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下马威

作者:枪手1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拨人马在战场的正中线相遇。

    马车上的人不见动静,连车窗门也没有打开,而骑在马上的吴岭整个人也如同一座冰雕一般地端坐在马上,一动不动,只是两只眼睛眼白多,眼黑少地瞅着马车,倒是他身边的桃园郡守贲宽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他毕竟是文官,觉得即便是两国交战,但对面马车里的人却也是齐国使节,应当得到相应的礼遇。更何况,来的人是亲王曹云,从身份上来说,对方是要高过他们一大截的。但吴岭是整个武陵战区的最高长官,他这个郡守从名义之上来说,也是受吴岭节制的,吴岭不动,他自然也不好动弹。

    马车内,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看着吴岭倨傲地骑在马上的样子,不满地道:“真是无礼!”

    曹云笑了笑,看着那个黑黑瘦瘦如同顽石一般的汉子,道:“这个家伙能来这里,便已经算是给了我很大的面子了。你要知道,我可不是名正言顺的使节,没有节仗,没有国书,只是以私人的名义前往明国而已。眼前这个家伙,可是大明最有名的黑又硬,号称活阎王,当年他与明皇为敌的时候,率数千人躲藏于深山之中,连人肉可都吃过。”

    妇人有些作呕,脸色也变得有些发白。“这样的家伙,还算是人吗?这明皇连这样的人都重用,可见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

    曹云嘿嘿一笑:“你是没有遇到过如此的绝境,真到了那步田地,人什么干不出来?他身边的那人,是桃园郡的郡守贲宽,你觉得他有什么特点?”

    妇人摇头道:“看不出丝毫的一个官员该有的威仪,倒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夫罢了。真是想不出,这样的人,是怎么能治理一郡之地的?”

    “就是这样一个人,将一片荒芜的桃园郡如今治理得有声有色。你知道吗?为了增加桃园郡的人口,这位贲郡守不但从秦国贩卖人口,还亲自跑到虎牢去招揽人投奔桃园郡,这个人,进了郡守府便是治理地方的封疆大吏,下了田地便成了一个地道的农夫,与商人在一起,就是一个精明老到的生意人,端地是一个角色啊!”曹云叹道。“大明像这样的官员可真是不少,最有名的便是长阳郡的马向南马公了,你要是在路边之上遇到他,绝对是认不出他来的。”

    “马向东兄弟,都是儒雅文采风流之辈,现在一个是楚国首辅,一个是明国封疆大吏,就算是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但见了面,我又怎么会认不出?”女人微笑道:“当年你还揍过他们来着。”

    曹云哈的一笑:“谁让那马向东想打你的主意,不揍他揍谁?那马向南啊,哈,如果有机会,你见到他再说这话吧。”

    妇人笑而不语,似乎大为不信,“王爷,那人如此无礼,我们怎么办?就这样僵持着?”

    “当然不行,他不先开口,自然就只能是我开口了,谁叫我们现在是求人的呢?”曹云呵呵一笑,站了起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站在马辕之上,看着对面的吴岭。

    他乘坐的这辆马车,极其高大,便犹如一座小屋子一般,这车辕自然也就极高,曹云身材本来就很高大,此刻站在车辕之上,却比骑在马上的吴岭要高出不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岭,神态自然,拱手道:“大齐曹云,有劳大将军远迎了。”

    吴岭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本来是想给曹云一个下马威的,但对方这丝毫不带人间烟火气息的态度,却让他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无处发泄,偏生对方还态度诚恳,让人发作不得。

    说句心里话,对于曹云这样的人物,但凡是一个统兵的将领,对其都是心生敬仰的,如果这个人又是自己的大敌的话,那心情就更加复杂了,吴岭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态,要知道他最敬重的一个人,在当年就对曹云相当的推崇。

    面对着曹云的开口,吴岭终于还是拱了拱手,想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来,却终是没有成功。“吴岭奉命迎亲王入境,请。”

    干巴巴地吐出了这句话,便再无言语了。

    贲宽微笑着向曹云亦行了一礼:“大明桃园郡守贲宽,见过亲王殿下,亲王一路奔破劳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想当年,纵马天下,一日千里也不是没有干过,现在坐着舒适的马车游览天下,对老夫来说,就是享受了。贲郡守,久仰大名了。”曹云还礼。

    “贱名不足挂齿,亲王殿下,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尽早起程吧。”贲宽瞅了一眼脸色一直黑黑的吴岭,笑道。

    “自然,大明这些年变化极大,老夫是早有耳闻却不得一见,现在可是大好机会,老夫早就想一睹为快了。”曹云笑呵呵地道。

    “一定会让亲王殿下看个够,想看什么,就让您看什么,保管不会让您失望。”吴岭在一边冷冰冰地开口。“亲王可是贵客,陛下听说您要来大明逛一逛,可是欢喜得很呐!”

