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待客之道

作者:枪手1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曹云更关注的是明朝的那些老牌战营,在他看来,那些部队才是明军的精华,对于李小丫这样的新晋将领并不熟悉,但如果是鲜碧松的感受就大不一样了,这两年,李小丫这个名字,可是带给他太多的不痛快的记忆.

    在边境之上,两方军队越境骚扰那是家常便饭,今日你干了我一下,赶明儿我想千方设万计也要找回场子来,这就导致了边境之上大规模的战事没有,但小规模的冲突却几乎天天在发生.要是算起总帐来,流的鲜血,也不比一场大战就少了多少了.只不过,齐人流得血更多.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就是明军的布置以及桃园郡守贲宽的策略了.大量的秦国移民,蛮族移民被贲宽放在了最前沿,对于这些人来讲,大明给他们建了房子,分了土地,工具,牲畜,让他们有安身之地,有了立命之基础,他们自然感激涕零,他们更是雄心勃勃的想用自己的勤劳换取未来幸福的生活,对于处在边疆冲突之地,他们并不太在乎.这两个地方来的人,从血源里就流着一股子好斗的气息.

    贲宽在建设这些屯垦点的时候,便有意地将这些屯垦点建设成了一个个的防守严密的聚地,每一个村落,就是一个城寨,虽然围墙并不高,但就足以应付小股敌人的骚扰和侵袭了,而且贲宽说服了大将军吴岭,将大量的明军淘汰下来的武器分发给了这些村民,使他们拥有自保之力,而一些退役明军被派到这些村子成为武官,也使这些村民拥有了一些最基本的战斗意识和战斗技巧.

    当这些完成之后,齐军的侵袭便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每一次的侵袭,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次攻坚,讨到好处的希望少之又少.付出的与收获的完全不成正比.

    但反过来,明军跨境的侵袭,却给齐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伤害.而这些侵袭的主要实施者,便是由李小丫指挥的骑兵逐电营.

    明军逐电营的作战风格千变万化,毫无规律可循,鲜碧松不是没有设下一个又一个的陷阱希望能击破这个难缠的敌人,至少让他们不再如此肆无忌惮,但他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对方的将领对于战场上的陷阱似乎有过一股让人难以相信的直觉和敏锐的判断.

    最让鲜碧松难堪的是一次李小丫以小股部队入侵,在进入常宁郡之后,突然汇集在一起,长途奔袭打下了常宁郡治下的一个县,一把火烧了那里的县库,生擒活捉了那里的县令和驻军将领,他倒没有杀了这些大齐官员,却将他们一个个剥得赤条条的倒吊在城楼之上,当鲜碧松赶到的时候,李小丫和他的骑兵早就溜得不知踪影,而那一个赤光溜溜倒吊在城楼之上的官员,让鲜碧松气得几乎吐血.

    这人虽然极其年轻,但却极度难缠.如果说大明军队的另一个骑兵将领于超的追风营擅打硬仗,是一只长了翅膀的猛虎的话,那李小丫的逐电营便是一只狡滑的狐狸,总是出现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如果要选一个对手的话,鲜碧松希望碰到的是于超而不是李小丫.这个有着一个女人名字的将领如同蛇蝎一般的恶毒.

    李小丫看着越来越近的曹云一行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曹云自然也在审视着他面前的这支骑兵,他不能不注意,因为大明只有两支成建制的骑兵,一个是成名已久的于超,是跟随秦风起家的重要将领之一,而这个李小丫却是一个后起之秀,但只消一打量这支骑兵,曹云就有毛骨悚然之感.

    数千骑兵的阵容,纹丝不乱,不闻人声,马上骑士极其平静,看不到什么兴奋的感觉,曹云甚至感受不到什么杀气,但真正懂兵的人却知道,这样的部队是最难惹的.他们的冷静,就是他们最大的特质,这样的军队从来不会头脑发热,他们总是能冷静地寻找到敌人致命的弱点,然后像饿虎一样扑上去撕扯敌人的要害.

    与前面的这支骑兵比起来,他们后面的那支步卒就明显要差了不少,能股熊熊的战意,曹云虽然隔得很远,也能嗅到那股杀意.

    这样的一支部队,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是如何调教出来的?

    他突然想起了秦风,当年起家之时,秦风也和这个李小丫一样的年轻.

