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先决条件

作者:枪手1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到了厚土营,吴岭便不再陪同曹云往前走了,曹云抵达大明,自然就代表着齐国现在要与大明暂时休战,短时间内,边境之上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了,原先的布置自然全都作废,所有的军事部署都要重新改变,作为大将军,他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改变的不仅是军事上的布置,还有军队将士们的安抚.战意很容易鼓起来,但如何安全的将他们发泄出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吴岭准备搞一次军事演习,一来让士兵们发泄一下,二来,也算是震慑一下对面的齐军.短时间内自然打不起来了,自己手头的力量自然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得让对方瞧瞧自己的实力,免得他们想东想西的,而且自己表现得越发强势,陛下在与曹云的交涉之中,自然就能占得更多的先机.

    不能在战场上获得的东西,在谈判桌上当然也休想获得.只有让对方明白,你不给我,我也能抢来,而且还有本事让你失去得更多.

    “军事演习?”曹云皱起了眉头,看着表情很随意地贲宽.

    “亲王殿下不必多虑,的确就是军事演习.”贲宽点头道:”您是军事大家,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啊,吴岭准备这场战事好几年了,手下都被他调教得嗷嗷叫着准备打进与齐军决一死战,现在您来了,仗打不成了,但这股气儿得泄出去啊,不然会憋出毛病的,你说是不是?”

    “那倒是!”曹云道.

    “所以说,您大可不必担心吴岭会趁着这个机会去打鲜碧松,而且以鲜将军的能耐,也不会没有防备是不是?齐明休战,这是大势所趋,也是双方朝廷的共识,吴岭是不敢违备陛下的意愿的.”贲宽笑道.

    曹云目光闪动,若有所思地道:”贲郡守的意思是,大明根本就不想打?”

    贲宽大笑:”亲王殿下别套我,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现在我们大明的确不想打,一场接着一场的大战,大明也受不了啊.就算是这里,也是贵国想要打我们,我们被迫应战吧?好像我们与大齐之间,历来就是贵国想法设法的弄我们,我们可没有招惹过你们是不是?”

    曹云尴尬的一笑.

    “不过呢,我们虽然不想打,却也不怕打.四年之前,大明立国不久,危机四伏,三个战场同时开战,可谓是国运岌岌可危,就那样,我们也撑过来了,现在的大明可不是昔日的大明了,岂会有缩手缩脚的道理.早前李小丫不是说过吗,朋友来了有美酒,要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就是刀枪了.”贲宽正色道.

    “大齐自然是不想打的,先前只怕是贵国吴大将军误判了!”曹云笑着解释.

    “亲王殿下这是欺负我不懂军事了.”贲宽淡淡地道:”贲某虽然不懂军事,但却在边郡之地为一郡之守,对于是不是要打仗了,还是有自知自觉的.如果不是贵国勃州叛乱,亲王殿下当然不会走这趟,我这桃园郡,只怕现在早已经烽火遍地了.”

    曹云沉默不语,在明白人面前再巧言掩饰,那就是侮辱人了,所谓明人之前不说暗话,响鼓当然不用重锤,点到即止,彼此双方都有颜面.

    “不打仗好啊!”贲宽指着脚下的土地:”亲王殿下想必敢知道,这此地方,原本是应该长着茂盛的庄稼,应当有着一个个的村落遍布其间的,但现在,这里有什么呢?荒芜.桃园郡以前有丁口五十万余,但现在,整个桃园郡的丁口不到五万,大部分都集中在郡城周边,十去其九啊!桃园郡驻扎的军队,都差不多能赶上这里的丁口了.”

    他瞅了一眼曹云,道:”亲王殿下,当年就是你的一道命令,才让齐军席卷了我们大明三郡之地的青壮丁口,抢走了这里所有的财富,粮食,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用饿殍遍地来形容也不为过,贲某这一生所见之人间凄惨,莫过于此.亲王殿下,你午夜梦回,可曾为此后悔过?”

    曹云眼中闪过一丝愧色,但却很是坚定的摇摇头:”从不后悔.即便是那时候,曹某也知道,明国日后必将成为我大齐之劲敌,只要能削弱明国的势力,拖住明国发展的步伐,曹某在所不惜.这是国运之赌,岂会因曹某的个人好恶而定,又岂会因一些普通人的善恶之念而定?”

    贲宽点了点头:”这大概就是我大明与你大齐的区别所在了.古人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大齐倒真是将这句话贯彻到底了.”

