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436 无双之貂蝉救父

作者:龙无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间如漏中之沙,缓缓而逝。[ . ]

    距离无忧兄上次来访已过去了半年有余,董卓也终于暴露出了真面目,挟持天子以令诸侯,生生将停留在洛阳的诸位无双猛将给逼走了。

    曹cāo行刺董卓失败,遂发檄文,广邀各路豪杰讨伐逆臣董卓,最终组成了一支以袁绍为首的讨董联合军,兵逼汜水关。

    洛阳城内,安排完防务事宜的董卓却不知大祸临头,再次来到王允府上求见仙女貂蝉。

    原本貂蝉不会这么早就被董卓关注,直到董卓退守长安,王允实施美人计才会走上前台。然而因为无忧兄的缘故,王允府上有一位下凡仙女之事早已广为人知。身为夜宿龙床的篡逆暴徒,董卓对于仙女一事自然十分上心,几乎天天往王允府上跑,以求能与仙女共结良缘。

    王允府大堂上,董胖子毫不在意的占据了首座,脸上横肉抖动,大笑着说道:“王司徒,快去请貂蝉小姐出来,就说本太师来看望她了。”

    自从数月前见过貂蝉一面,董卓差点按耐不住直接把貂蝉给绑走。只是考虑到貂蝉背后还有一位能飞天遁地的无忧子仙长,董卓才不得不暂时忍耐,打算以自己的一片赤诚打动貂蝉,获得美人芳心。

    只可惜貂蝉就算瞎了眼也不会看上这个满脸横肉的死胖子,第一次因为碍着王允请求,才勉强露了一面。往后根本鸟都不鸟董卓。

    “太师,小女已出游许久,确实不在府中啊!”王允苦着老脸说道:“之前太师不是已派人搜查过了吗,老夫就算再胆大包天,也不敢欺瞒太师啊!”

    王允确实没有骗董卓,因为貂蝉实在不想看到董卓那张让人恶心的面孔,早就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只可惜董卓寻遍整个洛阳城也找不到,所以才几次三番来王允府上威逼。

    许久未见那张艳丽无双的面容以及窈窕婀娜的身姿,董卓的耐心早就被磨光了,不想再和王允虚以委蛇。直接眼珠子一瞪,凶气逼人的怒喝道:“王子师,你别不知好歹!本太师念你是貂蝉美人之父,才多般忍让于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本太师。来人啊,把王允老匹夫收监关押,除了貂蝉小美人,任何人来说情也无用!”

    好嘛。董卓终于还是忍不住用出了最终手段,打算以王允逼出躲藏在别处的貂蝉。

    与此同时,当朝左中郎将蔡邕府邸后院,美妙的琴音婉转盘旋,引得不少鸟雀落于院中枝头和鸣,当得一副人间妙境。

    院中只有两名年轻女子。怀抱jīng巧箜篌(竖琴类乐器,三国无双6中武器),素手轻弹闭目感怀的美貌女子正是蔡邕之女,一代才女蔡文姬;另一位身着彩裙偏偏起舞的女子,正是董卓朝思暮想的小美人——貂蝉。

    无忧兄上次来访时。委托貂蝉将几样事物交予蔡文姬,并未去和蔡文姬见面。貂蝉深知手中那些事物的重要xìng,等到无忧兄走后没多久,就悄悄潜出府外,独自一人摸黑找到了蔡文姬。

    第一次见面,貂蝉并未与蔡文姬深谈。匆匆告辞离去。直到董卓登门多番sāo扰,貂蝉烦不胜烦,才跑去蔡文姬那躲避几天,顺便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告知她。

    结果一来二去,擅长歌舞的貂蝉与喜好琴乐的蔡文姬甚是投缘,最终结成姐妹。又因为董卓的不死心,天天往王允府中跑,貂蝉索xìng不回去了。直接和蔡文姬同住。

    琴音稍歇,浑身洋溢着淡淡温柔气息的蔡文姬将箜篌收起,微笑的看着正在整理衣裳的貂蝉,说道:“姐姐,你已有月余不曾归家了,难道你一点也不想念家中老父?”

