“怎了?”

    小相柳的笑容怪,声音也怪:“骚人,你且如实应我一句:你可信轮回因果、宿业偿报之说?”

    “佛家说法,和尚法持,与我天魔无关,谈不到信或不信,但我不理会。”性情变了,交情没变,他和小相柳同生共死的朋友,有话就直接说。

    小相柳嘿嘿一笑:“哦,那就好。”

    “什么跟什么,你痛快点,把话说清楚。”戚东来不耐烦了。

    “这可你让我说的,”小相柳仍笑着,没点好心眼的那种笑:“你可还记得小东山肖婆婆?”

    “谁?”戚东来一时没想起来。

    “尚未飞升时,西域大漠古城旁被你亲跑了的那个肖婆婆,那个月宗‘西钩巡视’。老太婆死了,转世今生,小西。”小相柳忽然高兴起来,哈哈大笑,戚东来一辈子以恶心人为天道,今次终于膈应了自己一回!

    果然,戚东来愣住:“嘶……”一口凉气倒吸。

    小相柳开心得跟什么似的,就在他的大笑声中,蚩秀等中土天魔宗首脑赶来探望大师兄……

    大战了断,劫数散去,但仙天遭受重创,中土也满目苍夷。要重整仙天、要修养乾坤,神君、道尊和一群中土仙家们还有得忙。就小相柳最清闲了,领着浪浪仙子游山玩水,一个九头凶蛇一个嗜血尸仙,他俩不吃人就算帮忙了。

    这天小相柳正带着浪浪仙子在海边溜达,突然天空中道道剑云流苏,黑压压一大片仙家汇聚而来。

    苏景为首、不听相伴,尘霄生、贺余、叶非、三尸、蜂侨、无双戚弘丁,乌龟州几位蚀海、裘平安黑风煞等几位大当家紧随其后,再就是剑尖儿剑穗儿、参莲子樊翘、妖精不成、启巧蚩秀蚩秀等一大群中土世界的留世仙。

    这样的阵仗,拉出去打仗都没问题了,小相柳有些纳闷:“干啥?”

    “你俩把喜事办了吧。”苏景应道。

    小相柳瞪起了眼睛。啼笑皆非的样子:“这么多人,来、来……请愿的?”

    苏景笑道:“帮忙!都是来帮忙的!给你帮忙也找你帮忙。”

    话中有话,小相柳问:“到底啥意思?”

    “咱打仗的时候。不是有好多仙家都逃去南方了么?不出力无妨、逃去南方也就算了,还怨声载道说仙军无能,说阎罗道尊啥啥啥的,名字我这都记着呢。”苏景取出玉玦对小相柳晃了晃:“当时咱得顾全大局,就没理会,如今道尊又老古板,说大劫初定。当求人心安稳,过往事情就不追究了。”

    小相柳再瞪眼:“搭理老道那个……”

    “是不想搭理。可他老人家的话咱不能不听。”苏景笑呵呵地:“这不就找你赶紧结婚么,咱风风光光地办上一场喜事。名单都列好了,大伙都等着去收礼呢。”

    “顺便,诸位留守中土的镇世仙也出去转转。留个字号。”苏景伸手指向剑尖儿剑穗儿等人,一群小仙家都满目盼望。如今劫数已过,灵胎转生,中土的人王、群仙再不受天地桎梏,可以随意飞仙天外了。

    借喜事之名,把竹杠敲遍千宗万派,这事小师叔轻车熟路。尤其那些被记下名字的仙宗法坛,都会有蚀海、裘平安、三尸、阳三郎或者戚弘丁之类凶人登门拜访,不把石头榨出油来他们不回来!一直没离开过中土的仙家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出去走一走。还能为大都督等人站脚助威。

    普通仙宗,送张喜帖就好了;那些‘白眼狼’,不掉几斤肉就不可能了。

    苏景一说。小相柳也等不及了,和浪浪仙子商量了几句,浪浪仙子去见父王大尸仙;小相柳去见师尊与师兄。大魔罗与大夜叉在恶战中受伤极重,不过现在都已救回来了,只是虚弱疲惫,假以时日安养便好。

    过不多久。天外灵讯传来,小相柳和小尸仙两边的家大人碰过了。定下吉日喜期,中土群仙一哄而散,飞赴各出送喜讯刮地皮……讨喜彩去了。连六两大掌柜这等不能飞仙的小妖,也得苏景特殊照顾、炼了一道法罩保他天外无碍,被大都督带在身边出去开眼界去了。

