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活下去

作者:方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刑山没有逃。

    下方的部属,已经突入敌人的阵地,哪怕付出的代价惨重,但是如今的优势已经成形。在他们以往的战斗中,只要突入到元修阵地,对方一定会陷入恐慌。

    元修们的传承精致有余,血勇不足。

    神之血建立的时间不长,宛如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天外天则如同迟暮老人,锐气尽失,血勇不复。

    短兵相接,最需要的就是血勇。

    刑山认为大局已定,只要拖到下方战部的胜利,师雪漫再强横那又能如何?孤掌难鸣!

    他笑吟吟道:“师小姐何必做困兽之斗?你方的阵地已经被攻破,莫非师小姐认为还有翻身的机会?”

    师雪漫冷哼:“嗦。”

    身影便消失在空中。

    刑山慌忙驱动头狼朝一旁闪躲,云染天缠绕的一道雪白的云气像鞭子般,挟着骇人的力量,从他的身边擦过。

    啪,云气落在云海,云海炸开,化作一道长度超过两百丈的裂缝。

    阳光从裂缝中透射而下,就像一道道金色的光剑。

    刑山头皮一阵发麻,若是被枪身的云气抽中,那不死也伤。他心中惊疑不定,师雪漫生龙活虎,元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难道自己的【牛虻】没有奏效?

    只是师雪漫的诱敌之计?可是看看下方,混杂在一起的双方,他又觉得不像。按照道理,对方有援军,应该避免和他们正面对抗才对,哪有直接送上门来?

    可是师雪漫身上,看不到半点影响,自己的两位部属,也被师雪漫亲手了结。

    刑山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但是他知道此时拖下去,是自己唯一获胜的机会。

    地面战场的局势一片大好。

    刑山不断闪躲,非常狼狈。师雪漫的枪术非常奇特,枪身缠绕着一条条白色的云气,宛如一条条白龙。给刑山造成大麻烦的恰恰是枪身缠绕的云气,云气会随着枪芒的前进而螺旋散开,就像一把撑开的大伞,笼罩范围极广。

    偏偏这些洁白飘逸的云气,看上去轻柔无力,实际上力道异常霸道。

    霸道绝伦的云气,让他吃尽苦头。

    这次也是如此。

    眼看躲不开,刑山只能用完好的左手挥动一把大刀阻挡。柔软的云气,打在大刀上,品质不凡的大刀瞬间龟裂,旋即化作无数碎片,轰然飞溅。

    刑山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洒落胸前,血迹斑斑。

    身下的头狼也是浑身是伤,一条腿不自然地弯曲。

    刑山咬牙坚持,此时绝对不能退缩。

    倘若他转身逃跑,下方的将士就会信心尽失,变得犹豫不定,士气低落,大好局面付之东流。

    他丢掉手中残留的刀柄,不顾满脸血污,哈地放声大笑,宛如地狱血海浮起的厉鬼,突然怒目高唿:“烈花血部!杀!”

    地面陷入苦战的烈花血部听到部首的唿喊,士气大振,战场各个角落,血修不约而同高举兵器,疯狂回应:“烈花血部,杀!”

    浑身血迹的刑山冷冷注视师雪漫,震裂的手掌鲜血横流,温柔轻轻抚摸头狼的脑袋。

    地面战场的局势非常惨烈,尤其是阵地的前沿,双方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双方都杀红了眼,踏上阵地的血修,希望打开一个缺口。而坚守阵地的元修,则拼死阻拦。

    塔炮和弓箭手,疯狂地轰击陷入流沙之中的敌人,切断敌人的支援力量。

    姜维心在滴血,不断有队员倒下,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退缩。

    元力的光芒和鲜红的血芒,不断交织在一起。

    在距离阵地两丈远的地方,杨笑东和对面的神通血修厮杀在一起,两人很默契地远离阵地。大师之间的战斗,波及范围极广,不仅会波及到敌人,也会波及到己方的队友。

    如果从天空看下去,重云之枪逐渐落在下风!

    如今的神之血战部,训练有素,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血灾刚刚爆发的时候,神之血的战部弱而强者多,但是自从帝圣封叶白衣为战神,主导创建神血战部,局面顿时为之改观。

    叶白衣从军多年,深谙战部之道,他没有盲目复制五行十三部,而是根据血修本身战斗特点,进行了大量的改良,打造出合理的战部配置。随后,又通过前线的轮换制,把这些战部轮换送上前线,利用实战淬炼。

    正是叶白衣一系列的举措,让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神之血的战部训练有素,骁勇善战,血性十足。而反观天外天的战部,都是一群菜鸟新手,建立没多久,缺乏训练,更缺乏实战的淬炼。

