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48章 一念众人死

作者:纸生云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少阳宗,玄明洞天。☆→頂☆→点☆→小☆→说,

    明霞晚烟,吞云吐媚。

    松风绿池水,竹荫红桃花。

    景烨坐在宝树下,眉成霜白,目分八彩,脑后雷火升腾,凝成朵朵灯花,光芒大作,映照周天。

    “嗯?”

    景烨突然心神一动,眸子中万千的篆文流转,隐隐组成一个神秘的卦象。

    “是中元劫?”

    景烨疑惑之色一闪而逝,闭目沉思。

    他修炼的《三元劫运经》是一门极为玄妙的玄功,渡过下元、中元、上元三劫之后,就是圆满境界,结出劫运种子,可以化解劫难,祥瑞加身。

    只是三元之劫,不同于雷劫,似心魔劫,非心魔劫,似身外劫,非身外劫,心有劫生,魔从气起,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景烨已经渡过下元之劫,按照他的推算,应该是十年之后才有中元劫,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或许是大劫来临,劫气深重,提前引发?”

    景烨皱了皱眉头,这门玄功即使在景家之中修炼而成的也是少之又少,三元之劫又是不同的修士完全不同,根本没有参照物。

    “安心渡劫。”

    景烨目光一动,智慧如剑,斩断诸般的念头,不管怎样,既然中元劫发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全力渡劫。

    要是能够顺利度过中元劫,他的修为能够再上一个大的台阶,可以在这滚滚的大劫之中占得先机,分得气运。

    哗啦啦,

    念头一落,景烨就觉得眼前火光升腾,不知何时,一朵朵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焰从虚空中落下,密密麻麻,包罗万象。

    火焰之中,蕴含难以想象的力量,噼里啪啦的燃烧的声音,比最厉害的魔音还要恐怖。

    “寒光织衣,”

    面对火焰,景烨心神平静,念头到处,丝丝缕缕的雷光生出,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往上拽起,勾勒描绘,凝成一件无上的法衣。

    法衣往下一落,罩在身上,所到之处,所有的火焰统统熄灭,到最后,只剩下丁豆大小,摇摇欲坠。

    “桀桀,”

    眼看火焰就要彻底熄灭,突然之间,刺耳的魔音响起,豆苗的火焰仿佛添上了灯油,哗啦一声,燃烧起来。

    “桀桀,”

    一只邪恶的竖瞳从火光中升起,亿万的篆文交织,沉淀最为深沉的邪恶,杀戮,毁灭,绝望,死亡,等等等等,好似是所有负面情绪的组合。

    “天魔之眼,”

    景烨面色凝重,双手如莲花般盛开,打出一道道的法诀,这些法诀不动真气,不引元气,却是用来镇定心灵。

    不动不伤,心如枯井。

    任凭千变万化,魔都起自心中,心念不起,魔头不生。

    “桀桀,”

    魔音不断,似长似短,似高亢,似低沉,一声又一声,宛若实质一样,割在景烨的耳膜上。

    “守一,”

    景烨依然不动,目光中没有半点的感情,以自身不可动摇的意志来对抗心魔,早就是有千锤百炼的自信。

    不得不说,景烨作为老牌的洞天真人,积累雄浑,即使是中元之劫要比下元之劫爆发的猛烈,但依然是平平稳稳,无法荡起波澜。

    感应着自己自己元神中晕开的雷光,景烨心中有数,中元之劫马上就要渡过,自己的实力又会有一个很大的提高。

    咔嚓,咔嚓,咔嚓,

    就在天魔之眼中的光辉彻底敛去后,浓的化不开的黑暗降临,郁郁的死气肆无忌惮地弥漫,完全的绝望沸腾,咆哮,要将所有的一切沉沦。

    是的,是沉沦,千百世的沉沦,无法解脱。

    “这是?”

    景烨露出震惊之色,这种无法抹去的黑暗和沉沦,让他的道心都把持不住,蠢蠢欲动。

    “怎么会这样?”

    景烨运转玄功,雷光霍霍,要打出明光,照亮黑暗,道,“这样的劫难,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元之劫。”

    轰隆隆,

    幽光越来越盛,黑暗越来越浓,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何时,盛开一朵又一朵的沉沦莲花,一个又一个的死亡魔神跌坐其上,诵读神咒,六道轮回。

    哗啦啦,

    莲花转动,香气弥漫。

    景烨每嗅到莲香,只觉得自己的元神不停地跳动,体内的力量在流失。

    “这到底是什么?”

    洞天真人的心境让他勉强保持一丝的清明,但无法抑制的绝望升腾,让他越来越弱。

    “为什么会这样?”

    原本景烨马上就要渡过中元之劫,力量大增,前途光明,哪里想到突然间局势逆转,陷入到一种死地之中,其中的落差之大,足以让人疯狂。

    “生死无常,”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传出,幽幽深深之气垂下,倏尔一变,化为一名少年,长袖飘飘,高高在上。

    说来也怪,景烨置身于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之中,无尽的沉沦里,没有半点的光明,但是他却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出现的少年。

    这样的诡异变化,实在让人摸不清头脑。

    “你是谁?”

    力量的流失,让景烨迅速变老,原本红润的面上变得枯黄,霜白的双眉无力地耷拉下来,好像白犬的尾巴。

    “景烨,”

    景幼南投影降临,目光一凝,显现出万千的景象,将事情的原原本本都从眸子中浮现,丝毫不差。

    “原来是这样,”

    景烨看到了事情的原委,身上衰老的气息更加浓厚,喘气道,“种因得果,想不到,我修炼到了洞天真人,还是逃不过因果。”

    “没有人能够逃过因果。”

    景幼南大袖飘飘,运转生死,主宰轮回,对方虽然是洞天真人,但他却可以悄然无息地潜入,然后结他渡劫之时,给予致命一击而无人发现。

    “你们当然要图谋我父母得到的一副天地玄文,不惜下此狠手,”

    景幼南的声音变得低沉,如同无常勾命,一字一顿地道,“今日,一个都逃不掉。”

    “这就是劫啊,”

    景烨叹息一声,闭上眼,声息皆无。

    几乎在同时,当年参与的景家之人,或是在闭关修炼神通之中,或是在炼制法宝之时,或是在和人谈笑之间,身子上突然冒出一股死气,然后变得衰老,最后死亡。

    一个不剩,干干净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