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437 无双之貂蝉战吕布

作者:龙无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真?三国无双》剧情世界,太平洋中某座位于赤道附近的小岛上,七名鹡鸰美女除了自身战斗力薄弱的眼镜娘松,其余六人正捉对厮杀,打得不亦乐乎。

    浑身光洁溜溜的无忧兄正盘坐在不远处沙滩上,闭目感受吹拂过身体的微风,从中领悟剑气的cāo控方式。

    两位无聊的守护女神,纱织大小姐与美神维纳斯,正围坐在松身旁,观看她制造一种据说能炸毁太阳的高爆炸弹。

    无忧兄身旁时不时响起轻微的“咝咝”声,那是他释放的剑气随着轻风舞动的声音。面临即将到来的生死之战,无忧兄心中也不免有些紧张,所以他才会像那些面临考试的学生一般来了个临时抱佛脚,希望能加大一些获胜的筹码。

    “呼……!”

    rì头升至中天,勤劳的维纳斯已经开始准备午餐,无忧兄长舒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哇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还没等无忧兄站起身穿衣服,眼镜娘松突然仰天狂笑,捧着一颗铁菠萝跑到无忧兄身边献宝。

    “主人,快看,我终于成功了!”松一把将手中的铁菠萝塞给无忧兄,兴奋的说道:“这是我浪费无数体力jīng力和脑细胞,整整耗时一年多才研制成功的‘超级无敌聚变式湮灭弹’。爆炸威力能将一颗恒星炸成黑洞,爆炸范围至少能涵盖大半个太阳系。等下次你和那只笨狗干架。就让他尝尝湮灭弹的厉害!”

    无忧兄嘴角抽了抽,看着手中那颗危险的铁菠萝,一头的冷汗。

    尼玛……能把恒星炸成黑洞的超级炸弹,爆炸范围还那么广,要是引爆的话,不说别人,光是他自己就来不及逃脱,肯定和敌人一起玩完。

    “嗯,好的,我先收起来。等到遇险的时候再用。”无忧兄可不敢把这种危险品还给松,要知道松可是个标准的科学疯子,谁知道她会不会无聊的来个引爆试验,然后大家都跟着不明不白的挂掉。

    铁菠萝刚收进物品栏,小三的惊奇声立马在无忧兄耳边响起。

    “咦?这是什么炸弹,压缩指数居然这么高!如果爆炸开来,少说也能摧毁好几颗行星啊!”

    好吧,连小三都这么说了。无忧兄更不敢随意拿出那颗铁菠萝了……

    就在无忧兄准备劝说松别再搞那些既浪费资源又吓人吓己的东西时,一道紫黑sè的利刃形魔法阵突然在他身旁亮起,无忧兄的感知中也收到了来自洛阳那边的求救信号。

    “嗯?这个感觉不像是貂蝉,难道是蔡文姬?”无忧兄皱起眉头仔细感应了下,立刻不再迟疑,穿起冥王神衣踏入了魔法阵。

    “等等我。我也去!”虽然不知道无忧兄去做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松喜好凑热闹的心思。趁着身旁没有别人,松立刻跳进魔法阵,跟着无忧兄一起传送走了。

    其他的鹡鸰和两位女神都能和无忧兄进行远程jīng神交流,自然不担心无忧兄会丢下她们。所以只是抬头看了看无忧兄消失的方向。然后继续各忙各的……

    洛阳城内大牢前,吕布已经率军将这边团团围困,只是还没见有人出来。

    不远处一间民舍后方,蔡文姬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传送魔法阵,心中不停祈祷着。

    随着一阵内敛的光芒闪过,魔法阵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男一女两个打扮怪异的人。男的一身黑甲,背后舒展着六道黑翼;女的身穿……几块小布片,只遮挡住了三点要害部位,简直太不知羞耻了……

    传送过来的无忧兄刚准备和蔡文姬说话,却发现蔡文姬面sè微红目瞪口呆看着自己身后,于是也转头朝身后看去。

    原来是松这个彪悍丫头走得太急,忘了穿衣服,身上只穿着一套小得不能再小的白sè比基尼。把蔡文姬给吓到了。

    “穿衣服!”无忧兄眉头一皱,虎着脸呵斥了松一句。

    松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快速从物品栏内拿出鹡鸰惩罚部队的制服,手脚麻利的穿到身上。

    确认松已经穿好了衣服,无忧兄这才回过头朝蔡文姬笑了笑,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内人刚才正在沐浴,匆忙间跟着我一起来,所以有些衣冠不整。”

    “没……没关系!”蔡文姬脸上红晕还未消退,闻言立刻摇了摇头,面带拘谨的小心问道:“请……请问,您是无忧子仙长吗?”

