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零五八章 大结局

作者:o成佛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快点打电话,等会警察来了你就没机会打电话了。我要你这辈子都活在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中,用你的余生偿还你欠下的罪孽!”

    麦小余的声音逐渐冷淡,目光锋利,神情狰狞,仿佛很期待宁世荣在精神病院或者监狱里遭受凌辱。

    他甚至双目微闭,似是再幻想那种不可描述的画面。

    宁世荣整个人都在颤抖,不是怕,而是怒。

    他在看守所的那些天,被同牢房的人从人格到肉体各种欺凌。谁心情不好都可以抽他几个耳光、踹他几脚。他不反抗还好,一旦反抗,必定遭受成倍的拳脚相加。

    挨打都是家常便饭,看守所里的套路太多了,他几乎“品尝”了一遍。

    当时他以为,那是他最难熬的一段光阴。可现在才发现,最可怕的并非如此。

    在看守所,哪怕他被各种欺凌,也没有人要他口爆或者爆他菊花,至少还给他留下做人的一丝尊严和底线。

    可是按照麦小余的说法,他今后的人生……

    他丝毫不怀疑麦小余是吓唬自己。不仅是因为麦小余有能力做到这些,还因为他了解麦小余对自己的仇恨,会用最残酷的手段来折磨自己。

    他忍不了,承受不了这种人格、尊严方面的残忍践踏。

    因为他的性格中,“孤傲”因子已经深深烙进骨子里。他愿做秦始皇,扫六合平八荒,却不愿做卧薪尝胆的勾践,忍受常人难以忍受之痛。

    “麦小余你欺人太甚!”

    “我就欺负你又怎么样?”

    宁世荣怒视麦小余许久,楼下传来警笛声。

    警察到了。

    麦小余笑了,笑的是那么恣意妄为,那么肆无忌惮。

    宁世荣不再颤抖,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我绝不会让你如愿!”

    “哈哈哈,你有的选择吗?记住,现在是我占上风!”

    “谁说没有?”宁世荣眼中闪过一抹决绝,“麦小余你记住,我的命我说了算!”

    言罢,他转身朝天台边缘跑去。

    他宁愿一死,也不愿承受麦小余口中那种不可描述的痛苦,还让麦小余、宁世斌等人看笑话。

    他跑的非常快,似乎生怕麦小余追上来阻拦自己。

    “你大爷的,你想干什么!”

    麦小余在他身后大声喊着,快步追了过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宁世荣跑得更快了。

    他跑到天台边缘,摊开双臂用力一跳,就好像雄鹰在高空翱翔一般。只觉得空气是那么清新,阳光是那么明媚,人生是那么自由……

    几乎就在他跳出去的同时,他隐约听到身后传来麦小余的叹息声:“唉,我早就告诉过你,《九门》是部半纪实电影。跳楼属于纪实,跳楼的原因是虚构的……”

    “麦小余,我艹你大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麦小余后面的话,宁世荣已经听不见了。他毕竟不是雄鹰,无法真正在空中翱翔。快速坠落产生的风声封灌了双耳,除了呜呜的风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只能用尽全力,发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

    因为再次被骗。

    因为再次被坑。

    因为再次中了麦小余的诡计。

    因为这一次再也没有机会重头再来……

    他唯有用呐喊来宣泄心中的不甘。

    然并卵,麦小余听不到,就算听到也不会在意。

    鬼?

    世上要真有这玩意儿的话,宁世荣早就死在董平的鬼魂手中了!

    “孙子,你可算跳下去了,要不然《九门》就白拍了……咳咳。”

    麦小余蹲在天台边缘,自言自语的说着。快速跑动带动了他胸口的伤势,他又咳凑几声,喉咙里还有点甜。

    高空中盘旋的无人机降了下来,麦小余挥了挥手,无人机又飞走了。

    操纵无人机的石昊再次方了。

    通过显示器,他可以清晰看到天台上发生的一切,但却听不到两人的对话,也就无从判断宁世荣突然跳楼的原因。

    跳的太莫名了。

    石昊怎么也想不通个中因由。

    好好的,宁世荣怎么就跳楼了?

    麦小余究竟说了什么?

    似乎不关麦小余的事儿,宁世荣想跳楼的时候,麦小余还神色大急的追在后面,伸手想要阻拦宁世荣……

    莫名的,石昊想起了《九门》,想起了《九门》里宁世荣的结局。

    跳楼!

    这是巧合吗?

    真的是巧合吗?

