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997 左飞,我好想你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猴子告诉我,三天之前,惠子突然现身东京,走入山口组的总部,并带来了一封书信。

    一封由筱田建市亲手写的书信,上面写他自己身患重病,自知时日不久,幸亏辞世之前身旁有惠子照顾,深感欣慰;又知自己长久不在东京,组里势必已经大乱,这时候需要一个有担当有能力的年轻人出来主持大局;又将组中各位青年才俊点评一番,说这个性格温吞、不够果断,那个才智平庸、不能服众……

    总之在筱田建市眼里,组中的年轻人里没有一个能够胜任大位;直到这时,筱田建市才公布了自己心中的人选惠子。在信里面,筱田建市将惠子好一顿夸,各种优点都往她身上砸,几乎将她夸上了天,说她继任组长之位以后,一定可以带领山口组走向更高的辉煌;又说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希望各位元老能够支持。

    筱田建市亲笔指定接班人,这便是惠子能够上位的必要条件,堪称名正言顺,谁都挑不出半句理来。

    但,谁都知道筱田建市当初失踪,就是被惠子用武士刀被绑架走的。如今筱田建市人不在了,只有这封书信遗留于世(多人鉴定,确实亲笔),谁知道是不是被惠子强迫写的?

    也就是说,书信虽然是真的,可山口组众人要是因此就奉惠子为组长,那除非他们个个都得了失心疯!

    我把我的疑问说给猴子,猴子笑了,说我一针见血。

    “惠子之所以能上位,是因为得到了筱田建市的家人支持,包括筱田建市的原配夫人和几个兄弟姐妹。”

    “为什么?!”我吃惊不已。

    “因为筱田建市在书信的结尾说,惠子怀了他的孩子。”

    “!!!”

    我震惊了,彻底惊了。这两天来,叫我震惊的事实在一件接着一件。惠子竟然怀有身孕,那她昨天还和千夏打成那样,也不怕流了孩子?话说回来,筱田建市都七八十了,竟然还有这个功能,实在叫人佩服。

    猴子继续说道,筱田建市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个后别惊讶,这行的人干得都是杀人放火的买卖,堪称人间之大恶;不知是不是老天有眼,大多数人都没有后,有后也是女儿(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只是陈述一个现状,毕竟这还是个男权社会,讲究子承父业),比如萧落雨,比如赵春风,还有清田次郎和西口茂男,几乎人人都是这样。

    所以冥冥之中,好像还真有善恶有报的意思,这些恶人手上沾满鲜血,活该没有后代。也就猴子的运气不错,早早就生了一个儿子出来,孙家的香火算是得以继承。

    筱田建市老来得子,自然开心不已;再加上近几个月来,筱田建市的家人被山口组中众多强人挤压的几乎没有一点地位,现在终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惠子虽然身份卑微,可怀了筱田建市的孩子,那就是自己人了。

    医院的检查报告显示,惠子刚怀孕两个月,过去的小半年里,惠子只和筱田建市在一起,所以血脉也没有问题;筱田建市的家人权衡利弊,肯定是要支持自己人的,惠子上位对他们也有好处,所以支持惠子也就顺理成章。

    这样,就有了惠子上位的第二个必要条件。

    “但是即便这样,也肯定会有人不服气吧?”我问:“山口组里好多家伙明争暗斗、辛辛苦苦了小半年,真就这么拱手把大位让给肚子里有了种儿的惠子?”

    “当然不是。”

    如我所说,确实有几个刺头都不服气,眼看着到手的鸭子要飞,一个个都耍起赖来,声称如果是惠子上位,那他们就要另起炉灶,脱离山口组。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死了。”

    “!!!”我再次震惊。

    “一夜之间,死得干干净净。”

    “我明白了。”我叹了口气:“上原飞鸟下的手。”

    猴子说没错,上原飞鸟虽然只是一个保镖,但却是名冠东洋的第一剑客,杀几个人对他来说完全不在话下。筱田建市死前,上原飞鸟对他忠心耿耿;筱田建市死后,上原飞鸟自然要对怀有筱田建市血脉的惠子忠心耿耿。

    所以这些刺头一死,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拦惠子上位。

    这就是第三个必要条件。

    三个必要条件,将惠子稳当当地送上山口组组长之位,再无人能挡其锋芒;而且惠子上位之后,也确实展现出过人的手段,排除异己、打压刺头,扶持自己人上位,短短三天就把山口组治理的井井有条。