    “贫道正是无忧子!不过蔡小姐不用拘谨,其实我这个人很随便的!”虽然无忧兄之前没和蔡文姬见过面,但这并不妨碍他一眼就认出蔡文姬的身份,为了不让蔡文姬过度紧张,无忧兄一脸随和的笑着说道:“上次来得匆忙,未和蔡小姐见面,只是让貂蝉把一些小礼物交给你,想来你已经收到了。不知蔡小姐这次唤我来有何要事,可是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不是我遇到麻烦,是貂蝉姐姐!”一说起正事,蔡文姬显得更紧张了,磕磕巴巴的解释道:“是董卓抓……抓了王司徒,yù逼迫貂蝉姐姐。奈何姐姐xìng情刚烈,不愿……不愿去求董卓,贸然跑去劫狱救父。现在吕布围住了大牢,只怕貂蝉姐姐跑不掉了,还请仙长设法搭救!”

    蔡文姬一边说,一边朝无忧兄九十度鞠躬,恳求之意深切言表。

    听完蔡文姬的解释,无忧兄脸上并无半点惊讶,反而露出一丝带有深意的微笑,让可怜的蔡文姬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其实无忧兄刚传送到洛阳,强大的灵压感应能力就已覆盖了整座洛阳城。城内大小事物只要是有灵魂的,都等于直接暴露在无忧兄眼皮子底下。

    “不用着急,就凭一个吕布还拿不下貂蝉。”仔细感应了下不远处大牢门口的情形,发现貂蝉背着伤重的王允就快要出来了,无忧兄微微一笑,说道:“你我就在此处看着,如果貂蝉遇险,我自会搭救。这次是貂蝉命中应有的劫数,就看她能否独自闯过了。”

    说完话,无忧兄不等蔡文姬反应过来。直接带着她飞到房顶上,然后从物品栏内拿出几张椅子,大模大样的往那一坐,进入了观众模式。

    一道薄薄的透明水幕在无忧兄身前展开,既挡住了吕布那边的视线,又适当拉近镜头放大那边的场景,比家庭影院还家庭影院。

    蔡文姬又被无忧兄古怪的举动给弄糊涂了,脑子刚反应过来一些。准备开口说话,却被同样飞上房顶的松按在了椅子上。

    “安心看戏吧,貂蝉不会有事的。”松拍了拍蔡文姬的肩膀,从物品栏内摸出一大堆零食,分给蔡文姬一些,笑嘻嘻的说道:“传闻吕布乃天下第一猛将。武力非凡,不过今天你或许能看到他被一个女人揍趴在地上哦!”

    蔡文姬原本聪明伶俐的大脑再一次被无情的摧残,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这位无忧子仙长,还有他那个不知羞耻的夫人,怎么全都这么不着调啊!自己明明是喊他来救人的。结果倒好,他们夫妻两个居然硬拉着她坐下看戏,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现实没给蔡文姬更多考虑时间,因为貂蝉已经背着浑身血肉模糊的王允跑出了大牢门口,和吕布军撞了个正着。

    这一瞬间,这一眼。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吕布呆呆的望着面露惊讶之sè四处打量的貂蝉,整个人犹遭雷击般愣在了那。

    貂蝉漂亮的七彩衣裙已被血渍弄得一塌糊涂,就连娇美艳丽的俏脸也脏兮兮的,但这并不妨碍吕布窥得她的真容。也许是太震撼了,也许是冥冥中自有的天意,反正吕布已经陷入石化状态,就连身旁的士卒喊他都没听见。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却毫不知情。貂蝉才没空理会窥yù她美sè的吕布。反而趁着吕布还没下令围攻她,找准包围圈一个比较松散的方位,一手托着背上已昏迷过去的王允,另一只手挥舞着多节鞭,直接杀将过去。

    “啊……”

    “这女子好厉害,大家一起上!”

