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7章 永恒 (大结局,万字求粉红票)

作者:寒武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哎!你听说没有?咱们圣上终于出兵,要打堕民了!”

    “听说了听说了!新任神将大人带着神将府大军已经启程往西北去了!”

    “这一位神将大人勇猛无匹,听说连堕民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说,我们这一次说不定真的能灭堕民?!”

    “十有**……只要灭了堕民,那一块儿的宝地,就归我们大夏所有了!”

    “听说那里有很多矿藏和奇珍异宝,还有各种稀奇的药材和花木!”

    一时间,大夏皇朝从上到下,从京城到边缘的山寨,都在谈论着这一次神将府出兵西北堕民之地的事儿。△頂點小說,

    周怀礼带着几个血兵正要从西北启程回京,听见这个消息,心里一喜,知道叔王夏亮的计策奏效了。——神将府果然出兵灭堕民了!

    只要他们打得两败俱伤之时,就是他周怀礼带血兵血洗堕民之地之时!

    周怀礼这一次带着几个精挑细选的血兵来到西北窥探堕民之地,发现那里的防范越发严实,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偷着进去了一次,险些被人发现,才忙退了出来。

    和里面的堕民掂量一番,周怀礼觉得自己跟堕民单打独斗肯定能胜,但是如果成千上万个堕民一拥而上,他肯定是奈何不了的。

    他的血兵倒是不错,拥有能和堕民一战的实力!

    因此周怀礼日夜兼程,归心似箭一样往京城赶。

    他回到京城的那一天。盛思颜他们刚刚来到西北堕民之地住下。

    周怀轩的神将府大军,还在半路上,浩浩荡荡往西北远行。

    这一次神将府大军的粮草,是由吴国公府筹集。

    新任吴国公非常尽心尽力,沿途调运粮草,源源不断地给周怀轩送去。

    ……

    周怀礼回到京城,自己的将军府都没有回,先溜进了叔王府。

    “小王爷,你父王呢?”周怀礼来到叔王府,却只见到了小王爷夏止。

    夏止笑道:“我父王在宫里面。周大将军居然现在就回来了。怎样?西北的事情打听得如何?”

    “还好。跟我们预想的一样。”周怀礼简单说道,“王爷呢?”

    “周大将军有话跟我说,是一样的。”夏止端着茶吹了吹,“父王……在宫里。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回来。”

    “哦?”周怀礼听得夏止话里有话。“怎么说?”

    “周大将军回来的正是时候。我父王正愁无人领兵。”夏止含蓄说道。“不过周大将军是刚回来吗?回你的将军府没有?”

    周怀礼一愣,“还没有呢。我一回到京城,就先来见王爷了。”

    “嗯。你还是先回家一趟吧。我们正在等神将府大军跟堕民开战的消息。”夏止放下茶杯,“他们一开战,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周怀礼有些疑惑:“现在动手?时机成熟了吗?”

    “差不多了吧。”夏止打着哈哈,将周怀礼送了出去。

    周怀礼回到自己的将军府门前,才知道夏止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他的将军府,再一次有火焚过的痕迹。

    “出了什么事?”周怀礼心里一沉,大步走了进去。

    “怀礼,你可回来了!”夏瑞哭着奔了出来,抱着他的胳膊泣道:“你走没几天,后院有个院子半夜起火,差一点将整个将军府都烧了!吓死我了!”

    “哪所院子?”周怀礼厉声问道,“四娘呢?四娘有没有伤到?”

    “四……四娘……”夏瑞目光闪烁游移,往旁边看去,不敢看周怀礼的眼睛。

    “你说!四娘怎样了?!”周怀礼一把将夏瑞推开,往蒋四娘住的院子跑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蒋四娘住的院子,被烧成了一块白地。

    周怀礼一下子跪坐在蒋四娘的院子前面,用手抱住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夏瑞见了,气得肝都疼了,转身就走,回自己房里去了。

    周怀礼哭了一场,才叫了人过来,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越听越是心惊肉跳。——这番手法好熟悉!

    他曾经多次暗中杀人,都是用的这一招!