    与闺蜜姐妹在一起,貂蝉自然用不着装什么样子,直接赏给蔡文姬一对娇俏的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小妮子,你这是嫌弃姐姐在你家白吃白住,想要赶我走吗?”

    “当然不是!”蔡文姬早就习惯了貂蝉的真xìng情,微微淡笑着说道:“妹妹只是担心那董卓,会不会因你不在家中而迁怒于王司徒。”

    听蔡文姬这么一说,貂蝉jīng致的秀眉不自觉的微皱了下,因为她也很担心那位将她抚养长大教她琴棋书画的老父亲。只是董卓那厮实在太讨厌了,如果贸然返家,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哎!”微微轻叹一声,貂蝉从怀里摸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紫水晶。整块水晶只有巴掌大小,被雕刻成一只jīng致的袖珍鸟笼。只是水晶鸟笼中并没有鸟,甚至连门都是敞开着的。

    这只水晶鸟笼是无忧兄送给貂蝉的礼物,上次临走之前谈论了两个小时,无忧兄几乎没有说什么,一直都是维纳斯在教貂蝉怎么修炼小宇宙。无忧兄的目的很简单,并不是要强迫貂蝉去做什么,也不想直接插手改变她的命运,只希望她能自己悟出一些道理。

    至于没有见过面的蔡文姬,无忧兄送给了她一只囊括了地球近代数百年内几乎所有音乐的高科技播放器。这只播放器如今被蔡文姬贴身收藏,是她最珍爱最宝贵的事物。当然了,特制血液样本自然也给了蔡文姬一份,无忧兄可不想这位天之才女莫名陨落。

    见貂蝉又拿出那只水晶鸟笼,蔡文姬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sè,犹豫半晌,开口说道:“姐姐,以你的才智,应该能领悟仙长的意思。小妹虽未和仙长见过面,却也能看出他是一位真正的有道高人。仙长并未强迫姐姐回归那虚无缥缈的九天之上,只是让姐姐自己做选择。你我姐妹生逢乱世,又不是男儿之身。没有建功立业的想法。依小妹愚见,我们确实不适合生活在这里,或许远离尘世研弄歌舞才是属于我们的生活。”

    “我知道!哎……”貂蝉长长的叹了口气,面露犹豫之sè,说道:“我也想无忧无虑游戏人间,不去理会那些烦心事。只是……只是义父于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弃他不顾啊!”

    蔡文姬自然明白貂蝉心中的牵挂,她又何尝不是如此。按照她恬静的xìng格,依山水而居,每rì抚琴作画。远离尘世纷争,那才是她最想过生活。只奈何父亲蔡邕已被董卓征辟为左中郎将,被拉入了深潭,想脱身已不是那么容易。

    姐妹俩兴趣相投,又同病相怜,相互明白对方的苦楚,却又劝慰不了对方,一时无语相望。

    未过多久。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破了后院的宁静。蔡文姬之父,大儒蔡邕面带焦急之sè快步走入后院,人还没到就已大声疾呼。

    “不好了,不好了!”蔡邕顾不上喘几口气,急声说道:“世侄女,你父被董太师收监关押起来了。”

    对于聪明懂事颇有才华的貂蝉。蔡邕还是很喜欢的,要不然也不会允许她藏在自己家中。只是这次事关重大,王允被董卓抓了起来,他就是想求情也求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回家中通知貂蝉。

    “什么?”貂蝉闻言立刻站起身。紧张的问道:“义父他……他被董卓关押了?”

    “是啊!”蔡邕无奈的长叹一声,说道:“董太师多番yù与你见面,却每次都未能如愿。如今气愤过头,一怒之下将王司徒关押进洛阳大牢,说只许你去求情,旁人谁也不许帮王司徒说话!”

