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丹院完了二合一

作者:横扫天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们不是来听课的,张悬蛊惑炼丹师学院的学员,我们过来看看,他到底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知道继续纠结辈分,对方肯定会说出一大堆道理,陆封一甩衣袖。

    “少废话,听课就听课,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干啥?今天,不管你说出花来,想要进去,就必须给钱,不然,我吼上一嗓子,估计很多学生,都想过来看看你这位代院长的飒爽英姿!”

    孙强伸了个懒腰,撇嘴道。

    “你……”

    气的脸色涨红,陆封拳头捏紧。

    真要让这二货喊上一嗓子,不用想,他这这个代院长也不用干了。

    光丢人都能丢死。

    “院长,咱们还是先进去再说……”

    知道院长没办法回答,周副院长急忙上前递来五枚上品灵石:“给!”

    “这还差不多!”

    孙强眼睛一亮。

    悬悬会内部成员,不能收钱,外面来听课的,又没几个,炼丹师学院冲过来的几万学生、老师,基本都是入会的。

    好不容易抓了个冤大头,自然要多敲诈一点。

    反正他和少爷的关系早已撕破了脸皮,多要点是点。

    堂堂炼丹师学院院长,想必也不敢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跟自己这位客座长老的“叔”,撕破脸皮。

    要是真撕破了最好,刚好可以替少爷出出气。

    上午的时候,这家伙可是十分嚣张的。

    “哼!”

    见周副院长给了灵石,陆封气的哆嗦,再不理会满脸兴奋的孙强,抬脚向里走去。

    悬悬会的地方很宽敞,虽然容纳了几万人,但看起来并不算拥挤,向前走了几步,陆封忍不住停下,瞳孔一缩。

    “鲁丹师,你怎么在这里……”

    人群后面,一个老者正双眼放光的向前方看去,听到声音,转过头来,不是别人,正是……炼丹师学院有名的宿老,鲁乙鲁丹师。

    这位鲁丹师就算没有尤虚的年龄大,也相差不多了,绝对超过了九百岁,是炼丹师学院真正的功臣和元老。

    因为无法突破,最近三十年一直在别院里安养,很少出来,就算他召开丹院的教职工大会,都没出现过……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嘘,别说话,快听课……妙,真是妙啊!炼丹能用这种方法,简直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摆了摆手,鲁乙丹师不理会他这个院长,继续向前看去。

    “鲁丹师……”

    陆封满头黑线,正想说话,就被身边的戚副院长拉了一下:“院长,你看鲁丹师的衣服……”

    “衣服?”

    只看了一眼,陆封嘴角一抽。

    这位炼丹师学院的宿老,穿的衣服还是名师袍,只不过,胸口上绣了三个大字“悬悬会”,很显然,就连他……都加入了!

    “不光鲁丹师,院长你看……”

    戚副院长再次一指。

    陆封急忙看去,立刻在人群中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人影。

    “白丹师?他不是出外游历了吗?让他上一堂课都不愿意,跟杀人一样,怎么也……穿上悬悬会的衣服了?”

    “任丹师……他的清火炼丹法,现在都是学院最流行的课程,是学院贡献最大的丹师之一,位列学院名人榜的……也加入了悬悬会?”

    “裘丹师,我还跟他学习过……”

    ……

    每看到一个人影,陆封院长的脸上就黑上一分,看完所有人,都觉得有些疯了。

    炼丹师学院,一些退休的老家伙,他平时请都请不动,怎么都跑到这里,自愿加入悬悬会了?

    这个学生组织的学会,竟然比他一个院长的话都管用……

    最关键的是,听课听的如此如醉……

    简直疯了!

    “院长,那个……是不是陆辉?”

    就在陆封觉得快要爆炸,戚副院长又是一指。

    陆封再次一晃。

    只见人群中,一个青年,正一脸兴奋的看向台上,双眼放光,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不是刚才向他禀报事情的亲传学生陆辉,又会是谁!

    刚才从藏书库离开,去炼丹楼的时候,没和这家伙一起,啥时候跑这里来了……身上穿的悬悬会的衣服又是什么鬼?

    这才离开多长时间?

    难道……这就叛变了?

    “陆辉!”

    忍不住一声呵斥。

    听到声音,陆辉这才发现老师也来了,急匆匆走出人群,一躬身:“老师,我……我刚才看到这么多人都来听课,就忍不住过来了,一听之下,觉得……真好,就加入了悬悬会……”

    生怕老师责怪,陆辉急忙抱拳。

    “真好……”

    陆封气结,脸色泛红,快要滴血:“是不是也要把我的课推掉?”