    麦小余还蹲在擎天大厦天台边缘,看着下方一个个黑点如鸟兽散,以另一个黑点为圆心,远远围观。

    “呼——”

    “你死了就好办了。”

    “其实我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让你血债血偿,另一个则是为我兄弟洗刷冤屈。”

    “现在好了,一个已经实现,另一个即将实现,哈哈……咳咳咳……”

    警察已经赶到擎天大厦,王长贵亲自带队。

    行人的惊呼声和喊叫声引来了部分警察。

    发觉有人坠楼,场面极其血腥,警察们立刻将围观群众隔离开来,同时呼叫总部请求支援。

    出人命了,案件升级,成为命案,需要法医、痕迹、照相等专业人士到场,从而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

    这是必须的流程。

    还有一部分警察乘坐电梯直奔擎天大厦顶楼。

    当他们来到天台时,就看见麦小余坐在天台边缘,双手支撑着身体,抬头看天。

    “同志,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说出来,不要做傻事。”

    警察们还以为麦小余想要跳楼,立刻有人开口劝说。

    麦小余转过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我没想跳楼,只是……吹吹风。”

    吹吹风……

    是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天气格外的好,吹吹风很正常,因为人的心情也很好。

    不止是麦小余的心情好,警察的心情也不错。

    枪击案本身就是大案,再加上坠楼案,坠楼的又是宁世荣,性质非常严重。

    可是石昊用无人机拍摄的视频,极大程度减轻了警察的侦办难度,因为视频太清晰、太完整了,可以称作高清、无码,而且逻辑方面没有毛病。

    宁世荣枪击麦小余;麦小余中枪倒地;无人机干扰宁世荣;麦小余踢掉宁世荣手中的枪;宁世荣发现无人机拍摄,知道证据确凿罪责难逃,于是畏罪跳楼自杀;麦小余阻拦未果……

    是的,阻拦未果!

    至少从视频显示来看,宁世荣跳楼的时候,麦小余想要阻止,可惜没能追上,以至于酿成惨剧。

    虽说只有视频没有录音,无法判断麦小余踹飞宁世荣后说了什么,跟宁世荣自杀又是否有关联,不过这不构成问题。

    麦小余在笔录里说的很清楚,他只是告诉宁世荣这次证据确凿,休想逃过法律的制裁,而宁世荣不愿判刑坐牢,于是跳楼自杀。

    作为一个专业的骗子,圆这种没难度的谎话,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过,清楚两人恩怨的人,都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比如王长贵。

    他敢肯定,宁世荣最后跳楼自杀,一定跟麦小余说的话有关系。但是他不会追查,也没必要追查。

    比如宋董。

    得知宁世荣的死讯后,他不是愤怒而是愕然,后心还隐隐发寒。

    麦小余究竟说了什么,导致宁世荣跳楼,对于宋董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到了电影《九门》,以及麦小余的话。

    宁致远中风痴呆,宁世荣畏罪跳楼自杀……

    宁世荣真的跳楼了!

    这绝对不是巧合!

    震慑,这是一种震慑。

    让那些还念及和宁致远旧情的人,不敢轻易为宁世荣之死出头。

    因为麦小余太……

    ……

    宁世荣的死,改变了许多事情。

    首先是《九门》成为一部神奇的半纪实电影。

    结尾部分几个反派的下场——中风痴呆、畏罪跳楼、锒铛入狱,均在现实中得到验证,使得萌人声名大噪,电影《九门》的网络点击量瞬间暴增。

    其次是舒畅申请法院重审的旧案,终于翻案了。

    诚然,紧凭老王烟酒铺老板一人的证词,无法令法院采纳,不足以翻案,但是郑可俞自首了。

    宁致远老年痴呆,宁世荣跳楼自杀,忠心耿耿的郑可俞失去了尽忠的对象。又没有人在外面护着他,麦小余找人几番威逼利诱,郑可俞再也扛不住,主动交代了当年销毁物证、收买人证的经过。

    有了他的供述,与老王的证词相印证,法院最终改判宁世荣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同时认定董平见义勇为行为,撤销其故意伤害罪。

    在拿到官方颁发给董平的“见义勇为”荣誉证书后,麦小余和舒畅以及原九门反扒联盟所有人,一起前往公墓祭奠董平和宋妈。

    老实说,那张证书其实没什么卵用,但这是一种信念,一种坚持,一种肯定,也是唯一能够慰藉亡者的东西。

    那一天,来的人非常多。

    除了原九门反扒联盟所有成员外,还有王长贵、李强、马洪山等多位与九门有渊源的人。

    媒体记者也来了。

    麦小余身份特殊,其行为具有正能量……只要没人知道宁世荣临死前麦小余对他说了什么,麦小余的行为在世俗眼中,就属于正能量的一种。

    十余年如一日,始终不忘为友伸冤,将罪犯绳之以法,并且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最终使得犯罪分子因难逃法网,畏罪跳楼自杀。

    这不是正能量吗?

    崔语珊专程从金陵赶到燕京,采访报道此事,与她同行的还有她的父亲。

    得知董平翻案后,崔父把自己灌醉了,因为开心,因为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推开了!

