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002 樱花:最终之战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这之前,我们的胜面本来已经很大,但是因为山口组的突然加入,樱花神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一直强撑到现在;如今,各大势力都将矛头指向罪行累累的樱花神,要求东洋政府方面处置于他。

    这么多大佬出面,东洋政府必定顶不住压力。但,樱花终归是官方的组织,如果处置了樱花神,那岂不是打了政府的脸?像东洋这种至今仍不承认自身在二战中所犯错误的国家,可想而知,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所以对方经过讨论之后,给出我们一个答案,依旧保留樱花组织,但是革除樱花神的职位。也就是说,只要樱花神还在位一天,他就是政府的人,我们不能对他下手;但樱花神离职之后,就任由我们来处置了。

    到时候就是我们之间的私仇,和官方没关系了,东洋政府就这样一脚把樱花神踢开了。

    好一招弃车保帅,东洋政府之无耻可见一斑。

    但我们来到东洋,可不仅仅是要除掉樱花神的,更想把樱花组织一锅端掉;王麻子则告诉我们,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先干掉樱花神再说,樱花组织的事再往后推,总有办法解决。

    也只能这样了。

    官方确定的樱花神离职之日在下个月的5号,距离现在已经不到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内,樱花神要将所有的公务和权力移交,然后在5号当天离开靖国神社,下山解决我们之间的“私仇”。

    非常之好。

    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养精蓄锐、调兵遣将,准备迎接最终之战。

    我、猴子、黄杰和郑午,也进入了最后紧锣密鼓的训练之中,希望能在和樱花神的最终对决之中增加几分筹码;但无论是谁,都没能突破九重境界,这也正常,哪儿有那么容易?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东洋政府之所以把樱花神的革职之日定在5号,是因为4号这天,首相大人又参拜了一次靖国神社;全世界的镜头都把聚焦在这里,面对世界各地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声,东洋方面无动于衷。

    国内各大网站的评论区也被刷爆,无数网民痛骂东洋首相,诅咒“靖国神厕”早点炸掉才好,最好来一场地震,全部塌了。

    舆论是过激了点,但也代表最普遍的民意。

    5号这天清晨,无数辆车子从东京的不同地点出发,最终聚集于靖国神社的山脚下。这些人里,有洪门的、青族的、梅花的,甚至连零散的大圈帮也来了不少人;还有稻川会、住吉会、山口组。

    以及,大大小小种类繁多的东洋本地势力组织他们和樱花神没仇,只是自发而来,趁机站队而已。而在不久之前,他们还誓死效忠樱花神,见风使舵的家伙全世界到处都有;这些人注定是草,风往哪里吹,他们就往哪里刮。

    山脚下聚集了数百辆车,上千号人,这么多的人只为杀一个樱花神,着实有点杀鸡用牛刀了。作为这次行动的统帅王麻子分析了一下双方战力,认定我们的胜率在百分之百。

    其实这都不用分析,我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这一战注定我们会赢,而且会赢得轻轻松松;但这轻松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这一年来我们锲而不舍的努力,包括无数为此牺牲的先烈和前辈,方才有此结果。

    就好像学霸之所以能轻轻松松地考取清华北大,也是因为他们在过去十几年间里风雨无阻的努力。

    种什么花、结什么果。

    清晨的阳光笼罩整座靖国神社,数百辆车子停在神社大门前面,一直排到下山的路很远很远。这里可称人山人海,但除去我们核心圈里的数人面色沉默之外,其他人的神色则比较轻松,现场有说有笑、气氛挺好。

    距离神社门口最近的便是我们这一圈人,有梅花将军王麻子、洪门龙头孙孤生、青族族长黄杰,还有稻川会会长千夏、住吉会会长娜娜、山口组组长惠子,以及我、郑午、马杰、神谷一郎、上原飞鸟和梅花十二少。

    阵容十分华丽,樱花神不死都不行。

    如何对付樱花神,大家之前讨论过不止一次。我们这么多的绝顶高手,足以对樱花神形成碾压之势,但唯一棘手的是他那些无处不在、神鬼莫测的樱花炸弹;有人曾提议穿上防暴服,但搞来以后试了一下,实在是太笨重了,反而影响自身行动;因为有上原飞鸟之前对战樱花神的经验,所以大家最后还是决定轻装上阵,到时候让有兵器的冲在前面荡开那些樱花就好。

    战略、战术都规划好了,现在只等樱花神出来,分分钟送他上西天。

    千夏和我站在一起,身子有些发抖,她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杀父仇人马上就要现身,心绪有些激动。和她一样体会的还有惠子,两个女生如今处境一样,自然多了些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如今大敌当前、同仇敌忾,曾经的那些小恩怨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日头渐渐升高,却还是不见樱花神的影子。但我们不怕他跑了,因为这地方早已被我们围得水泄不通。我走到猴子身前,问:“干掉樱花神后,咱们能回国么?”