    “这个……如果老师能够成全最好!”

    陆辉挠头。

    “成全你妹……”陆封气的牙齿快要咬掉,觉得快要疯了。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这个张悬怎么回事,来了不到十分钟,就叛变……你真是我的学生?

    “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何魔力……”

    实在忍不住,抬头向高台上正在讲课的青年看了过去。

    此时,青年已经讲完了知识,正在回答问题。

    “张师,我炼制淬阳丹的时候,老出现成丹后,丹体变黄的情况,不知如何解决?”一个炼丹师忍不住问道。

    “淬阳丹,淬炼阳脉,让其更加精纯,有这种功效,炼制之人,也需要阳火卓盛才行。你修炼上虽然无碍,但自小留下寒疾,身体略虚,炼制这种药物,精气不足,虽然成丹,药力却不猛!”

    台上的青年看了一眼,道:“如果我没看错,你炼制的淬阳丹,效果很一般吧!”

    “是!”

    这个炼丹师,急忙点头。

    对方说的,与他的经历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这样,既然你加入了悬悬会,我也不能放弃自己的会员,这有一枚六级灼阳丹,你服用后,就能排清体内的寒气,不光以后炼制淬阳丹,不会有问题,更能让修为更进一步,突破踏虚境的桎梏!”

    张悬手指一弹,一枚丹药飞了过去。

    “这药是我的……”

    看到飞出的丹药,戚副院长嘴角猛地一抽,忍不住开口。

    这枚丹药,不是别的,正是他炼制好,放在丹药房,准备售卖的……

    “是!”

    没人理会他的呼喊,炼丹师伸手接过丹药张口吞了下去。

    咕咕咕咕!

    时间不长,头上就灵气汇聚,紧接着一身大吼,气息直通云霄。

    蚕封境,到了!

    “多谢张师!”

    没想到解决了身体的顽疾,还一举突破,这位炼丹师,对台上的青年感激涕零,躬身拜倒。

    “张师,我……”

    立刻又有几人提出问题。

    台上的青年针对每个人的体质和问题,回答的游刃有余,看到即将突破的,也赐予六级丹药。

    台下突破的声音不绝于耳。

    看的陆封等几个副院长一阵阵肉疼。

    对方赐予的那些丹药,都是他们花费巨大代价炼制的,每一个都价值不菲,现在……就让这家伙随便送人了……

    越想越气,气的快要爆炸,但陆封知道,此时跑过去要丹药,肯定会被这么多学生当场撵出去!

    “先回去!”

    一咬牙,转身就走。

    对方拐走他的学生,拐走他的老师不说,还用他的丹药拉拢人心……越想越觉得抓狂。

    继续看下去,绝对会当场气死!

    可这件事,上报到名师堂,他不光不占理,弄不好,还会被臭骂一顿。

    丹药最大的价值,不是留在房间里观看,而是用到实处。

    对方拿着他的丹药做好人,但就算是他,都不得不承认,使用的恰到好处,刚好能发挥药物的最大作用。

    “回去?”几位副院长一愣。

    不是来找麻烦,让这些学生回去的吗?

    这么直接走了?

    “不回去还能怎么样?你觉得你们现在,能将这些学生拉走?”

    陆封院长咬牙。

    “这……”

    几位副院长摇头。

    那些老师,他们都拉不走,更别说学生了。

    “回去怎么办?”

    丹院的老师都在这里,学生也都在这里,整个炼丹学院,等于完了……回去也是他们光杆司令啊!

    “怎么办?我回去就召开长老大会!”

    陆封咬牙。

    对方拉拢了人心,几万学生在一起,就算是他,现在也不敢闹事,只能回去召开长老大会,商议对策。

    不然,整个名师学院,师不师,生不生,成何体统?

    哪还有半分名师学院的样子?

    “是!”

    戚副院长点头。

    这个问题不解决,名师学院肯定要大乱了……

    这叫啥事,就一个尤虚,害得名师学院变成这样,真恨不得,将这家伙剁碎了喂狗。

    “回!”

    有了决定,几人转身就走。

    离开悬悬会,再次回到炼丹学院,看到往日人流如梭,现在半个人影都没看到的空旷大厅,几位院长,觉得眼泪随时都会流下来。

    堂堂炼丹师学院,啥时候这么惨过!

    “院长,不如……你去找张师道歉吧!不然……我怕炼丹师学院,彻底完了!”

    过了不知多久,周副院长忍不住道。

    “道歉?他做梦!”