    这可是一场大热闹,当然少不了最爱凑热闹的小金乌和战中幸存下来的三眼神鸦。

    很快,小金乌回报:那些仙家表面开心,暗地里抱怨翻天啊。

    苏景传讯:记名字。

    道尊传讯回来说苏景胡闹,苏景赶忙飞往东天亲自给他老人家送了张喜帖。

    两年后相茅联姻,风风光光的一场大喜事,浪浪仙子可真争气,很快就大了肚皮,小娃娃出生也是要摆喜酒的,之前记下来的名字又派上了用场。

    就在小小相柳呱呱坠地的时候,仙天深处一处凡间天外,赤霓身体散碎了,化作千万缕盈盈流光,散入宇宙中。得他换命复活的九尊墨巨灵也随之消散,当黑色的尸身飞灰去,九枚金色翎毛飘零而出,其中八枚轻轻翻飞、飘入宇宙深处,再难寻其踪,另一枚金色翎羽打着旋子落入了那处凡间。

    老心猿站在意马旁边,目送着赤霓与墨巨灵离去,待一切终了,心猿问意马:“我们去哪里?”

    意马摇了摇头。

    心猿想了想:“随便走走吧,走到哪里算哪里。”

    “厚厚,好。”啼声哒哒,一头心猿,一头意马走向宇宙深处,他们随便选定的方向。

    ……

    晃晃,又是十年不见。

    有大能为者出手干预,中土世界很快就重现繁荣,但仙天想要恢复元气还早得很,慢慢来吧。

    战中仙魔陨落无数,其中绝大多数归于尘烟,再回不来了,比如离山任夺,比如活色地施萧晓。这也是苏景一直不太愿意去回忆那场大战的主要原因。

    攀一阶一阶,看一景一景,待到山顶时眼中所见,即有流云壮阔也有苍天无情!有时候苏景会想,若自己是墨巨灵,若陆崖九是赤霓……过程可能不一样,但本质是相同的:为了换回热爱之人,哪怕掀翻宇宙!

    我也是墨巨灵,不过没机会?这他娘的……还是别想了。

    日子波澜不惊。苏景又多出两位师弟,已经下山买宅院、关门过起小日子的陆角八、蓝祈夫妇和陆崖九、浅寻两口子各自收了一名弟子。

    师父、大师娘收的弟子入门更早,是师兄;陆崖九、小师娘收的弟子晚两年。是师弟。

    两个小娃平时经常见面,师兄总是废话不休:“师弟,你闭眼……诶,睁!也没啥啊,你真是瞑目王转生?瞑目王非得瞑目不可,万一睁眼那可不得了,我可听说了。瞑目王闭着眼睛的都能找着路,从不会迷路也不会撞树。他一睁眼呀……”

    师弟摇头,还是小娃娃但已经显出清秀模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瞑目王转生,不过你一定是拔舌王转生。”

    陨落仙魔绝大多数归于烟尘,不过还是个别人能‘回来’。和殒身时有强大仙魔刻意照拂有关,也和他们前生修持有关,比如拔舌王、比如瞑目王。他俩的残魂就被神君护住了,但他们的牺牲太惨烈,残魂虽留住了记忆却再无法保留,神君将他们送入轮回,今生现请离山高人帮忙教导,待学有初成后神君会把他们带走,再做精深修行、总有寻回前世记忆那一天。

    ……

    经传。释尊降生时,迈步在四个方向各走七步,后举右手唱咏: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苏景很努力!

    小不听有喜。

    笑得大小师娘合不拢嘴,笑得三头心猿合不拢嘴。三尸费劲心机地巴结,终于换来每天可以隔着衣裳听小不听肚皮一次的极品待遇。大爹天天对肚皮说要带他去吃遍山珍海味;二爹说将来带小娃拿遍天下珍宝;三爹拈花总想说点小孩子不能听的,奈何大小师娘永远守在旁边。

    除了大小师娘,海灵儿三姐妹也始终陪着不听,一贯娇柔乖巧的三姐妹如今也露出些凶相。瞪拈花……每次话到嘴边,拈花最后还是会吞回肚子里去。

    不听的肚皮一天天圆起来。

    这天三大心猿正排着队准备听肚皮。突然天空里一道剑光闪过,道尊自天而降。

    整顿仙天、重建东方逍遥世界,他老人家何等忙碌,突然赶来中土必有要事,苏景等人急忙迎上。

    不等发问,道尊就说道:“佛转生的线索已经追查明白。”

    苏景大喜!