    樱花神还没死,但我已经在幻想回国以后的事了,想想如花儿一般的王瑶,还有许久不见的朋友和家人,当真归心似箭;但当初和国家讲好,不止要干掉樱花神,还要端掉樱花组织才能回国。

    目前看来,东洋政府并不打算放弃樱花这个组织,这就相当有难度了;我们在东洋这地界就是混得再风生水起,也不可能和人政府对着干吧?

    猴子也不知道答案,所以看向王麻子。

    王麻子肯定地说:“我帮你们问过了,国家十分认可你们做出的贡献,说你们可以回去;只是你们走了以后,我还要继续留下来对抗樱花组织。”

    说到最后,王麻子笑了起来:“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或许我得一辈子留在这了,真羡慕你们啊。”

    “没关系,我陪你。”旁边突然响起黄杰幽幽的声音。

    我们知道,黄杰还是没有放弃他东洋皇帝的梦,他同样愿意为了这个梦想奋斗终生。

    “出来了!”

    就在这时,惠子恨恨的声音突然响起,现场众人齐刷刷地回过头去,只见靖国神社之中确实慢慢走过来一个人,身材高大,面上戴着般若面具,正是樱花神。

    一步步走过来,气定神闲、气场强大,好似完全不将大门外的千军万马放在眼里,颇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魄;就这份气魄,现场众人便无人敢小觑他。

    只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现场有不少人都和他有深仇大恨,一见他就恨得牙齿痒痒,也顾不上欣赏他的什么气魄,当即就想冲上去将他撕成碎片。只是之前就筹备好作战计划,谁第一拨谁第二拨、谁攻前谁攻后、谁当肉盾谁下阴招,都是有谋划的,分毫也乱不得,所以大家都耐着性子没动。

    樱花神一直走到我们身前十几米处,方才停下脚步,抬头朝我们一圈人看过来:“都到齐了?”语气之轻松令人惊诧,就好像今天要被杀的不是他,而是我们一样。

    王麻子阴沉沉道:“别故弄玄虚了,早死早超生吧。”

    樱花神嘿嘿笑了两声,挨个朝我们看过来,看一个便点一下头,说不错不错,来得确实挺齐。然后又叹了口气,说东洋的地下世界果然不行了,竟然叫一群娘们当道,而且这群娘们还不分黑白,不仅和那帮下贱的华人搞在一起,还反过头来对付始终兢兢业业为国为民的我……唉,东洋迟早毁在你们手上!

    “你这种人活着,东洋才会被你毁掉吧?”娜娜声色俱厉地反击。

    惠子则大骂:“跟他废话什么,直接宰了他吧!”

    王麻子点头,冲我们几人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刻按照作战计划行动,分从不同方向朝着樱花神包抄过去。

    而樱花神却大笑起来,说一帮可笑的凡人啊,你们真的以为能杀了我么?这世上能杀死我的,只有我自己啊!

    说着,他突然摸出一柄刀来,反手刺在自己胸口,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而他的人则仰面倒在了地上。我们准备上前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震惊地望着这一幕,王麻子上前查看一番,说:“死了!”

    现场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相信不可一世的樱花神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是自杀死的。在来之前,我们幻想过一场生死搏杀的决斗;为了这场战斗,我们已经准备了一年。

    可是怎么都没想到,战斗竟以这种方式而结束了!

    “啊……”

    惠子突然像疯了一样地扑上来,冲着樱花神的尸体又踢又打;不仅没有人阻拦她,反而冲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对着樱花神的尸体百般蹂躏,而且大多数人都和樱花神没什么仇,真正有仇的我们这些人反而站在一边没动;生前高高在上的樱花神,死后竟然遭到这种待遇,不得不说令人感慨。

    可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地上,樱花神的尸体已经被凌虐得不像样子,面具都不知被人踢到哪里去了。无论怎样,樱花神毕竟是死了,一场“虐尸”的狂欢过后,跟着来的众人也算是表过忠心,纷纷打道回府。

    我们几人同坐一辆车子,朝着下山的路开去。开到一半,郑午要下车尿尿,我们便把车子停在路边,一辆辆车子从我们身边驶过,我看着郑午尿尿的时候撩起衣摆,突然想起什么,脑子轰得一声响,震得我嗡嗡嗡响。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樱花神没死!”我大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