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零五二章 杀人是犯法的

作者:o成佛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父老年痴呆,母血压升高,双双住院。

    擎天与萌人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且完成高层调整。董监高内宁致远父子一脉的人员,或改换门庭或另谋高就,中层方面亦受到波及。

    宁世荣再难有机会翻盘,想要接掌擎天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谓“穷”得只剩下钱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做个财务独立、提前退休、尽情享受优渥生活的富家翁可能是一生的梦想,但是对于性格孤傲、雄心勃勃的宁世荣来说,这是人生的失败。

    宁世荣是什么人?

    擎天集团曾经的正牌儿太子爷,未来董事长的不二人选!

    可现在呢?

    擎天已经容不下他了,没有他立足之地!

    宁致和等人对他倒是很客气,也很关心,嘘寒问暖的,还表示会在集团内给他安排一个类似于顾问的高级职务。只是这个职务没有实权,是虚职。

    说白了就是把他高高供起来,年薪不低于擎天新任ceo,但是集团的事物嘛……呵呵,没他插手的份儿!

    宁世荣心高气傲惯了,岂会甘心这种安排,当时就回绝了,而且很不客气。

    胜利者往往表现的很宽容,因为那样能够显示出他们的胸怀,他们的大度。

    宁致和没有计较宁世荣的不客气,随即又提出一个新方案——创业!

    麦小余能够用十年时间,从一穷二白起家,拉扯起萌人那么大的摊子;你宁世荣自恃甚高,背靠擎天集团,又有宁致远留下的人脉关系,为什么不通过创业,彰显你的才华和能力呢?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擎天集团不需要他,一如曾经的宁世斌。

    宁世斌为此还当面嘲笑过宁世荣。

    那是尽情的嘲笑,宣泄着多年来积攒的怨气,还不停提起麦小余来刺激宁世荣。

    他想痛打落水狗,可惜宁世荣永远视他为草包。

    “蠢货!你以为你爸当选董事长,将来你就能继任董事长了?”

    “麦小余靠坑蒙拐骗起家,你们父子还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你爸和你一样,都是目光短浅之辈,只能看到眼前利益。”

    “擎天迟早会断送在你们手里,你们父子都将是宁家的罪人!”

    ……

    可惜宁世斌向来没什么大志,也没有那么长远的眼光,想要将来角逐董事长。而且他不信宁世荣的话,他认为这是宁世荣的离间之计。

    不过,擎天集团必须牢牢掌握在宁家手中,这是所有宁家人的共识。因此麦小余与宁致和合作,支持宁致和当选董事长,将宁致远、宁世荣父子踢出擎天集团,才没有遇到来自宁家的太大阻力。

    为了确保不会被麦小余坑,宁世斌专门找了个晚上,邀请麦小余嗨皮。

    “麦子,你跟我交个底,你是不是还惦记着我们擎天呢?”

    “是咱们擎天,我可是第二大股东。”麦小余笑着纠正一句,问道:“斌少,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宁世斌随即将宁世荣的原话转告麦小余:“……我爸说你可以相信,但我还是想确定一遍。”

    “取保候审还不老实,还想挑拨离间。我要说我从没想过吞并擎天,你信吗?”

    宁世斌:“……”

    麦小余的话,比宁世荣还不能相信。

    麦小余的手段套路坑,宁世斌可是有过惨痛教训的,即便是宁致远、宁世荣父子俩,这次也被坑了。

    话又说回来,这次董事会选举,麦小余还是言而有信的,全力支持宁致和当选董事长。

    他可是仅次于宁致远的擎天集团第二大股东呢!

    宁世斌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斌少,你想多了。别说我没那心思,就算有,以令尊的能力,我也没有机会。”

    麦小余的确没有那份心思。

    在萌人,他基本就是个甩手掌柜,只负责处理突发的棘手事件,公司的日常业务和运转,都由刘晓丽负责。

    他不是宁世荣那种有凌云之志的人,他只是个骗子。萌人一路发展至今,业内外影响力越来越大,都只是为了今天这一幕。

    现在宁致远老年痴呆,宁世荣被提出擎天核心层,他该收拾宁世荣了,他的人生目标基本实现。等到让宁世荣杀人偿命后,他就该和浏涛尽情享受生活,然后生两个小宝宝什么的。

    哪还有心情谋划夺取擎天?

    “你真的要弄死宁世荣?”宁世斌喝了一口酒,目光中闪烁着异彩。

    “怎么着,你还希望我俩同归于尽呢?”

    “别开这种玩笑,伤感情。咱们现在是朋友,我怎么能那么想呢。”

    “呵呵。”麦小余笑了笑,并不在意宁世斌的小心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惜这次证据太少,证据链太薄弱,很难定宁世荣的罪。”

    “可以花点钱,找找关系啊。以你现在的人脉资源,这种事儿不难办吧?”

    “你以为宁致远的部分人脉关系,会坐视我这么干?别人不说,就说宋董,他肯定不会答应。”

    “老宋那货不是什么好东西,临时会议上还和老不死的联手阴你……不如你想个法子,咱们联手吞掉万宝集团?”

    “不干。”

    “为什么?”

    “太累了。”

    挖坑阴人耗费心血,需要不停的算计。坑越大,需要考虑的问题越多,也越辛苦。

    宋董虽然阴了他一把,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麦小余没必要揪着不放,搞得自己多好战似的。

    人生苦短,及时享乐才是王道。

    “我不会打万宝集团的主意,也不会谋划擎天的控制权。宁世荣一死,你们不会再有后顾之忧,而且宁致远的遗产没了第一继承人。等到他们夫妻死后,宁致远的股权必然由第二顺位继承人来继承,也就是你父亲几个兄弟姐妹。

    即便我可能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是你们宁家所有人联合起来,持股比例远高于我,我是不可能有机会的。斌少,现在你安心了吗?”

    安心多了!

    宁世斌给麦小余倒上酒,端起杯碰了一下:“麦子,回头你对宁世荣下手的时候,记得喊上我,我一定去给你捧场。”

    “下什么手,杀人是犯法的。”

    “你不是说要弄死宁世荣吗?”

    “我早就说过了,《九门》是部半纪实电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