    “不对……”周怀礼喃喃地道,“她没死……她一定没死……”

    他气冲冲奔到夏瑞房里,一脚将房门踹开,问道:“你把四娘藏哪儿去了?!”

    “关我什么事?莫名其妙!”夏瑞气得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不看周怀礼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来这件事跟你有关!”周怀礼一把将夏瑞抓过来,对着她吼道,然后松开手,跑了出去。

    周怀礼跑到蒋侯府窥探,发现蒋侯府曹大奶奶的小佛堂里供着蒋四娘的牌位,曹大奶奶整个人憔悴苍老了许多,又不像是作伪,心下疑惑起来。

    他想来想去,也不信蒋四娘死了,但是如果蒋四娘没死,他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周怀礼心中一紧,忙又到叔王府,对小王爷夏止道:“我有重要事情要找王爷说话,如果王爷再不见我,一定会悔之晚矣!”

    夏止见他振振有词,只好传讯将叔王夏亮从宫里叫了出来。

    “什么事这样匆忙?”夏亮很是不虞,“我很忙。”

    周怀礼忙道:“王爷,事情有变,恐怕咱们应该早些动手了。”

    “出了什么事?”

    周怀礼就把蒋四娘的情形说了出来,末了道:“我总觉得她没死,而是落在别人手里。——她知道我们很多事情,我担心。会对我们不利。”

    “什么?她没死?那她不是疯了吗?!”小王爷夏止也惊呼起来,“这可怎么办?”

    “如果有人救了她,那她一定是装疯的!”周怀礼咬牙切齿地道,“这个贱人!我好心留她一条性命,她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夏亮的眼神不善地眯了起来,沉声道:“既然如此,那确实不能等了,今晚就动手吧!”

    “父王,来得及吗?!”夏止慌忙阻止,“太子那边……”

    “太子那边有我。你们记得各安其位。一旦宫变。你们一定要马上拿下整个京城。——特别是神将府,给我看好了,把里面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夏亮悍然说道,“这些人。都是牵制周怀轩的人质!”

    “遵命!”夏止和周怀礼一起拱手说道。

    关于如何起事。他们其实已经演练很多次了。只是一直觉得时机不成熟,所以迟迟不能动手。

    如今蒋四娘生死未卜,很可能已经落在夏昭帝手里。那就意味着,他们的事,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天色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夏亮下了狠心,命人给自己安插在太子身边的心腹内侍传了话,让他马上动手。

    那内侍带了几个高手进东宫,对太子道:“太子殿下,事不宜迟。您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把他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废太子诏书和一个选妃的诏书放到太子面前,“这是奴婢冒了杀头的危险,从圣上那里偷来的。您看看,如果这两个诏书明天发出去,您就什么都没有了。”

    废太子?

    纳妃?

    岂不是说,父皇真的对他很失望?所以要纳妃,再生儿子出来!

    这一刻,太子心里更加混乱了,他茫然看着那内侍问道:“……你不是说,父皇要立阿宝为太子吗?”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那内侍沉声说道,“所以奴婢已经派兵围困神将府,将阿宝抓来给太子亲手处决!”

    太子的眼眸猛地一缩,往后退了几步,“杀……杀人?我不行……我不能杀人……你让别人杀吧……”他转过头,看着地上碧绿嵌花的方砖,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真是个胆小鬼……

    那内侍恨铁不成钢,只好循循善诱,“太子殿下,现在不是退缩害怕的时候。您只要鼓起勇气,做一件事,您这个皇位,就永远是您的了!”

    “什么事?”太子迅速回头,看向自己的内侍,“只要不杀人,我都可以做!”

    “好,您跟奴婢来。”那内侍拉着太子起身,“我们去圣上养病的寝宫。”

    太子昏昏沉沉带着自己的心腹内侍一行人来到夏昭帝的寝宫门前。

    夏昭帝寝宫门前的内侍忙道:“圣上睡下了,两位明日再来。”

    太子对那内侍吼道:“孤有急事要见父皇!”一边说,一边将那内侍推开,自己冲了进去。

    门内守卫的御前侍卫冲了上来,要拦着太子。

    太子冲他们一瞪眼:“孤今日非要见到父皇不可!你们再要拦着,格杀勿论!”

