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枪手现身

作者:鹅城知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枪手现身

    王简暂时呆在驻米的大使馆里等待着米方关于情况的通报,国内也已经来了电,向他们表示了慰问,并表示他们当前的处理方法是正确的,对待米方的斗争要有理有利有节,国内会提供全方位的支持,让他们不要有什么担心,如果米方不能保证安全,就立刻回国,中止文化的交流。

    得到了这样的指示,王简考虑了半天,觉得还是要留下来斗争比较好,一定要逼出米方的真相,否则只要他们回到国内再想得到真相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现在米国国内也是群情汹涌,如果他们不作出个交代也是不行的,到底是什么人在意图行刺于他,有着什么样的政治目的,必须要搞清楚,如果是想有人通过这种方法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那更是要引起警惕。

    吴战美觉得王简的意见是对的,留在米国可以起到督促米方加快调查作用,而如果现在就走了,这件事很有可能就不了了之,即使查到真相也不会通报给他们。

    代表团的成员们当然想着立刻回国,因为他们感觉呆在这里不安全,他们必竟是文化人,遇到这种事还是非常的害怕,但是王简就安慰他们没有什么事情的,呆在大使馆里肯定是安全的。

    代表团的成员们心里一想,觉得王简说的对,大使馆里如果也不安全,那真是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所以大家就放起心来,正好可以留在大使馆内聊聊天,鹅城知县也与其他人聊了起来其他人员觉得他与王简关系好,便借此拉近关系,套套近乎。

    到了晚上,王简一个人呆在屋里想着事情,到米国访问其实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人想暗杀他,到底是什么人在搞这个事?虽然他不怕别人想暗杀他,但是他要把背后的事情搞清楚才行,否则他心里就想不明白,感觉随时都会有人在背后搞他。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对方一定是一个狙击的高手,而且就是冲着他来的,只是由于他及时感知到了才让他有阴谋没有得逞,如果他因此而被射杀了,他自己的小命没有了不说,还会影响到两国之间的关系,那这个枪手是不是有着什么样的政治目的?他与米国人没有什么仇恨,不可能因为仇恨而要射杀他吧?

    米国现在国内的政治也是波诡云谲,各方围绕着大选也在搞着事情,现在有人搞着这事,说不定就会有利于他们某一方,因此才会冒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他来的真不是时候,米国的枪支太泛滥了,随随便便都能搞到枪,要是杀起人来太容易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这样想了一会,王简就坐在书桌前看了一会书,又想了一会国内的事情,然后一看时间差不多快十二点了,想了想就准备休息,就朝窗外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他的神经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又有一个枪口正对着他,和那天的感觉差不多,只是子弹还没有射过来,估计对方是想找到一个最佳的时机再动手。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存在,这次他就不想再让他跑了,这次他离这里的距离不是很远,因为大使馆不会太严密的安保,对方肯定不会像上次架起一个狙击步枪远距离射击,那样的射中的概率较低,即使是最优秀的狙击手,这个枪手大概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所以就想着近距离来搞掉他。

    虽然觉察到了他,但是他没有立刻作出反应,而装作没有现的样子,又坐到了书桌前,然后找了一个小铁钉的东西,接着就故意站到窗户旁边引诱对手下手。

    果然,对手一现有了这样一个机会,觉得不能错过,否则今晚上就会再次失手,因此他就瞄准了镜头,准备扣动扳机。

    王简觉察着他的行动,一直暴露在他的枪口之下,这让对方欣喜若狂,本来还担心王简会立刻离开,他需要紧急的瞄准,但现在看来倒是不用了,可以好好的瞄准一下。

    就在他在瞄准自己要向自己开枪的时候,王简突然出手,一颗尖锐的钉子顺着枪的风向飞了出去,那与此同时,那名枪手也触动了扳机,但是子弹还没有飞出枪口多远就被铁钉击中,然后硬是让铁钉给顶了回去,一下子进去了枪口之中,那名枪手根本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手中的枪突然爆了镗,然后一声爆炸的声音,他直接给炸晕了过去。

