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零四九章 谁不放过谁

作者:o成佛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麦小余故意在临时会议上连番刺激宁致远,令其精神和心里两方面遭受巨大打击,从而引起并发症,最终导致其难以承受,阿尔茨海默病发作,变成老年痴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浏涛不明白,其他人也想不通。

    比如说万宝集团的宋董。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下午,擎天集团新任董事长宁致和,邀请麦小余、宋董来家喝茶。

    萌人影视和万宝集团都是擎天的战略合作股东,今后擎天集团要想冲出国门走向国际,需要与两家通力合作。

    虽说宋董因为种种原因,最后改为支持宁致和,但是他和麦小余之间过节犹存,宁致和希望能缓和双方的恩怨。

    别忘了临时会议上,宋董可是阴了麦小余一把。

    是,宋董没有“阴”成功,可是以麦小余的性子,谁敢保证他不会记恨报复?

    宁致和可不希望因为两位战略股东之间的恩怨,影响擎天集团发展的脚步。

    这不,三人坐在景色优美视野开阔的露台上,一杯茶还没喝完,宋董和麦小余之间就爆发出火药味。

    率先挑起战火的是宋董。

    他和宁致远既是同乡又是多年老友,感情深厚。若非宁致远败局已定,身体也垮了,他也不会为了自身利益,转为支持宁致和。

    这次见到麦小余,他意见老大了。

    宁致远已经一把年纪,身体状况又非常糟糕,麦小余还故意刺激他,使得他最终变成老年痴呆,宋董觉得麦小余做事太过分。

    即便有仇,也用不着这么狠对不对?

    他都那样了,让他安稳度过晚年不行吗?

    “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做人做事要留有余地,不要事事都做得太绝!”

    宁致和连忙开口打圆场:“麦总,宋董脾气比较直,有跟我大哥相识多年,你别在意。”

    “没事的宁董。”麦小余笑着摇摇头,转向宋董,“如果我凡事都做绝,现在我已经开始谋划如何吃掉你的万宝集团了。你阴了我一次,我还没跟你计较呢。”

    “哼,年轻人,你太膨胀了。这次致远只是一时大意,才让你钻了空子……”

    “你懂个屁!”不等他说完,麦小余一口撅了回去,“他那是大意吗?他那是贪心,想要一石二鸟。借我在二级市场举牌,说服宁家所有人支持宁世荣上位;还想借机令我失去萌人,将我打回原形。你别说你没看出来,不然会让我瞧不起的!”

    “你……”

    “你什么你!如果他成功了,我现在将会失去一切,届时你会为我说半个字吗?不会!所以你现在也少在我面前替他说话。你要是不爽,大可退出集团,转让手中股份,我保证能找到下家接手,而且不止一家!”

    退出擎天集团是不可能的。

    擎天股份高企的股价,已经说明市场对擎天前景的看好。

    萌人影视和擎天集团战略合作优势互补,未来可期!

    而万宝集团通过定向增发、资产置换成为擎天的战略股东,旗下优质旅游地产项目已经转让给擎天集团。

    他要是现在退出,倒是可以因为定向增发价格较低的因素大赚一笔,却也属于杀鸡取卵的愚蠢行为。

    大家都看好擎天的长期发展,和未来节节攀升的业绩回报。他如果贪图眼前股价的差价利润,转让手中股份,会被质疑短视的。

    万宝集团也有董事会、监事会、各大股东的,不可能因为他是董事长,就可以胡来的。

    “喝茶喝茶,两位都别那么大火气。做生意以和为贵,求财不求气,这又何必呢?”

    宁致和继续打圆场,这也是他今天邀请两位来家做客的主要原因。

    宋董拼了口茶,说道:“宁董,我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年纪不大做事太狠太绝。致远是我朋友,也是你大哥,你凭良心说一句,他落得现在的境地,你心里好受吗?”

    宁致和被将住了。

    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说起来宁致远是他大哥,临老要退了,落得个老年痴呆,什么都记不住谁也不认识了。

    可话又说回来了。

    若非宁致远老年痴呆,宋董未必肯支持他。到时候人家俩联手,与他和麦小余角力,股东大会必定不会像现在这般风平浪静的结束,而他想当选董事长,也没那么容易。

    麦小余替他解了围:“宋董,你真让我看不起。你以为这是小孩儿过家家呢,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我输,我死;他输,宁世荣死!还安度晚年……”

    宁致远要想安度晚年,就只有一种情况——宁世荣当选新一届董事长,接掌擎天集团。

    这显然不可能,而且按照麦小余的计划,杀人偿命,宁世荣会死,也必须死。

    老年丧子,不可承受之殇。

    宁致远必定发疯。

    那可不是老年痴呆症或者神经病的发疯,而是疯狂的报复!

    以宁致远的老辣,还有庞大的资产、可动用的人脉关系,一旦不计后果、不择手段的疯狂报复起来,麦小余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应付的过来。

    而且那时候,宁致远的报复,绝不可能仅局限于麦小余一个人,而是涵盖他所有家人和朋友。

    再者说了,若是没有宁致远的包庇,宁世荣也不会逍遥法外,董平也不至于死不瞑目,宋妈也不会因此积郁成疾,舒畅更不会成为孤儿。

    而法律制裁不了宁致远。就算麦小余动用关系,最终将宁世荣和郑可俞顶罪,可是以郑可俞的忠心,他会将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绝不会牵连到宁致远。

    说句不好听的话,哪怕老王现在改口,按照正常司法程序审判,甚至都未必能定得了宁世荣的罪名,更别指望让宁致远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是麦英雄作为老辣的律师,经过认真分析后告诉麦小余的原话。

    因此,不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麦小余也不会让宁致远安度晚年。

    “……只有现在的情况,他既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也解除了后患之忧,才是他应有的下场。”

    这番话说的宋董无可辩驳,不得不承认麦小余说的有道理,但还是认为麦小余做事太绝。

    “世荣极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你还不打算放过他?”

    “这话你应该跟他说,看看他是否会放过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