    他在沉思当中仔细地审视着这支部队,似乎比起龙镶军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得出这个结论,让他暗自心惊.

    他忽然觉自己要重新审视明军的战斗力.作为与逐电营齐名而且资格更老,战事打得更多的追风营,又该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李小丫突然举起了他手里的马槊,在曹云即将走到他面前的时候.

    “迎客!”他大声吼道.

    “杀!”刚刚还安静无比的数千骑兵在李小丫的话音刚刚落地的时候,齐唰唰地举起了手里的马槊,异口同声的吼了出来.

    数千人同声呐喊,他们胯下的战马,也似乎在这一瞬间被激活,仰头长嘶,刚刚还安静的军阵瞬间就活了起来.

    受到前面骑兵营的突然爆发,后方的步卒也被立时带动了起来,不由自主地跟着吼了起来,一时之间,杀的喊声,从一个军阵传到另一个方阵,经久不绝.

    曹云久经大阵仗,自然不会被吓到,他只是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李小丫,倒是他身边的贲宽被吓得身子一抖,险些坠下马来,身子一阵摇晃,一把抓住马鞍子这才稳住身形,不由恼火地看了一眼李小丫.

    吴岭也是眉毛一挑,这个戏码,可不在他的意料之内.

    李小丫策马上前,将马槊夺的一声插在地上,双手抱拳,大声道:”大明逐遇营李小丫,见过贵客,贵客请!”

    策马往旁一让,哗啦一声,在他身后,骑兵们齐唰唰地将马槊一搭,马槊之上的留情扣准确地互相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狭窄的仅供一个通过的通道.骑兵们一手举槊,一手扶着腰间的马刀,大有一言不合便要拔刀而斩的意思.

    曹云瞟了一眼吴岭,这个黑黑瘦瘦的家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曹云却很清楚,这肯定不是吴岭的安排,这个家伙不会玩这样的小把戏,刚刚自己身边的贲宽险些被吓得掉下马去就是一个明证,很明显,自己对面的这个年轻的将领顽心大发了,看起来,他还并不是特别成熟,在未来,这或者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

    他笑了笑,”好一个待客之道.”

    李小丫脸上笑容敛去,声调也变得冷了起来:”朋友来了有美酒,要是豺狼来了,迎接他的自然是刀枪.枪林在前,刀锋在侧,亲王殿下可敢走一走?”

    曹云笑着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摧发便行,径直向着马槊搭成的通道行去.

    贲宽赶紧跟了上去,吴岭策马走过李小丫身边的身后,压低声音斥道:”回头再收拾你.”

    李小丫咯的一笑,”敌人就是敌人,何必惺惺作态?”

    “你懂个屁!”吴岭丢下一句话,拍马赶了上去.

    曹云坦然自若的穿越枪林,在他身后,贲宽紧紧相随,低声的解释着什么,曹云也在满脸笑容的回应,吴岭赶过去的时候,一把把马槊迅即地收了回去,他们可没胆子在大将军的脑壳顶上架枪林.

    看着他们的背影,李小丫呸了一声,”什么亲王,故作高深,很厉害么?总有一天,我李小丫要割了你的脑袋当球踢.”

    李小丫成为统兵大将的时候,曹云早已经退居二线,在桃园郡呆了几年,他更多的是与鲜碧松和他麾下的将领打交道,对于曹云,他的确是不清楚.他可真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老人,那可真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也只有李小丫这样初出茅庐的小家伙,才敢无视于这样的风云人物,反而想着要怎样收拾他了.

    “小家伙不懂事,亲王殿下别放在心上.”吴岭不得不为李小丫的无理道歉,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位亲王殿下在战争史上的地位不是值得他尊重的.

    “无妨,赤子之心,可喜可嘉,他让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天第一我第二,似乎万事万物都不在话下,不过人年纪越大,胆子反而就越小了,就像你我一般.但愿这个小家伙的心气一直这样高.”曹云笑吟吟地道.

    “他会一直有这样的心气儿的.”吴岭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曹云这话是有另一个含义的,一个人也只有在受到不断的挫折之下,这心气儿才会被硬生生的打磨下来,曹云是说李小丫以后会受到挫折,自然是在对齐战争之中遭遇失败,吴岭当然不愿意承认,马上给怼了回去.”如果您不是急于赶路而是在鲜碧松将军哪里多待一些时日,便会听到很多关于他的事迹.鲜将军对他可是头疼得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