    他的话音刚落,那内侍带来的死士高手便冲了出来,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那几个御前侍卫全都杀了!

    太子看见那些血淋淋的尸体,知道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心一横,往夏昭帝的寝宫冲去!

    “父皇!父皇!”太子大叫着进了寝宫,“有刺客!快保护父皇!”说着冲到夏昭帝床边。

    他一把扯下帐帘,看见夏昭帝冷冰冰的眼神,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地道:“父……父皇,有刺客!”说着,往旁边让开,自己的心腹内侍带着人走了进来,挥了挥手:“捆起来!”

    他带来的死士立刻拿出绳子,将夏昭帝牢牢捆了起来,又塞了他的嘴,将他从床上拖起来,扔到寝宫里面的一间放杂物的小隔断里。

    那里三面都是墙,没有窗子,只有一个窄窄的小门通向寝宫。

    夏昭帝根本看也不看那内侍,只是一直死死盯着太子,目光中有痛心,有难过,更有决然和坚韧。

    “你就在这里待着吧!”那内侍上前把用一块黑布套住了夏昭帝的脑袋,那黑布上有种怪怪的味道。夏昭帝立刻晕了过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看告示了!看告示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圣上病重垂危!太子监国!太子要亲政了!”

    “切,这有什么稀奇的?圣上已经病了很长时间了……”

    ……

    叔王夏亮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借着自己在皇宫里安插的人手,很快将皇宫内外把持在手里,他现在只担心一件事,就是神将府。

    若是神将府的人不听太子号令,又或者周怀轩带着神将府大军回转攻击京城,他就算能打赢,也要经过一番恶战!

    在这之前。他宁愿先找到把柄。要挟周怀轩听他效令。

    将皇宫控制之后,夏亮马上派人去抓神将府众人。

    他知道神将府大军都已远走,留在神将府的,最多两千人。就是惯常的守军。

    没想到他派了五千人去围困神将府。轻轻松松进了大门。却只抓到周老爷子一个主子!

    “王爷,神将府的主子只有周老爷子一个人,别的主子。都不见了。”

    “什么?!那些人跑哪儿去了?!——盛思颜、阿宝,还有周怀轩他娘?!”夏亮一拍桌子,将桌子拍得粉碎!

    “回禀王爷,听说早在神将府大军出征之前,他们就去了城外的庄子上小住,至今还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这些人留在城外庄子的可能性很小,夏亮还是派人去搜了一通,果然不在庄子上。

    “盛国公府呢?给我把盛国公府的人都抓起来!”夏亮有吩咐道。

    盛思颜虽然跑了,但是如果把她的养父养母一家人都抓起来,不愁她不现身!

    可是他们去了一趟盛国公府,发现盛国公府也空无一人!

    “王爷,看来,消息确实有走漏!”周怀礼森然说道,“幸亏我们提前动手了!”

    “那就把蒋侯府的人都抓起来!”夏亮吩咐道,“如果蒋四娘没死,她知道自己家人被抓了,说不定会跑来自首。”

    周怀礼点点头,“王爷高见!”

    ……

    京城里宫变的消息传到西北堕民之地的时候,已经是寒冬腊月。

    盛思颜心急如焚,特别想回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怀轩拦住她,道:“你要相信你父皇。他之前做了那么多事,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盛思颜怔怔问道。

    “……他应该早有准备。”周怀轩沉声道,虽然他想不明白夏昭帝为何要这样做,但是他知道,夏昭帝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有保命的后招。

    ……

    昭历九年的春天,大夏京城里传来消息,说是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要登基为帝。

    可是就在太子夏池的登基大典上,夏昭帝身边的内侍突然出现,指责太子弑君杀父,不配为君,然后一头碰死在金銮殿上。

    太子夏池一下子被吓得从宝座上滚了下来,想要反驳那内侍的话,却有更多的内侍和宫女涌了出来,指责太子囚禁夏昭帝,然后又为了早日登基,置夏昭帝于死地!

    太子急了,大叫道:“没有!孤没有杀父皇!只是把父皇关起来了!父皇是自己病死的!”