    陆封咬牙,发出长长的嘶吼:“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召开十大长老会议,哦,不,还要将木师找来,不将这个破坏校规校纪的家伙抓起来审判,我就不姓……陆!”

    ……

    名师学院最高耸巍峨的大楼,最好的房间。

    十一个座位已经坐满,十大院长林立其中。

    “陆院长,你这么着急,让我们过来,到底什么事?”

    糜院长忍不住看过来。

    “难道……你已经发现了紫阳兽前辈的踪迹?”

    “这样就太好了,我们到现在都一点音讯都没有……”

    其他几个院长,个个目光炯炯。

    从张悬去炼丹师学院,到师生全部加入悬悬会,一共也就两、三个时辰的事,速度太快,其他学院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甚至都不知道消息。

    “不是紫阳兽前辈,而是一件关乎我们名师学院生死存亡的大事,诸位稍等,木师到了我在细谈!”

    陆封摆了摆手。

    “关系学院生死存亡?”

    “难不成,抓捕紫阳兽前辈的那些异灵族人,已经发现了?”

    “要是这样,恐怕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

    见陆封如此神色,甚至还邀请了木师,诸多院长面面相觑,全都神色凝重。

    名师堂存在,是师传天下,更重要得是维护人族。

    异灵族,前几天掠走了紫阳兽前辈,肯定是有什么大动作,一旦出现,为了保护人类,名师学院必须全员参战,责无旁贷。

    吱呀!

    议论声中,房门打开,木师走了进来。

    “见过木师!”

    众人起身,齐刷刷抱拳。

    木师是总部来的七星名师,主持新院长的交替大局,众人都以老师的礼节待之,不敢僭越。

    “嗯,陆封,这么着急,发生了什么事?”

    招呼众人坐定,木辕眉毛一皱。

    “木师,诸位院长都已经到齐,那我就将事情说了!”

    陆封点了点头:“这届新生中,有个叫张悬的,想必诸位都听说过了吧!”

    “自然!”

    诸多院长点头,只有木辕皱眉。

    他来到学院后,就感受到紫阳兽的气息出去过一次,平常都在院中修炼,这位张悬……还真没怎么听过。

    “木师,这位张悬是……”

    糜院长悄悄解释了一下。

    “领悟明理之眼的名师?名师学院居然出了这样一位天才?”听完介绍,木师眼睛一亮。

    什么闯关炼器学院、医师学院,单挑尤虚,他都不在乎,辅修职业再好,也是辅修!

    对木师来说,名师天赋才是最重要的。

    领悟明理之眼的名师,只要不陨落,以后成就可以预见。

    这种级别的天才,别说青源封号帝国分部,就算圣人门阀,都千年不出一位。

    “木师,我劝你先别忙高兴,听我将话说完……此人天赋是厉害,为善倒也罢了,不失为名师堂一件幸事,可一旦为恶,我怕我们整个学院,都将承受不住,随时都会因此覆灭!”

    见他满是兴奋,似乎带着要收徒的打算,陆封连忙道。

    “为恶?”木师点头。

    拥有明理之眼的名师,可看穿伪装,看穿事情的虚伪,直达本质,开堂授课,修炼功法,无往不利……可一旦作恶,也将十分可怕。

    虽然名师大陆,暂时还没有类似的记录,但也出现过,天才名师背叛人族的事。

    七千年前,人类一位寒门天才,三十岁前考核七星名师成功,轰动一时,本以为此人早晚都会达到八星,乃至更高,结果……名师堂因为一件事,做出了误判,让其大怒,将冤枉他的三十七位名师,全部斩杀。

    那一战,一座覆盖三千里的帝都,都被打成齑粉,上亿人丧失性命,情况之惨烈,不亚于一次异灵族上万人的入侵!

    因为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名师堂也无法包庇,只好下了,派出更高级别的名师对其进行围剿。

    这位天才,知道了追杀令,边战边逃,以身作诱饵,吸引了九千多位六星以上的名师前来,在伏波岭伙同异灵族人设下埋伏。

    那一战,惊天动地,虽然成功将这位天才斩杀,名师堂却也损失极大,陨落了整整三位八星、一百三十四位七星,和七千六百一十二位六星名师!

    史称!

    可以说是孔师一统大陆数万年后,名师堂最大规模的损伤之一。

    就算整个名师总部,都动了筋骨。

    因为这件事后,名师堂也更改了规矩,招收新的名师,天赋虽然也很重要,心性和品德,也成了考核的目标。

    如果这两点不过关,给与越大的培养,将会给人族,带来越大的危机。

    拥有明理之眼的名师,纵观历史都不多,每一个都是惊才绝艳,轰动数百年的超级人物,这种人为正,必然能让人族更加强大,但……为恶,造成的后果,恐怕将会比伏波之厄更要可怕!

