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生死六丈

作者:方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桑芷君接住师雪漫,便察觉出异样。

    师雪漫骤然暴起,桑芷君的注意力便不在天空。任何一个地方交给部首大人,都可以放心。桑芷君的目光,落在正在怒吼咆哮的姜维身上。

    很少在老生姜身上看到这么热血的一面啊,淡淡的笑容在她嘴角浮现。

    沉稳老练的姜维,平时被大家喊做老生姜,美其名曰:姜是老的辣。

    目光一触即收,笑容一闪而逝,桑芷君立即投入到战斗之中。

    战况比预想更激烈,烈花血部来得太快,兵人天锋还没有抵达。重云之枪的底子不错,但是就像刚刚淬过火的刀剑,远远称不上千锤百炼。

    这仅仅是重云之枪的第二战,就要面对神之血的正规血部,压力可想而知。

    桑芷君接过弓箭手的指挥权,箭雨从开始的混乱,变得有条不紊。

    姜维看上去非常亢奋,但是内心异常冷静。他第一时间注意到箭雨的变化,便知道桑芷君开始接管了弓箭手,顿时压力一轻。

    两人配合多年,极为默契。

    姜维的目光死死盯着地上的流沙,他低估了烈花血部的血斧冲锋,不过他也没有想到,王小山的流沙浆竟然能够给力到如此地步!

    流沙浆比油脂更加光滑,却比糖浆更加粘稠。

    地火塔炮的每一次轰击,都给烈花血部带来骚动。每一发塔炮轰击,能够带来的伤亡最多五人,对于几千人的烈花血部来说,不值一提。但是由此引发的局部骚动,却使得烈花血部的冲锋速度骤然下降。

    速度下降,在此时带来的影响,是致命的。

    高速之下的烈花夜狼冲击力极为惊人,地上的深坑,会直接踏平。但是失去了高速的烈花夜狼,失去了威风,它们在粘稠又湿滑的流沙浆中艰难前行。烈花夜狼必须小心翼翼,才能在湿滑的流沙浆中保持平衡。而每一步,都比平时更加艰难,粘稠的流沙浆让它们仿佛走在沼泽之中。不时身形一歪,那肯定是踩到陷阱深坑。

    不管流沙浆,还是陷阱深坑,都不足以对烈花夜狼造成伤害,它们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迟滞烈花血部的速度。

    天空的刑山,注意力都被突然暴起的师雪漫所吸引,而带队的陶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陶风一心想给祖春报仇,而对方的阵地,近在咫尺。

    只要冲过这片小小的流沙带,胜利唾手可得!

    不到百丈的流沙带,对烈花血部来说,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每一处塔炮引发的局部骚动,就像泛起的一点涟漪,包裹着整支烈花血部血芒便会黯淡一分。而每一点涟漪泛开,桑芷君指挥的弓箭手,箭雨就会忽倏而至,趁虚而入。

    就像狼群不断撕咬。

    局部的骚动,变成细小的伤口,细小的伤口,变成大一点的伤口。

    短短的时间内,锋锐厚重的血斧斧刃,不知不觉伤痕累累。

    此时伤痕累累的血斧最尖锐的前端,终于冲到阵地的最前方。陶风满脸狞笑,他身先士卒,冲锋在队伍的最前端,全身的血芒也最浓郁。

    然而,一心向前的陶风,没有注意到,他和大部队有些脱节。

    离他最近的神修,也在六丈开外。

    姜维突然沉喝:“杨师!”

    杨笑东看到部首大人没事,注意力就转到前线战场。大师作为重要的战斗力,对战局的影响显而易见。在重云之枪的日常修炼中,大师的出手也是重中之重。

    大师的战斗职责一般有两方面,一个是对付敌人中同等级的高手,另一个便是在战场局部,形成单点爆破,从而改变战斗的局势。

    重云之枪的大师数量有限,只有师雪漫、祖琰和杨笑东三人。所以大师出手需要更慎重,因此对大师出手研究也更用心。

    祖琰太年轻,冰封的这段时间又经相当长的空白期,虽然境界有,但是在战斗经验上就要短缺很多。

    相比之下,杨笑东则要老辣得多。

    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在一对一中未必有优势,但是在复杂情况下,他们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当姜维下令,杨笑东就出手了。

    【折射丛林】!

    水元所化的三棱柱,密密麻麻出现在陶风身后,就像一堵冰棱墙,把陶风和身后的队伍隔绝开来。

    失去速度的血斧冲锋威势大减,被杨笑东的【折射丛林】轻松切断。

    陶风身后的血修突然发现眼前亮晃晃的一片,晃得眼花。反应快的血修,第一时间朝面前的【折射丛林】发动攻击。

    然而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释放的血芒,就像红色的光束,在三菱柱之间不断折射。

    飘浮在半空中的水晶之墙,没有任何变化。

    “塔炮集火,目标……”

    轰!

