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978章 天衣无缝

作者:倾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锦瑟有些吃惊,“不会吧?什么买卖?”

    “我办的女子学馆可不怎么赚钱,有时候还要贴一些进去。”白若竹笑起来,“当是做公益了。”

    “啊……”孟锦瑟有些惊讶,但想想又明白了。

    女子学馆请的都是最好的先生,每个月的月钱可不少,学习用的材料也都不便宜,但去女学的人却不是太多。

    如果一个班二十来个学生一起教,自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就一两个,还依旧需要各科的先生教,成本就高了。

    再加上许多人家就在女儿出嫁前去镀镀金,上的时间很短,这女子学馆确实不赚钱。

    以白若竹的聪明,不赚钱的买卖还做,就说明她还存了至善之心。

    她们二人说着话,有女眷悄悄议论起了孟锦瑟,但孟锦瑟已经见怪不怪了。

    原本她回到北隅城,打算换个身份,用孟家旁亲的身份生活。但后来孟良升跟她谈了一次,说孟家的女儿自己保护的了,她一直是孟家的骄傲,无需在意外人怎么看。

    孟锦瑟当时泪流满面,也决定就堂堂正正的用自己的名字生活。

    她就是孟锦瑟,她对的起天地亲师,凭什么她要缩起脖子做人?

    不过世人愚昧,总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一开始也不愿出门,后来慢慢也就淡定了,至少那些人只敢背后说说,不敢当面指责她。

    “她就是伪帝那个皇后吧?她怎么还敢出来见人,不该绞了头发当姑子吗?”不远处两名少女嘀嘀咕咕的说着,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白若竹悄悄瞥了一眼,这个位置有些远,孟锦瑟听不到,但附近谁说话都逃不过她的耳朵,只要她想去听清楚。

    那两名少女比她年纪小个四、五岁,以前也没见过,大概是跟母亲来做客的。

    “还当什么姑子啊,伪帝都死了,她也该以死明志的。”另一个说道。

    “那怎么行?岂不成了为伪帝殉情了?我觉得还是该去当姑子。”

    “清白都没了,不如死了算了。”

    “我看她一点都不在乎,大概骨子里就那么下|贱吧,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点声,别让人听到了,毕竟人家有个厉害的爹,失了清白又算什么,就是再难堪些也有人遮着呢。”

    “得了吧,给他爹抹黑,孟家最大的污点就是她了。”

    “……”

    两个小姑娘不懂事迂腐一些也就算了,但也不这么刻薄,嘴这么臭吧?

    不知道是她们小小年纪不学好,还是家里平时就是这样教的,真的不受点教训就不会学着说人话。

    白若竹心中不悦,叫了小毛球出来,给它翅膀上沾了些药粉。

    “小心些,别弄错人了。”她对小毛球说道。

    小毛球今天才醒,瞧着更精神了些,它对白若竹点头,飞的很低到了两女的跟前。

    很快它原路返回,得意的朝白若竹邀功。

    “去让泉心给你滴灵液吃。”白若竹说道。

    小毛球欢快的飞回了空间之中。

    孟锦瑟不知道这一切,还在跟白若竹讲她关于香露铺子的构思,不远处两名少女突然就不对劲了。

    卟……清晰而响亮的屁声传了出来,声音悠长,调子还能转弯,一瞬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场面变的格外诡异。

    来的都是北隅城中的官眷,或者是身份显赫的贵族女眷,都是从小学的规矩,哪有这样当众放屁的情况?

    更何况是这种超级长的屁声?

    卟……又是一声诡异的屁响,这一次大家都听清楚声音是从哪传来的了,齐齐看向了那两名少女。

    其中一个脸涨的通红,另一个一脸的震惊,突然,她猛的打了个喷嚏出去。

    “阿嚏!”她急忙捂了鼻子,可这喷嚏声也太大了,就好像那种常年有过敏性鼻炎,打喷嚏格外响的那种。

    “阿嚏……阿嚏……阿嚏……”少女还来来得及脸红,就又连打了三个打喷嚏,因为鼻子太难受了,她的身体都不受控制的朝前倾斜,一下子碰到桌上的茶盏,手也被撞开了,一大团绿鼻涕被喷了出来,直直的喷在了她面前的桌上,还有一些挂在了洁白的茶杯壁,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还有人捂住了嘴,这、这有点恶心了。

    旁边憋红脸的少女脸更红了,好像要爆炸了一般,紧接着又是卟的一声屁响,再次把众人都震住了。

    打喷嚏的好像被屁熏到鼻子过敏似的,很配合的来了一个响亮的“阿嚏”。

    卟……阿嚏……卟……阿嚏……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

    终于有人忍不住噗的笑了出去,白若竹也捂嘴低低的笑了起来,完美,耶!

    这是在孟家的宴会,她不想做的太夸张,免得让孟老夫人觉得亏欠了她们,反倒还要关心她们一二,所以只是小惩一二,希望这俩姑娘懂得祸从口出,改了这种说人是非的毛病。

    家里没有当家主母,老夫人也不可能亲自来招呼着,孟锦瑟只好起身要过去。

    白若竹拉住了她,“今天是给我的接风宴,我也算是主人家了,就让我去帮她们看看吧。”

    “也好,就辛苦若竹姐了。”孟锦瑟这单纯的孩子,根本没想到就是白若竹在使坏的。

    白若竹走过去,“二位妹妹这是怎么了?不如先去后面休息下,我帮你们诊治诊治?”

    两人已经羞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立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白若竹给二人带路,她们紧紧的跟在后面,可以及你一声屁,我一声喷嚏的交相辉映,连走都走的那么精彩,等她们走出了摆宴席的园子,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好不臭,否则这饭都没法吃了。”有人打趣的说。

    “这俩是怎么了?不是犯了什么忌讳吧?”又有人嘀咕起来。

    “小姑娘爱说三道四的,大概惹了神明吧。”有人小声说道。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了,但对那两位姑娘都没了好感,谁家敢去这样的媳妇进门?

    ---

    家里有事,跑了一天,明天万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