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折腾

作者:亦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千舟看着松子,总有一天要面临孩子长大、思想成熟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就再也不会听父母的了。甚至于,很多大事情,他们都不再跟父母商量。

    一想到这些,有些心疼受不了。

    宋城领着两个孩子出来,刘千舟已经带松子在甜品店坐了好久了,这丫头是外面店里的东西,什么都好吃,什么都要。

    宋城坐在松子身边,下意识看了眼时间。还好,也不是特别晚。

    拿了纸巾擦干净松子嘴角的巧克力和奶油,随后放在一旁。

    松子看着宋城,“爸爸,你可以给我买饮料喝吗?”

    宋城微微抬眼看刘千舟:“你跟她说的?”

    刘千舟当即道:“宝贝,刚刚不是因跟你谈好了吗?喝了酸奶就不能再要饮料了,酸奶其实也是饮料呀。”

    “可你说的是爸爸买。”松子说。

    松子就想着,爸爸还能给她买一份。

    宋城道:“那既然你已经喝了酸奶,那就不能再喝了,喝多了不好。”

    宋城看了眼店里的东西,“大冷天的,孩子喝酸奶,肠胃受不了。”

    刘千舟道:“她非要喝,我能怎么办?总不能就看着她在那儿哇哇哭我不管呀。”

    “没有哇哇哭。”松子慢吞吞的回应。

    刘千舟忍不住好笑,“她现在可厉害,那会儿还在游乐园玩儿的时候,她要喝饮料,我说小孩子不能喝,她说我才说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还不能说,然后我就说我没有钱,钱在你那儿,等你出来再说。你看看,你女儿现在多厉害,正事儿记不住,但是有关吃的,她记得特别清楚。”

    宋城满脸慈爱的看着松子,“这丫头是随了谁呢?挺好的,心如明镜,反正我要的你们必须给我,你们大人别想糊弄过去。”

    宋城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轻声笑问:“是不是?”

    松子茫然看向父亲,俨然没怎么听刚才父母的对话。

    刘千舟问:“你们俩,看看要吃什么蛋糕,各带一块回去,还有酸奶,都看看吧。明天不上课,你们晚上是要玩到很晚的,晚上当宵夜吃。”

    “哪用到晚上?现在就可以吃了。”宋城道。

    “对,回去就可以吃,晚一会儿早点睡,不能一放假就像脱了缰的野马,谁都管不住。”刘千舟笑道。

    廖宝来招呼平子华去选自己吃的,男生基本上不太喜欢这些东西,至少宋城就没兴趣。

    但两小子平时吃得也不多,看着松子吃得那么欢,心动了,一人挑了一小份和一盒酸奶,一行人前后离开。

    晚上松子睡前喝了奶,没喝完,剩了一大罐,躺下了。

    李丽元看着剩下的奶,就知道回来之前孩子吃了东西,而且是吃了不少。

    出去洗奶瓶的时候,刘千舟刚好进厨房。

    看见李丽元将奶全部倒了,有些意外,“松子没喝吗?”

    “没喝完,喝了几口就不喝了,非要我拿开,洗奶瓶,现在已经睡下了。”李丽元说。

    刘千舟道:“可能是吃了蛋糕,又喝了酸奶。应该是没饿的,刚吃不久。”

    “都说了这个点儿上就不要给她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说她吃了,还能喝得下奶吗?”

    “偶尔吃一回嘛,她爸爸带着小宝和子华看电影去了,我带着她在外面玩儿,我得让她吃点东西才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啊。”

    刘千舟没敢说小丫头不仅好吃了蛋糕,还吃了俩,酸奶她还想要,好在她没有给,不然吃吐了,那可怎么收拾?

    松子因为吃多了而吐了的事儿,那可不是一回两回的,一吃多就吐。现在打一点了好多了,小的时候,怎么都控制不住。

    李丽元卡了眼刘千舟:“你们呀,外头的东西少吃,就是不相信。”

    刘千舟不敢说话,只是呵呵傻笑,母亲说得对,怎么说怎么对,她不反驳。

    母女俩出了厨房,李丽元刚进屋子,松子就吐了,吐了枕头一被窝。

    李丽元吓了一跳,忙把孩子抱出来,就抱出被窝的过程中,孩子还在不断的呕吐,又哭又吐。吐出来,松子自己也难受啊。

    李丽元脸色都黑了:“好了好了,乖乖,忍住忍住,不哭了宝贝忍住,嗯?”

    刘千舟刚上两级台阶,听见动静,立马转身下楼。

    “妈……”

    刘千舟在门口看着,得,吐了一床一地,跟她妈肩头背上。

    刘千舟一张脸子瞬间扭曲,立马后退两步,赶紧朝楼上大喊:“宋城,宋城你下来帮忙。”

    她不敢看,已经退了老远。

    刘千舟这一喊,加上松子缓了口气儿开始大哭,所有已经关上的门都打开了。

    楼下带宋唐睡的阿姨、廖宝来、平子华全都出来里。

    宋城也紧跟着就下楼,“怎么了?”