    话音一落,朝臣哗然,纷纷将手里的圭阜扔到地上,表示对太子不忠不孝行为的愤慨!

    周怀礼趁机出列,命令御林军:“把太子捆起来,交给宗人府发落!”

    御林军犹豫地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听了周怀礼的命令,将已经吓晕了的太子捆起来送到天牢去了。

    太子是夏昭帝唯一的儿子,如今夏昭帝死了,太子弑君杀父,肯定也不能再做皇帝了。

    看来看去,只有叔王夏亮是正宗的皇室血脉,跟夏昭帝的父皇夏明帝都是老皇所生。

    国不可一日无主。

    因此有些朝臣便推夏亮登基为帝。

    夏亮假意推辞三次之后,便在昭历九年的春天登基为帝,是为新帝夏亮。

    夏亮登基之后,在内宫清洗,凡是夏昭帝的人。一概不用,全数格杀!

    安阳公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和弟弟都被人利用了,父皇死了,弟弟关入大牢,他们都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她跑来找姚女官讨主意想救自己的弟弟,却正好看见夏亮派人来抓姚女官!

    “你们要干什么?”安阳公主厉声呵止他们。

    “安阳公主,我们奉命办差,还望公主殿下不要阻碍我们。”那人阴阳怪气说道,并不把夏珊放在眼里。

    姚女官却哈哈大笑。双手合什。喃喃地道:“承宗,我对得起你了。你为这个皇朝卖了一辈子命,他理应属于你,属于你的后人……我来见你了!”说着。她手里已经握着一把匕首。当胸一刺。含笑死在众人面前。

    ……

    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弑君杀父和夏亮登基的消息是同一时间传到西北堕民之地的。

    那时候已经是昭历九年的初夏时分。

    虽然大夏别的地方已经改元为新历元年,西北这边还是用的昭历。

    神将府大军驻守在和西北堕民之地隔山相望的大夏国土最西端,并没有对堕民发起进攻。

    盛思颜和冯氏、阿宝都住到了堕民神殿里面。

    他们中间。变化最大的,就是阿宝。

    他从来到这个神殿的头一天晚上开始,就昏睡了三天三夜。

    醒来之后,他的目光深邃得根本不像七岁的孩子。

    在他昏睡的三天三夜里,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漂浮在星空之中,如同大海中失去目标的航船,一直找不到方向。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一处光,听见了一声召唤,才从星空中来到这片土地上。

    后来他的意识就模糊了,忘了以前的很多事情,直到这一次,在神殿里面唤醒了他的记忆,他才真正明白身为天命人的使命。

    “娘,我想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图册,上面都是这样的文字……”阿宝给盛思颜画了一些图形样的文字,皱着眉头问她。

    盛思颜一惊。这些文字,就是那滴血石异象上的文字,也是周家祖传的堕民谱系图册上的文字!

    这种文字,既不是大夏,也不是前朝的文字,阿宝怎么会知道的?!

    盛思颜试探着问道:“你认得它们?”

    阿宝点点头,“我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这些文字。它们就跟长在我脑中一样。”

    “那这是什么字?”盛思颜一时好奇,将她当初描摹的那六个字拿出来。

    阿宝见了也很吃惊,“娘,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说你认不认得吧。”

    “我当然认得。它们是:天门开,盛世临。”

    重瞳现,圣人出。天门开,盛世临。

    原来就是四句话?!——折磨了大夏皇朝这些人一千年的四句真言,就是它?!

    盛思颜感慨万千,索性将周怀轩交给她保管的那个堕民谱系图册拿出来,递到阿宝手里:“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东西?!”

    阿宝疑惑地接过来,随便翻看了几页,眼睛顿时睁大了,“娘!就是这个东西!这个图册,还有那张重瞳图!”

    “还要重瞳图?”盛思颜惊讶,看着阿宝把重瞳图也拿出来了。

    阿宝笑着对盛思颜道:“娘,其实这重瞳图上面的线条,不是路线图。”

    “那是什么?”

