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怕死的将军

作者:枪手1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吴岭非常大气,一路之上,丝毫没有避着曹云的意思,他在桃园郡的军力布署完全呈现在曹云的面前,其实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对于曹云这样的军事大家,任何藏着掖着都没有意义,因为他可以根据一路之上的蛛丝马迹便可以推断得八九不离十,像曹云这样的人,除非你不许他入境.既然如此,倒还不如索性显得大方一点,你来的一个重要目的不就是想一窥我大明军队的底细吗?得,让你瞧个够,至于你信不信,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吴岭统帅下的武陵战区部队十之七八都布置在桃园郡内,一路之上,吴岭兴致勃勃地跟曹云讲解着所经过的每一支部队的历史,渊源,甚至向曹云讨教驻扎的地点是否合适,有那些优点缺点.

    吴岭的坦然,让曹云没有看到对方底细的惊喜,反而是从内心深处泛起来的一股股凉意.这是一种底气,是一种强大的自信,一种就算给你看了又能怎么样的不屑.

    吴岭是曹云非常看重的一名将领,坚韧如牛,狡滑如狐,迅猛如虎,为了达到目的,敢于做出任何选择并且不怕为之承担责任.

    明军在桃园郡的布署依然以防守为主,从这里可以看出大明现在的战略思想,他们的确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大齐发动战争,但这并不能让曹云感到轻松,因为他从这些布置之中看到吴岭的野心,所有的防守布置是基于一种可能之上的,那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起迅猛的反攻.

    吴岭,从来就不是一个安份的将领.正如那个年轻的骑兵将领李小丫一样.在他们深入桃园郡之后,那支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明军骑兵,便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前方又出现了一座军寨,吴岭遥指着那座军寨,大笑着道:”亲王殿下,这是我们在桃园郡的最后一支驻军了,厚土营,这个战营,想来您一定不会陌生的.”

    曹云点了点头,”当然映象深刻,当年明齐在丰县交战,就是厚土营在丰县阻截的我大齐军队,那一战,打得很惨,最终胜利的是你们,那个时候,厚土营的统兵将领还是刘兴文刘将军吧?”

    “不错,刘兴文将军现在已经荣升兵部侍郎了,那一战,厚土营也差不多打光了,现在的厚土营便是以残存下来的老厚土营的士卒们为骨架重新构建的,这可是我们大明的一支英雄部队.现在的统兵将领是陆一帆.”

    “陆一帆?”曹云微微一愕.

    吴岭又是一阵大笑:”这家伙亲王殿下可能不太熟,但在我们大明军中,他可是大名鼎鼎,每个将军都很喜欢他,每个统帅也都很喜欢他.”

    陆一帆,这个名字对于曹云来说,的确是非常陌生.

    “这位将军是?”

    一边的贲宽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解释道:”陆一帆将军嘛,是我们大明公认的福将,只要有他参与的战争,不管我们面临什么样的劣势,什么样的困窘境况,却总是能化凶为吉,峰回路转,这位陆将军没有什么出奇的本事,治军也只是平平,但运气却总是好到逆天,每一次莫名其妙的出现,总是能神奇的逆转战局.他呀,其实最擅长的不是打仗,而是训练军队.”

    曹云不禁一阵愕然,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种唯心的东西,并不完全信,可命运这玩意儿,有时候,你却又不得不信.

    “这位大将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特别怕死!”吴岭笑道:”所以他啊,平生最爱研究的,便是如何将自己的驻地修建得固若金汤,修建得让再强大的敌人也望而兴叹,我们武陵战区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各驻营之间的军事演习,每年获得第一名的战营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他驻守的地方,从来没有被人攻破过.所以嘛,在我们武陵战区,他有一个外号,将玄武将军.”

    “什么玄武将军,吴大将军就别给他吹嘘了,大家都叫他龟壳将军!”贲宽大笑起来:”上一次演习之中,年轻气盛的李小丫请命主攻龟壳将军的阵地,最后铩羽而归,事后痛骂陆一帆就是一个变态.”

    “所以嘛,这样一位龟壳将军,我就不会将他布置在最前线冲锋陷阵了,所以他的任务一向就是护卫大军的后勤物资,粮草辎重,有他在,我从来就不担心有人能够攻破我的后勤基地.面对一个怕死的将军的防守,再勇敢的将军也无法可施.”

