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998 唯一的条件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和惠子约在了旭川大学。

    地点是惠子选的,当然别有深意。我们两人都在东京,为了见这一面,又专程飞到了北海道,可谓大费周章。在一个朗朗晴空的上午,我和惠子在旭川大学的门口如约见面。

    惠子只带了一个人,上原飞鸟;而我谁都没带,一个人来的。

    自从上次和惠子在富士山分别,转眼间又有两三个月没见了,惠子今天的打扮很清纯,简简单单的体恤衫和牛仔裤,看上去又像个学生了。不过我本能地看向惠子的肚子,果然微微有些隆起。

    她就是凭着这个孩子,才坐上了山口组组长的位置。

    母凭子贵,不仅发生在华夏,更发生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惠子见到我很开心,上来就挽住了我的胳膊,说嗨,好久不见。

    热情的就好像我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不愉快不过严格说起来,我俩确实没有过什么冲突,一直都是她和千夏之间不对头。我也露出一个微笑,说是啊,好久不见。

    惠子打完招呼,并没有放开我的胳膊,反而挽得我更加紧了像男女朋友那样挽。上原飞鸟就在旁边,惠子却完全不在乎,当他透明人一样,而上原飞鸟也面无表情地跟在惠子身后,忠诚地像是一条狗。

    至于我,因为有求于惠子,所以也没有挣脱开她的胳膊。

    惠子挽着我走进校园。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回来旭川了,但我们两个曾经都是这里的风云人物,惠子是七姐妹的老大,而我曾经一统旭川。可想而知,我们两人的出现可以引起多大轰动,到处都是旭川学生震惊的面孔。

    震惊不只是因为我们两个回来了,还因为我们两人的行为动作像是一对情侣;毕竟在他们的印象里,我和千夏才是一对,如今时过境迁,身边竟然又换了人。

    惠子很享受这种眼光,大大方方地挽着我的胳膊在校园里走了一圈。

    王义、夏天、七姐妹等人,还有各年级的老大都出来迎接,惠子还像模像样地问了他们一些问题,比如最近局势怎么样啊,有没有人欺负他们啊等等;别说还真有,学校附近有几个老大总来这边收保护费,王义他们应付不了。【】

    惠子二话不说,带着旭川的学生出了学校,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将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大狠狠收拾了一顿。惠子现在贵为山口组组长,又有上原飞鸟在身边护法,当然想收拾谁就收拾谁,风光的不得了。

    可想而知,旭川学生对她顶礼膜拜,各种谄媚之词不绝于耳,还夸我们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不过也有人拍马屁拍到了马腿,看到惠子的肚子微微隆起,以为是我的孩子,还祝我们早生贵子。

    惠子也不解释,开心地说谢谢。

    这么看来,也不是拍到了马腿,而是正中她的心坎。

    可以说,当初惠子是被千夏赶出学校的,如今惠子风风光光地归来,还有我在旁边作陪,绝对算是完成了逆袭,难怪她会这么开心。

    到了中午,惠子更是包下了旭川附近最大的酒店,宴请曾和我们关系不错的学生,来了足足两百多人,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华人学生,算是给了我极大的面子。

    现场非常热闹,不断有人过来敬酒,敬完我还要敬惠子,我则替惠子挡下,说她怀孕了,还是我来吧。

    惠子笑眯眯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就好像我真是孩子的爹。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众人终于酒足饭饱,满意而归。现场的人渐渐走尽,只剩我和惠子、上原飞鸟三人,以及一地的狼藉。

    “没吃好吧?”惠子笑嘻嘻的:“咱们换个地方去吃。”

    惠子还真没说错,先前只顾喝酒,真没好好吃东西。

    我们三人出门,坐了惠子的车,来到长诏郡,惠子的老家;当初我和惠子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惠子带我去了一家很不起眼的馆子,说这里的拉面是全北海道最好吃的。

    一吃,果然如此。

    不过也仅仅是全北海道最好吃的而已。

    我说:“有机会到我们华夏,到我的老家山西,带你尝尝真正的拉面。”

    我没吹牛,在整个华夏,若论面食文化,山西可当第一。

    惠子说好啊,那可就说定了,不许反悔!又露出类似小孩子一样的笑,那一刹那我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惠子多单纯啊。

    如今不过一年过去,便已经物是人非。

    吃过了拉面,我说:“好了,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吧?”

    惠子用手托着下巴,痴痴地看着我,说好啊,你说。

    我欲言又止,最终说道:“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等着你说。”惠子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想……把你拉到我们这边。”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句话很难启齿,大概是因为没有底气?