    “呃,也可以说是路线图吧。但是不是真正的路线,而是一个构造图,在正午的阳光下,根据映照出来的线条,还有这本谱系图册上面的注解,就可以造出一样东西。这件东西,可以带我们去不可知之地!”阿宝兴奋说道。

    盛思颜深吸一口气,“就这么简单?”

    “简单?!哪里简单了!”阿宝嘟起嘴,“这东西要建造起来,可不是一朝一夕!而且需要用的材料非常复杂,更重要的是,要放到皇宫的云阁那个地方才会起作用!”说着又嘟哝道:“夏云帝这老贼真是骗子,还是小偷!”

    “这就是说,我们还要回京城?”盛思颜挑了挑眉,“可是现在京城的皇帝。已经不是你外祖了。”

    盛思颜不相信夏昭帝已死,周怀轩也认为他没有死,但是叔王夏亮确实登基了,所以他们两人心里也有一丝的不确定。——万一他不在了呢……

    盛思颜一想到这个可能就全身发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

    天命人终于回到堕民之地,成全了堕民祖祖辈辈的期盼!

    阿宝看着这些殷切盼望他归来的族人,心里又是温暖,又是惭愧。

    他花了七年时间,才寻回他身为天命人的记忆。

    他的到来,极大的缓解了堕民们不可遏制的身体机能的衰败。

    他们中很多人甚至可以在太阳底下行走一两个时辰。

    但是这样还不够。阿宝知道。他应该做出更大的牺牲,更大的努力,来解除堕民经受千年的苦难!

    ……

    一场盛大的典礼在堕民神殿里举行。

    阿宝来到最高处的祭坛,盘腿跪坐。阖上双眸。带领堕民向父祷告。

    众人的祝祷声达到最高|潮的部分的时候。阿宝割开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的血汩汩而出,和祭坛凹槽里面沉寂了上千年的蓝液混合。渐渐浸满了整个祭坛。

    一股芳香从高高的祭坛处飘散下来。

    先是气味,然后是微红色如同细雨一般的点末,从高处如同雨丝一样飘落,飘散在神殿的每个角落,将神殿里面的每个人都包裹起来。

    越来越多的“微雨红尘”向神殿外飘散而去。

    这是初春的春雨,孕育着希望,孕育着新生!

    堕民之地的所有堕民,不管是在神殿内,还是在神殿外,都感受到来自天命人的善意和援手,不约而同跪拜下来,对着神殿的方向祷告。

    被那“微雨红尘”包裹着,每个堕民都感觉到一千年没有感觉过的温暖又回到了他们身上!

    冯氏和盛思颜、周怀轩站在离神殿不远的地方,定定地看着这幅神奇的情形。

    冯氏感觉到自己如同脱胎换骨一样,那些渐渐要消磨掉她生命力的不适和病痛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她的寿命不再受到限制,她终于和正常人一样了!

    这些“微雨红尘”对周怀轩的影响不是很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他纷乱的心绪很快平静下来,不像以前一样,总是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发狂的倾向。

    盛思颜却已经满脸泪痕。

    她能感觉到,在堕民之地飘散的“微雨红尘”,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她儿子阿宝的血脉化就!

    他在救这些堕民,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救赎他们!

    眼看那些“微雨红尘”越来越浓厚,将整个堕民之地都笼罩得密不透风,盛思颜感受到阿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终于大叫一声:“阿宝!”拔腿往神殿狂奔而去!

    她是天命人的生母,也是堕民们最尊敬的圣人。

    盛思颜走进神殿,没有堕民阻拦她。

    大家纷纷给她让出一条路。

    盛思颜走到祭坛下方,仰头看见阿宝坐在祭坛上,面色苍白如雪,看着她微笑。

    那微笑出尘宽忍,如同佛陀降世,拯救世人,但是在盛思颜眼里,他只是个小孩子,是她的儿子,她十月怀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

    “阿宝!”盛思颜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咬着牙,要往祭坛上爬。

    可是那祭坛不知怎地,居然变得滑不留手,她爬一次,摔一次,摔一次,再爬一次,把自己摔得全身青紫,头破血流,却还是不肯放手。

    堕民们想上前,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根本就过不去。

    “阿宝!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盛思颜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身体摇摇欲坠,心痛如绞,恨不得以身相代!

