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一 成全 (王毅兴)

作者:寒武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相!王相!太子……太子逼宫,囚禁了圣上!”

    王毅兴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垂眸看着面前跪倒的内侍,过了许久,才缓缓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内侍猛地抬头:“王相!您就无动于衷吗?!圣上待您不薄,又是您的姐夫,您怎么能袖手旁观?”

    王毅兴看了看自己的袖子,笑了笑,道:“圣上是我姐夫,太子还是我外甥呢!你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怎么样呢?”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掌声。

    他的书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叔王夏亮和周怀礼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夏亮笑吟吟地在前面鼓掌,一边回头对周怀礼道:“怀礼,我不如你看人准啊。——王相刚才说的,确实是肺腑之言。”说完面色一整,出手就是一剑,将刚才那个内侍刺了个透心凉。

    王毅兴嫌恶地皱了皱眉头,“不要弄脏了我书房的地。”

    “来人,帮王相把这人给拖出去!”夏亮挥了挥手,叫了个人进来。

    王毅兴看着他们,神色如常,心里却知道,自己的相府,已经被夏亮和周怀礼带人给控制了。

    “毅兴,圣上重病,不能理事。你是宰相,也是太子的亲舅舅,是不是应该出来主持大局呢?”周怀礼笑吟吟地踱了过来,拍拍王毅兴的肩膀。

    王毅兴慢慢地将他的手拨开,摇了摇头,叹息道:“怀礼,你就饶了我吧。——这件事,我还是置身事外吧。我夫人刚刚清醒,连路都走不动,我要亲自照顾她,请你们谅解。”这是摆明了他不插手此事。

    夏亮本来打算的是如果王毅兴不肯识相,就杀了他。

    但是周怀礼说服了他。——有一个乖乖就范的宰相,比杀掉他更管用。

    毕竟夏亮要做皇帝,最需要这些朝廷大臣的拥护。

    现在看来,周怀礼说的是对的。

    王毅兴这个人,心狠手辣,利欲熏心,确实可以利用。

    而且现在这个关口,王毅兴撒手不管是最好的,方便夏亮行事。

    等他登上大位之后,王毅兴的用途更大。

    “好了,我还有事。怀礼,你陪王相说说话。”夏亮冲王毅兴笑了笑,转身离去。

    夏亮带着自己人离开了相府。

    周怀礼坐到王毅兴面前,偏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道:“太子监国,其实你大有可为,用不着这样避嫌。”

    “……我真的是做不出来。”王毅兴苦笑,对着周怀礼拱了拱手,“怀礼,太子这样做,我非常为难,只好装看不见了。”

    “也对。”周怀礼点点头,“其实太子监国,不正是你希望的吗?当初,你姐姐上不了台面,尽扯你和太子的后腿。你实在忍无可忍,才向我抱怨……”

    王毅兴缓缓抬起头,目光渐渐凝重,“……是你杀了我姐姐?”

    “你好像很奇怪的样子?”周怀礼仰头大笑,“我还以为你和我心照不宣呢!不过,不管怎样,你不用谢我!”

    王毅兴垂眸,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控制自己,淡然道:“算不上心照不宣,但是你确实帮了我一个大忙。”

    “当然!我一向是急兄弟之所急,想兄弟之所想!”周怀礼站起身,弯腰向前探出,拍拍王毅兴的肩膀,“若不是我提前帮你铲除了你姐姐,你外甥根本等不到做太子的这一天,当然,更不会有登上皇位的那一天。——你信不信?”他是为了跟王毅兴套交情,才出手杀了王青眉。

    周怀礼一直觉得,王毅兴迟迟不肯动手杀了王青眉这个蠢女人,是囿于亲情,实在太过迂腐。

    那时候昭王妃王青眉卯足了劲儿折腾,已经把夏昭帝一点点情份都快耗光了,也连累了王毅兴。周怀礼认为自己出手,正好能解决王毅兴的难题。

    可以说,正是昭王妃的死,才成全了两个孩子……

    王毅兴闭了闭眼,脸上浮出一个笑容,他颔首道:“多谢你了。”

    “咱们兄弟,说什么谢呢?!”周怀礼笑着推了他一把,“你好好歇着,别乱跑。只要你乖乖地待在相府,等这阵子过去了,我保你没事!”

