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这真的是他希望的吗 跪求订阅

作者:老白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后来晚辈进京赶考,一路所见所闻,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差捕小吏,无不是媚上欺下,尽显小人嘴脸,真真荒唐之至,晚辈自问若是与他们为伍,只怕几天过后,晚辈就要疯了!”

    孙承宗听了汤山这话,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心痛神情。

    不可否认,汤山这话说的没有半分夸张,自神庙老爷(万历皇帝)驾崩后,大明朝廷不论京城还是地方,就是慢慢开始充斥着乌烟瘴气,官员们只想着自己的个人享受,自家的富贵荣华,哪里还有几个一心为国为民办事的官员!

    即便是有,也是被欺负的不行,极难得到升迁,以至于蹉跎岁月,意志也是消磨殆尽,这更加是被许多后进官员引以为戒,本是一心报国的青年才俊,一踏入仕途,就是变了模样,变成了自己曾经憎恨痛骂的昏官,酷吏,自己却是浑然不知!

    这种现象到了现在,那更加是变本加厉,各级官员为了捞取好处,没有他们不敢伸的手,没有他们不敢张的嘴,什么大明,什么百姓,统统如厕纸一般,被他们丢弃,心里想的,只有他们自己!

    想到这里,孙承宗无奈的重重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开口批评教育汤山,因为汤山说的是事实,无可批驳。

    “听说贤侄棋力不俗,与老夫对弈一局如何?”

    “伯父相邀,晚辈敢不从命!”

    一旁的孙镐见他们要下棋,赶紧是命人摆下了棋盘棋子。

    孙承宗和汤山两人相对而坐,便是怡然自得的下起了棋来。

    “听说贤侄还精通医术?”

    孙承宗一颗棋子落下,嘴里像是和老友闲叙家常一般的,就是问了一句。

    汤山微微一笑,道:“不敢说精通,还好吧。”

    汤山一边说着,也是一边落子。

    “有一老翁垂垂老矣,久病缠身,每日服药,却是日渐羸弱,早前还可下地,如今却是卧病在床,不能言语。家中孝子贤孙虽是不多,然也可为救治老翁,不惜钱财精血,不知贤侄可有良方医治?”

    孙承宗不紧不慢的的说着,手里的棋子也是落下。

    汤山拿起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嘴里回道:“古人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强求不得。若是老翁已到大限,非人力可为之,何不让他走的安详一点,少受一些病痛折磨。

    强行救治,每日大量服药,也许可能使老翁多支撑一些时日,可是在此期间,老翁不得不承受痛彻心扉的病痛折磨,这样的时光,真的是老翁希望得到的吗?

    也许让他走的安详一点,让他走的有尊严一点,让他走的体面一点,这可能也是他希望的,只是他现在不能言语,不能说罢了。”

    孙承宗听了,不再说话了。

    日落西山,汤山和孙承宗对弈了一天的棋局,互有胜负,不过还是孙承宗的棋力要精湛一点,取得的胜利要多一些。

    又是一局结束,汤山见时候不早,便是起身告辞。

    “伯父,时候不早,晚辈就先告辞了,改日得闲,再来叨扰。”

    “呵呵呵,,,”

    孙承宗呵呵笑了笑,也是站起身来,道:“也好。”

    孙承宗说着,便是对服侍在旁的孙镐说道:“镐儿,你代为父送送贤侄。”

    “是,父亲。”

    孙镐答应一声,就是将汤山送出了营帐。

    他们走后不久,孙承宗也是走出了营帐,负手看着汤山远去的背影,再见太阳已经是西下,半个身子都是被山头遮挡,只有那余辉还散发着光芒。

    孙承宗看着这一切,任由那落日的余辉照在自己的身上。

    这时,孙承宗闭起了眼睛,仿佛是在感受着这徐徐光芒带给他的温暖。

    不多时,两个彪悍武将就是大步向着孙承宗走来,等到快要走到孙承宗近前,那两个武将的步子明显是小了,缓了。

    “阁老!”“阁老!”

    孙承宗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武将,露出一丝笑容,道:“曹将军贺将军,你们来了。”

    不错,来人正是曹文诏和贺人龙!

    话说上次曹文诏和贺人龙跟随洪承畴大战万华,最后一败涂地,那洪承畴更加是被万华一刀抹了脖子。

    曹文诏呢,当时因为带领着关宁铁骑,奉命冲击保卫队的大阵,最后被保卫队队员用盾牌组成的钢铁长墙所阻挡,

    他这个将军,也是跟其他小兵一样,摔了个人扬马翻,本欲决一死战,无奈这一摔,摔在了腿上,伤势实在太重,站都站不起来,只得是做了俘虏。

    本以为落在了万华手里,一条大好性命就此了账,谁知被俘后,保卫队却是被他治疗伤势,经过两个多月的疗养,他也是恢复了过来。

    在养伤的过程中,保卫队每一天都是会组织伤兵参加恳谈会,向他们宣扬大明朝廷的腐败和无能,向他们宣扬保卫队的仁义无双,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许多的伤兵养好伤后,就是投了保卫队了。

    不过曹文诏和他手下的关宁铁骑却是个例外,因为他手下的人基本都是辽东那边来的,跑到陕西来剿匪,那也是出差而已,哪里还能真的在陕西落户,家里不要了?

    所以那些关宁铁骑的将士们,都是没有一个改投保卫队的。

    手下如此,他曹文诏自然是更加不能从了,毕竟他可是副总兵的官衔,又是身受崇祯帝的提携大恩,加之心中对贼匪的认知早就是根深蒂固,哪里是几句话就能说动的,于是他也是不为所动。

    最后他们养好了伤后,万华见留不住他们,也就批示放人,把他们给放了。

    不过曹文诏的一千关宁铁骑经过那一战后,基本也是打残了,人只剩下四百来人,马,那更加是一匹不剩,

    开玩笑,把他们放了,那就是恩德了,万华哪里还能把马匹还给他们,自己还嫌不够呢,还能做那傻子!

    就这样,曹文诏带着四百手下,就是离开了保卫队,回到了自己的驻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