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47章 少阳宗 景家

作者:纸生云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日后。+◆頂+◆点+◆小+◆说,

    青阳照天,宝光如玉。

    景幼南头戴九元冠,身披阴阳五行法衣,手持天书,坐九龙宝辇,周围凤凰来翔,口衔紫书,咬咬好音。

    仔细看去,龟母按笔,寿老捧砚,铸金为简,刻书灵文,字字浮空,光明万里,上行太极,下造九天,金灯常照,人皆可见。

    这一动作,诸天之中,光明礼赞,生死莲花绽放,郁郁馥馥的香气,经久不散。

    轰隆隆,

    景幼南稳坐宝辇,气势冲霄,异象不断,搅动风云。

    轰隆隆,

    仿佛感应到其中撼动八荒**的力量,天空雷城上,重重叠叠的雷光升腾,悬而化为光环,玄之又玄的雷霆篆文在上面流转,好似沟通层层叠叠的雷霆世界。

    叮叮咚咚,

    光环转动,发出诸般的雷音,天地之间的雷霆之气震荡,生生不息。

    “是少阳雷池的投影,”

    景幼南微微眯起眼,神念散开,能够感应到充塞天地的雷霆之气,无所不在,浩浩荡荡。

    哗啦啦,

    时候不大,就见中门大开,天花铺地,彩带飘飘,钟鼓齐鸣,两排少阳宗弟子按剑而出,气质沉凝。

    正中央一人,头戴莲花宝冠,身披三元一气仙衣,金容玉姿,额生竖曈,天门上云光连绵,极为辽远,不见尽头。

    只是静静站立,就有一种无尽虚空的容纳。

    “身若虚空,容纳万物,”

    景幼南只是一看,就心中有数,认出来人,正是少阳宗中近些年来崛起的人物柳元飞。

    大劫大运,总有天才之辈应运而生,光芒万丈。

    “这才是最耀眼的一个,”

    柳元飞念头转动,想到宗主的话语,仿佛心中的震撼还未完全消去,面上却不动声色,稽首行礼道,“见过景真人。”

    “柳道友,”

    景幼南目中黑白,扭曲时空,两人虽然都是洞天真人,但境界却是高下有分。

    “景真人,里边请。”

    柳元飞知道两人的差距,一举一动,蔚然有礼。

    “请,”

    景幼南刚抬步往里走,就听天空雷城之中,传来悠扬的钟鸣,四方震动,八面来风。

    当当当,

    钟鸣六十四下,紫气华盖,金光盈空。

    “看来门中确实很重视啊。”

    柳元飞听到六十四声钟鸣,讶然之色一闪而逝,这样的接待规格,几乎不逊色于玄门大宗的掌教或太上长老一级的来客。

    事实上,单论境界修为,景幼南绝对是大千世界洞天真人中顶儿尖的。

    “嗯。”

    景幼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大袖一扬,衣袂带风,神情肃穆。

    到了他现在的境界地位,在外面已经是完全可以代表太一宗。

    “不愧是万年大宗,”

    景幼南一边往里走,一边观看。

    只见不计其数的雷湖,雷河,雷池,雷坑,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难以想象的雷霆罡气自上面浮动,经过禁制法阵转化之后,化成天青色的雷水,蕴含精纯的精气,滋养神魂和肉身。

    甚至雷霆之气太过旺盛,还凝成一尊尊的雷神,演绎各种雷法,有雷龙拳,天雷手,化雷图,雷神三十六神光,末法雷音,等等等等,千变万化,非常非常玄妙。

    雷霆的世界,在这里修炼雷诀绝对是如鱼得水。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正殿。

    有仙鹤道童在此等候,恭声道,“景真人,掌教真人尚在闭关,特意吩咐上元殿殿主招呼真人。”

    “上元殿殿主,”

    景幼南心中一动,这可是少阳宗中仅次于掌教的二号人物,位高权重,还向来由景家人担当。

    哗啦,

    下一刻,上元殿殿主踱步而出,面容清癯,三缕长髯飘在身前,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的脑后,一层又一层的光晕升起,如同深不可测的小千世界,孕育万千的雷神。

    哗啦啦,

    上元殿主一出现,殿中顿时氤氲出一种天青色的雷气,浓郁的生机炸开,好似灯花一样,无穷无尽。

    这样的生机,几乎可以到了活死人的地步。

    “已经将雷霆的生机推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景幼南眯起眼,心中判断,接下来肯定是阴极转阳,由生机到毁灭,大圆满之后,就是雷霆化身,霞举飞升。

    其他人见到殿主到了,行礼之后,知趣地退下。

    上元殿殿主上下打量了景幼南几眼,好一会才开口道,“要是你留在景家的话,或许不会有这样的造化。”

    “是啊,因缘际会。”

    景幼南有点漫不经心,又有点风淡云轻,道,“我自有我自己的路。”

    顿了顿,景幼南接着道,“但是当年参加谋害我父母之人,我不会放过。”

    “当年之事,不光是景家有人参与。”

    上元殿殿主早有准备,平静地道,“大劫之下,牵一发而动全身。”

    “父母之仇,是天底下最大的因果,”

    景幼南声音不大,但有一种坚定不移,道,“如果景家要担下这样的因果,以后我自然会让你们知道这个因果有多重。”

    “不愧是这一大劫的天命之子,行事真是霸道。”

    上元殿殿主垂下眼睑,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我们景家不会插手,其他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这样就好。”

    景幼南突然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讲,我也是姓景,不会让你们难做的。”

    上元殿殿主不再多说,用手一挥,眼前出现了一个袖嚢。

    “这是你母亲当年留下的物品。”

    说完,上元殿殿主大袖一摆,出了大殿,扬长而去。

    “还不错。”

    景幼南拿着袖嚢,心中算是满意。

    要知道,像景家这样的家族,盘根错节,势力庞大,上万年传承下来,族中规矩森严,家丑不可外扬。

    能够承诺不插手,已经是很大的让步。

    这是在天地大劫之下,景家迫于形势下的妥协退让,毕竟不管怎么讲,景幼南的动作都会有损景家的脸面。

    “让我看一看,我这个素未谋面的母亲都留下了什么?”

    景幼南用手一指,法力涌出,袖嚢自动打开,露出里面的空间。

    其他都是寻常之物,只有半截石碑,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很快要完本了,完本后准备新书,是关于聊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