    “义父。是女儿连累了你!”貂蝉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美貌惹的祸,当即梨花雨下,泣不成声。

    “董卓太过分了,岂可这样逼迫姐姐!”一向温文尔雅的蔡文姬,也难得露出怒容,愤恨董卓的暴行。

    “不行,我要去救义父!”貂蝉到底不比寻常女子,稍微哭了一会儿就坚定了心智。直接腾身而起跃上内院围墙,再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别大惊小怪,或许历史上的貂蝉是个不通武艺的弱女子,但别忘了,这里是《真?三国无双》剧情世界,貂蝉也是一位无双猛将,实力甚至不在关羽张飞之下。再加上美神维纳斯对她特别关照,教会了她小宇宙,并用神力赐予了她一件美斗士专属的圣衣,如今的貂蝉就是遇到三国第一武将吕布也无甚可怕。

    “姐姐,等等,不可鲁莽啊!”蔡文姬连忙出声阻止貂蝉,只奈何貂蝉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没等蔡文姬喊完就不见了人影。

    “爹爹!”到底还是个小女孩,遇到事情一时半会儿没了主意,蔡文姬只好可怜兮兮的看向了父亲蔡邕。

    蔡邕也无奈了,因为他根本想不出什么办法,也没能力解救王允父女。说句不好听的,他甚至连他女儿都不如。因为蔡文姬也是无双猛将,战斗力不俗,而蔡邕则是个标准的弱书生,随便来个小兵都能欺负死他。

    见蔡邕沉默不语,蔡文姬眼中神sè不断变换,最后慢慢变得坚定,抱起既是乐器又是武器的箜篌抬步朝前院走去。

    “琰儿,你去哪?”沉默中的蔡邕发现女儿神情不对,连忙追了出去。

    蔡文姬突然加快脚步奔向大门,头也不回的说道:“请爹爹原谅,女儿不孝,想去助姐姐一臂之力。爹爹请放心,女儿会躲在暗处行事,不会暴露的。况且洛阳城内无人识得女儿,不会连累爹爹的!”

    蔡文姬说的没错,她至今未在外面露过脸,除了唯一的好姐妹貂蝉外,只有家中老仆和蔡邕的几位学生见过她。只要她小心行事,注意别被董卓的人发现,确实不会连累到蔡邕身上。

    “琰儿,等等,不可胡来啊!”蔡邕紧赶急追,却因为体质问题,怎么也追不上蔡文姬,最后只好站在门口望着女儿远去……

    洛阳城内民舍之上,一道蹁跹身影快速越过一栋栋房顶,望着洛阳大牢方向疾奔而去。

    貂蝉,作为一个孝顺女儿。她也想过以身饲狼,求董卓放过王允。可是这么一来,她虽然能救回王允,却失去了自己的一切。所以权衡得失,貂蝉只好心中暗暗向王允告罪,承认自己的不孝和自私,同时决定强闯洛阳大牢,劫狱救出王允。

    不过貂蝉并不是那种鲁莽不顾一切的笨女人,她手中也有一张王牌,一张能助她和义父王允脱离无边战乱的超级大牌。

    那是一张小巧的卡片。卡片正面印有一位身穿紫sè长裙的美丽女子(风信子小姐),背面刻有一道紫黑sè利刃形魔法阵,正是无忧兄给她的救命魔法牌,或者叫传送卡牌(学自《High.School.DxD》剧情)。

    在貂蝉想来,义父王允刚被下狱不久,董卓那死胖子肯定乐颠颠的等着她自投罗网,谁也不会想到她居然有胆量去劫狱。所以现在必须抓紧时间,赶在董卓增派人手加强大牢防御之前把人救出来。

    万一……万一劫狱失败。那她只好动用仙长留下的“传讯符”,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那三位能飞天遁地的仙长身上。

    世间诸般皆有巧合,哪怕是自成一体的剧情世界也不例外。

    就在貂蝉飞檐走壁赶往洛阳大牢时,洛阳城外开进了一支打着“吕”字旗号的军队,正是从虎牢关赶回来押运粮草的队伍。为首将领不是别人,乃是有着“人中吕布”之称的三国第一武将——吕布吕奉先!

    “啪!”

