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999 樱花神的失望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其实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惠子真的有多喜欢我,她之所以表现得像现在一样歇斯底里,说到底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以前我们在一起玩,也并不是情侣关系,她虽然多有暗示,但也不至于疯狂。但这一切自从千夏出现后就都变了,那是一个各方面都碾压她的姑娘,轻轻松松地摧毁了惠子的一切;同样是在蜜罐子里长大、接受万千宠爱的惠子怎么接受得了,所以就演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所以我心里非常清楚,她这不是真爱也不是痴情,无非是“得不到”和“被抢走”后的恼羞成怒。我希望她能清醒过来,不要再这么病态地活下去,但这一切好像是徒劳的,惠子已经在牛角尖里钻不出来了。

    最终,惠子抛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开。

    接着,门外跌跌撞撞闯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至少有两米往上,正是惠子的父亲隆一。隆一是一家武道馆的馆长,长期练武的他本应精神奕奕,可现在却面色憔悴、一脸疲惫,就连头发都白了好多。

    “惠子!”他失声叫了出来。

    惠子看到她的父亲,先是惊慌,接着便回头质问我,是不是我叫她的父亲来的。

    当然是我。

    自从惠子离开北海道,只身前往东京、犹如人间蒸发之后,隆一就没放弃过寻找他的女儿。后来终于有了惠子的消息,得知她和筱田建市在一起了,接着又一步步平步青云,做到了山口组组长的位置,隆一也兴冲冲地跑去山口组寻找自己的女儿,可想而知被人拦了下来。

    “我是来找我的女儿的!”隆一大叫:“惠子是我的女儿!”

    有人去向惠子禀报,但是被惠子否认了,还命人把隆一赶走。隆一并不放弃,一次次上门去找,却一次次被人逐出,直到现在也没见过惠子一面。【】而我知道,惠子这么做不是忘恩负义,更不是不想认自己的父亲,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而已,所以索性用逃避来应付一切。

    隆一见不到惠子,就跑来求猴子、求我,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不断安慰隆一不要着急。

    这次和惠子见面,我知道这是个让他们父女相聚的好机会,即便惠子不答应和我合作,能圆隆一的梦也挺好的。所以,我才安排了这一幕。

    果不其然,惠子先是惊慌、后是愤怒,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应该怎么面对父亲的时候,隆一已经老泪纵横地扑了上去,想要拥抱自己的女儿。一旁的上原飞鸟才不管这中年男人是谁,立刻横上前去要阻止他,于是我也窜了上去,又伸手拦住上原飞鸟,得以让隆一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惠子!”隆一嚎啕大哭,压抑了大半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这大半年来,他几乎成了个流浪者,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里像孤魂一样游走,只要有惠子只言片语的消息,立刻就会扑上去探查真相。

    后来有人告诉隆一,惠子做了筱田建市的情妇,他还不信,把爆料的人打了一顿,让报料人不要侮辱自己的女儿;再后来,又有人和他说,惠子怀了筱田建市的孩子,还做了山口组的组长,他依旧不信,疯了一样地骂人家。

    但是随着证据越来越多,惠子都作为山口组组长开始频频亮相媒体的时候,就是隆一也不得不信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无论惠子变成什么样子,那都是他的女儿啊。

    在没有面对父亲的时候,惠子或许可以做到冷血无情;可是当父亲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并且抱着她嚎啕大哭的时候,她就是有一颗再冷再硬的心也撑不住了。

    当初在靖国神社外围的山里,惠子就说过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说白了就是怕面对父亲苛责和失望的眼神;如今终于见了,惠子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有的只是痛哭和悲伤。

    “爸爸……”惠子也抱住了父亲,同样大哭起来。

    刚打过两三招的我和上原飞鸟也停下动作,看着这一对抱头痛哭的父女二人。哭过一阵,隆一赶紧去擦惠子的眼泪,说好了乖女儿,不哭了啊,受委屈了吧,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

    惠子抽抽搭搭,说没有,我没有受委屈。爸爸,是我对不起你……

    隆一却捂住惠子的嘴巴,说好了,以前的事都不要说,你永远都是爸爸的乖女儿,我们回家去吧?

    惠子抽泣着点头。

    隆一拉了惠子的手,说我们走、我们走。

    惠子跟着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住脚步,哽咽地说:“可是爸爸,我回不去了啊……”

    是啊,惠子现在是山口组的组长,手底下有数万的会员,早已身不由己。隆一却摇摇头,说女儿,我没打算让你怎么样,我也知道你现在的身份,爸爸不想探究其中的细节,爸爸只想让你回家一趟,吃一顿爸爸亲手做的料理,之后你想去哪去哪,行么?

