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987章 为老不尊

作者:倾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淞看了余光一眼,忍不住叹气,“好,我替余光谢过大人。”

    “去吧。”白若竹挥了挥手,她能管的就这么多了,不可能把商队都带上,否则再遇到支商队要不要带?

    人多了,她如何保证一路的安全?

    王淞叫人和他一起抬走了余光,高璒也忍不住叹气,瞪了江奕淳一眼说:“你小子要是敢这样对我,我叫你娘揍扁你。”

    江奕淳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我娘只会揍你。”

    初霜抿嘴笑起来,儿子出生他们就分开了,她一直怕儿子跟她不亲,再见面的时候,儿子也是冷冷清清的,让她格外的紧张,总不知道该怎么做,生怕说错话做错事让儿子讨厌了自己。

    还是若竹悄悄跟她说,江奕淳就那德性,俗称“面瘫”,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跟初霜相处,也很紧张。

    当时白若竹还出了主意,一家人在一起喝酒赏月,酒喝的多了,都有些飘飘的了,话也就多了起来,那次之后距离也就拉近了。

    就好像现在,就是江奕淳和他娘亲近,跟他娘站在了一起,初霜心里高兴起来,所以只能委屈高璒了。

    “你没事骂儿子做什么?是不是真想我揍你了?”初霜凶巴巴的对高璒说。

    江奕淳脸上表情没变,眼底却是得逞之色,看的高璒直瞪眼睛,他生的儿子就这么坑爹吗?

    “你等着你,你现在气我,我就让你儿子气你。”高璒说完去找两个小包子了。

    白若竹笑的肚子都痛了,高璒绝对是个逗逼,“让你儿子气你”,真亏他想的出来。

    下一秒白若竹再次笑喷了,她终于明白高璒没节操起来绝对无人能敌。

    就见高璒让小蹦蹦骑在他脖子上,他像马一样在地上爬,还对小跳跳说:“一个人只能骑一个,你去骑你爹!”

    小跳跳一脸期盼的看向江奕淳,“爹,马马!”

    傲松嘴巴张的老大,这、这太不忍直视了。

    “如果在战场上,他这就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不认识他。”白若竹捂额,朝洞外走去。

    侍卫们都已经退了出去,医圣大人又开始发疯了。

    傲松和占星也躲了出去,借口是要喝粥。

    小跳跳见他爹不理他,而蹦蹦已经玩的那么开心了,急的哭了起来。

    “爹,爹不疼我!”呜呜呜,小跳跳好伤心啊。

    白若竹一阵心疼,这忒么都是高璒搞出来的。

    初霜也是一头黑线,“你这是做什么?简直是为老不尊!”

    高璒一脸的得瑟,“我还没老,无所谓尊不尊。”

    “你……”初霜气的要去拉他起来,蹦蹦嘴一瘪,眼看要哭出来了,初霜不忍心,只能停了手。

    高璒一脸挑衅的看着儿子,他今天就要他这个高冷的儿子出丑。

    “爹!爹!”小跳跳喊起来。

    江奕淳脸沉的快结成冰了,是个人都会害怕,偏偏家里两个小的不怕,大概已经习惯了,他们这一路没少闹江奕淳的。

    “行,算你狠。”江奕淳咬牙,一把将小跳跳抱起,骑在了他脖子上。

    不过他没有像高璒那样在地上爬,而是对小跳跳说:“骑马就是要骑高头大马的,咱们比他们高,比他们看的远。”

    他说着顶着小跳跳朝洞口走去,带他去看外面的景色。

    小跳跳也不怕,双手拍起来,“我比蹦蹦高,爹最好!”

    蹦蹦那边不高兴起来,“爷爷,我要高高。”

    高璒一头黑线,这啥情况,他刚刚白爬了?

    白若竹在洞口已经笑的前仰后合的了,“该,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高璒瞪了她一眼,“怎么对长辈说话的?不知道孝顺吗?”

    初霜过去打了他一下,“你有长辈的样子吗?不许说若竹,否则你自己回去吧,我们都不想理你。”

    “你、你、你……”高璒无语了,好吧,就没一个人向着他。

    “爷爷最好。”小蹦蹦贴心的说。

    一时间高璒差点泪流满面,总算还有一个和他贴心。

    雨过也没天晴,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感觉还得下雨。

    “往前走半日路程,会有个小村子,但现在路不好走,恐怕要多花些时间了。”江奕淳说道。

    “还是走吧,在这里条件也太简陋了。”白若竹说道。

    她可以带孩子去空间加餐,但手下人可吃不上什么好的,她也不能明晃晃的将食材拿出来,实在太让人起疑了。

    “好,那准备一下动身吧。”江奕淳说道。

    大概一刻钟后,队伍开动,商队那边显然是跟不上了,也没再强求。

    他们前脚刚走,余光就醒了过来,拉着王淞说:“朝廷的大人呢?我去求他们帮我找找巧儿!”

    王淞皱眉,“余光,你醒醒了!”

    他语气重了几分,“你女儿一直折腾大家,已经耽误了我们的行程,但大家都是熟人,也不会说多什么,可白大人他们是朝廷官员,是领了皇命有差事的,还能为了你女儿耽误行程了?”

    余光一瞬间蔫了下来,他是急晕了头,一下子被王淞给骂醒了。

    “是我对不住大家。”他惭愧的说,也没脸再提麻烦白若竹他们了。

    王淞媳妇拉了拉王淞,把人叫到了一边悄悄说:“今天我听刘珍说之前看到巧儿和杜家的商队走的很近,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能被谁骗了啊?”王淞一听到余巧儿就头痛,跑商竟然被个小姑娘烦死了。

    “那我怎么知道,平白无故她总不会一个劲的逃跑吧?她跑了去找谁呢?”王淞媳妇说道。

    王淞叹了口气,“让刘珍别到处说,免得传的不好听了。”

    “这个我懂,我已经交代过了。”王淞媳妇说道。

    与此同时,白若竹他们重新回到官道,不想在路边碰到了狼狈不堪的余巧儿。

    她拖着一条腿,不知道是崴了脚,还是摔断了,白若竹扫了一眼,并不想帮她医治。

    “大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吧!”余巧儿哀求道。

    “你们的商队还在原地,你可以回去和他们汇合了。”白若竹冷冷的说。

    余巧儿哭着摇头,“我不要和他们一起,求求大人救救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