    “那就拜托怀礼兄了。”王毅兴站起来拱了拱手。

    周怀礼笑着离去,临走的时候,还是给王毅兴的相府门口留下几个探子,盯着出入相府的人群。

    王毅兴回到内院,来到尹幼岚的卧房。

    “毅兴,你回来了。”尹幼岚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走出来迎接他。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王毅兴快走几步,从丫鬟手里把尹幼岚接了过来,吩咐丫鬟道:“出去吧,这里有我。”

    丫鬟躬身退下,把屋子留给王毅兴和尹幼岚。

    “毅兴,出什么事了?”尹幼岚察言观色,觉得王毅兴的神情有些不寻常。

    王毅兴看了尹幼岚一眼。

    自从这个女子苏醒之后,王毅兴一度觉得有些尴尬。

    毕竟他没有想到她还有醒过来的一天……

    当她真的醒了之后,就已经成了他的妻子。

    虽然他们还没有圆房,但是夫妻名份已定。

    幸亏尹幼岚晕迷了这么久,身子状况很差,还有长长的复原期,因此他们不用马上同房,以免更加尴尬。

    但是跟她相处日久,王毅兴发现她的优点越来越多。

    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是她最大的优点,也是跟盛思颜一样,让他很心悦的一种品质。

    不过她对他隐藏的情绪都能了如指掌,这一点倒是让王毅兴很惊讶。

    如今的他喜怒不形于色,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腔热血,七情上面的王毅兴,就连外面那些老油条似的官儿都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尹幼岚却能一眼识破。

    王毅兴很是感慨地扶着她进里屋,慢慢跟她说了今天的事情。

    尹幼岚虽然是内宅女子,但是她是尹家女,出身见识自是不凡,王毅兴说的那些朝堂中事她也懂。

    尹幼岚听完,很是忧虑,“……太子怎么能这样做呢?这可让毅兴你如何自处?圣上……那边,你真的不想想法子吗?”

    王毅兴轻声道:“圣上那里,倒是不用你我操心。以圣上的本事,你以为九岁的太子真的能逼宫?”

    “……如果他有帮手,还是可以的。”尹幼岚含蓄地道,“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多了去了。”

    尹幼岚居然也看出来太子背后有人了……

    王毅兴含笑看了她一眼,扶着她躺下,给她掖了掖被子,“你睡吧。这件事,我们旁观就行了。”说完又苦笑:“我就算想做什么也不行。他们已经把相府看得死死的,我敢动弹,他们头一个拿我祭旗。”

    “你可不能有事!”尹幼岚立即拉住王毅兴的手,着急说道:“千万不要!”

    王毅兴心里一暖,温言道:“没事,没事,我不会有事。”顿了顿,又道:“你也不会有事,我们一家子都不会有事。”

    从尹幼岚房里出来,王毅兴睡不着,来到院子里背着手慢慢走着。

    看着天边已经要沉下去的月亮,深深叹了口气。

    圣上现在想必也很失望、为难吧?

    从圣上开始让叔王夏亮参与朝政开始,王毅兴就隐隐觉得不妙。

    他提醒太子要远离叔王,亲近神将府,但是太子对阿宝始终有着心结,就是不肯,反而跟叔王府的人越走越近……

    这样的太子,迟早是做不长的。

    不过他再差,也是他的亲外甥,他如何能帮着别人把他的亲外甥拉下马?