    “妈房间,松子又吐了。”刘千舟小声说。

    底气不足,松子为什么吐了,这可跟她脱不了干系,所以没敢大声说,边说人已经走了老远。

    她是见到那些,自己也连连干呕。

    姚阿姨轻轻关上门,宋唐已经睡着了,怕外头的动静吵醒他,她自己走出来。

    看着李丽元抱着孩子出来,姚阿姨赶紧把沙发上的毛毯拿起来递给李丽元。

    “孩子身子都露在外面呢,别冻着了。”

    李丽元侧身避开姚阿姨的毛毯:“一身的秽物,还是弄脏了毛毯。拿开一些吧,等换洗了再说。”

    刘千舟想靠近,但闻到那一股酸臭味儿,连连反胃。

    她今天吃的是羊肉,那膻味儿都莫名其妙往上窜,自己都快压不住,赶紧跑偏厅去。

    那边平子华和廖宝来七手八脚的给松子换了衣服,把松子抱进餐厅,洗脸的洗脸,喂热水的喂热水。

    李丽元自己拿着衣服在外面的公用洗手间快速冲洗了下,然后换上干净衣服又出来。

    出来看到女儿依然站得远远的,这才说:“行了,自己丫头吐的,你站那么远做什么?”

    刘千舟呵呵笑,有点不好意思:“我有点恶心,帮忙不成怕添乱。”

    松子可怜兮兮的站在大厅,要哭不哭的,两颗眼泪珠子还挂在脸上呢。

    可能因为刚才吐了,所以脸色此刻看起来有点发白。

    刘千舟倒是挺担心,看女儿惨白的小脸,又不忍心。这才走过去,把松子抱起来,用之前沙发上的毛毯给她裹住。

    “好一点没有?”刘千舟问。

    李丽元看着刘千舟和松子,唉,什么时候啊,都是妈最亲。

    刚吐那一通的时候,看千舟跑多快?

    现在,松子还不是只要妈抱。孩子怎么能离开母亲咯?

    屋里宋城和廖宝来、平子华三人一起,已经将床单、被套全都丢进了洗衣机,床垫也都翻了面,换上了新的床品,屋里清理干净,空气也都换了。也算是很有速度。

    李丽元进了屋子,“弄好了,辛苦了。大晚上的,所有人都折腾起来了。”

    宋城道:“应该的,妈,您快休息吧,松子今晚上我和千千带。”

    “还是跟我吧,她已经吐过了,不会再吐了,跟我好一点。跟你们,你们俩都睡不好。”李丽元道。

    宋城没说话,走出了房间。

    刘千舟亲了亲松子的小脸,用毛毯裹了一会儿,松子的小手才渐渐回暖。

    “睡觉觉了好不好?你看你不睡觉,大家都不能睡。”刘千舟道。

    松子点点头:“妈咪,我跟你睡好不好?”

    “好,今晚上跟妈妈睡。”刘千舟抱着孩子起身。

    李丽元站在她一旁:“要带孩子睡啊?还是让她在楼下睡吧,要跟你们睡,别弄得你们俩都睡不好。”

    “她晚上吃多了,也可能还有点受凉。晚上说不定还会折腾,还是让她跟我们睡吧。你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你好好休息。”刘千舟道。

    李丽元没再推迟,让女儿把松子抱走了。

    孩子生病最脆弱的时候,都想挨着母亲。女儿也是想让她轻松一点,李丽元就不争了,大家心里都是为对方着想,推三阻四的反倒让事情变了味,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折腾一晚上,刘千舟守着松子到十二点,看到孩子终于睡沉,体温也正常人,这才睡下去。

    *

    天空的启明星亮了不久,天光就撬开了白日之门,清晨来了。

    平子华向来气得早,因为他要早起读书,这都成了习惯,可以说平子华是家里每天起得最早的。

    今天平子华带上耳机跟读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门忽然被打开了。

    他吓了一跳,抬眼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廖宝来气呼呼的站在门口。

    平子华看了眼网络教学的课时,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他忙暂停教学,摘下耳机茫然不解的望着门口的人。

    “小舅,有什么事吗?”

    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七点,家里人平时都还没全起来呢,难道今天这么早,开饭了?

    廖宝来黑着一张脸,胸口全都是你怒火。

    “我说……你要不要起那么早?起得早就算了,你叽里呱啦的嚎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咱们俩房间一墙之隔,再膈应你说啥我都能听见,你是不是诚心不让我好睡啊?”

    廖宝来气得冒烟,好不容易一个月放一次假,回来睡觉还睡不安生,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