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完本感言兼新书计划

作者:o成佛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骗子》完本了,296万字,是佛写网文以来最长的一部,也是成绩最好的一部。

    佛能取得这份成绩,离不开编辑梧桐的指点和大家的支持,佛万分感谢。

    发书之前,要不是梧桐老大的一句“加我Q,准备发书”,佛就准备写另外一部了,也就没有现在的《骗子》。

    发书之后,没有大家的支持,佛倒是能坚持下去,但可能写不了这么长,这么有激情。

    《骗子》昨天正式完本,**神马的就算了,容易召唤出神兽河蟹。

    佛借此向大家道个歉,因为佛骗了大家。

    其实《骗子》这本书,只是披着华娱的外衣,里面夹杂了佛的私货。

    这本书的构思,起源于去年过年和几个朋友的一次聊天。

    有个朋友从外地回来,他是当地民间反扒志愿者之一,聚会的时候喝多了,倒了许多苦水。

    用他的话说,民间反扒真心属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他们每周定期在公交、商业区繁华路段等小偷出没较多的地方巡逻,属于自发性质,抓住过不少小偷。可是抓的小偷越多,他们越心寒。

    帮失主追回失物,失主怕惹麻烦,拿回钱包或手机转身就走的有之,有的甚至连声谢都不说。

    抓小偷时遇到小偷反抗,自己受伤、自掏医药费的有之。

    遭遇小偷结伙报复的有之,反扒志愿者都不敢距离太远,往往是集体行动,只为抓一个小偷,尽量避免自己遭到伤害。

    朋友跟佛说,这些还都不算什么,既然做了民间反扒志愿者,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能长期坚持下来的人很少,不少人做了一段时间,就因为种种原因退出了。

    朋友是个执着的人,即便老婆反对,他还在坚持,可是真正令他们寒心的,是另外一些事情。

    比如说,反扒志愿者追小偷的时候,小偷被车撞了,追他的人要承担民事甚至刑事责任;但是,如果反扒志愿者在追小偷的过程中,自己受伤……那叫活该,没人承担民事或者刑事责任。

    又比如说,因为抓小偷被对方记恨,落单时遭到小偷结伙报复。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挨打白挨,受伤白受,警察……呵呵。

    朋友对佛说,反扒志愿者是个游走在刀尖上的群体,一边是火坑,另一边也是火坑,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因此这个群体的人员流动率非常高,许多人做一段时间就坚持不下来了。

    他还跟佛说了许多有关反扒志愿者的遭遇,因为涉及到警察、法律层面,佛就不多说了,免得引起神兽注意。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上网搜,网上能查到的那些案例,用朋友的话说“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情况往往比网上报道的更残酷。

    佛上网查过,的确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或许有人认为,这种民间反扒力量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有警察在。

    但是阳光再充足,也会有许多照不到的阴暗角落,总要有人为这些阴暗角落带去光明,甚至燃烧自己的生命。

    在佛看来,能一直坚持下来的民间反扒志愿者,每个都是值得尊敬的英雄。

    佛没那么高的境界,去投身反扒志愿工作,只能通过网文来描写这样一群人,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一群人。

    考虑到这方面的题材过于敏感,很容易被404,因此便套用了华娱的外衣,也就有了《骗子》这本书。

    佛为夹杂私货,向大家说声抱歉。也恳请大家遇到民间反扒志愿者围堵小偷时,对反扒志愿者多一些宽容,对小偷少一点圣母心。

    因为民间反扒志愿者,同样是在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贡献和牺牲。

    阳光能够驱散阴暗,春风能够吹走渣滓,二者结合在一起,才能最大程度减少阴暗角落里的各种龌龊。

    ……

    下面说说新书吧。

    从七月中旬开始,佛就一直在外地,每天又忙又累,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到酒店洗漱码字。

    每天码字到凌晨左右,时间有限,这一点从后来的更新量就能看出来了。

    佛要到八月下旬才能回家,这些天尽量抽时间攒几章稿子,争取九月初能够开新书。

    新书的题材构思是佛在上传《骗子》之前准备好的,那时候以为《骗子》无法通过,所以准备了另一个题材。

    新书还是都市类,主题内容方面嘛,佛只能说一句:

    “一个假和尚(花和尚)和几个小学生之间的纯洁故事。”

    真的,很纯洁,佛从来不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