    来到燕京后,崔父惊讶的发现,来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不少与九门同时代存在的民间反扒联盟,有不少队员特地前来凭吊。

    董平的冤死,是当时燕京市内大多数民间反扒联盟队员心中永远的痛,令许多人心寒不已。

    这份痛,直至今天终于得到化解。

    宋妈和董平坟前。

    麦小余与舒畅在前,伍国栋、邹大同等原九门反扒联盟所有队员站在他们身后。

    周围是麦小余一家、舒畅舅舅一家、以及其他相关人等。

    媒体记者在最外围,看着近百号人前来凭吊,无限感慨之余不免有几分兴奋。

    这件事本身就是热门新闻,引起舆论热议,否则不会吸引这么多媒体。

    而到场的人越多,记者可以挖到的线索和材料也越多,然后从不同角度加以报道,读者也喜欢看。

    有眼尖的记者就发现,当红明星浏涛和茜茜,都出现在了现场。

    茜茜现身很正常,毕竟她是麦小余的妹妹,可是浏涛呢?

    浏涛为什么和麦家人站在一起?

    半纪实电影《九门》里,有麦小余和浏涛领证、大婚的情节,难道说……

    这个八卦话题没能成为舆论主流,反倒是龙行工作室的爆料,在舆论上带了一波节奏。

    在龙行的爆料中,他们将麦小余报道成重情重义、卧薪尝胆的英雄式人物。为他和他创建的萌人,再度披上了一层神奇的光环。

    此时,再没什么人讨论麦小余行骗云云,取而代之的是“老板”声一片,麦粉数量大增。

    “这年头,像老板这么重情义的男人太少了。”

    “老板是真爷们!”

    “嫁人当嫁老板这样的好男人。”

    “大爱老板,好羡慕茜茜和舒畅有这么一个好哥哥。”

    ……

    随着媒体的报道,麦粉中的女性群体越来越多,“非老板不嫁团”的成员数量也在急遽增加。

    然而龙行工作室再度放出大招周一见,爆料麦小余和浏涛已经领证结婚,就是拍摄《九门》时领的证结的婚!

    “我勒个去,《九门》还真是一部半纪实电影啊!”

    这则爆料不仅把公众吓了一跳,就连圈内以及萌人旗下艺人中,也有不少人吃了一惊。

    公众首次对龙行爆料产生质疑,纷纷在萌人官微和官网上寻求真相。

    萌人官微没有回应,萌人官方倒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大方方认可了龙行爆料的真实性,并且告诉记者,麦小余和浏涛已经去国外度蜜月了。

    消息一出,麦粉们震惊不已,除了少部分女性麦粉发表过激言论外,大部分麦粉纷纷送上祝福。

    圈内也是一片祝福声,多家影视公司、多位影视明星、歌星相继在微博上各种恭喜两人,擎天集团也特地通过官微,恭喜麦小余和浏涛喜结连理。

    和谐是主基调,只不过……

    ……

    马尔代夫,被誉为“逃离大都会忘记地球时间”的度假胜地。

    卓美亚德瓦娜芙希岛,拥有七星级酒店,潜水、浮潜、沙滩以及私密性都是A级的度假岛屿。

    浮潜归来的麦小余斜靠在沙发上,喝着私人管家调制的新鲜果汁,通过手机翻看国内新闻。

    他和浏涛领证结婚,正在度蜜月的消息,已经在国内传开了。

    最令人无法相信的是,他居然利用电影拍摄的机会,堂而皇之的和浏涛在婚姻登记处领证,并且在国外举办了大型婚宴。

    那时候龙行工作室就爆过料,说两人领证结婚,可惜当时没人相信,都认为龙行在替《九门》做宣传。

    最近两天,他和浏涛都经常会接到朋友、熟人打来的恭喜电话,也有相熟的朋友在电话里开玩笑的说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回国后需要重新补办一个婚礼。

    否则麦小余就太对不住浏涛了,毕竟婚礼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时刻。

    补办婚礼?

    对不住?

    浏涛可不这么认为。

    有谁的婚礼能当着全国观众的面举办?

    就连去婚姻登记处领证,都呈现在全国观众面前?

    唯一令麦小余不解的,是萌人旗下的女艺人,没有一个打电话的,就连乖巧的小萌新迪俪热巴都没有。

    翻看完国内新闻后,麦小余正准备把鸭梨手机撂到一旁,手机突然连续响了起来。

    不是电话,是短信,好多条短信。

    茜茜:哥,祝你早日离婚。

    舒畅:哥,祝你早日离婚。

    扬幂:大叔,祝你早日离婚。

    刘诗時:麦子哥,祝你早日离婚。

    赵丽颍:麦子哥,祝你早日离婚。

    杨颍:麦子哥,祝你早日离婚。

    王洛丹:老板,祝你早日离婚。

    佟俪娅:老板,祝你早日离婚。

    迪俪热巴:老板,祝你早日离婚。

    干什么?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然而看到陈侨恩和糖嫣的短信后,麦小余才发觉,这些还不算可怕,可怕的还在后面。

    糖嫣:麦子哥,我怀了你的孩子……

    陈侨恩:骗子,我怀孕了,是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