    曹云不由哑然,这个陆一帆自然不是如他外号一样的是一个怕死的将军,如果真怕死,他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战场之上从而成为改变战局的那一个了.也许他真怕死,但怕死却又能勇往直前赴绝境并成为改变局势的一股力量,怕死便将一件事物研究到了极致,这样的一个人,其实也是极其可怕的.

    而此人有这样一个外号,却仍然能在明军之中得到重用,吴岭甚至将后勤辎重大营这样的重地交给他,也说明了对方的知人善任.

    厚土营的营盘很大,因为在他们的大营中间,一座座巨大的仓库内,储存着足以应付一场大战事所需要的一切物资,从吴岭他们出现的地方一直到营门,两排红旗插出了一条通道.

    “亲王,还请您给您的护卫驭者们说一声,呆会儿一定要从红旗标示出来的道路前进,万万不可岔到旁边去了,这周围,除了这条通道,其它的地方都极其危险.”吴岭郑重其事的对曹云道.”您们是客人,要是因为这个有所伤亡,那我们可就太不好意思了.”

    曹云凝视着这座大营的周围,荒草,黄土,一些普普通通的鹿角,拒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既然吴岭这么说了,那肯定是另有玄机,想来这条标出来的通道,一到战时自然是没有的,一旦交手,前来交战的军队还没有靠近对方的营地,便先要遭受一些莫名其妙的打击了.

    越向前走,那座大营给人的压力便愈来愈重,以曹云这样的人的嗅觉,也感觉到如同有一只猛虎正伏在暗处窥伺着自己,给人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壕沟横七竖八,一直延伸到那些灰扑扑的围墙之下,一处处密布的铁丝网上倒刺闪闪发亮.那些壕沟不仅仅是用来阻截敌人的,他们还能成为攻击敌人的通道.曹云一眼便看出了眼前这个壕沟与一般的布置的不同之处.

    “龟壳将军来迎接我们了.”贲宽笑指着前方,曹云收回了目光,看向辕门处,果然,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正带着一群军将向着他们大步走来.

    陆一帆又长胖了,当年在丰城一战之后,他其实是瘦了下来,成了一个壮实的将军,但接下来的几年里,没有了战事,他便又吹气似的胖了起来,如今的盔甲都需要特制了,不然再大号的盔甲也套不进他那重新圆滚滚起来的身躯.

    “厚土营陆一帆,见过大将军,见过郡守.”陆一帆笑得眉眼弯弯,几乎快要看不到他的眼睛了,向吴岭贲宽施过礼之后,又转过头来向曹云施礼:”曹大帅的威名,如雷贯耳啊,今天终于见到活人了,幸甚幸甚.”

    曹云瞅着眼前这个肉山一样的家伙,无语还礼,这样胖的将军,要是在他的麾下,早就被一脚踢出了军队了.曹云很是怀疑这个家伙站直了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脚尖.

    见曹云瞅着自己的肚子,陆一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拍拍自己的肚皮,笑道:”也不知怎么的,末将已经很注意了,最近每天都是清菜拌白饭,可还是长胖.”

    “陆一帆,你要再长胖,可就没有战马驼得动你了,你现在的战马,还是皇后娘娘特意从青州千千万万的战马之中选出来的,不会有第二匹了,你再长胖,以后打起仗来,便跟着军队跑吧,我倒想瞧瞧,你还跑不跑得动?”

    陆一帆嘻嘻笑着:”大将军,末将就一看家的,替大家守好家就行了,跑得机会,太少了.不过我已经在努力减肥了,皇后娘娘已经警告过我了,说要再长一斤肉,就把我关到牢里去直到饿瘦为止.”

    “正该如此!我会派人来监督你的,再长一斤肉,我就把你给皇后娘娘送去.”

    “别呀别呀,大将军,有时候他瘦下来,又时候又长一点,有反弹得嘛,我们要看主体,看主体对不对?”

    吴岭冷着脸,”别废话,贵客临门,你营里准备得怎么样了?”

    陆一帆的一张苦脸马上便变得弥勒佛一般,”大将军,我这里可是后勤辎重大营,有什么没有的?早就备好了,请,请!”

    转过身,当先向着大营内滚去.

    听着这番话,曹云至少明白了几件事,这个陆一帆是一个讨喜的人物,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物,不然以吴岭这样的性子,只怕根本容不得这家伙,再者,这个胖子与大明的皇后娘娘关系非同一般.

    “亲王殿下,当年丰城一战,陆一帆救过皇后娘娘的命.”贲宽在他身边小声的解释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