    墙后敌人指挥官的怒吼传入大家耳中,大家脑袋里的热血一下子冲上脑门。

    不好!陶风副部首危险!

    队伍之中另外一位神通血修大急,顾不得其他,腾空而起,扑向陶风副部首的位置。

    飞上半空,他看到目眦欲裂的一幕。

    有一个人,比姜维更早盯上陶风,那就是正在全力操控塔炮的胖子。

    别看胖子鼓着腮帮子,浑身雾气蒸腾,看上去卯足了劲,没有半点保留。实际上他始终在找敌人的破绽,他早就注意到冲在最前方的陶风。

    陶风太凶悍太嚣张也太显眼。

    但是胖子一直强忍着轰陶风的冲动,他知道什么叫做柿子要捏软的。对方的威势那么盛,他没有把握干掉对方。

    他便把目标先放在陶风身后的大部队上。

    事实上,血斧冲锋有一大半的裂缝,都是胖子第一个出手。当胖子踏上塔炮,其他塔炮全都在注意他。在日常的修炼中,大家领略过胖子变态的控炮水平,以及远超常人的猥琐。

    胖子的塔炮,总是会轰在对方最难受的地方。

    大家早就学乖了,胖子轰哪,他们就跟着轰哪。血斧冲锋的裂缝,大多都是这样不断撕咬形成。

    胖子觉得今天的状态出奇地好,别看浑身热气蒸腾,雾气缭绕,但是他没有半点平日的劳累负荷之感,反而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塔炮也出奇地顺手,指哪打哪,心神一动,塔炮命中。

    简直超水平发挥!

    胖子也搞不清为什么今天自己如此亢奋,但是他知道今天的手感滚烫。

    姜维的怒吼响起,胖子就知道姜维的想法。

    当杨笑东的【折射丛林】光芒闪耀的瞬间,胖子的塔炮响了。

    轰!

    一道炽亮的白光,准确击中陶风。

    陶风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尖叫一声,声音非常奇怪,就像某种禽类的尖叫。

    白光击中陶风,陶风啪地消失,化作一根鲜艳的山鸡尾翎,被轰得粉碎。

    胖子刚发射就意识到一丝不对劲,想也没想,脚下的步伐灵动异常,扛着沉重的塔炮,勐地斜冲出两步。

    沉重的塔炮,在胖子的手中轻若无物,唿,带起沉重的风声。

    塔炮牢牢定住,指向空无一人的位置。

    想也不想,胖子发炮。

    轰!

    炽亮的白光从塔炮的炮管中喷涌而出。

    一道模煳的残影刚刚出现在炮管前方,白光轰然而至。

    陶风来不及做出任何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光击中他的身体。

    炽亮的白光狠狠撞上陶风浑身的血光,陶风身躯一震,红白光芒迸溅。

    胖子感觉自己的状态空前地好,他的脑海中甚至能够浮现出,雪熔岩正在涌入塔炮,感受到炮管内壁复杂细密的纹路和一圈圈细密的元力环。

    完全凭借手感,咚咚咚!

    三声沉闷的爆音,三团更加炽亮耀眼的白色火焰,在塔炮的炮管喷涌绽放。

    每一声巨响,陶风的身体就震一下。

    乒!

    清脆如琉璃碎裂的声音,陶风周身浓郁的血芒彻底崩碎,他嘴角溢血,怒目圆睁。但是此刻身体却被震得发麻,动弹不了。他胯下的烈花夜狼,一对前肢半屈,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硬生生压在地上。

    卑鄙阴险……

    陶风脑海中回荡着不甘心的咆哮,就被轰轰轰不绝于耳轰鸣声吞噬。

    其他塔炮反应过来,疯狂地朝陶风轰击。

    动弹不得的陶风,只能眼睁睁看着炽亮的白光,从四面八方射来。

    不!

    他心中嘶声怒吼。

    身后的【折射丛林】倒映着闪亮的光芒,宛如太阳升起。

    白光吞噬陶风的身体。

    光芒散尽,只留下地上四个焦黑的脚印。

    一狼一人,形神俱灭。

    就在此时,折射丛林轰然粉碎。

    他们终于跨越生死六丈流沙,就是这六丈,他们付出一位副部首的代价。他们每个人眼睛充血,最前方的一百人陆续踏上了坚硬的地面。

    到了这个时候,谁都知道,所谓的战术和计谋都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短兵相接拼的就是血勇。

    狭路相逢勇者胜。

    惨烈的血幕,就此拉开。

    天空的战斗,同样进入一面倒的局面。

    白鹤血修亲眼目睹两位同伴横死当场,肝胆俱裂,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命!他的速度奇快无比,闪电消失在云端,师雪漫也追之不及。

    不过师雪漫的目标也不在此人身上,她的目标落在刑山身上。(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