    阿宝还是那样微笑着看着她,神情有些恍惚,一股矛盾歉疚的神情从他脸上一闪而过。

    就在这时,周怀轩大步走了进来,分开众人,闯入屏障,将盛思颜抱起来,腾空跃起,来到了祭坛上。

    看见阿宝座位周围的凹槽已经注满了他的鲜血,想到整个堕民之地飘散的微雨红尘,都是由它成就。盛思颜从阿宝手里夺过那把匕首,往自己的手腕上也划了一刀,然后将自己的手腕递到阿宝嘴边。

    阿宝本来紧紧抿着唇,不想吸食盛思颜的鲜血。

    可是那股甜香一到他嘴边, 他根本就无法抵抗,不由自主张开嘴,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一般的血食,对天命人是不起作用的,除了盛思颜,因为她是他娘。

    孕育了天命人的血。自然对天命人有修补作用。

    在盛思颜因为失血过多晕厥之前。她满意地看见阿宝的脸色红润起来了……

    ……

    “娘……”

    盛思颜睁开眼睛,看见阿宝正伏在她身边睡着,抓着她缠着纱布的手腕,刚才那句“娘”。是他的梦呓。

    盛思颜深吁一口气。摸了摸阿宝的头。

    阿宝惊醒过来。抬头看见盛思颜醒了,立刻绽开满脸的笑颜:“娘醒了!”

    周怀轩冲了进来,“阿颜!”

    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和儿子。盛思颜很满足地又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听见的消息便是周怀礼重兵压进,来到西北,命令周怀轩带着神将府大军向堕民进攻!

    “周怀礼来了?”盛思颜坐起身,“能不能把他抓来问话?”

    “很难。他身边的军士太多。”阿宝惋惜地道,“居然没有带血兵,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爹呢?他准备怎么做?”盛思颜很是担心。

    “爹不认新帝,起兵反叛了。——娘,你已经是叛贼的老婆和娘亲了。”阿宝一本正经地道,“我也要起兵!跟爹一起打入京城!”

    ……

    周怀礼没有料到,堕民已经可以在阳光下行走了。

    可以在阳光下行走的堕民,战力丝毫未减,再加上神将府大军,他带来的十万大夏军士,几乎刚一开战,就跑了个精光!

    周怀轩也没有命令神将府军士赶尽杀绝,只是让人喊话,投降的军士都可以活命,逃跑的军士也既往不咎!

    这样一来,周怀礼身边的人跑得更快,他自己是在数十个心腹死士的护持下,才先周怀轩一步逃回京城!

    ……

    “陛下!陛下!周怀轩反了!”

    “陛下!神将府反了!”

    一道道加急军报飞速送往京城新帝夏亮的案前。

    他看得火冒三尺,一腿将面前的书案踹翻,“不中用的东西!一仗不打就把城池拱手相让!都是白痴嘛!”

    他身边的人嘀咕:“跟周怀轩打,才是白痴……”

    “你说什么?!”新帝夏亮气得回手抽了他一个耳光。

    没过多久,周怀轩就带着神将府大军,阿宝带着堕民大军,一起打到了京城脚下。

    ……

    夏亮来到自己关押夏昭帝的地方,脸色阴沉地道:“你的好女婿,反了大夏了。——重瞳图的秘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夏亮本来以为周三爷已经窥破了重瞳图的秘密,但是几次寻找未果之后,他发现还是有些东西,非帝王不能知晓。周三爷,还是差了一层。因此他关着夏昭帝,没有杀他。

    夏昭帝笑了笑,“你做皇帝,他当然会反。”

    夏亮眼眸倏地眯了起来,半晌才回过味来,大叫道:“是你安排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你好狠毒!”

    故意装病,然后一步步把权力让给夏亮,加速了夏亮野心的催化,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夏昭帝淡然摇头:“是,也不是。我只是给你机会,给你选择。你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我从来没有逼过你,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在诱惑面前,你选择了被诱惑。”

    “你别得意,我还有杀手锏在手里!”夏亮怒吼,“我才是最有谋略的!我绸缪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你把那幅真的重瞳图藏哪儿去了?!”

