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640 战前例会

作者:心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普法战争开始,人类的生命终究成为了廉价之物,战争再也没有骑士精神了!更没有上古时代的仁义之风!”

    柏林大本营内,肖乐天在自己的专属会议室内,正和所有的手下将官进行出征前的最后一次例行会议。

    今天凌晨,普鲁士境内的两千华族特战队员,将乘坐专列南下前往最前线,去参加这场战争史上浓墨重彩的普法大战!

    肖乐天带着这些官兵来参战,可不仅仅是为了战功为了瓜分法国的血肉,更重要的一点是肖乐天必须要借这个机会让华族的军官学到现代化的战争的精髓!

    未来战争会变成什么样?又会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经济模式来辅助?如果调动民族精神?如何科学精密的进行物资调配?

    甚至普鲁士刚刚推广开的总参谋制度,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些问题都需要答案!

    元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教育的机会,所有华族的官兵哪怕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头兵,此刻也都将自己当成了未来的军官,如饥似渴的去学习最先进的战争理论!

    而肖乐天的小课堂更是凝聚精华之所在,从这里能毕业的将官,未来都是华族独当一面的方面统帅!

    注:喜欢隐龙的书友,百~万\小!说还是来‘小说网’吧!这里才是隐龙首发之地,也是作者第一时间上传稿件的原始网站!

    大家直接搜索网站名就可以进入了!能看到这一章节的书友,可以说都是隐龙的铁粉了,都已经追到普法战争开始了,相信这本书已经伴随您非常久的时间!

    老朋友就不说客套话了!心净需要众位书友的帮助和支持,隐龙正版网站也需要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可以和大家明确的说一点,您在其他网站哪怕花钱了,对心净也是没有什么帮助的!

    因为隐龙需要在原始网站的排名,隐龙需要正版书友消费的捧场!

    历史题材本来就很小众,读者非常零散无法凝聚成一股绳,大家要是再分散到无数个网站,甚至盗版网站,那么隐龙的成绩排名可就凄惨无比了!

    归根结底一句话,只有在原始网站百~万\小!说、消费您才能帮到隐龙,帮到心净!在其他任何网站,您都帮不到作者!哪怕在其他网站您花钱了,也帮不上太大的忙!

    如果真喜欢隐龙,那就稍微麻烦您一下,为了这本书更好的发展,也请来主站百~万\小!说!

    这段话加在正文中间,主要是因为很多盗版站会删除作者留言的,为了防止被删只能藏在正文中间了!

    “普法战争注定是一个划时代的分野!这场战争会把人类的战争形势立刻拔高一个层次,如果说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我们叫中古时代的战争!”

    “那么大量利用滑膛枪、滑膛炮的战争时代,我称之为近代战争模式!而普法之后,则正式开启了现代战争的大门!”

    “不仅仅是武器的更新换代,更是每一个国家的军事制度乃至配套的经济、政治、外交、战略思想……等等多方面的大改革!”

    “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的战争,完全是不同维度的战争,高等维度带来的是对低等维度的绝杀!”

    肖乐天激昂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回荡,整个军官团手中的钢笔沙沙的响,如春蚕吐丝一样将元首的营养化作自己的思想!

    项英坐在会议室的最角落里,自从他遭到元首的惩处后,这名冲锋队的缔造者一下子就成熟了起来,他就如同一把换了剑鞘的利刃一样,变得深沉内敛了起来。

    开会他明明可以坐在靠前的位置,现在也不会再往前挤了!平日里飞扬跋扈的神情,这时候也变得稍微收敛谦卑了一些。

    唯一不变的还是他鹰视狼顾的犀利眼神,这是他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骄傲,蔡璧暇多次让他改变,可是他根本就没法改。

    最后只能靠帽子的遮挡尽量的少和人进行眼神的交流!

    穿戎装的时候,项英从来都是军帽不离身,穿便装的时候他也放弃了中国所有的传统服饰,而选择西装和礼帽,他用长长的帽檐遮挡住了自己眼睛。

    甚至他连走路都不会在趾高气扬了,而是稍微低头一点,尽量让自己不那么显眼!

    但是这一切都是外表的假想,他内心的那团火却完全没有因为元首的冷水而熄灭,相反的那一盆水却如同热油一样让他内心更加充满了力量!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

    古人诚不欺我,肖乐天越是打压他,这位海军舰长越是奋发图强,他的求学欲一天比一天高涨!

    元首的小课堂向来都是干货多,项英绝对不会浪费这样的好机会,他整个身心都已经陷入进去了,生怕漏掉任何一个字!

    “我们都知道,近代欧洲陆军思想的发展,一直都是在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相互交替进行,作为欧洲传统的陆军强国,这两个国家的陆军发展已经代表了此刻全球陆军的最高水平!”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十七世纪之后的战例,我们会发现在欧洲的战场上,很少发生超过十五万人以上的大会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代陆军建设的主流还是此刻法国人所信奉的职业军人制度!”

    “想想也很简单,在排队枪毙的时代,普通民众怎么能够忍受那种下一秒就轮到自己死的残酷呢?”

    “眼看着生命在面前被收割,这种心理素质可不是普通民众能拥有的!”

    “所以说,职业军队就成了欧洲君主们的首选,他们必须要用高强度的训练,把一名名普通的百姓锻造成适合杀戮的工具!”

    “尤其是普鲁士!兵曹国王用棍棒教训了整整好几代普鲁士人,他们用最残酷的体罚制度,逼迫民众迅速变成可供杀戮的机器!”

    “必须让士兵对纪律的恐惧大过对面的敌人,让他们从内心感受到,死亡不可怕,违反军纪可是比死亡还可怕的一件事情!”

    “只有这样,才能让士兵驯服成为杀戮的工具!”

    “在那个年代,其实普鲁士也一样信奉职业军人制度,他们也知道战争并不是老百姓可以驱策的游戏!”

    “但是为什么到最后一切都变了呢?普鲁士放弃了职业军队制度,为什么选择了此刻的全民兵役制度呢?”

    “为什么?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肖乐天锐利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军官,每一个被扫视的人都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没有人回答吗?是不会还是不敢?难道你们在普鲁士这几个月的学习,全都配这啤酒喝香肠都吃光拉净了吗?”

    “回答我!”肖乐天紧锁眉头的问道,就在这时候他眼角余光突然扫倒了异样,坐在角落里的项英正偷偷的在大檐帽下偷窥他。

    两人的眼神居然有了不到半秒钟的触碰,啪的一声一溜火花四射!

    “呵呵……我还把你给漏了,项英……你为什么在屋子里还带帽子?摘了帽子让我看看!”

    “你回答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最后普鲁士放弃了职业军队制度?”

    “站起来!躲躲闪闪的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变成了娘们儿!”nt

    :。: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