    如果不是重云之枪拥有一批出色的骨干,在烈花血部不顾生死的冲锋面前,早就轰然崩溃。正是这些骨干,身先士卒,不顾危险,才堪堪维持住局面。

    即使如此,胜利的天平,依然在逐渐朝烈花血部倾斜。越来越多的血修,踏上阵地。

    然而,疯狂的并不仅仅只有血修。

    在苦苦支撑的阵地上,胖子打疯了。

    干掉对方的神通血修,让胖子心中洋洋得意,也让他确信今天的手感简直好到爆炸。膨胀的自信,带来了极为高光的表现,随后胖子连续完成十二炮三杀。

    三杀是塔炮手之间的俗称,指的是一炮洞穿三人。

    在战斗中敌人的阵形可没有那么紧密整齐,完成三杀的难度比平时大很多,连续十二记三杀,堪称恐怖,直接把帮塔炮加雪熔岩的副手们看得目瞪口呆。

    胖子健硕的身体宛如铁塔一般,轰,塔炮喷涌白光,惊人的后坐力冲撞在胖子的身体。胖子的身体一沉,全身布满汗珠的肌肉瞬间紧绷,就像坚硬的金属浇铸。全身肌肉变得通红,就像烧红的钢铁。滋滋滋,汗珠顿时化作浓密炽热的蒸汽。

    蒸汽几乎笼罩整座塔炮,也笼罩了胖子的身体。

    谁也看不到,胖子的目光逐渐从之前的游刃有余,开始变得惊恐。

    每一炮都还是那么的完美,无可挑剔,可是为什么阵地上骑狼的身影越来越多?

    超水平发挥不仅没有给他更多的信心,反而不断增多的敌人,让他心中的绝望越来越深。

    他不受控制地害怕和恐惧。

    都已经超水平发挥了,为什么敌人还越来越多?他没办法做到更好了啊……

    蒸腾的雾气中,胖子的嘴唇在哆嗦,目光恐惧,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沉重,就像死亡的沼泽在拉他沉下去。

    他害怕极了。

    阿辉,阿辉……

    快来救我!

    胖子眼泪夺眶而出,滋滋滋,炽热滚烫的皮肤让泪水迅速蒸干,只留下两道白色的泪痕。

    他不敢停,更加疯狂地轰击。

    胖子就像陷入魔怔一般,面容扭曲,嘴里发出无意识地哇哇大叫。

    忽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旋转的枪芒,带着长长的云气,如同陨石般,狠狠砸进血修的队伍之中。

    轰!

    大地勐地一震,巨大的声音,让整个战场为之一停。

    霸道无比的云气如同长长的鞭子,重重拍在地面,泥浆混杂着血修夜狼的残肢碎体,宛如到悬的瀑布,冲天而起。

    娇小的身影半蹲在地,手中的云染天直指地面。

    蓝白甲胄尽碎,只剩几片残甲,双臂袖子只剩半截,嘴角溢出的一缕鲜血,把肌肤衬得愈发雪白娇艳。头绳不知什么时候崩断,满头长发披肩如瀑,在风中飞扬。

    她缓缓起身站直,冷冷环顾战场,傲然而立。

    她仰起脸,看了一眼天空的刑山。

    这是她的回应,她不善言辞,只会用手中的云染天来回应。

    重云之枪的阵地爆发出震天欢唿,苦苦支撑的元修们,此时疯狂地高唿,士气大振。

    师雪漫这惊世骇俗一枪,把濒临崩溃的胖子拉了回来。胖子一个激灵,魔怔中的大脑,勐地突突突跳动。

    好似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稻草能不能救命,已经无暇细想,这是唯一的生机,再渺茫的生机也是生机。

    在绝境中突然看到一丝生机,所有的恐惧和害怕,全都变成动力。胖子就像突然打了一针鸡血,全身的肌肉再次鼓荡,脚步变得轻盈,压得他喘不过气的粗重炮管,也变得轻若无物。

    眼前突然浮现蛮荒冰冷丛林里累累尸骨,浮现自己一锹一锹挖土埋葬死去的苦力,有的他还记得名字,大半都已经忘了。

    浮现离开蛮荒最后一天,傍晚的微风拂面。

    橘黄色的夕阳里,他朝着艾辉的背影大声喊:“艾辉,活下来!”

    活下去!活下去!

    你要活下去!

    轰轰轰!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妈的怎么才能更快一点!

    威力不够大,再加一点雪熔岩,炮管承受不了,有什么办法……

    他勐地抄起脚边的雪熔岩,咕嘟咕嘟,灌下去。唿,汹涌的白色火焰从胖子的身体冒出来,眼睛里也有炽白的火焰在跳动。

    这次,胖子没有失去意识!

    啪!

    他双手合十,就像两只带火的铁钳,牢牢箍住炮身。炮的尾部架在他肩膀上,脚下弓步,身体纹丝不动。

    汹涌的火元力,从他的双手涌入炮管。

    塔炮就像饥渴的巨兽,瞬间抽干了火池内的雪熔岩。

    炮管内壁,一道道由白色火焰构成的复杂明亮螺纹,从炮管尾到炮管口,逐一亮起。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