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984章 出使西域

作者:倾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若竹他们在北隅城停留了十来天,就朝西域进发了。

    这一次因为是出使西域,带了队伍,也没多少危险,白若竹就将三个孩子都带上了。

    马车里,两个小包子闹成一团,都抢着要抱雪球,雪球一脸的无辜,它只是一只喵,不是玩具啊。

    兔兔则可怜兮兮的看着两个雪团子,这是不要它了吗?

    “你们够了!”白若竹无奈的叫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兔兔,看到新宠物就不理老宠物了,你们看兔兔都哭了。”

    她说着就吵兔兔使眼色,黑色的兔兔使劲挤出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兔兔,不哭。”蹦蹦内疚去抱兔兔,跳跳也放开雪球凑了过去。

    “兔兔兔,爱你。”跳跳嘴更甜些。

    “给我!”

    “我先!”

    两个小包子会说的话不多,吵架能听清的就那么几个字,剩下就是咿咿呀呀的乱叫了。

    兔兔现在是真的哭了,你们别抢我,宝宝好痛啊!

    白若竹一头的黑线,这才劝了一句,竟然闹的更凶了。

    她头痛起来,对着车外大叫:“江奕淳,来照顾你儿子!”

    在外面带着小蹬蹬骑马的江奕淳一头的雾水,随口答道:“我不是就在照顾儿子吗?”

    这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白若竹直接跳出了马车,一脚将他从马上踢了下去。

    “去照顾两个小的!”她咬牙切齿的说。

    江奕淳哪里真的会被她踢下马,见她发火才没躲,而掉下去直接就站稳了身形,跳上了一旁正在前行的马车上。

    侍卫也已经见怪不怪了,车夫却吓的不轻,生怕没赶好马,把他们给踩了。

    “娘,你不是嫌外面晒吗?不是说对皮肤不好,不能每每的了吗?”小蹬蹬憋着笑问道。

    “小孩子别那么多废话,娘现在就想骑马。”白若竹没好气的说,一想到三个儿子,她就觉得心里窝火。

    之后的路程十分顺利,不久后遇见了一支去西域的商队,得知白若竹他们是出使西域的使团,直接跟在了后面。

    “主子,那支商队一支跟着咱们,还不完全确定里面有没有奸细。”剑七来向白若竹禀告。

    “大概是觉得跟着咱们安全一些,不用理会,加快速度,他们能跟上就跟着,跟不上也不用管他们。”白若竹说道。

    那边两个小包子吃着饭又打起来了,一起跟来的章嬷嬷也是累的不行,白若竹哪里忍心,赶快过去教育一番,才让他们消停了下来。

    “现在想想,咱家蹬蹬小时候多乖啊,为什么后面两个不能像蹬蹬一样呢?”白若竹烦恼的说。

    傲松凑过来,缩了缩脖子说:“还好我们钟家人只能生一个,我以后不会体会到这样的烦恼了。”

    好吧,避孕都不用了,牛掰了。

    白若竹不甘心,故意说:“你如果喜欢女儿,生了儿子怎么办?要是喜欢儿子,生了女儿了?”

    傲松无所谓的说:“我不喜欢小孩,完全无所谓,再不行领养一个就是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然我也收养个女儿吧。”白若竹琢磨起来。

    她这边刚刚有了点苗头,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女孩从后面飞快的朝他们跑来,商队的人追在后面,想要拦住她。

    小女孩冲到跟前就被侍卫拦住了,她一下子滚在地上,蹭了一头脸的黄沙。

    “大人,求求大人救救我!”她声音细细的,但好像用尽了力气。

    白若竹被惊动,朝她看去,看起来是是十来岁的小姑娘,小小的瓜子脸,大概是瘦的太厉害,就显得脸特别小,眼睛格外的大。

    头发枯黄,显然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不过看五官,应该是纯正的丹梁人,没有西域血统。

    她大大的眼睛里噙了泪水,写满了哀求和期盼,仿佛在无声的说着“救救我”。

    “问清楚是怎么回事?”白若竹一下子想到了贩卖人口,立即交待了剑七一声。

    “是。”

    剑七过去拦住了追来的商队护卫,对方很惧怕他们,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大人别被那个丫头骗了,她是商队里一名商人的女儿,他爹和西域一名交好的商人订了儿女亲家,如今她也大了,就想带她去西域履行婚约,哪知道这丫头三番两次的逃跑,刚刚还打晕了她爹。”一名护卫答道。

    剑七皱眉,“她如果不想嫁,他爹这样逼迫也不好吧?”

    “出发前她可没说不想嫁,走到半路几次逃跑,她任性是她的事情,但她一个女孩子跑掉了还能活?他爹都愁死了,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不对了。”商队护卫答道。

    白若竹左右也是无聊,开口对商队侍卫说:“把她爹叫来,人也带过来和我说说话。”

    这会儿是他们队伍听下来修整的时间,大家都在路边喝水吃干粮,都被这件事给吸引了注意力。

    女孩被侍卫带到了白若竹面前,她动作僵硬的行了礼。

    “见、见过夫人。”

    “为什么要逃跑?你一个人能逃去哪?不说夜里会有野兽了,就是天气不好也够你受的了。”白若竹说道。

    “我就是不想去西域嫁人了,我只要顺着路往回走,就能回家了。”女孩答道。

    白若竹注意到重点,是她不想嫁人了,但听那口气,是一开始并反对,现在不想嫁了。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她问道。

    “没什么人,就一个老仆,我娘半年前去世了。”女孩答道。

    这时女孩的父亲被带了过来,是个三十来岁,身材削瘦的商人,和女儿站在一起一看就是亲父女,不仅长的像,连瘦的身材都很像。

    “小人余光见过使臣大人,这是小人的女儿余巧儿。”商人倒很有规矩,一见面就自报了家门。

    “这孩子怎么这么瘦?在家受虐待了?”白若竹随口问道。

    余光露出惭愧之色,“我夫人一年前染了重病,看病买药就几乎散尽了家财,也苦了这孩子。后来再加上她娘病逝,她伤心过度茶饭不思,人就瘦成了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