    惠子点了点头。

    “好、好,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隆一笑得像个三岁孩子,拉着惠子的手就走,我和上原飞鸟接到邀请,也跟了上去。

    坐在惠子的车上,隆一局促地像个小孩,不断地说这车真好。

    惠子破涕为笑,说爸爸,我还有更好的车,回头带你坐坐。

    隆一搓着手,说好啊,女儿有本事了。

    到了长诏郡,来到惠子家的武道馆。自从惠子失踪,隆一四处寻找惠子,就无心再经营武道馆,所以这武道馆也有大半年没开过了。隆一用钥匙把门拉开,一阵烟尘荡了出来,我们便走了进去。

    这是家庭式的武道馆,前面的大厅用来授课,后面则是惠子和她父亲居住的地方。这里曾经作为长诏郡第一的武道馆,过去当然门庭若市,不过现在却荒的不像样子,到处都积满了灰尘。

    我们穿过大厅,走到后院,来到他们居住的地方;这里要好一些,灰不是那么的多,不过显得有些散乱。隆一匆忙收拾了几下,便让我们坐,说他去厨房给我们做吃的。

    “爸爸,我陪你去。”

    惠子和隆一去了厨房,客厅里只剩我和上原飞鸟,我俩大眼瞪小眼,谁都不和谁说话。厨房里传来欢声笑语,看来这重聚的父女二人处得确实不错,不过我和上原飞鸟就尴尬了,尴尬得简直要拧出水来。

    我想打开电视,结果遥控器没电了,走过去鼓捣了半天才把电视打开。东洋有不少节目都很精彩,综艺节目、电视剧之类的都挺好看,不过我觉得上原飞鸟可能不爱这些,便自作主张地调到了一个拳击节目。

    上原飞鸟果然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不过看了一会儿,他就叹了口气:“太弱了。”

    我不知这话是不是对我说的,只好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

    上原飞鸟又说:“没意思。”同时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似乎在质疑我的品味。

    我明白了,这是叫我换台。

    于是我又换台,正寻思这家伙到底喜欢什么节目的时候,上原飞鸟已经主动上来切换频道,最终换到了一个播放哆啦a梦的台。

    “……”卧槽,原来他喜欢这个啊?

    号称东洋第一剑客的上原飞鸟,竟然喜欢哆啦a梦,说出去有谁会信?

    上原飞鸟确实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每当哆啦a梦拿出一件新道具的时候,他就兴奋的手舞足蹈;播到片尾曲和片头曲的时候,他竟然还跟着哼哼,能一字不差地跟着唱下来。

    “怎么样,好看吧?”上原飞鸟得意洋洋。

    “……好看。”好吧,他高兴就好,能保持童真也挺不错。

    两集哆啦a梦过后,隆一的料理也做好了,惠子端到餐桌上去,招呼我和上原飞鸟过来吃饭。我们四人坐在餐桌上,吃了一顿温馨十足的午饭,期间隆一给我们讲惠子小时候的故事,逗得我和上原飞鸟哈哈大笑。

    吃过了饭,惠子要收拾碗,但是隆一让她坐着,说她是孕妇了,要注意休息。等隆一收拾完了出来,惠子便站起来,说爸爸,我要走了。

    隆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这么快吗?

    惠子点点头,说那边还有点事,我有空会再回来看您。爸爸,武道馆再开起来吧。

    “好,一定。”隆一开心地搓着手。

    “爸爸,走了。”

    惠子转身而去,隆一想出来送,但是被惠子给拒绝了,隆一也乖乖得没有出来。我们三个一起出来,走到门口,惠子突然对我说:“左飞,谢谢。”

    “不客气。”我说。

    “但是,我不会改变初衷。从这个门出去,我们还是敌人。”

    “……随你。”我轻轻叹气,看来这一切都白做了。

    惠子拉开门出去,上原飞鸟也跟了上去。

    我故意停了一会儿,才出去。

    但是出去以后,发现惠子和上原飞鸟并没有走,而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目光直视前方。

    我也看了过去,一个脸上带着“般若”面具的人站在那里。

    正是樱花神。

    “惠子,我很失望。”樱花神轻轻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背叛我?”

    ps:晚上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