    “图在大夏在,图亡大夏亡,这是太祖皇帝的遗言。”夏昭帝莞尔说道,“那幅图,早就不在这里了。”

    “你敢耍我?!”

    “算了。这个天下,其实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是时候将它还给它的主人了。”夏昭帝闭上眼。“你杀了我吧。你不是早就宣布我死了吗?”

    “想死?可以,不过,你要死得有价值!”夏亮狞笑着说道,拂袖而去。

    ……

    神将府大军围攻京城,京城的老百姓人心惶惶,只能躲在家里,生怕被流矢所伤。

    镇国大将军苏定远被新帝夏亮派守西城门,他却在半夜的时候,偷偷打开城门,放了周怀轩的神将府大军入城。

    新帝夏亮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周怀礼的五万血兵都没有来得及去西城跟周怀轩决战……

    他将周怀礼叫过来。吩咐道:“没有法子了,起高台,把那些人都推上去!朕倒要看看,这周怀轩看着他们惨死。他就能无动于衷!”

    “他会无动于衷。但是他妻子不会。所以他一定会就范。”周怀礼胸有成竹说道。

    ……

    雾蒙蒙的天气,不见天日。

    皇宫前面的高台之上,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爷子三个人被绑在上面。台上台下有重重血兵守卫。

    一封信送到周怀轩那里,让他和阿宝投降,否则就杀了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爷子三个人。

    周怀礼亲自拿着大砍刀,站在台上,傲气十足,裨睨众人。——他手下五万血兵,今天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神将府大军和堕民再厉害,也没有他五万血兵厉害!

    就在这时,阿宝纵马奔出,从马上飞身跃起,同时发出声声长啸,往那高台飞去。

    周怀礼大喜,正要迎刀而上,突然发现自己筋骨酥软,别说抱着一把一百八十斤重的大刀,就连站都站不稳了。

    他心知有异,想叫人“放箭”,但是他的声音软弱低微,根本就传不出去。而台上台下的五万血兵,突然也跟被人抽了脊梁骨一样,一个个扑通扑通倒在众人面前,再无还手之力。

    如同人墙般坚不可摧的血兵就这样成了豆腐泥,一点战力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

    周怀礼平生第一次,恐惧得全身如坠冰窖,又如掉入火山,被烈焰炙烤!

    那是一种从信心十足,到一败涂地的高强度落差,直让他头晕目眩,全身跟死鱼一样瘫在高台之上。

    阿宝纵身飞到高台之上,手拿强弩,四箭连发,分别射中周怀礼的两支胳膊和两条腿,将他呈大字型钉在高台之上,然后抽出小匕首,往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爷子他们身边扑去,将他们身上的绳索一一砍断。

    “放箭!”

    夏亮在远处看得心胆俱裂,不敢相信自己最厉害的五万血兵就这样跪在一个七岁孩子的脚下!

    真是不战而撅人之兵啊!

    兵不血刃,全数跪倒!

    夏亮心知大势已去,还是要做最后挣扎。——至少高台上那三个人,他是非杀不可!

    如蝗般的箭雨遮天蔽日,纷飞而至,往高台上射去。

    一队堕民突然飞身而起,手执一人高的盾牌,来到高台之上,迅速围成一道从头到脚的围墙,将夏昭帝、周老爷子、阿宝和太子都围了起来。

    铁箭铮铮铮地扎在盾牌之上,将那些盾牌扎得如同刺猬一般,却还是穿透不了那些精钢所铸的盾牌!

    高台上的周怀礼,却被那些铁箭射成了刺猬,但还是苟延残喘……

    周怀轩骑着马从叔王夏亮的后面包抄过来,扬手挥出,将自己手上的长剑狠狠掷去,一下子穿透了夏亮身上穿的厚厚的盔甲,扎到他的后心,又从前胸穿了出来!

    夏亮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从自己胸口穿出来的一支明晃晃的长剑,“啊——!”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落下马来。

    周怀轩指挥着神将府大军如潮水般往前践踏而去,将叔王夏亮和他儿子夏止都在万军之中踩成肉泥!

    “弟兄们!上啊!”