    惠子咯咯咯地笑了,说左飞,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和你们做对吗?

    我疑惑地看着她。

    “不只是因为千夏。”惠子认真地说道:“我确实很恨千夏,但是还不至于用一整个山口组去和你们整个联盟硬拼。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让你知道我的能力,逼到你走投无路,好让你来求我。”

    说到这里,惠子呼了口气:“天可怜见,这一天终于让我给等来了。”

    “那你是同意了?”

    “没有。”

    “……”

    惠子继续笑嘻嘻的:“如果这么简单就同意,那我还费这么大的劲儿干什么?”

    “你有什么要求?”我看着她。

    “你知道的。”惠子眨着眼睛。

    “……”

    “做我的男人。”惠子拉着我的胳膊,说左飞,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助你登上山口组组长的大位!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惠子竟然这么大胆,又本能地看向上原飞鸟。在我俩吃拉面的时候,上原飞鸟一直站在惠子身后,所以惠子的话他也全听到了,然而他依旧面无表情,就好像惠子说什么都无所谓。

    天,这……

    看来,上原飞鸟效忠的不是惠子肚子里的孩子,而是惠子这个人。如此可见,惠子确实有两把刷子,就这样把东洋第一剑客收入自己麾下。

    “好么,左飞?”惠子眼巴巴地看着我。

    “别说傻话了。”我轻轻叹气。

    “为什么,你不愿意?”

    我沉默。

    能做山口组的组长,我承认这个诱惑很大,如果换成其他男人,或许真会答应但是对我来说,还不足以令我心动。或者换个说法,就算心动,也不可能答应。

    我当然有我的底线。

    “你嫌我脏?嫌我怀了别人的孩子?”惠子喘着粗气,目光如刀。

    我摇头。

    “那是为什么?”惠子的脸有些狰狞起来:“我到底哪里不如千夏?”

    我长叹了一大口气。

    “惠子,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惠子愣住。

    不管她答不答应,我便讲了起来,说有那么一群华人,因为在他们国家锋芒太盛,最终遭致国家追杀。他们无可奈何,只好远遁东洋,但他们仍旧无时不刻地想要返回国内和他们的亲人团聚。

    国家给他们开出了条件:铲除樱花、杀掉樱花神,就能回来。

    于是他们开始实施计划。

    机缘巧合之下,其中一人结识了稻川会会长清田次郎的女儿千夏,而千夏恰好对这人很有好感;这帮华人经过讨论之后,觉得可以加以利用,所以这人便和千夏走得更近,其实只是为了利用她,达到铲除樱花神的目的而已。

    “这个人就是我。”其实这句话不用我说,惠子也猜到了。

    惠子听完之后愣了很久很久,突然又大笑起来:“这么说来,你根本就不喜欢千夏,也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心心念念的仍是你国内的那位女友,始终都想得是要回去和她团聚?”

    我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

    惠子笑得更开心了,先是拍着桌子笑,又是捂着肚子笑;笑着笑着,突然又哭起来,先是捂着脸哭,后来又趴在桌子上哭。

    “对不起。”我也不知该说什么。

    惠子哭了一会儿,突然又抬起头问:“千夏知不知道这事?”

    我沉默一下,说我没有和她说过,但她心里应该明白。

    从过去千夏种种的表现来看,她肯定猜到了什么,只是从未戳穿过我。

    惠子不说话了,只是苦笑。

    其实这件事在我心里也压抑了很久,现在一股脑地对惠子说出来,竟然轻松很多。

    惠子突然抬起头来:“左飞,利用我吧?”

    “???”我一脸迷茫。

    “千夏能被你利用,我也能被你利用。”惠子突然又抓住了我的胳膊:“在你回国之前,做我一个人的男人,好么?”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惠子疯了,真的有点疯了。

    “我已经对不起千夏,不想再对不起你。”

    “所以你宁肯欺骗千夏,也不肯骗我?”惠子露出绝望的笑。

    我无语,这有什么好比?

    “这是唯一的条件。”惠子斩钉截铁:“只要你做我的男人,我就立刻加入你们那边,和你们一起对抗樱花神;否则,咱们就继续斗下去吧。”

    说完,惠子便站起来,走向门口。

    我没有挽留。

    就在这时,饭馆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中年男人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惠子!”

    惠子看到这人,面上露出惊慌,又回头恨恨地盯向我:“是你让他来的?”

    ps:早上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