    “倒不知大明与我大齐有何不同?”曹云冷笑.”为了天下一统,少部分人作出牺牲那自然是应该的,待天下一统之后,朝廷自然会记得这些人作出的贡献,那时候当然会减赋税,轻徭役来回报这些地方.”

    贲宽一笑:”我大明赋税本来就轻,而且没有徭役.”

    曹云不由语塞,但旋即反驳道:”大明攻打秦国,秦人百姓又有何辜呢?不是照样死伤惨重?”

    “谁告诉您我们打大秦的时候,秦人百姓死伤惨重了?”贲宽冷笑反驳道:”就算是有,那也是秦国皇帝造成的,在我大明统治区内,原秦人百姓安居乐业,比他们原先的生活好了不知多少倍,即便是在战时,我们的军队仍然在后方营建一个个的安置村落,收留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家园的秦民,给他们提供粮食,分给土地,给他们工作的机会,亲王殿下这一次去大明,不妨也去原先的秦地看一看,瞧瞧以穷而著称的秦国,现在是一个什么模样?去亲自问一问那些原秦民,是愿意活在过去呢,还是愿意活在现在?”

    “大齐对待自己的子民,照样很好.”曹云强硬回击.

    贲宽沉默了片刻,才马鞭点了点地下:”敢问,亲王当初一声令下掳去的那些大明子民,现在过得如何?”

    曹云不由一愕.

    “照理说,亲王殿下将他们掳去了齐国,他们也就算是齐国的子民了吧?但据我所知,他们在常宁郡,当然还有其它安置的一些地方,都活得猪狗不如.每天逃亡回来的人络驿不绝,我桃园郡最多的一天,接收了逃回来的百姓多达数百人,但还有更多的人死在逃亡的路上,哪果齐国对他们真好,其实也不用说好,只要让他们有一条活路,他们会冒着被边军杀死的危险,往回逃亡吗?”

    “何至于此?”曹云愕然,”朝廷有专门的款项用来安置这些百姓的.”

    “那就要看看您大齐的官员将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哦?”贲宽大笑,指了指远处的一个正在兴建的村子,”您瞧见了吗?那个正在兴建的村子,就是为了安置最近刚刚从齐国逃回来的百姓们的,最近的一拨,就在您抵达这里的十天前而已.您如果不信,可以去问一问,不过可不要说您是齐人,他们会发狂的.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亲人要么死在齐地,要么死在逃亡的途中.对于齐人,他们可真是恨到了骨头里.”

    看到曹云沉默不语,贲宽轻笑了一声:”亲王殿下要去问一问吗?”

    曹云摇了摇头,”贲郡守还不致于骗我,常宁郡算是在朝廷的掌握之中,吏治改革也在进行,鲜碧松更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但治下却仍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其它的地方该是黑到了什么地步,大齐,的确是不改不行了.”

    贲宽耸耸肩,”亲王殿下,您这趟的来意,我们大明上上下下其实也是很清楚的,双方都没有开战的意思,所以谈判也不至于太艰难,不过呢,谈判嘛,总是有条件的,别的先不说,我已经上奏了陛下,谈判的条件之中,一定要加上一点,那就是释放我们益阳,武郡,桃园三郡的百姓回来,否则,不谈也罢.”

    “要是他们不愿意回来呢?”曹云挑了挑眉.

    贲宽冷冷一笑,”是不是愿意回来,我们自会派人去看,去问,去监管.”

    曹云的眉头皱了起来,放这些人回来,势必会增加明人的力量,如果真如贲宽所言,那些掳掠而去的人对大齐恨之入骨的话,那一旦回来,必然会成为反齐的急先锋,但如果不放人呢,只怕这一次的谈判就先回遇到一个绝大的坎.

    贲宽的意思,自然也是与吴岭取得了共识,一个战区大将军,一个边地郡守,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

    大明不想打,但现在的大齐更不想打,主动寻求谈判的人,自然会在底气之上先输三分.一想到这一点,曹云不禁有些头疼.

    “想要放人当然是可以的,但不知大明能拿出什么诚意来呢?”曹云反守为攻.

    “这个就不是我一个边地郡守能妄言的了,自然有朝廷作主.”贲宽却是滴水不漏,”作为桃园郡守,我只想我治下的子民们能快些回到他们的家乡,落叶归根,不要再在外面漂泊,任人欺凌而已.这一点,还请亲王殿下明白.”

    曹云点了点头:”你是一个好官.”

    贲宽大笑:”我们的皇帝陛下也是这样夸我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