    一看这名枪手让他打晕了,王简没有告诉吴战美,这件事他不想让吴战美知道,而是拿出电话打给了宁丹。宁丹此时正在米国,他来到之后,见过了一面,而这个时候只所以打给她,是想让她联系一下米国的记者,让米国的记者来现这个事情,然后将之曝光。

    宁丹接到他的电话之后,一听到这个事情,她立刻起身,她对王简是了解的,所以她便根据王简的要求,给米国的一个媒体打了电话,告知他华夏驻米大使馆出了事情,让他过来看一下,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米国的记者一听到有爆炸性的新闻,那比见到什么东西还惊喜,立刻根据宁丹的指示来连夜来到大使馆的周围,经过一番搜索终于找到那名倒是晕过去的枪手,这一下子成了特大新闻了,电视台的人也让他找来了,倒是没有人关心那名枪手的生命情况,而是现场架起了直播现场,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这个情况。

    在搞完这一切之后,才报警打抢救电话,而这个时候,那名枪手已经被惊醒了,一睁开眼看到这么多人围住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只是刚才到底是怎么搞的,枪怎么会炸镗,然后这些记者怎么会到这里来,他是搞不懂了。

    看到这么多在看着他,他想着站起身逃跑,但是站了几下没有站起来,有人看到他醒了想逃跑,马上就有人过来看着他,不让他逃跑,还过来问他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这里有枪,为什么会晕倒在这里?

    这一连串的问,他根本回答不上来,也不可能回答他们,看到他这个样子,记者们就知道他脑子还没有清醒,但是他在这里拿着枪,而且枪口是指向华夏大使馆的,所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可能要对大使馆内的人不利。因此记者们就去敲大使馆的大门,想采访一下大使馆。

    外面的吵闹声早已把大使馆内的人给惊醒了,吴战美也起了床来,其他代表团的成员也醒了,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事情,听到有人敲门,吴战美就让警卫出去看一看,出去后回来告知他有记者采访,而且在对面不远处现了一名枪手,不知是什么情况。

    一听到大使附近有枪手,吴战美立刻紧张了起来,便急忙去找王简,进到了王简的屋后,现王简正在睡觉,他便把王简叫了起来,把情况给王简一说,王简装作刚知道的样子,说道:“那我们出去看一看。”

    所以王简就和吴战美两个人走出大使馆,记者们一看他们出来了立刻就围了上来,向他们提问,问他们对大使馆附近出现枪手有什么意见,吴战美就表示无可奉告,他现在不了解情况,不便表意见。

    跟着记者就来到了那名枪手的跟前,那名枪手看着王简到来,心里就是非常的害怕,而王简也终于看清了这名枪手的面目,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香江被打晕的那名狙击手,虽然当时度非常快,感觉没有看清他的面目,但是最终还是让这名狙击给现了他的身份,而等他来到米国访问以后,便盯上了他,想射杀他以解恨,但是没想到还是没有让他得逞,而王简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让他功亏一篑,所以心里很是害怕。

    一看是这种情况,王简就觉得这事有可能与米国方面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他不大肯定,这小子是米国的特战人员,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米国政府的背井,不过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寻仇,倒不是想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

    心里多少有了数,王简没有说任何话,看完之后,就提出回去,吴战美看了之后,也没有表什么意见,因为这里只是出现枪手,但到底是不是对大使馆不利,却是不大好猜测,他更不能乱表什么意见了。

    那些记者还想着追问吴战美,想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事情,但是吴战美依然微笑着不表示意见,指出这事应当由米国政府进行调查作出结论,相信不是专门针对华夏使馆的事情。

    吴战美先这样说,就有很大的灵活性,先表示友好,如果查出结果来再表示抗议,免得将来没查出什么问题来先抗议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这是外交的一个策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