    佛殉法,能不能再度转生一直都是未知之数,寂灭很可能就是彻底毁灭。但如果他能转生,那就意味着所有随他一起入法殉难的西天仙佛,都会于将来某日再次转生。

    优和尚、小果先、悠小菩萨……都还能再回来!

    “请道尊细说。”苏景道。

    “佛今次转生,就在中土……”说着,道尊的目光望向不听,已然显怀、肚皮圆溜溜的小不听。

    见道尊目光所向,苏景面色一变,不听面色一变,三尸齐齐面色骤变,雷动脱口:“莫不是、莫不是这个?!”

    “不是。”道尊说完大伙都松了口气,怀了个佛祖这事太吓人了,不听还想着将来克扣娃娃的压岁钱来给自己小时候报仇呢。

    拈花一个劲摇头:“咳,您说您,既然不是您说到关键时候,就别瞧着不听啊。”

    “我之前不知不听有喜,这不是初一见有些惊讶嘛,恭喜啊。”道尊也笑了:“佛诞于四月初八,具体托生何处已经探得明白了,说也巧,就在你故乡白马镇。”

    今天已是四月初三,只差五天便是佛诞吉祥日!

    五天里,群仙汇聚中土人间,神君驾临、瓶儿婆婆驾临、大小魔君和甲添降临,道家群仙和各大仙门名宿全都赶来,就连天魔坛金铃天、小花容也带着戚东来和一众天魔赶来……

    四月初八,黎明时份群仙尽至白马镇,黑压压地几乎铺满了天空,不过神仙身相,除非可以显露否则凡人看不见,倒也没引出凡间惊骇。

    瓶儿婆婆将小镇稳婆暂收袖中,自己化作稳婆去给产妇接生,当初说好的,不必管佛自己愿不愿意。

    群仙屏息、静静等待……突然,哇地一声哭自产妇家中传出,天上一群神仙群都松了口气。可是还不等这口气吐干净,婴孩的啼哭陡然变作洪亮笑声,随即众人只见那个小不丁点、身带浮肿的小娃就从屋中跳到院子里。

    婴孩在院中,向着东、南、西、北各走七步,他才刚出生,浑身都是血迹,步步血脚印。跟着小娃举起右手放声大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念一遍不算完,还得继续念: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何等惊人的场面,可怜这家凡人,除了稳婆外,连爹带娘全都懵了。瓶儿婆婆见怪不怪,微笑对这家人说:“这个孩子天命非凡,但无妨,该怎么养就怎么养、该怎么教就怎么教,这是大好福缘,是你家的吉祥福慧。”

    道尊皱皱眉:“又来?”

    阎罗点点头:“又来!”

    苏景若有所思:“每次都这样?”

    “嗯。”两个山羊胡子老头同时点头。

    “得说几遍?”苏景再问。

    “要没人理他,能说一整天。”道尊应道……忽然,人影一闪,一位仙家自天空纵入小院,伸手照着婴孩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击,不轻不重,肯定不会伤到他,但留下个红手印是免不了的:“好好说话!”

    啪,好好说话,哇。

    婴孩落地说话是先天福慧,可婴孩就是婴孩,在悟道前他就是中土人间、白马小镇上的一个凡人,挨了一巴掌立刻打回本相,小小婴孩一轱辘倒在地上,开始放声大哭。

    蹬蹬小胖腿甩甩小胖手,哭得那个拼命啊!

    打人仙家纵身返回半空……打佛!就算佛还未涅槃,他打得也是佛,这还了得,此人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拍了拍手掌,随即迎上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的惊诧目光,他皱起眉头:“怎么,打不得么?”

    这世界,这宇宙,除了几位离山师长,没有叶非打不得的人!

    见群仙都不大话,叶非冷笑,重复再问:“打不得么?”

    “忽啊忽啊,打!”十六老爷刻苦用功,又学会了一个‘打’字。

    十六都开口了,做弟子的当然得赶快应声,如今还未能炼化人形、只是一道虚影的小金童急忙开口,本想说一句‘师父谁人打不得’,但紧张之下开口就跟着十六跑了:“忽啊……”

    苏景笑了,附和:“忽啊忽啊。”

    和他一伙的妖魔鬼怪全都笑了,全都附和:“忽啊忽啊。”

    忽啊、忽啊、忽啊……忽啊。

    ——————————————————

    (全书完)(未完待续)65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