    一道道喊杀声在皇宫门前响起。

    没有多久,叔王夏亮的所有队伍都被清除干净。

    堕民们护着夏昭帝、太子、阿宝和周老爷子退入宫门里面。

    ……

    这一场京城的内乱,从太子夏池发动宫变开始。到神将府大军高举反旗,打入京城为止,一共持续了八个月。

    夏昭帝对盛思颜和周怀轩道:“就当我已经死了,大夏已经没有人了。——这个江山,本来就是阿宝的。”

    阿宝是堕民之主,是天命人。

    而堕民,是前朝皇室。

    夏云帝的江山,就是从堕民那里偷来的……

    在很多大夏民众心中,夏昭帝确实已经死了,因为上一个被诛杀的伪帝夏亮。还为夏昭帝风光大葬过。

    刚刚过去的国丧。大家还记得。

    至于神将府大军攻入京城那一天发生的事,知道的人毕竟只有少数。

    而在如蝗的箭雨中,那些人又以为夏昭帝已经死在了高台之上。

    ……

    阿宝八岁那年,他正式登基。做了皇帝。

    不是大夏的皇帝。而是开创了新朝——大周朝。

    大周朝皇帝登基的第一天。没有去和百官同喜,而是来到高高的云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拉着盛思颜的手:“娘。您就陪我几天吧。等我长大了,娶了媳妇生了娃再走,好不好?”

    盛思颜莞尔,她抚了抚阿宝的头,“阿宝,你早就长大了。你会做一个好皇帝,你祖母会一直陪着你的。——而娘和爹爹,在不可知之地等你。”

    阿宝依依不舍地放了手,按了按重瞳图边的按钮,那幅图往旁边移开,露出一扇门。——那是阿宝根据重瞳图和堕民谱系图册制造出来的星门。

    从这扇门,可以去向不可知之地,也就是他们堕民先祖当年横渡星河离开的遥远家园!

    只有在那里,周怀轩这个“新生”才能长久地生活下去。

    他的新生,其实是一种返祖。

    盛思颜在经历了堕民神殿“微雨红尘”的洗礼之后,身体也发生了类似“新生”的变化,因此顺理成章的,她跟周怀轩一起走了。

    两人踏入门内,对阿宝招了招手,慢慢消失在星空之中。

    阿宝叹口气,关上了那扇门,又阖上重瞳图,以及外面的玻璃罩子。

    ……

    京城附近的大山上,一座漂亮的别院里,隐居在这里的周老爷子跟夏昭帝成了棋友,两人每天下棋看书,或者钓鱼捉鸟,过着心满意足的日子。

    “夏池的病好些了吗?”周老爷子摆下一子。

    “就这样了。能傻一辈子,是他的福气。”夏昭帝感慨说道。

    “周怀礼呢?”

    “还挂在大夏皇宫门前的高台之上,应该已经成了人干了吧……坏事做绝,连王青眉他居然都要杀……”夏昭帝悻悻地道。

    ……

    五十年后,已经做了五十年皇帝的阿宝一天夜里突然醒来,他离开自己的寝宫,往云阁走去。

    来到云阁最高的那一层,他推开了那扇门。

    “王子殿下,您终于来了。”一队侍卫模样的人迎了上来,“王和王后让我们在这里等了很久,还担心您顾不上小公主的满月礼!”

    阿宝欣喜地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几岁的少年时期,他笑着跟那些侍卫走过去,走到一座巍峨的城池前。

    天上绽放着无数炫目的烟花,美得令人窒息。

    ……

    幸福的日子,就是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是为永恒。

    ……

    全文终。

    ※※※※※※※※※※※

    第三更万字大章大结局。o(n_n)o。

    最后一次打滚求粉红票!!!

    。(未完待续。。)

    ps:  真是跪了。早上想重新把有些地方写一遍,结果打开电脑,发现系统崩溃。俺也差点崩溃,最后从备份里把昨天写的东西找了出来。来不及再大修了。先发出来。明天完结感应的时候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添补的。orz,写这个文,好像事情特别多。总算是结文了。下个文会更好!希望能在下本书看见亲们的身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