    “难道这位张悬,心术不正,品德不端?”

    木师略带疑惑。

    如果真是这样,可要小心了,不然,稍有不慎,将会给整个大陆,带来极大灾难。

    “怎么可能!”

    糜院长忍不住开口:“这位张师,为了让更多学员进入学院,人族更加强大,将自己考核得到的四万积分,无偿送给别人,如此胸怀,怎么可能为恶?”

    “糜院长不要被他的表面蒙蔽了!他这样做,无非是想拉拢人心,好成立所谓的悬悬会!”陆封摆手。

    “悬悬会?”木师看过来。

    “悬悬会,是张悬联合形成的学生组织!学生成立学会,团结名师,共同进步,这点学院并不干涉,但……这家伙,才进入学院,就各种示好,拉帮结伙,明显图谋不轨!”陆封道。

    “陆院长,身为名师,还望慎言!”糜院长脸色一沉。

    什么叫拉帮结伙?

    一群学生组织在一起,就是图谋不轨了?

    “不错,如果我的消息没错,这位张师,并不知道要成立悬悬会,而是见诸多新生被老生逼得紧了,这才被迫成立的……”卫冉雪也面容不太好看。

    名师,没有证据下,最好少说,否则,一旦定罪,将会让人无法翻身。

    “慎言?我已经很慎言了!好,话说到这,我也不隐瞒了,就将今天的事说出来,大家给我评评理,看我有没有冤枉!”

    冷哼一声,陆封便将今天看到的事,全部细说了一遍。

    “你说……炼丹师学院,所有老师、学生都加入了悬悬会?成了会员?连诸多宿老都难以幸免?”

    “现在……炼丹学院,已经变成了空壳子?”

    房间一阵哑然,十大院长连同木师,全都目瞪口呆。

    怎么感觉跟讲故事一样,让人不敢相信呢?

    “不错!名师,最重师道传承,能让这么多人同时退课,甚至连学院都不待,加入一个学生组织,我怕,这家伙肯定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陆封面容狰狞:“如果不尽快处理,一旦扩展到其他学院,整个名师学院的所有老师、学生,岂不都成了他的学生,成了他的一言堂?”

    众人沉默。

    就连糜院长、赵院长等人,也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之前,他们觉得这位张师,闯关,弄塌几座楼,几个通道也就罢了,做梦都没想到……一堂课下来,将整个炼丹师学院老师学生,全拐走了!

    这也太可怕了吧!

    要是多讲几场,岂不整个学院都变成了他的徒子、徒孙?

    “他的课,你听了吗?”

    房间沉寂片刻,木师忍不住看过来。

    “这位张悬,加入悬悬会的免费听课,不加入的,就收取高额的报酬,我和周擎等人,是花费了每人一枚上品灵石的代价,才进去的!”

    陆封哼道:“课自然是听了,不过,水平一般,乱七八糟不说,大部分都是示好、蛊惑性的语言!”

    “水平一般?”木师眉毛一皱。

    “不错,之前我不是说,他用卑鄙的手段偷走了学院的六星丹药吗?为了拉拢人心,他将这些药物,免费送给即将突破的学生,造成宽容大度的假象,让人更加死心塌地!”

    陆封将在悬悬会看到的场景,说了出来。

    “学以致用,丹药如果能给即将突破的人使用,也算一大好事,不过……用来拉拢人心,就是别有图谋了!”

    木师点头。

    名师学院是为了培养学生,学生能够快速成长,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但……只是为了拉拢人心,就绝对是心术不正了。

    “他肯定就是别有图谋!”陆封忙道:“不然,同时让数万人师生,都死心塌地,怎么可能?”

    “修炼者,良莠不齐,每个人的领悟不同,课程自然也不一样,因此,孔师才提出了因材施教的观点。一堂课,让所有师生,都佩服,甘心加入悬悬会,的确不太可能。”

    木师摇头。

    再厉害的名师,有喜欢的,自然也就有讨厌的。

    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和钱一样,让所有人都喜欢。

    可……这位张师却做到了,让人不奇怪都是假的。

    “既然这件事发生在你们炼丹师学院,你打算怎么处理?”

    神色凝重,木师抬头看了过来。

    “我的意思很简单,十大学院联合,将这位张悬,赶出学院,再不允许踏入半步!”

    陆封冷笑:“然后,再取消他名师资格,以后再不允许考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