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二 如果有来生

作者:寒武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阿姆!阿姆!”大周的开国皇帝正则帝扑在太皇太后床边,紧张地叫着这个陪了他二十年的祖母,“阿姆!阿姆!您不能有事啊!爹和娘都走了,阿姆您也要走吗?!”

    正则帝的呼喊终于将处于弥留之际的太皇太后冯氏唤回了一丝神思。

    她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只看见瞳瞳人影,灯火摇红,在她眼前晃动,她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

    “阿姆……阿姆……”正则帝的声音提高了些,欣喜地看着自己的祖母,握住她骨瘦如柴的手,“阿姆,您要什么?”

    冯氏的眼前渐渐清晰,看见一张俊美无俦、貌胜天人的面容,带着笑意,眼角湿润,似乎留有泪意。——是她看了二十多年的那张脸……

    从婴儿、童年、少年,到现在风华正茂的青年。

    “……阿宝,阿姆的阿宝,你比你爹生得都好……”冯氏的手颤颤巍巍地抚上正则帝的面颊。

    阿宝这个名字,从他做了大周的开国皇帝那一天,就没有人再叫过了,包括他的祖母。

    所有人,都叫他皇帝。

    正则帝将面颊埋入祖母的手掌,瓮声道:“阿姆,您要陪着阿宝……”

    冯氏翘起唇角,用力笑了笑,低声道:“傻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不用阿姆陪了。”

    “阿姆,阿宝再大,也是您的孙子。”正则帝抬起头,“阿姆……”

    冯氏定定地看着正则帝,从他脸上,看见的,除了她的儿子周怀轩的影子,还有她这一生都没有放下的那个人……

    “阿宝,你说,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会见到那些逝去的人吗?”冯氏喃喃说道,“阿姆好想……好想……见到你祖父……承宗”

    周承宗这个名字,在冯氏心里徘徊了二十多年,终于又一次念出了口。

    正则帝怔怔地看着祖母,渐渐坐直了身子。

    他看见祖母苍老的脸上浮出两片红晕,俨然又有了当年无双的丽色。

    正则帝发现,这二十多年,祖母老得比谁都快……

    “阿姆,您想要什么?您说出来,我一定帮您达成心愿。”正则帝握住冯氏的手,靠在自己面颊上。

    冯氏笑了笑,轻声道:“傻孩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了。祖母的心愿,要自己达成,不假他人之手。”

    “阿姆一向是厉害的。没有阿姆,我这个皇帝就做不下去了。”正则帝忙道,扶着冯氏坐了起来。

    冯氏笑着摇摇头,“你就会逗阿姆开心。没有阿姆,你这个皇帝做得一样很好。你是个不寻常的孩子,所以你承受的责任比别人多,比别人大……你怪你爹娘吗?”

    正则帝摇摇头,“当然不。但是我想他们,我做梦都想去找他们……”

    “有一天,你会去的。”冯氏的眼睛看着前方,似乎穿透了茫茫黑夜,看向了未知的领域,“但是在那之前,你要记得自己的责任。”

    正则帝点点头,“我记得。”

    “你爹娘临走的时候,给你取名慎远,你可知是什么意思?”

    正则帝抿了抿唇,垂头不语。

    “慎终追远,继往开来。”冯氏看了看他,“阿姆看不到你娶妻生子了,你要记得早日立后,多生几个孩子。这辈子,陪着你的,也只有他们。”

    正则帝窒了窒,伸手去取了茶杯,服侍冯氏喝了一杯茶。

    冯氏捧着茶杯,定定地看着前方,突然又叫了一声“承宗,你来了……”

    正则帝霍然回头,身后是空旷的大厅,黑黢黢的,什么都没有。

    宫女内侍都被他遣了出去,只有小刺猬阿财还蹲在他脚边。

    哐当……

    一声脆响,茶杯滚落到地上,砸成碎片。

    正则帝转回头,看见冯氏已经歪倒在床上。

    她唇边含笑,似乎看见了一生的圆满。

    “阿财,阿姆也走了,她去见祖父去了。”正则帝将阿财拎了起来,起身走了出去。

    ……

    叮——叮——叮……

    平京城301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一间一直安静的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声警报声。

    “快!通知主治医生!510病房的病人醒了!”

    寂静的走廊上响起纷杂的脚步声。

    一张病床急匆匆被几个护士从病房里推了出来,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快送急症室!找主任医师过来!”

    最高级的手术室的大门缓缓敞开,这个女子被推了进去。

    “给周少将打电话,就说,他妻子,终于醒了。”说话的那个女护士声音很是哽咽。

    “真是不容易啊,十年的植物人,居然还有清醒的这一天……”

    三三两两的护士、医生们聚集在那手术室门前,都很感慨。

    不少小护士表示,位高权重的周少将对因车祸成为植物人十年之久的妻子不离不弃,我又相信爱情了……

    ……

    “周少将?这里是平京301医院,您的妻子今晨刚刚苏醒,主治医师给她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她脑部淤血已经散尽,除了身体比较虚弱,已经没有大毛病了。”

    周承宗是在帝国授勋仪式之前接到这个电话。

    他握着听筒,久久说不出话来。

    抬头看着金碧辉煌的大厅穹顶,将突然涌上来的泪意咽了下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秋娴,我终于等到你醒了。”

    他转身,大步离去。

    “将军!马上就到您了!将军!”他的属下急着奔了过来,“您刚刚提为中将,是帝国最年轻的中将,主席让您代表今天授勋的军人上台发言啊!”

