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986章 还是跑了

作者:倾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雨天把病人抬来抬去实在不怎么好,白若竹想开口制止,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听江奕淳的安排。

    经过上次的危险,她也谨慎多了,她无法保证这支商队完全没问题,更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新的陷阱,所以还是谨慎为妙。

    商队护卫也没迟疑,立即道谢,折回去说了这边的要求,很快两名护卫抬了余光,还有个给余光打了伞挡雨,将人送了过来。

    “怎么还穿着湿衣服?”白若竹一看到余光就皱起了眉头。

    “他备用的衣服都被雨打湿了,我们已经在生火帮他烤衣服了。”护卫说道。

    白若竹点点头,这些护卫倒也还不错。

    她伸手给余光把脉,风寒,外加伤口感染,不算大病,但是不及时治疗,发热也会闹出人命的。

    她拿了银针下针,又给余光后脑的伤口消毒,她这时才细看了一下伤口,伤的不轻,余巧儿下手还真够狠的。

    就算有苦衷,也不能这样打自己亲爹吧?

    反正她白若竹是不舍得这样打白义宏的。

    “他女儿呢?”想到这里,白若竹突然发现余巧儿没来,别人不来,她这个做女儿的也该来的啊。

    “着凉跑肚子了,待会会过来。”护卫答道。

    白若竹皱眉,“都多久了,找个妇人去看看,别丢了。”

    不是丢了,她怎么觉得余巧儿又跑了呢?

    “好,好。”护卫也察觉到了问题,急忙回去说去了。

    商队那边有个领头的,名叫王淞,一听到护卫回来禀告,就叹着气说:“早知道不让老余他们父女加入了,这都是什么事啊,请镖局的钱没出几个,竟给咱们添麻烦了。”

    旁边有人急忙劝道:“王哥算了,都是子女债啊,老余也不容易。”

    “媳妇,你带人去找找吧,辛苦你了。”大下雨天的,王淞也不好使唤别的女眷,只能辛苦自己夫人了。

    他媳妇跟他一起跑商已经很辛苦了,还碰到这种不省心的。

    王淞媳妇也没废话,起身就叫了两个热心的妇人,披了蓑衣朝外面找去。

    白若竹那边也朝剑七使了眼色,剑七暗中派了暗卫出去。

    很快王淞媳妇她们急匆匆的回来,“当家的,人不见了,附近都找遍了,根本没她的人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王淞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但没急着说话,他应该是想到了,余巧儿怕不是遇到危险,而是自己跑了。

    只是他领队的,有些话不好他说出口,他一说就等于给那姑娘直接定罪了。

    “我瞧着是自己跑了吧,真不知道这姑娘心怎么长的,也不管她爹的死活了,心都飞了。”一名妇人不屑的说。

    王淞媳妇嗔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讲,但大家心里都大概有数了。

    怎么好巧不巧这时候跑肚子?

    他们在这里躲雨,附近又是官兵,能有什么坏人过来抓人?

    就是野兽看到这边的火光也不会靠近了。

    所以只有可能是她自己跑了。

    那边白若竹给余光吃了药,命了个人照看着,余光的温度已经降了一些,但人还没醒来。

    “主子,余巧儿逃跑了,还没跑远,要不要抓回来?”卫八回报,他显得十分生气。

    “不用了,她想跑就让她跑,路是自己决定的,后果也要自己承担,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活着回丹梁。”白若竹也有些不悦,不管余巧儿有什么苦衷,自己亲爹发热危险之际,竟然还有心情逃走,她就真的不关心她爹的死活吗?

    傲松听的直撇嘴,“若竹姐,你之前不是还想要个女儿吗?但如果女儿像余巧儿这样,你还敢要吗?”

    “就是有女儿了,我也要从小教育好了,如果真的长歪了,我就打断她的腿。”白若竹咬牙切齿的说。

    她目光落到了洞穴里面一些熟睡的三个儿子身上,好在她的孩子都很听话懂事,但她也不能就此松懈了,一定得好好教育孩子,千万不能娇惯成了余巧儿。

    大概余光和妻子就这么一个孩子,平日里也疼的厉害,再加上他妻子才病逝,他应该更是心疼女儿,只可惜女儿却不心疼爹。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到天亮后才停了下来,白若竹让人生活烧了粥,拿了肉干给大家加在粥里,很快就有香气飘了出来。

    商队那边许多人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都咽了口口水,取出他们的干粮啃了起来。

    “分些粥给他们,都是丹梁的百姓。”白若竹吩咐道。

    “是。”下面的人立即去办了。

    余光这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有些发懵,白若竹看到他醒了,走过去说:“你昨晚发热,他们送你过来医治的,现在没事了,但还是要小心,伤口不要沾水,药要吃着。”

    她本想说最好找个地方休息几日再赶路,但想想也不现实,商队不会所有人等着余光一个,如果他要休息,就只能找附近的村落落脚,商队继续前进,而余光后面怕是要自己再想办法前行了。

    但独自上路太危险了,即便蛮族部落的兽队不来抢劫了,但路上也可能碰到山匪、野兽。

    余光看向四周,挣扎着爬起来行礼,“多谢大人了,不知道我女儿在何处?”

    看到他眼中是担心和急切,白若竹不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白义宏,心里有些难过起来。

    傲松看不下去,抢着说:“你女儿跑了,你也别担心了她了,路是她自己选的。”

    “什么!”余光吃了一惊,“她怎么……”

    话没说完,他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傲松吐了吐舌头,“我不是故意的啊。”

    白若竹嗔了她一眼,也没怪她什么,就算傲松不说,余光也会知道的,这事瞒不住。

    商队得了热粥十分感激,王淞亲自过来道谢。

    “多谢大人施粥,草民感激不尽。”王淞行礼说道。

    “不用客气,你们把余光抬走吧,他听到女儿跑了又晕过去了,这里是调理的药,每日三次吃着就行了,伤口别沾水。”白若竹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