    可是他也无法帮着自己的外甥,去对付神将府……

    因为神将府里,有她。

    从她还是襁褓里面的婴儿开始,王毅兴就习惯照顾她,习惯到很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一部分,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跟她分离。

    也行是太习惯她在他身边,他甚至一度到了忽略她的感受的时候。

    她一直是在他身边的小妹妹,对他言听计从,他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意……

    就是这份理所当然,让他永远失去了她。

    她离开他,就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永远离开了他一样。

    从此他只是个残缺不全的人。

    这份残缺深埋心底,没有人看得到,他也不希望人看得到。

    ……

    尹幼岚没有睡着,她看着帐顶的和合二仙图,轻轻吁一口气。

    在她晕迷的时候,王毅兴以为她听不见,对她说了很多心里话。

    尹幼岚其实都听见了,只是不能动,不能说话。

    现在醒了,回想到当初听见的那些事,她只觉得无比同情这个外表温润,内心孤傲的男人。

    这一生还长,他们的日子还有很多,尹幼岚闭上眼睛,沉入梦乡,嘴角漾起一抹笑容。

    ……

    “毅兴,太子今日登基大典,你要不要去?”周怀礼来相府找王毅兴,殷切地问道。

    王毅兴摇摇头,“我最近身子不好,一直高热不退,恐怕不能去了。”

    他知道,这不过是试探而已,就算他说要去,这些人也是不会让他去的。

    他们始终对他不放心,不然不会最近囤重兵在相府门前看守了。

    周怀礼点点头,“毅兴,你要记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要逞英雄,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才华盖世,是治世的栋梁之材,王爷……一直很赏识你。”

    “我向来如此。”王毅兴挑了挑眉,“不然也不会和怀礼你结为知己了。只是我还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再说,太子是圣上唯一的儿子,他的性命,也许比你们想象的更重要。”

    周怀礼深深看了王毅兴一眼,“我知道了。”

    就因为王毅兴这句话,多疑又谨慎的叔王夏亮,留了太子一命,暂时没有赶尽杀绝。

    周怀礼走后,王毅兴去到姐姐王青眉的灵位前,痛哭失声。

    他知道,太子登不了基,做不了皇帝……他只希望,太子能留下一条性命。

    他成全了她,谁来成全他?

    尹幼岚扶着墙,一步步走了进来,立在他身边,将手轻轻放在他的胳膊上,“别难过。你已经尽力了。我们做我们能做的事,其余的事,交给老天爷吧。”

    ……

    果然不出王毅兴所料,太子没有能登基,反而被夏亮揭穿他“弑君杀父”,大逆不道,不配为君。

    很快叔王夏亮登基为帝,王毅兴从家里的假山上跳了下去,摔断了腿,无法出仕。

    他一直等,等待她回来的那一天。

    圣上生死未明,夏亮登基,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他没有等多久,她的夫君和儿子,已经带着神将府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势如破竹般从西北打回京城。

    那一晚,腿伤好了的王毅兴悄悄离开已经撤了守军的相府,来到西城门,说服守城门的镇国大将军苏定远,打开了京城的大门。

    周怀轩带着神将府大军深夜入城,打了夏亮和周怀礼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的里应外合,再加上周怀轩、神将府大军和阿宝的战力,怎么可能失败呢?!

    夏亮和周怀礼的失势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王毅兴只是没有想到,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还是选择了远走……

    义无反顾地,跟着周怀轩去往一个未知的,可能很凶险,也可能很美好的地方。

    她走的那天晚上,王毅兴在院子里站了一夜,一直眺望着皇城里最高的那座云阁。

    “毅兴……”尹幼岚走到他身边,将一件斗篷披到他背上,“回去歇一歇吧。”

    真的是该放下的时候了。

    王毅兴笑着回头,拉起尹幼岚的手:“幼岚,咱们生个孩子吧。我想要个女儿,一个可爱乖巧的小女儿……”

    ※※※※※※※※※※※

    三千八百字。O(∩_∩)O。

    今天是双倍最后一天,求粉红票!!!

    另外亲们可以去收藏一下某寒的新书《倾世宠妻》,记得把推荐票投给新书哦!某寒认为会比盛宠更好看,因为某寒一直在进步。O(∩_∩)O。

    。

    。

    I954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