    四十八岁的中将,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值得庆贺的大喜事。

    周承宗却头也不回地道:“不用了,你去说一声,就说我妻子醒了,我急着去见她。”

    “您妻子?她不是十年前车祸成了植物人吗?!还真的醒了?!”那属下瞠目结舌地停下脚步,问身边的人:“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有,你没有听错。我也听说了,301医院刚打来电话,说是醒了。唉,不容易啊……不过,文工团那台柱子,怕是要彻底死心了……”他的同僚笑得意味深长。

    “切,别胡说。就算周夫人不醒,也轮不到那戏子!”周承宗的属下撇了撇嘴,“将军从来就没有理会过她,就她一见了将军就往上贴!”

    ……

    301医院的门口,几辆军车猛地刹车,停在门口。

    一个高大的戎装军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疾步往大门走去。——正是从授勋仪式上赶来的周承宗。

    在门口一直候着的主任奔了过来,“这边!这边来!”

    周承宗对他点点头,“怎样了?什么时候醒的?现在呢?”

    主任小步跑着,跟上周承宗的步伐,“周将军,一个小时前醒的,主治医师已经给夫人做了全面检查,一切正常,就是……”

    “就是什么?”周承宗敏锐地听出了不同,停下脚步,目光犀利地看向主任。

    主任被周承宗的目光看得压力山大,忙一口气道:“……就是脑子好像出了点问题。——就是失忆了,不认人,什么都不记得了。”

    “哦。”周承宗松了一口气,摆摆手,“这也算事儿?”大步继续往前走。

    来到冯秋娴的病房门口,周承宗的脚步反而慢了下来。

    他伸出手,碰到病房的大门,又缩了回去。

    如此几次之后,他终于鼓足勇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冯氏半坐在可以自动起落的病床上,很是新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奇怪。她这是到哪儿了?

    “……秋娴?”周承宗走近了病床,看着病床上那个瘦骨嶙峋的女子轻声叫她的名字。

    冯氏一怔,转眸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她面前。

    他的头发很短,发型很是奇怪,身上的衣裳更是奇怪,但是他的面容……他的面容却是她心底里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那个容颜!

    “承宗?是你吗?承宗?!”冯氏猛地坐直了身子,扶着病床的架子想下床来。

    周承宗心里的不安一下子烟消云散。

    医生说她失忆了,可是他知道,她就算失忆,也绝对不会忘记他……

    周承宗坐在她床边,伸臂揽她入怀,“是我,秋娴,是我。我一直在等你醒来,等了你十年。”

    冯氏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紧紧抱住周承宗宽厚的肩膀,哽咽着道:“我也在等你,等了你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

    周承宗莞尔,掏出手帕,给她擦了眼泪,温言道:“好了,你终于好起来了。怀轩去了国外念书,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他坐最近的一班飞机回来。”

    “飞机?”冯氏惊讶,“那是什么东西?”

    周承宗:“……”

    ……

    冯氏醒来之后,周承宗一直陪在她身边,像教小孩子一样,教她学习各种东西,她甚至学会了上网。

    早上吃完早饭之后,周承宗推着轮椅,带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医院的后方有个喷水池,一喷泉水就有音乐声响起,冯氏十分喜欢那个地方。

    两个人来到池边一坐一站,专心看着那泉水,听着悦耳动听的音乐声。

    “郑医生,您去哪儿?”池边也有别的病人闲逛,看见了相熟的医生,忙着打招呼。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匆匆而过,笑着对那人点点头,“马上有一台手术,我得去准备准备。”

    “手术?是五楼的盛思颜吗?那小姑娘可乖巧了,她天天盼着这台手术呢!”

    “是呢,就是她。”那女子笑着回答。

    听见盛思颜的名字,冯氏猛地抬头,正好看见那身穿白大褂的女子迎面而来。

    她的模样……还有她胸前的铭牌,证实了她的猜想,正是郑素馨!

    她怎么在这里?!

    还有思颜……

    冯氏心里一紧。

    “妈!您终于醒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从大树后面转了出来,手里还拎着行礼,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

    他奔过来,给了冯氏一个深深的拥抱。

    冯氏推开他,仔细看了看,心情十分复杂。

    这个男子,跟她前世的儿子周怀轩生得一模一样,但是她知道,这不是她那个活过了十八岁的轩儿……

    但是不管怎样,她知道他也是她的儿子,她的亲子。

    “你……快去那边……那个郑医生要给思颜做手术!你快去救她!”冯氏想也不想,一把将周怀轩推开,指着郑素馨消失的方向急切说道。

    周怀轩疑惑地看了看周承宗。

    周承宗对他微微点头,“你过去那边看一看。就在那边的五楼,刚才过去的医生,叫郑素馨,她要做手术的病人,叫盛思颜。”

    周怀轩对周承宗很是听话,闻言忙道:“那我去看看……”

    ……

    他去了手术室,然后,一个新的名叫《盛宠》的故事,开始了。

    ……

    ※※※※※※※※※※※

    番外二送到。三千五百字。O(∩_∩)O。

    不知道还可不可以求粉红票!!!

    另外亲们可以去收藏一下某寒的新书《倾世宠妻》。已经更新了三万字了,可以开宰了哦。今天《倾世宠妻》会双更。

    某寒认为会比盛宠更好看,因为某寒一直在进步。O(∩_∩)O。

    。

    。

    I954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