    一条jīng美的多节鞭破空而出。狠狠抽在守门的狱卒身上,将那名尚未反应过来的狱卒抽翻在地。

    另一名狱卒见同伴无端被袭倒地,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立即也步上后尘,被一鞭子抽晕了过去。

    手持多节鞭的貂蝉虽是响当当的无双猛将。可她同时也是一位心善的女子,所以她并没有直接出手杀人,只是心中默念一声“对不住了”,将两名狱卒抽晕了而已。

    接下来,美貌的貂蝉狠狠给洛阳大牢内的狱卒们上了一课,让他们切身体会到了何为“巾帼不让须眉”!

    身为无双猛将的貂蝉。一路横冲直撞,直往大牢内杀去。由于牢内只有普通狱卒,没有实力强劲的武将阻拦,貂蝉很顺利的闯入了大牢最底层,关押重刑犯的死牢。

    先前从一名狱卒口中逼问出,刚被抓来的王允就关在死牢内。只是当貂蝉赶到时,眼前的一幕却让这位大美人睚眦yù裂。

    前一个时辰还好端端的王司徒,如今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身上衣服残破,浑身遍布伤口,血污满面,几乎认不出来了。

    当貂蝉赶到时,两名董卓手下的狗腿子还在用皮鞭抽打王允,而王允已经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董卓为发泄心中得不到美人的愤恨,特地命人好好“招呼”王允的。

    “你们该死!”

    眼见慈父受辱被鞭打,貂蝉秀目中忍不住热泪翻涌,娇喝一声迅疾出手,一鞭抽翻牢门,冲进去火力全开,直接爆无双。

    貂蝉的无双乱舞共有两招,皆是她从舞姿中悟出的。一招名为“银莲”,以跃动的身姿掌控身周大气流动,让敌人无法行动,同时以狂乱的大气之刃切割敌人。另一招名为“月李”,以急速回旋的身姿引发小型飓风,粉碎身旁一切敌人。在发动无双乱舞时,貂蝉自身则处于短暂的无敌状态。

    由于那两名狗腿子下手实在太狠,貂蝉第一次动了杀心,冲进去后立刻发动“月李”,将二人席卷而起,在一阵惊恐的惨叫声中粉身碎骨消于无形,只有那纷落的血花述说着他们曾经的存在。

    “义父!”

    诛杀了敌人,貂蝉没空理会沾染衣裙的血渍,快步冲上前为王允松绑……

    虽然貂蝉一路冲进洛阳大牢颇为顺利,但牢内狱卒人数不少,再加上她并未下杀手,使得几名侥幸逃脱的狱卒冲出大牢去通风报信。

    隐藏身形跟着貂蝉来到大牢外的蔡文姬,原本见狱卒逃出,准备下手敲晕他们,为貂蝉争取逃跑时间。哪知道天不遂人愿,回洛阳城押运粮草的吕布居然刚好从这边经过。

    “是吕奉先?”躲在不远处墙角边的蔡文姬,远望着那高坐于赤兔马上的身影,眉头悄然皱起,一股不好的感觉在心中蔓生。

    吕布此人武力值过高,还是个暴脾气,蔡文姬没少从她父亲那听说吕布的劣迹。眼见逃出的狱卒已经在向吕布求援,蔡文姬顿时焦急万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哦?一个女子居然孤身强闯大牢,真是有趣!”听完狱卒的报告,吕布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下令道:“本将征战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有胆气的女子。来人,给我把牢门围实,勿让那女子逃脱,本将要亲自会会她!”

    听到吕布的大嗓门下达围捕命令,蔡文姬更是急得团团转。在场除了吕布这个凶人外,还有数百名士卒,这下子要想接应貂蝉就更不容易了。

    关键时刻,蔡文姬猛然想起貂蝉交给自己的几件事物。除了那只jīng美神奇的音乐盒(播放器),还有一张据说是可以向无忧子仙长求救的“传讯符”。

    蔡文姬毕竟是个温婉的小家碧玉,没有貂蝉那一份傲气,想到能向神仙求救,立刻从胸前的沟沟内将那张传送卡牌摸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