    曹云大笑,伸手招来一名骑兵,低语几句,那人立即跳下马来,将马疆恭敬地递给了曹云,曹云翻身上马,足尖轻叩马腹,走到吴岭身边:“老夫与二位共辔而行,可否?”

    “求之不得!”吴岭淡淡地道,“亲王也正好可以看看我大明士卒的威风。”

    对于吴岭的挑衅,曹云笑而不语。

    三人并辔而行,曹云很自然地就走在了最中间,吴岭与贲宽一左一右,相伴而行,在三人身后,那数架马车也缓缓地跟上,两边的骑兵合拢在一处却又披此泾渭分明。

    鲜碧松凝视着亲王曹云在明人的相伴之下渐渐远去,神色复杂。“大将军,大帅此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一名将领轻声问道。

    鲜碧松缓缓摇头。

    “大将军,要是我是明人,可就会趁着这个机会将大帅扣下来,像大帅这样的人,难道不是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吗?好不容易一头猛虎自投罗网,还能放虎归山?”

    “两国之战,首在大势,人,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再是英雄盖世,也扭转不了滔滔大势,再者,我们的大帅已经是折了翼的苍鹰,失了利抓的猛虎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只怕再也回不到过去了。”鲜碧松有些伤感地道。从曹云坚绝地拒绝进入常宁郡城与将士们欢宴,他就清楚地认识到了一这一点。

    “什么叫特别的意外呢?”有人追问道。

    鲜碧松回头看了他一眼,道:“相信你不会想有这么一天的,如果大帅有再度出山的一日,那一定是我们大齐大履将倾的时候。”

    众人齐齐哑然,谁都希望大帅能重新出山掌权,但谁也不想大齐会真有这么一天。

    “大帅年纪也大了,是该他老人家享享福的时候了,不能总指望着他老人家替我们遮风挡雨呐!”有人干巴巴地笑着。

    “回吧!”鲜碧松策转马匹,一扬马鞭,当先离去,在他身后,数千齐国骑兵卷起股股烟尘,向着常宁郡方向奔去。

    李小丫瞅着远去的骑兵,心中的那股跃跃欲试简直是按捺不住,胯下的战马,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昂扬的战意,四蹄不停的刨着地面,打着响鼻,一双大眼红红的瞅着前方,长长的鬃毛似乎根根都竖了起来。

    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上阵大干一场了,李小丫很是怀念过去的岁月,不过他现在可是统带着五千人骑兵的大将,那种热血澎湃奔涌的岁月,如今距离他可就有些遥不可及了。每天他在自己的军帐之中看到下头的士兵们报上来的战功,简直是馋诞欲滴啊,这些事情,当初他也是都干过的啊!

    眼巴巴地瞅着齐军骑兵渐渐远去,再看看那渐渐走近的大将军一行人,李小丫不由得眉头一挑,动不得手,给对手一个下马威总还是可以的。

    与吴岭这个年龄的人对曹云还保持着相当的敬仰或者说敬畏来说,李小丫这个年纪的年轻将领,可就完全不在乎了。在他的眼中,这世界之上大明皇帝第一,他就是老二了。

    将几员偏将叫了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几员偏将都一个个坏笑着策马走开。

    曹云要与吴岭二人一齐骑马而行,当然也是存了要看一看如今的明军到底怎么样,他没有与明军面对面的交过手,但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郭显成,鲜碧松,可都是在明军手上吃了亏的。这让他对明军一直保持着相当的好奇之心。这些年虽然远离了第一线,但却也没有放松过对明军的研究。对明军的那些老字号的战营一个个都是烂熟于胸,但今天,他看到的却是一些比较陌生的番号。

    最前方的数千骑兵打着的是李字旗,他便完全不熟悉,看着那个立于将旗之下的年轻得不像话的将领,心中又是奇怪又是惊讶,如此年轻,便可以统带数千骑兵吗?要知道在明军之中,成建制的骑兵部队并不多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