    惨叫声、呼喝声响成一片,吕布军的士卒虽未得到命令,但貂蝉已经杀过来了,他们不得不选择反抗,哪怕貂蝉是一位娇滴滴的小美人,这些傻大兵也照样下得了手。

    然而无双猛将一骑当千的属xìng却不是那些普通士卒比得上的,就算人数再多,也堆不死一心逃跑的貂蝉,反而被貂蝉硬生生杀开一条血路。

    “将军,将军,快醒醒啊,那女子要跑掉了!”眼见貂蝉马上就要杀出包围圈了,吕布手下一名副将终于忍不住去摇晃呆滞的吕布,希望他能及时清醒过来。

    “啊?”吕布猛地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目光却依旧牢牢锁定在貂蝉身上。

    “将军,那女子要跑脱了啊!”见吕布还是站着不动,副将只好再次催促他。

    “呃……对,不能让她跑脱了!”吕布这回总算是彻底回过了神,急忙抄起手中方天戟,一个大跨步追了上去,同时大声呼喝道:“吕奉先在此,美人别跑!”

    不远处看戏的无忧兄,听到吕布那傻不拉几的呼喝声,忍不住抬手抚额,对这位三国第一武将感到非常无语。

    至于正在奋力突围的貂蝉,听到吕布的喊话反而杀得更猛了,因为她也听说过有关吕布的传闻,才不想傻乎乎的和吕布对决呢!

    不过那些傻大兵见自家主将亲自出马,立刻士气高昂,硬生生的拖着貂蝉没让她突围成功。

    就这么一耽搁,吕布已经追到了貂蝉身后,手中方天戟也举了起来。

    貂蝉心中更急了,容不得多想,直接爆无双,朝前方冲去。

    无双乱舞“银莲”,跃动式突围技,在这种时刻发挥了大作用。貂蝉背着王允飞速前跃,不求杀伤多少拦路士卒,只求能快点冲出去。

    好在包围圈不是很厚实,当无双乱舞爆发完毕,貂蝉也刚好冲了出来,拔腿就想冲向不远处街道。

    然而就在这时,枪尖带着锋利小枝的一杆方天戟却突然出现在貂蝉身旁,刃形小枝一下子勾住了貂蝉来不及收回的多节鞭。

    “可恶!”方天戟往回拉的力量非常大,貂蝉一介女流又哪拼得过勇力过人的吕布,当即被拉得向后栽倒。

    好在貂蝉也不是笨人,懂得如何取舍,立刻松开手中多节鞭,努力稳住身形,然后双腿发力准备前冲。

    “噗!”

    就在这时,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在貂蝉耳边响起,同时貂蝉感觉身后又被人拽了一下,匆忙间回头一看,呆住了……

    原来是吕布用力过头,在貂蝉松开被勾住的多节鞭后,一时收不住方天戟,顺势朝貂蝉背后划了一下。而貂蝉并不是一个人逃跑,别忘了她背上还有一个昏迷的可怜老头王允。

    结果好玩了,吕布的方天戟刃尖可是非常锋利的,不偏不倚刚好割在王允的脖子上。可怜的王允老头,半边脖子就这么被割开了,鲜血如泉般喷了貂蝉一身。

    “义父……!”

    一声泣血般的悲呼响彻全场,貂蝉心中一根弦瞬间被崩断,浑身气势为之一变。

    泪水模糊了双眼,颤抖的双手无力松开,将王允的尸体从背上放下。随后,一股强烈的杀气猛然间袭向吕布,同时一阵淡淡的金光在貂蝉身上亮起。

    华丽jīng致的美斗士圣衣瞬间浮现在貂蝉身上,掉落在地的多节鞭,也被貂蝉因愤怒而暴涨的念力隔空收回手中。

    “狗贼吕布,纳命来!”

    一声yīn厉的怒喝,貂蝉身上再度亮起爆发无双乱舞时特有的七彩光芒,整个人化作一道七彩光线激shè向有些呆愣的吕布。

    “轰”的一声,吕布被强烈的冲击撞飞出去,边上的士卒一片人仰马翻。貂蝉化身七彩修罗,不依不挠的继续朝吕布冲去。

    可笑吕布自并州九原一路战到洛阳,从未有过败绩,今rì却被一女子打飞了出去,这对心高气傲的吕布来说,绝对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眼见貂蝉浑身充斥着滔天杀意急速冲来,吕布的眼睛渐渐有些发红了。

    管他什么美女,管他什么身份,敢骑到吕布大爷头上,那唯有以死谢罪!

    “无知女辈,给我死来!”吕布也彻底爆发了,手持方天戟跃身而起,无双乱舞“灰烬击”汹涌而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