    说到这里,猴子都叹了口气,说以前真没看出来惠子还有这份才能,果然人不可貌相啊,以前是真低估了她。

    而且就在今天上午,山口组也已经放出话来,要和樱花神合作,打压我们这边;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东洋的地下世界,谁都知道一场新的血雨腥风即将到来。

    “惠子本来应该是我们的朋友。”猴子继续叹气:“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既然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斗吧。”

    我沉默不语。

    于是从这天开始,以梅花、洪门、青族、稻川会、住吉会组成的联盟,便和以樱花、山口组,以及大大小小的东洋势力组成的集团,便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对,是战争,不是战斗。

    我们这边阵容强大,樱花神和惠子组成的同盟也同样不容小觑,和实力突飞猛进的我一样,惠子的心智和手段也成长得太过可怕,有时候我都怀疑当初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是不是真的在我的记忆中存在过?在这之前,我们还略占上风,但是以惠子为首的山口组加入樱花阻止之后,两边便形成势均力敌的形势,几场战斗下来,双方各有胜负。

    在我进山之前,王麻子觉得以“白道”手段处置樱花神有些行不通,还准备以绝对的暴力碾压,至于以后造成什么后果,那就以后再说;结果现在形势来了个大反转,我们的暴力已经不能够形成优势。

    在双方的对垒之中,山口组尤其对稻川会下手最狠。稻川会在东洋三大暴力团中本来就是最弱的,如今被最强大的山口组处处针对,自然出境艰难。我们这边虽然盟友众多,可大家各有各的地盘,谁也不能时时刻刻护着稻川会吧?

    尤其樱花神是暗杀方面的绝对王者,我们这边在这上面谁也不是他的对手,就连马杰都经常被这家伙晃点,所以还真是吃了不少的亏。

    一转眼,又是数月过去,新的一年到来,春风拂遍东洋这块大地。

    我们出道,也即将迈入第八个年头。

    人生又有几个八年?

    故乡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踏上那片魂牵梦绕的土地?

    这一天,我们这边的几个头头再次会晤,商讨对付樱花和山口组的计策。多场战斗打下来,我们都有点累了,想早点速战速决;而且最近,东洋的政坛上,鹰派又有点抬头的意思;如果鹰派再次当政,那樱花神的权势就会更大,到时候就会更加疯狂地报复我们。

    必须要做一个了断了。

    “山口组是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座大山。”王麻子说道:“除不掉山口组,我们就没办法去动樱花神的分毫。所以我决定,咱们将所有力量集中起来,以绝对暴力的方式铲除山口组,让山口组在这个世界上除名。”

    “过程必然会是血腥的、残酷的,甚至有可能引发整个东洋大乱。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为了迎来迟迟未到的光明,我们必须走过这一段难熬的黑暗。”

    “我不同意。”

    娜娜第一个表示了反对,说山口组成立上百年,是东洋地下世界的执牛耳者,更是东洋在国际上的名片之一,这是一头远远超出我们想像的巨兽,想扳倒它、铲除它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站在我大和民族的身份考虑,我也不愿做出这种极端手足相残的事;如果山口组真的覆灭,那么住吉会在东洋的历史上将会遗臭万年,我做不出那种事情。”娜娜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王麻子问:“要除樱花神,山口组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

    “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山口组拉到我们这边。”娜娜说:“对山口组的组长惠子小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她讲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希望她能回头是岸。”

    说到这里,娜娜顿了一下:“我听说咱们这边有一个人曾和惠子小姐的关系很好,为何不去试一试呢?就算失败,也造不成什么损失。”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叹了口气,说我试一试吧。

    当天晚上,我洗过澡后,站在窗边给惠子打了一个电话。

    为了方便,我在东京新宿的某个地带置了一套房产,阳台的落地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繁华的街景。我给惠子拨的电话还是以前上学时候存的,我甚至不知道她换过号了没有。

    万幸,电话打通了。

    “惠子。”我看着窗外的夜景,缓缓说道:“我想和你见面。”

    惠子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说出一句话来。

    “你知道我等这个电话,等了多久么?左飞,我好想你。”

    ps: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